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八節 李秋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節 李秋水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虛竹身影不停,一步就竄出十多米。腳下泥土被他蹬的飛濺而起,就好似獵豹一樣在叢林中飛快穿梭。聲音卻平穩異常:「小僧法號虛竹。功夫粗淺的很,是我師兄教的,不是師叔祖們。」

巫行雲詫異不已,自己聲音根本不像一個女童,可這個小和尚竟然一下就認定是自己,竟然絲毫都不懷疑。尋常人可沒這種篤定和平穩就能接受的心態。

果然是個古怪和尚。

「你師兄能教你什麼功夫。我可看不出你身上有哪一門絕技的影子。」巫行雲嘴角翹起嘲諷道。一個虛字輩的小和尚,可教不出虛竹這種怪物。她絕不相信虛竹所謂的師兄教授武功。

「羅漢拳埃」虛竹絲毫不在意,或者說遲鈍的根本就沒察覺道巫行雲的諷刺:「師兄說羅漢拳是最正宗的拳法。什麼七十二絕技都比不上它」

巫行雲好些沒笑出來。羅漢拳比七十二絕技高明?好吧。她活了這麼一把年紀,第一次聽到這種笑話。

「師兄說,當年達摩祖師就練羅漢拳,後來很厲害。所以就讓我練羅漢拳。可惜我練了那麼久,還是沒有師兄厲害。」

巫行雲被氣笑了。竟然敢自比達摩?

巫行雲傲氣衝天,武學修為高深莫測,自問即便達摩面前,也絲毫不怯。可一個年輕和尚竟然就敢自比達摩?!笑話。難道姥姥這近百年的時間白活了?還比不上一個小和尚?

剛想開口譏諷,突然一頓:「你說你師兄比你還厲害?你是指怎麼厲害。」

「當然是比我力量大,比我跑得快。哦,還有。聽說師兄刀槍不入,什麼先天高手的內氣都打不傷他。反正就是那個樣子,我也不太清楚。」

先天內氣打不傷?

儘管虛竹說的話顛三倒四,還帶著道聽途說的味道。巫行雲依舊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句話。一個只憑藉身體防禦就能抵抗先天之氣的人,已經不能用怪物來形容。

怎麼可能!巫行雲覺得自己就不該問。這個虛竹小和尚笨頭笨腦肯定是被他那個師兄給騙了。還能抵擋先天內氣?這種謊話騙鬼都不信,這和尚居然信了!巫行雲被虛竹笨的哭笑不得。

「師兄好像說過,那些先天高手都是假的,應該不是那麼厲害,打不過師兄也很正常。就是不知道師叔祖們是不是真先天。」

虛竹背著巫行雲快速往山上跑,一邊臉不紅氣不喘的絮絮叨叨個沒完。

先天高手不厲害?巫行雲真想對著眼前的大光頭來上一巴掌。你個小和尚哪裡知道先天高手的威勢!

貫通任督二脈從而溝通天地。內氣真正開始外放而又收發由心,威力根本不是後天層次的武者可以想象!還什麼都是假的先天?沒見識的小和尚!她越發肯定,虛竹那個所謂師兄根本就是個大騙子。

看來還是這個糊塗小和尚有些不凡。巫行雲仔細打量虛竹。心道這個小和尚難道有什麼奇遇?不然不會有這一身的橫練功夫。

如果讓這小和尚去對付李秋水那個賤人……巫行雲眼睛一亮。旋即眉頭皺起。虛竹現在確實很厲害,但也只不過身體素質強大。對武道的理解,對力量的運用。和李秋水比起來簡直不可以道里計。

如果把逍遙派武功交給這個下和尚呢?不行!這小和尚根本就不是我逍遙派弟子。而且榆木腦袋一個,根本就不配成為逍遙派弟子,怎麼能學習我逍遙武藝!

「師姐,好久不見埃」一道充滿魅惑的聲音響起。不大不小,正好在人的耳朵邊響起,卻好似鑽進了人的心裡,讓人心中發癢,忍不住沉迷其中。

可巫行雲沒有半點沉迷之色,反而臉色大變。

不知何時,一個白衣人影出現在他們身側。就好似憑虛御風一般,不見她有什麼動作,竟然就和虛竹保持在同一條直線上。

要知道,虛竹此刻可是在高速奔跑。即便烏老大等江湖武者都追不上蘇重。可這個白衣人卻輕而易舉的跟上。而且身姿曼妙,竟然還能輕鬆開口說話。即便是迎面而來的勁風,都無法阻擋一絲一毫聲音的傳播。

「快跑!快跑1巫行雲幼童一般白嫩小手拍的虛竹光頭啪啪響,不斷催促虛竹加快速度。

李秋水噗嗤一聲笑出來,好整以暇的看著巫行雲,眼中滿是戲謔。

「小妹來看你了,師姐你跑什麼埃」

嗖!

李秋水輕飄飄一掌印向虛竹。一道小巧白玉般掌印,幾乎瞬間出現在虛竹身側,好似它本來就在那裡一般。

白虹掌力!

這正是李秋水的絕技。這種掌法配合小無相功,收發由心曲直如意。隨著她的武功越來越高,掌力越來越強悍。就像此時,李秋水看似輕飄飄拍出一掌,速度卻快的根本讓人反應不過來。

「快躲!快躲1巫行雲急的滿臉漲紅。和李秋水鬥了這麼多年。她最了解白虹掌力的厲害。掌印不大隻有手掌大小,可巫行雲清楚。即便是精鋼鐵板,也擋不住這輕飄飄的一掌!

而且白虹掌力曲直如意,發出之後還能如指臂使一般的操控。巫行雲心頭絕望,小和尚雖然橫練功夫強橫,可想要躲過這一掌,巫行雲看不到一點兒希望。

就在這時,本來背著她埋頭奔跑的虛竹,突然身體一頓,接著以更快的速度猛然竄出。雙腿連連發力,地面被踩出一個又一個打大坑。在巨大反作用力推動下,虛竹沿著之字形路線不斷折射。只不過眨眼間就已經竄出去數十米。

而那道強悍絕倫而又無聲無息的掌印,竟然就這麼被輕而易舉的躲了過去!

「怎麼可能1巫行雲滿臉驚喜,李秋水眼中全是陰沉。兩人都無法相信,這個小和尚竟然真的躲過了白虹掌力!

「好樣的,小和尚!接著跑,這個賤人是姥姥的敵人,要是被她抓住,你我都不得好死1巫行雲啪啪啪的拍著虛竹的頭。

虛竹根本無法開口說話。剛才那一下看似輕描淡寫,可實際上耗費的精力比他從山下跑到這裡都要多。

巫行雲顯然發現了虛竹越來越粗重的呼吸。剛才還驚喜的心忍不住一沉。她已經看出來了,虛竹的速度雖然沒有減慢,但腳步卻越來越沉重。

李秋水是先天巔峰的大宗師,一輩子精研武道。度過初始的吃驚很快便冷靜下來。一眼就看出來虛竹體力正在迅速消失。

一聲輕笑,李秋水身影瞬間消失,好似一道白影好整以暇的跟在虛竹背後。她此刻反而不急著追趕。剛剛見到巫行雲,心情激動急於報仇,這才全力追趕虛竹。可一旦冷靜下來,她立刻分析出了對方的虛實。

自己功力在全盛時期,而巫行雲卻因為功法原因功力大損。只要正面對上,自己必勝無疑!

那個奇怪的小和尚雖然一身硬功古怪的很,可內力卻非常差,也就江湖二流水準。這一會兒奔跑逃竄,全部依仗強橫身體。只要她遠遠墜在後面,不時的催促兩下,讓他們得不到休息,很快就能耗干對方體力。到那時,不管是平生大敵,還是那個古怪和尚,都逃不出她的手心。

李秋水想到開心處,忍不住的輕笑出來。她突然有種貓捉老鼠的感覺。自己一輩子的敵人,竟然被自己追的急急奔逃。當年逃跑的那個人可是她埃這種反轉,讓李秋水激動不已。強自忍住心中焦躁,不緊不慢的跟了上去。

巫行雲一瞬間就看出了李秋水的想法。她縱橫來去一輩子,修鍊的功法也是霸道至極的八荒**唯我獨尊功。何時有過這種狼狽樣子?

「停下來吧。」巫行雲聲音冰冷。

虛竹不答話,悶頭趕路。

巫行雲啪的一掌拍在虛竹後背。力量不大卻極為巧妙,被虛竹牢牢固定在背上的天山童姥瞬間脫離虛竹後背。虛竹也被這股力量推的踉蹌數步。停下后不解的看著巫行雲。

「不要逃了。我和這個賤人鬥了一輩子,是時候解決了。」巫行雲已經完全冷靜下來。幼童般的臉龐上陡然充滿威嚴之氣。沒了逃跑心思,她重新變成了那個唯我獨尊的天山童姥。

「哦。」虛竹似懂非懂的答應了一聲。

砰!

剛才還滿臉威嚴的天上童姥,只覺渾身無力。一陣天旋地轉,眼中只剩下飛速後退的地面,和兩個後腳跟。

那不斷炸裂的泥土飛濺而起,澆了她滿頭滿臉。

巫行雲懵了。好半晌她才反應過來。她堂堂天山童姥,竟然被一個小和尚扛在肩上背著就跑了!

「小禿驢!死禿驢!快放了姥姥!姥姥要你不得好死1

虛竹充耳不聞,悶頭就跑。

巫行雲一代武道宗師,從年輕到現在,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從來沒有人敢把她扛在肩膀上。這哪裡還是霸氣威武的天山童姥,活脫脫一個被綁票的小姑娘。

巫行雲險些氣的昏死過去!

可不管他怎麼掙扎,絲毫無法掙脫虛竹的抱著他的那條胳膊。如果她內力尚在,只需稍稍一震,就足以震碎虛竹全身骨骼。可此刻僅憑自身力氣,哪裡是虛竹這個怪力和尚的對手!

「禿驢!你不得好死!姥姥他日定然要滅了你少林!啊啊礙…」

虛竹面無表情,一絲波動都沒有。

「師兄說過,打不過就跑。姥姥你明顯打不過那個李秋水,我也打不過。當然就要跑,要全力跑,不管不顧一心一意的跑。」

「死禿驢!還有你那個狗屁混蛋師兄!姥姥一定要你們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啊礙…」這一刻巫行雲聲音尖銳的要刺透雲霄!

虛竹絲毫不為所動,心道僧堂念經的聲音比這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