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十九節 秘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節 秘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李秋水愕然的而看著虛竹遠去的背影,太過吃驚以至於她停下了追趕的腳步。那個被人扛在肩膀上的人真的是師姐?

哈哈哈……

李秋水再也忍不住,笑的她腰都要彎了。

「師姐!你也有今天1李秋水呵呵一笑,身影驟然消失,再次追向虛竹。

烏老大身後背著一把闊面刀。隱約露出的刀刃泛著淡淡的黑色。顯然是淬了某種毒藥。他一言不發的發足狂奔。帶著幾個人不斷往山上追趕。

開始他還急著把人抓回去,此刻反而不急。看似沒命的往山上沖,實際上卻有意的放慢了腳步。

「烏老大,你他娘的到是快點兒埃等咱們殺了那個小賤人祭旗,立馬就攻上靈鷲宮。爺可不想在這裡耽誤時間1一個滿臉橫肉的矮胖子一臉的不滿道。

烏老大裝作氣衰力竭的樣子狠狠喘了口氣:「小弟輕功太差,比不得彭先生身輕體盈。這追捕的任務還是要仰仗彭老哥。」

彭大胖子聽出烏老大嘲諷他長的胖,也聽出了烏老大示弱的口氣。他被人說長的胖也不是一天兩天,也不生氣,哈哈一笑,一馬當先的往山上躥。

烏老大臉上帶著讚歎神色,似乎在驚嘆彭大胖子一身肥肉竟然跑的那麼快。心裡卻冷笑不已。

慕容復說已經打傷了救人的傢伙。可那傢伙即便受了傷,依然能把他們甩的遠遠的。可見不是什麼簡單角色。這麼急著沖在前頭,找死不成!

好幾個人不斷超越烏老大,追著彭大胖子往山上跑。烏老大心中冷笑連連。追吧追吧,就讓你們這些蝦兵蟹將去試試水。

轉頭一看,發現竟然有幾個人跟在他身後,看似疲憊眼中卻全是精光。幾個人好似感覺到了烏老大的目光,對視一眼,若有深意的一笑,旋即埋頭繼續滿臉掙扎勉強狀的趕路。

烏老大臉一黑。一個個都他媽姦猾似鬼!

巫行雲在虛竹背上鬧了一陣,發覺不管自己怎麼發力,都無法掙脫虛竹的手臂。竹對力量的運用並不是她想象中的那麼差。自己的力量雖然小,但爆發卻突然,普通人根本就無法抵擋。虛竹卻能夠輕易卸掉掙脫之力,顯然對身體力量有著非同一般的掌控。

巫行雲比任何人都了解李秋水的厲害。她全盛時期,依仗八荒**為我獨尊功的霸道,勉強能夠勝過李秋水,但想要殺死對方根本不可能。甚至想要留下對方都千難萬難。不然也不至於兩人鬥了一輩子還沒結果。

她知道,不管虛竹跑的有多快,終究會有體力衰竭的時候。巫行雲同樣看出了虛竹的真實情況。知道對上李秋水已經在所難免。

跑到半山腰一處平緩處,虛竹停下腳步,扛著天山童姥回頭看了一眼山下。

「應該還沒追上來,咱們歇一歇。」他說話聲有些斷續。饒是他身體強橫,連續不斷的跑這麼久依然吃不消。

巫行雲毫無反應。虛竹奇怪,剛才好鬧著要死要活的,現在怎麼安靜下來了?別被自己扛出毛病來了。

連忙把巫行雲放在一塊乾淨岩石上,見到巫行雲自動盤膝端坐氣息平穩。虛竹鬆一口氣。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上,依靠著岩石喘氣休息。

「小和尚,你也有累的時候?」巫行雲依舊閉著眼睛,略帶嘲俘仍然對剛才毫無反抗的被扛著跑感到恥辱。堂堂天山童姥,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

虛竹撓著頭呵呵傻笑。

笑!笑個屁!巫行雲拿這個笨蛋和尚沒辦法。想到即將到來的大敵,她就沒了絲毫繼續嘲芳。

「等小僧休息一會兒,咱們接著跑。你那個師妹應該追不上來。」虛竹說著還不忘打量山下。

巫行雲沒說話,她最清楚李秋水的功夫。這麼點兒的距離,根本就不可能甩掉李秋水。對方此刻肯定不知道躲在哪裡窺伺。她甚至能感覺到那充滿戲謔的目光。

該死的賤人!

「小賤人,終於抓到你了!我怎麼跑的那麼快,原來是個禿驢1彭大胖子一躍而上平台。看到靠在石頭上喘粗氣和端坐岩石的天山童姥,哈哈大笑。

身後跟著數人聽到這話也發出放肆大笑。雖然還沒有攻打天山,但抓住一個天山餘孽,也足夠他們以後吹噓很久。

彭大胖子眼中帶著興奮,只要把這兩人抓回去,就可以在此次盛會中大大的露臉。這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個功勞。到最後瓜分靈鷲宮時,說不等能多拿一份。

想著他兩步就走到巫行雲面前,伸手就抓向巫行雲。

一個普普通通的拳頭突兀出現在他的必經之路上,彭大胖子絲毫不為所動,臉上滿是獰笑,手上力道越發足。

砰!

一股大力從拳掌交接處傳來,彭大胖子陡然倒飛而回。落在地上滾了兩個骨碌,滿臉茫然,他直接被打懵了。

自己全力出手,竟然給人家一拳頭就砸回來了!

「賊禿!你護著這個小賤人,是要和我們三十六洞七十二島作對嗎?識相的乖乖讓開,不然等我們滅了靈鷲宮,一擁而上毀了你的宗門廟宇1彭大胖子色厲內荏的喝道。他也不傻,整個手臂麻木讓他知道,眼前這個醜陋小和尚很不簡單。他突然想到,這可是個從慕容復手底下救人的傢伙!

「賤人?還要滅了靈鷲宮?」巫行雲冷笑一聲,終於睜開了緊閉的眼睛。除了李秋水,還從來沒有人敢這麼罵她。

看著唯唯諾諾不知所措的虛竹巫行雲就來氣。都被人威脅毀宗滅門了,還一副傻兮兮模樣!真是個糊塗和尚!

抬眼看向不遠處的彭大和尚,巫行雲眼中冷的好似玄冰。

彭大和尚被巫行雲盯住,好似被毒蛇頂上的青蛙,一動不敢動。那雙清澈的眼睛,竟然好似放出無量玄光一般!

巫行雲伸手按在身下岩石上。岩石無聲無息碎裂下來一大塊,單手捻動,石塊悄然化作石子。大小竟然一模一樣!

輕輕揚起右手,不帶絲毫煙火之氣。那石子卻像是利箭一般,陡然破空而去!彭大胖子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一顆石子貫穿腦門。

噗通噗通。一連串倒地聲響起。巫行雲打出去的石子一個不多一個不少,數量和追上來的人相等。剛才跟隨彭大胖子的人,眨眼間就全部倒地身亡。

「這……這……」虛竹一時間說不出話。

巫行雲冷冷的掃了一眼虛竹:「愚蠢的和尚!不殺這些人,這些人就要來殺我們!你竟然還為這些人心疼?」她最看不得這副優柔寡斷悲天憫人的樣子。

「師兄說過,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凡是混江湖的,不管正邪全都犯了殺戒,十成十的該死。他們這些人死在此處也是緣法所致。小僧不過是念一篇往生咒而已。」虛竹臉上繼續悲憫神色,說出來的話卻讓巫行雲一滯。

這還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迂腐蠢笨的和尚?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巫行雲開始對虛竹那個大騙子師兄好奇了。能夠把殺人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也不是一般人埃以後有機會一定要見一見這個騙子師兄。

旋即自嘲一笑,今日自己就過不去,哪裡還有以後。摒棄心中所有念頭,巫行雲緩緩閉上眼睛。

獨尊功正常修鍊,返老還童時每一天恢復一年功力。如今她練了九十多年,就需要九十多天。但李秋水窺伺一旁,手下島洞一同反叛。不僅她自己身處險境,靈鷲宮也岌岌可危。她必須施展密法,加快這一修鍊過程!

獨尊!

猛然睜開雙目。巫行雲眼中竟然真的放射出光芒。雙手化作一片虛影籠罩全身上下。一連串砰砰聲響起,巫行雲瞬間就點中了身上一百零八處****。

哼!

一聲沉悶哼聲,巫行雲鼻端猛然噴出一大團白色煙氣。煙氣上升,籠罩她頭頂一米方圓空間。白色霧氣帶著及其強烈的寒氣,只是一會兒周圍空氣就好似凍結,溫度憑空下降數分。

那霧氣在她頭頂翻滾,好似煮沸的油鍋潑了一碗涼水。只是十息的時間,霧氣便從白色化作金光色。周圍光線不由的一暗,溫度越發低。

吸!

再一聲尖銳嘯音,頭頂金色霧氣瞬間又被巫行雲吸入體內。巫行雲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好似要滴處出鮮血。

哼!

下一刻巫行雲再次噴出白色霧氣。霧氣翻滾,好似吸收了空氣中的某種物質,化作金黃之後,又被她吸入體內。

虛竹瞪大眼睛,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巫行雲每一次吐吸,都好似長大了十歲似的。

「八荒**唯我獨尊功1一聲驚呼從身後傳來。

不知什麼時候,烏老大已然趕到了山腰平台。正好看到巫行雲練功的場景。

「她就是天山童姥1烏老大腦門子上瞬間布滿汗珠。自己竟然把天山童姥給綁了?!

完了!完了!

「烏老大,快出手,趁現在她練功的緊要時候,正是除掉老妖婆的最佳時機1一人大喝一聲,握著鋼刀就沖了上去。

其他幾人想到天山童姥的恐怖手段,眼中全是畏懼,而後便是瘋狂。轟隆一下子一擁而上。

虛竹哪裡容許他們打擾,挺身抵擋。可他從始至終就只練過羅漢拳。對敵經驗更是少的可憐。三個人一擁而上,也不硬拼,只是不斷遊走纏鬥。很輕易的就把虛竹給絆祝

去死吧!

七八個人或手持長刀,或者手持長劍,一股腦的往巫行雲頭頂砍去。

嗡!

各種武器斬在那虛無縹緲的霧氣,卻好似砍砸了精鋼鐵石之上,竟然不得寸進。緊接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那些武器快速變紅。幾個眨眼之後,竟然就化作了一灘鐵水。

幾人顧不上驚駭,連忙發力想要奔逃,可哪裡來得及。金色雲朵好似活了一半,瞬間瀰漫開來籠罩數人。

滋滋滋!

一片煙霧蒸騰,七八個人慢慢發紅變黑,一會兒就成了一堆灰燼!

在場之人無不呆愣原地。

烏老大嚇的嘴唇哆嗦,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正是因為你知道獨尊功的霸道,這才沒有一同攻擊。正因如此才躲過這一殺劫。可也被這詭異一幕嚇的六神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