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節 心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節 心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半山腰處一片寂靜,除了清風刮過樹葉的沙沙聲,其他聲音一點兒也無。

烏老大把頭死死的扣在地上,汗水止不住的順著鬢角往下流。周圍溫度越發低,烏老大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餘光瞥見,不遠處的草葉上竟然罩上了寒霜!

此地山高,本就寒冷。可即便如此,依舊沒有到凝結寒霜的地步。一切都是因為巫行雲的獨尊功,她好似吸收了周圍空氣的熱量,讓整個山腰平台處迅速進入冬季。

虛竹默念一聲佛號,把不遠處橫七豎八的屍體收攏在一起。如果有時間,他想把這些人埋了。雖然他是個和尚,不太在意肉身臭皮囊。但世人總講究一個入土為安。

只是李秋水追的太急,恐怕沒那個功夫。回頭看了一眼閉目運功的天山童姥,虛竹暗自嘆息一聲。不埋也沒什麼,大不了多念一遍往生咒。虛竹暗自想著。

歪著頭看巫行雲修鍊,虛竹發現。隨著巫行雲吸入體內的金色霧氣次數越來越多,她果然是在不斷長大。雖然依舊女童模樣,但臉龐卻在微妙調整,霸道氣質越發凸顯。

「師姐,你終於不跑了。咱們師姐妹多年不見,要多親近親近。」

白影一閃,李秋水幾乎瞬移般衝上山腰平台,突兀出現在巫行雲身前。一掌狠狠拍向巫行雲!

只聽她說話時的溫婉,誰能想到她甫一出現就悍然下辣手呢?虛竹根本就沒反應過來。此刻他才明白,李秋水之前竟然沒用全力。怪不得巫行雲反對他逃跑。如果李秋水展現出此刻的這種鬼魅般速度,虛竹根本就跑不了!

砰!

眼看李秋水的手掌就要拍在巫行雲頭頂。一隻嬌嫩小手悄然出現,竟然生生擋住李秋水進攻!小手只有李秋水手掌的一半大小,卻好似擎天玉柱,穩穩抵住李秋水全力進攻。

「師妹,多年不見,我們確實該好好親近一番1巫行雲驟然抬頭,雙眼之中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

她的手掌竟然開始慢慢變大,身高也在快速變高。只不過一句話的功夫,巫行雲已經由一個女童,變成了一個二八少女模樣!

刺啦!

衣服被快速生長的身體撕裂,露出大片雪白肌膚,巫行雲絲毫不為所動,面無表情的注視著李秋水。好似巡天大日,眼中是浩瀚威嚴卻又充滿漠然。

李秋水好似受驚的兔子,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退而回。

「你……你怎麼……」李秋水被巫行雲的變化驚的瞠目結舌。

「你是想說,我為什麼能長大嗎?」巫行雲聲音冰冷:「你真以為我枯坐天山數十年,一點兒進步都沒有?」

「不可能。八荒**唯我獨尊功霸道非常,返老還童期間,一天就只能回復一年功力。你竟然功力全部恢復?這絕不可能1李秋水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她本來只是吊在遠處,享受貓戲老鼠的快意。即便看到巫行雲練功也不以為意。她了解獨尊功,返老還童就是修鍊者的虛弱期。即便巫行雲修鍊成功,也只不過恢復一年功力罷了。對她根本造不成傷害。

相反,有反抗能力,她才感覺更有成就感。

可當李秋水看到金色霧氣時,就感覺事情不太對勁。等到巫行雲瞬間灰灰了那七八人。她哪裡還不明白事情有變。立刻採取最強悍攻擊,可依舊沒來得及。

「沒有什麼不可能。返老還童是我的虛弱期,難道我會不知道?這套秘法,便是我想出來的應對方法。」巫行雲傲然道:「吸取大日精華,再以獨尊功運轉陰陽,瞬間突破功法桎梏。讓我可以在最短時間內恢復全部實力,甚至更加強大1

巫行雲緊盯著李秋水:「師妹,我們鬥了一輩子,也該做個了結了。」

天山六陽掌!

巫行雲彷彿一頭洪荒猛獸一般,身形驟然啟動,轟轟烈烈的衝到劉秋水面前。白皙手掌好像一柄巨斧,悍然劈向李秋水!

這掌法簡單至極,僅僅只是出掌下劈。可李秋水卻面色大變,那微微泛紅的掌心遠遠比不上內氣外放來的炫麗。可這反而更加危險。之所以看不到外放的內氣,是因為巫行雲完全掌控自身內氣,把它們牢牢收束在手掌之間!

平平無奇,卻威力絕倫!

李秋水絲毫不敢怠慢,全力運轉小無相功。同樣一掌拍向巫行雲。

白虹掌力!

砰!

雙掌甫一接觸,李秋水臉色驟然大變。她不是第一次和巫行雲交手。天山六陽掌剛猛無鑄。她早就見識過。可她的小無相功同樣不凡,能夠模擬天下任何武學。六陽掌雖然強悍,她依然能夠抵擋。

但此刻李秋水卻有了不一樣的感覺。那種熾熱霸道的氣息是如此的陌生,其中威能卻讓她有種難以抵禦的感覺。她覺得對面不是巫行雲,而是一顆太陽!

大日之精!這一定是大日精華!

李秋水終於響起了之前巫行雲對於獨尊秘術的描述。不等她作出應對,熾熱的氣息洪水般洶湧沖入她體內。

噗!

饒是以李秋水強悍內力,依然被這一掌打傷。身形閃動之間,快速飛退。

巫行雲哪裡讓她逃掉,緊隨其後,再次一掌蓋下。又是平平無奇的一掌。李秋水不得不出掌相迎。

巫行雲得勢不饒人,一掌一掌不斷拍下,每一下都是那麼簡單自然。

砰砰砰!

空氣中不斷傳來爆響之聲,好似一口大鐘不斷嗡鳴。

烏老大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即便耳朵快要被震聾,依舊不敢用雙手捂祝直到此刻,他才真正認識到頂尖高手的威力。自己等人還想著藉機殺了天山童姥,此刻想來真是可笑不可量。

噗!

巫行雲陡然吐出一口鮮血,身形猛的一滯。白皙臉龐瞬間變得血紅,好似要著火一般。

李秋水哪裡會放過這種時機,全力施展輕功,快速脫離戰團。踉蹌數步站穩,詫異打量巫行雲。

旋即瞭然道:「師姐神功蓋世,看來那秘法也不是那麼好受的埃」

是了,大日精華何等霸道。獨尊秘法雖然強悍,能夠突破獨尊功的桎梏,可反噬同樣不校

「看來師姐也壓制不住大日精華的反噬了。」李秋水不顧渾身傷勢,眼中滿是嘲諷。

巫行雲無視李秋水諷刺,再次點擊身上數處穴道。

「秘法獨尊能讓我瞬間恢復實力,但卻有一個副作用。只要我發動秘法,最終必定會被大日之精焚化。」

李秋水一怔,突然沉默起來。「師姐就那麼想讓我死?」

巫行雲已經施展了秘法,必死無疑。臨死之前,肯定會和自己同歸於荊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巫行雲一反常態,毫不珍惜氣力的不斷攻擊。因為這是她臨死前的反撲!

「這麼多年的恩怨,也該了結了。」巫行雲面色變得柔和:「師妹,是生是死,全憑本事吧。」

李秋水雙眼不在魅惑,複雜神色一閃而過。剩下的只有凝重。

「師姐說的不錯,生死各憑本事。」

六陽掌!

白虹掌!

兩人同時施展出了平生以來最強大的攻擊。內氣鼓盪太過爆裂,再也無法收束自如,不自覺便內氣外溢。雙掌所過之處,空氣泛起一道道漣漪。

就在雙掌即將碰撞之時,一個漆黑的拳頭從天而降。一拳正好砸在兩人氣機交鋒的節點之處。

轟!

一股颶風從節點處猛然爆發。波紋一般向周圍掃過。凡是被波及的樹木,頃刻間就斷折成兩段!

巫行雲和李秋水根本就想到會有人插手。巨大反作用力襲來,兩人身子後仰,連連後退數步才穩住身形。

「我不管你是誰,滾到一邊去。」巫行雲臉色難看至極。她已經快要壓制不住大日之精的反噬。本想在生命最後一刻發出最強攻擊,解決平生大敵。沒想到會被人阻擋。

「小哥好身手,這老妖婆就是天山童姥,最是兇殘狠毒。小哥只要殺了她,立刻就能在江湖上揚名。」李秋水眼珠一轉,用充滿磁性的嗓音蠱惑道。巫行雲已經頻臨反噬,她只需要拖延時間就能耗死對方。眼前出現的不知名青年,正是一個最好的替死鬼!

「師兄1虛竹滿臉驚喜。來人正是蘇重。

蘇重對著虛竹點了點頭,抬起右手打量。皮膚開裂焦黑,白色骨頭凄慘露出。不僅如此,一股灼熱氣息不斷在受傷肆虐,阻撓身體自我恢復。肉眼可見,他手部皮肉不斷生長,然後再次化作焦黑。

「好熟悉的氣息。」蘇重對巫行雲的呵斥、李秋水的蠱惑絲毫不理會。反而琢磨起了兩人剛才的內力氣息。

他從兩人交手之中,感覺到了一股熟悉氣息。那種灼熱霸道,讓他想到了自己的大光明拳印!

難道八荒**唯我獨尊功吸取的是月光?!

蘇重雙眼放光,豁然盯向巫行雲。好似一頭餓狼盯住了一塊肥肉。

巫行雲哪裡受過這種肆無忌憚的目光。她此刻衣衫破損,最是狼狽。被蘇重這麼盯著,頓時惱羞成怒。

「小哥好眼光。我這師姐雖然可是天下一等一的美人。而且為了我那師兄一直守身如玉。小哥可是有福了。」李秋水在一旁添油加醋。

「賤人1巫行雲羞惱至極。

「閉嘴1蘇重陡然喝道。

李秋水一怔,還從來沒人敢如此呵斥她。看著蘇重的目光瞬間變的冷然。

「小賊,你趕緊讓開。不然休怪我辣手1巫行雲雙眼銳利的盯著蘇重,強大的氣勢狠狠壓向蘇重。若是平時碰到,巫行雲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掉蘇重。但她此刻秘法反噬在即,根本就沒那個時間。她只想儘快殺掉李秋水。

蘇重在巫行雲霸道威勢之下面色如常:「我能讓你不死,但你要拿獨尊功來換1感受到月華的氣息,蘇重對逍遙派的第三大神功心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