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一節 阻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節 阻止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

「竟然敢打獨尊功的主意,你該死1巫行雲瞬間變色。獨功可是她修鍊了一輩子的秘法,蘇重明目張的索要,立刻惹惱了她。

轟!

巫行雲絲毫不吝惜內氣,全力動身法,眨眼間來到蘇重面前。手掌狠狠拍向蘇重胸膛。正是剛猛霸道的天山六陽掌。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而過。右手迅變得漆黑無比,狠狠砸向巫行雲手掌。

李秋水眼中譏諷神色一閃而過。竟然敢和師姐硬拼。真是傻子一個。能夠抵得上六陽掌的功夫,也就那幾門。她不相信眼前這個年輕人會。即便他會,也不可能擋得住世界進攻。

以她自己強大的功力,都無法安然面對六陽掌。何況是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

噗!

紅潤手掌和漆黑拳頭相碰,聲音低沉。

竟然擋住了!

李秋水滿臉愕然。眼睛精光一閃而過。這是哪裡來的古怪小子。她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了蘇重那漆黑的拳頭之上。

上面破損的肌肉正在不斷的生長。肉芽顫動讓李秋水忍不住的渾身顫。饒是她見識廣博,依然被蘇重迅恢復傷勢的能力嚇到。

「竟然不是月華,卻又比月華更加霸道。難道是大日之精1

古人不清楚,可蘇重卻很清楚。月光乃是太陽的反射光線。但日光直接而霸道,根本無法吸收。

只有清晨時分,被大氣層折射而減弱的第一道紫氣容易被吸齲其他時候吸取大日之精,只能被焚燒而死!八荒**唯我獨尊功竟然能吸取大日精華!蘇重得到它的心思更加重。

「好!再來1蘇重雙眼放光,一拳揮出,竟然主動攻向巫行雲。

巫行雲臉色大變,她非常清楚自己掌力的霸道。面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夠擋住!好強大的力氣!好強悍的身軀!她巫行雲清晰感受到,對方體內沒有絲毫內氣。能夠和自己對轟,靠的完全是變態的身體。

橫練功夫?金剛不壞?對了!這傢伙好像是那個笨蛋和尚的師兄。這就是他那個傳說中的師兄?以這種強悍身軀,確實能夠抵擋外放內氣。小和尚真的沒聽錯。他那個師兄果然是個能徒手拆先天的高手。巫行雲腦中瞬間閃過這些思緒。

手上動作卻不慢,雨點般掌影猛然蓋向蘇重。

蘇重雙拳揮舞成一片殘影,不斷攻擊向巫行雲。

砰砰砰!

山腰平台處再次響起一連串沉悶轟鳴。山林之中的生物被驚嚇的不斷向外奔逃。

巫行雲全力以赴。她一生遇敵無數,蘇重絕對是他碰到的最頂尖的那一個。巫行雲不敢有絲毫分心。顧不上大日之精的反噬,不顧一切運轉陰陽調動內氣。

蘇重開始興奮。他們兩人的戰鬥已經出了普通的招式範疇。每一次攻擊無不妙到巔毫,而只要有一絲差錯,立刻就會陷入對方的連環攻擊之中。他同樣全神貫注。

一道白色的身影彷彿幽靈一樣緩緩貼近蘇重後背。李秋水盡量收斂自己的氣息。他本來可以坐山觀虎鬥。但蘇重的恐怖的武力讓她隱隱不安。只有這時候才是殺掉蘇重的最佳時機。而且兩人正斗的旗鼓想到,出其不意,說不定能直接殺了兩人。

李秋水邁步好像一隻靈貓,毫無聲息。來到蘇重身後,右手緩緩遞出,竟然沒有帶起一絲風聲。等貼近蘇重後背之時,全身的小無相內氣悍然爆。

去死吧!李秋水眼中精光大方。

嗡!

一聲好似鐘鳴的悶響,李秋水只覺自己手掌拍在了一塊精鋼鐵壁之上。反震的巨大力道竟然讓手掌瞬間失去知覺!

不好!

不等她作出反應。蘇重右腿鞭子一樣狠狠抽出。

砰!

李秋水箭矢一般倒射而回,人在空中就接連吐出數口鮮血。砸斷數顆大樹之後倒在地上。竟然練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他被蘇重一腳踢成了重傷!

蘇重也不好過,后ы脊柱被李秋水強悍內力透體而入,瞬間就被摧毀。

他從行走江湖以來,從來沒有說過這種傷勢。強大的防禦讓他無視任何攻擊。即便是先天高手的外放內氣,依舊那他絲毫沒辦法。可李秋水是先天巔峰的強者。而且精研武道一輩子,對力量的運用過時間絕大多數武者。

內氣竟然透過蘇重的防禦直接攻擊內部。這種手法,正是對付橫練功夫的不二法門。

巫行雲眼中大亮,拍向蘇重的雙手頓時變得血紅一片,好似籠罩了一層岩漿一般。炙熱的溫度甚至把手掌周圍的空氣烤的扭曲起來。

蘇重不甘示弱,咚的一聲,雙手炮彈出膛般打出。

轟!

一片火星四散,一股無形波動爆散開來。巫行雲好似被巨錘砸中,倒飛而回。身上氣勢不斷下降,一會兒就已經完全恢復成了幼童模樣。

蘇重整個身軀向後仰起,幾乎成一個直角。他的脊椎被李秋水偷襲打斷,巨大力量反彈之下,讓他近乎對摺。

李秋水無力倒在地上,看著蘇重卻吃吃笑了起來。這種傷勢,神仙也活不了。在看不遠處臉色蒼白毫無血色的巫行雲,李秋水臉上笑意更盛。

兩敗俱傷!這是她最想看到的局面。她偷襲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被反擊的準備。儘管受傷比預想中的重,卻也是三人之中最輕的。等我恢復傷勢,就是你們的死期!李秋水陰冷的想著。

可下一刻,她眼睛就猛的大睜,死死的盯住蘇重。好似看到了什麼鬼怪,一副被嚇的魂不附體模樣。

對摺的蘇重並沒有倒在地上,反而大喝一聲好似一張彎到極限的弓,倏然回彈直。肌肉顫動之間,作響好似牛筋彈動。

也就幾息的時間,剛才還一副受傷慘重模樣的蘇重,竟然已經完全恢復了傷勢!

不可能!

這還是人嗎?!

巫行雲同樣吃驚的瞪著蘇重。剛才她可是把所有大日之精全部貫入了對方體內。

他是怎麼化解的?

「不愧是太陽之力,果然霸道。」感受著體內依舊不斷肆虐破壞的力量。蘇重看向巫行雲的目光充滿讚賞。他對能夠駕馭大日之力的巫行雲佩服不已。當初他戰戰兢兢,也只不過是勉強操控月光。還是一次性試用品。自己只不過像是一個蓄電池。用完之後就得再次充。

巫行雲卻能自如轉化操控大日之精。蘇重對獨尊功越眼饞。

轉頭看向李秋水,蘇重面色轉冷。這個女人剛才竟然敢偷襲自己!邁步走向李秋水,蘇重從來不會手軟。

「你要是殺了我,就會面臨整個西夏的報復,小哥真的做好與一國為敵的準備了嗎?」李秋水眼中閃過一絲慌亂,片刻之後立馬鎮定下來。她看得出蘇重是心志堅定之輩,求饒根本就沒有。而她的自尊心也不允許她求饒。

與一國為敵?蘇重不屑的撇撇嘴,邁向李秋水的步伐沒有絲毫減緩。

「反正已經和大宋為敵,再多一個西夏也沒什麼大不了。」

和大宋為敵?

「你是血衣魔君1李秋水雙眼倏然圓睜。她在西夏勢力極大,消息靈通。清楚最近一年,大宋出了一位攪動風雲的人。

回想自己得到的那些情報資料,李秋水額頭滲出細密汗珠。自從出道以來,血衣魔君所過之處無不血色瀰漫。他幾乎成了冷酷的代名詞!自己剛才竟然偷襲了對方!而且還沒成功!她體會到了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味道。

「你想要獨尊功,可我的小無相功也不差。我可以把小無相功全部交給你。」

李秋水知道無法威脅對方,立刻改為利誘。聽聞對方曾經是少林弟子,但卻偷到了少林七十二絕技。而且剛才還對獨尊共一副垂涎模樣。想必是個痴迷武學之人。小無相功這種奇妙功法,一定能吸引對方。小無相功雖然珍貴,和自己的命比起來不值一提。

小無相功?蘇重毫不理會,他還真不稀罕。

他早就從蘇州得到了小無相功,甚至還凝聚了銀月符篆。對小無相功的認知可能還要再李秋水之上。他怎麼會在乎這些。

李秋水真的有些慌亂了。

「蘇兄弟,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他。」一道聲音陡然在山間平台上響起。可周圍卻並未多出任何人。

「是師兄!是師兄1李秋水頓時激動起來。這種傳音秘法乃是他師門絕技,只有她和無崖子會。此刻傳聲之人,必定是無崖子!

呼!

一怔大風從天而降,一頭三米高,渾身漆黑如墨的大雕從天而降。無崖子從神鵰背上一躍而下,連忙走向蘇重。

蘇重眉頭一皺,腳步卻並未停止。他雖然和無崖子談得來,但他可不會在乎什麼面子不面子。李秋水要殺他,而且還真的動了手。蘇重有足夠的理由殺了對方。

無崖子滿臉苦笑:「我可以做主把獨尊功給你。」

蘇重腳步一下子停住:「一言為定。」他對獨尊功實在好奇的緊。

無崖子長舒一口氣,這個年輕人還真是夠冷漠。自己和他相處了好歹數個月,一點兒交情也不講,還是這種實實在在的利益才能打動他。

他所掌管的逍遙派典藏已經作為報酬支付給了蘇重。他能拿得出手,而又是蘇重感興趣的,也就只有師姐的獨尊功了。

「我不同意1巫行雲小臉氣的漲紅:「憑什麼用我的功法去救這個賤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