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三節 落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節 落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看著站在原地好似嚇傻了的蘇重,慕容復心中閃過一絲得意。從習練龍城劍法以來,慕容復自信不斷增加。這套劍法讓他有了自傲的資本。

想想之前自己沉浸在那些江湖雜亂武功的模樣,慕容復心中充滿羞愧。和龍城劍法相比,那些所謂的秘技只不過三流!虧自己當初還洋洋自得。當初自己敗給血衣魔,敗的不冤。

可這都是過去式!他相信,在龍城劍法面前,即便血衣魔也要飲恨!

長劍迅疾,輕靈無比的飄到蘇重身前。劍尖微微顫動,搖搖籠罩蘇重全身上下。慕容複眼中精光大放。

過去所有的恥辱都要在今天洗刷!慕容復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

可下一刻,他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一隻白玉般手掌突兀出現在長劍旁邊,手掌輕柔無比的撫上劍身。

鐺!

一股巨力陡然從長劍上傳來,勢在必得的意見瞬間就被龐大力量改變了方向。慕容復一個踉蹌,一頭扎向蘇重懷裡。

那白玉般手掌,好似慢動作一般,以清晰可見的速度,無力般按在慕容復胸口。

咚!

低沉的嘯音好似出膛的炮彈,連綿的迴音震的人耳朵發顫。蘇重手掌周圍陡然爆開一圈波紋。那是被巨力震散的空氣。

慕容復身形靜止,下一刻陡然飛出。好似被一柄巨錘轟出,瞬間消失在原地。重重砸進亂糟糟站成一團的人群。

噗噗噗……

一連串吐血聲同時響起。凡是被慕容復撞的人,立刻身受重傷。不是骨頭斷折,就是內臟出血。

一連撞到十多人,慕容復這才止住去勢。身前不知何時出現一道肉眼可見淡白色氣牆。如果不是他內力大進,家傳斗轉星移修鍊大成,根本來不及反應。此刻恐怕就已經是一具屍體。

慕容復頭腦昏昏晨晨,掃了一眼吐血倒地的一眾島洞之主。眼中閃過一抹慶幸之色。如果不是這些人分攤了他身上的力道,自己不死也得重傷。

可不等慶幸完畢,一道黑色人影再次出現。蘇重手掌再次落在慕容復身前

慕容復臉色大變,快要消散的氣牆猛然變得清晰而濃郁。

咚!

又是一圈白色霧狀漣漪。

慕容復根本做不出其他反應,立刻就被打飛。

咚咚咚……

蘇重手掌不斷按在慕容復胸前。

砰砰砰……

慕容復一次又一次身不由己的被打飛。

該死!過了起初的憤怒,驚恐迅速佔據慕容復身心。他想起來當初尤氏山莊上蘇重的冷酷。當時的他無力坐在地上,那種命不由己的感覺讓他想發瘋。慕容博被生生撕下胳膊的一幕,他更是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必須想罷逃離,不然很可能會死!

內氣不顧一切的瘋狂運轉,他陡然放棄了身前的攻擊,所有內氣全力放在了腳下。

咚!

慕容復終於強行改變了自己倒飛的方向。藉助蘇重強大推力,快速飛出靈鷲宮。而代價就是胸骨盡碎。如果不能及時醫治,他必死無疑!

無崖子摸了摸額頭冷汗。好些年不出江湖,難道江湖都這麼兇殘了?一個先天大高手就這麼被扔過來扔過去?

看了一眼同樣目瞪口呆的天山童姥。無崖子長舒一口氣。看來不是自己孤陋寡聞,而是不遠處那傢伙太妖孽。

想到自己這些天就和這個兇殘的傢伙在一塊兒,而且還相談甚歡?無崖子后怕之餘,忍不住慶幸無比。幸好自己沒有隱瞞,決定逍遙派典籍全部交給蘇重,而不是僅用聾啞谷的那些收藏糊弄。

都說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這傢伙年紀輕輕就被人叫做血衣魔。一聽就知道是個殺伐決斷的主。自己真要是賴了賬,下場肯定好不了。

「師姐,這些人……」無崖子回過神,出言提醒同樣呆愣原地出神的巫行雲。他十分理解,蘇重強大武力粗暴舉動配合他那年輕過分的外貌。實在由不得人不多想。

回過神來的巫行雲掃了一眼整個靈鷲宮大殿。剛才還站的滿滿當當一臉桀驁的一眾人,此刻全都癱在地想哀嚎不止。

慕容復可不是什麼好人,為了自己的安危,當然是死道友不死評命把蘇重的攻擊轉移出去。而這些人就成了倒霉鬼。

「把這些人全都綁起來!凡是動手傷了我天山門人的傢伙,斬一臂!殺一人者,死!殺數人者,記下名號,滅其滿門1巫行雲聲音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靈鷲宮弟子大聲應命。

無崖子面部表情,對這個冷酷異常的命令絲毫沒有反對。逍遙派從來都不是名門正派。這些人既然敢反叛,就要有接受懲罰的準備。

蘇重同樣沒有什麼反應。他見慣生死,這些人和他非親非故,而且都是窮凶極惡之徒。他看一眼就忘,在他心裡根本留不下任何痕。

「姥姥,能不能繞他們一命。」虛竹站在眾人身後,皺著眉頭一臉不忍。

巫行雲斜睨著虛竹:「當初你那『殺人為救人,斬業非斬人』的氣魄呢?」說著還嘲諷死的掃了一眼蘇重。

「愚蠢而虛偽的和尚1

「死了的就死了,活著的還是盡量活著。生命很珍貴。」虛竹撓了撓頭,憨憨的道。

「他們的命貴,我靈鷲宮門人的命就不貴嘛?」巫行雲陡然厲喝。

巫行雲雖然霸道強硬,但對門人弟子卻面冷心熱。這些弟子無一不受過她的大恩惠。幾乎都是她直接或間接救回天山的苦命人。弟子對她奉若天人,她何嘗不是把門人弟子當做後輩愛護。

虛竹張了張嘴,沒說話。萬仙大會的起始和結局,遠遠不是一兩句話就能說得清楚,其中夾雜著重重糾紛。巫行雲不是好人,那些島洞之主同樣不是好人。這裡沒什麼正義邪惡,只有各自的理由和堅持。

看到虛竹窘迫模樣,想起這小和尚曾義無反顧救自己,扛著自己滿山逃命,根本不顧李秋水追殺。巫行雲臉色和緩。

「給你小和尚一個面子。我現在不殺他們。」

虛竹面色一喜。

「不過你也不要太高興。就按剛才的標準。凡是傷人的,全部廢掉內功。凡是殺人的,全部打斷一條腿1

虛竹臉色一滯,還想求情。卻被巫行雲一眼狠狠的瞪了回去。不過他也沒多糾結,活著不就已經很好了嗎。

不理會臉上泛著喜色的虛竹,巫行雲眼中精光閃爍。不殺也只不過是現在不殺。這群江湖人根本不可能沒有仇家。沒了內功就是沒了牙的老虎,乖乖躲起來隱居一輩子,說不定還能終老田園頤養天年。要是繼續蹦躂,不用他出手就有人殺了他們。

而那些殺人者?天山可沒那麼容易下。斷了一條腿,再走那艱險山道,死了可不能怪她。巫行雲心思莫名的想著。自從巫行雲回到靈鷲宮,這群作亂之輩的後果已經基本上註定。虛竹的求情也只能是聊勝於無。

「那小子,跟我來吧,我把東西交給你。看完了早早滾蛋1相比於虛竹,巫行雲對蘇重可沒什麼好臉色。

蘇重對巫行雲惡言惡語毫不在意,說的再難聽也不能傷到他分毫。而只要他動手,就立即能要了對方的命。蘇重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還有我的典籍。」相比之下,他更在乎自己的報酬。

你的典籍?無崖子哭笑不得。雖然確實如此,但也不用這麼直接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