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五節 「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節 「真相」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先天又很多定義。,有典籍記載,人出生之前嬰孩狀態,精神和身體都處於一種特殊狀態。這種狀態有著很奇妙的力量,讓一代代武者趨之若鶩。

蘇重不知道別人的先天是什麼樣子。但就他而言,他的身體在某種意義上確實恢復了胎兒狀態。

現代醫學顯示,人的細胞的分裂次數是有限的。這就是影響人體壽命的根本原因。而此刻速從的細胞好似新生嬰兒。他的生命再一次開始從零計算。也就是說,他憑空多出了百多年的生命!

上個世界他能活百多年,是因為先天之氣蘊養。讓每一個細胞的壽命延長的到最大化。現在蘇重卻是身體發生根本性蛻變,有了一次新的生命!

睜開眼睛,蘇重俯瞰著夜色中的天山。在明亮月光下,淡淡雲霧蒸騰瀰漫,仿若仙境讓人沉迷。

眉心處的金星符合銀月符相處的越發融洽。蘇重心中升起明悟。逍遙派三門鎮派神功並不是孤立存在,而是相互依存。

北冥神功對草木精氣有著無與倫比的吸收能力,產生的北冥真氣性質最接近先天真氣。逍遙子當年想必就是靠著這套功法完成內氣先天化。

小無相功能讓修鍊者頭腦清醒,肯定有著修鍊精神的作用。

獨尊功煉化月華,高質量的力量足以讓身體完成蛻變。

不僅如此,小無相功的冷靜心智,能夠保證複雜的獨尊功修鍊成功。而月華這種高質量精華,正好能夠幫助北冥真氣完成蛻變。

嘶!一環扣一環!逍遙子真了不起。

蘇重從心底佩服這位逍遙派創始人。這是一位冠絕當代的大才,比之掃地僧絲毫不遜色!

接下來的數天,蘇重一邊熟悉更加強大的身體,一邊瀏覽逍遙派典籍。雖然已經把所有東西全部存儲進玉碑。但如果不經過深入學習。這些典籍也只能淪為一堆廢紙。

蘇重穿越數個時空,見識過無數知識。早就有著自己的一套知識體系。他要做的就是吸收逍遙派典籍中的精華,讓他的知識體系越發豐富和詳荊

自從來到天龍世界,出了開始在少林寺的幾年安靜修鍊。其他時間幾乎一直在東奔西跑,追著本源點到處奔波。

此刻蘇重終於有了一段悠閑時間,頓時一頭扎進了知識的海洋。

他最感興趣的自然是武學。到了他如今的境界。招式在他眼中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一個簡單的動作就擁有無數的變化。他隨意揮灑,就是小

在破界珠協助之下,蘇重開始嘗試這創造屬於自己的武學。他以前就有過這種意識,不然也不會不斷搜集天下武學。

當初組建黑衣閣,可是直接橫掃了天下武功秘籍。而且蘇重早早就領悟了周身之圓的境界。各種秘籍在他眼中已經沒有秘密可言。在不知不覺中,蘇重已經開始有了屬於自己的武道。

蘇重一直在用一種絕對另類的思維理解武道。那些精妙而神奇的招式,在他眼中變成了一條條美麗的軌跡。無數數據從其中不斷衍生。

右手猛然向前一探。

啾!

一聲清越鶴鳴之聲響起,淡白色煙氣聚攏成錐,隨著蘇重右手向前輕巧探出。好似長喙入水。輕巧啄食水中之魚一般,輕輕點中身前一塊兩米高巨石。

呲!

一聲微不可查細響,巨石紋絲不動。一陣微風刮過,石粉簌簌落下,竟然已經化作粉末!

無定手!

蘇重臉上露出滿意笑容。這就是他三月來不斷推演的結果。這套功夫是他手上功夫的集大成之作。出手無定,或霸道活輕靈,但每一擊之中皆蘊含著他的全部力量。是為了能發揮出他的全部實力,而量身打造的功夫。

……

蘇重在靈鷲宮安心閉關。可不知道江湖上已經風起雲湧,亂成一鍋粥。

他在尤氏山莊製造了一莊子的傻子。不久后。這些腦袋受傷的人就突兀消失。任誰也找不到他們的去處。最後被人發現時,已經死在了擂鼓山外,而且大多數都成了碎塊。很多都沒了腦袋,只有幾具屍體能勉強辨認。

被一同發現的還有當今總捕衙門的總捕頭。這可是一件驚天大案。不管是江湖還是朝堂,無不被這一大案所震驚。

血衣魔頓時成了人人畏懼的大魔王。

「師兄,真沒想到他竟然變得如此殘忍弒殺。當初真是看走了眼埃」少林一位玄字輩高僧滿臉苦笑。

蘇重的身份早就不是秘密。他曾經少林弟子的身份人盡皆知。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天賦異稟的奇才,竟然為了武功做出這等瘋狂之事。先盜取七十二絕技,之後又禍亂江湖。咱們少林如果不做出反應,恐怕無法讓江湖同道心服。」另一位玄字輩僧人眉頭緊皺道。

「方丈師兄,您要拿個主意埃」

「確實如此。還要師兄決斷。」

眾人紛紛點頭贊同。現在這種時刻,還是儘早做出應對為好。

「方丈師兄,不知您是否參與了當年雁門關外之事?」自從進入佛堂,始終一言不發的玄難突然開口問道。

本來死了十多年的慕容博活生生出現在他眼前,還有事關蕭峰的一系列事件,讓玄難心亂如麻。

玄慈面無表情,深深看了玄難一眼:「當年帶頭在雁門關外截殺大遼武士的人,就是我。而蕭峰就是那個大遼武士的兒子。」

玄難一時怔在當場:「難道那些人真是師兄殺人滅口?1

玄慈眉頭皺起:「我怎麼可能如此不智!倘若我真想殺人滅口,他們那些人有怎麼會拚命為我遮掩?」

玄難心中一松:「還請師兄原諒。實在是慕容博假死一事太過驚人。稍後師弟就去戒律院領罰。」

「師弟不必自責。慕容老施主假死一事我是知道的。」玄慈搖頭,緩緩道出一樁大隱秘:「當年我們在截殺大遼武士之後,以為對方真的是回家省親的大遼貴族,錯殺了好人。我們為此後悔很久,我當時就在懷疑慕容老施主是不是有什麼圖謀。」

玄慈說到這裡一頓,見大家都聚精會神在聽,接著道:「事後我立刻趕往姑蘇責問慕容老施主。卻意外得知,那大遼武士並未身死,甚至已經假死脫身潛入中原。我那時才知道,那武士狡詐非常。他本就打著回家省親的幌子潛入中原。被我們發現之後,拚死相鬥。最後不敵之下,索性來了個置之死地而後生,直接把幌子做的更加真實。讓我們所有人信以為真1

一眾玄字輩高僧頓時面露驚色,實在想不道當年還有這種曲折。

「為了不牽連後輩,也為了追查對方下落。慕容老施主這才假死隱遁。」玄慈滿臉唏噓表情:「可惜最後還是被那血衣魔所傷,最後凄慘而去,實在叫人感嘆。」

玄難臉上如釋重負,一眾玄字輩高僧滿臉恍悟,真相原來是這樣!

好一會兒,玄慈咳嗽一聲止住議論,收拾表情肅然道:「當務之急是要清理門戶,對付血衣魔。」

眾僧對視一眼,齊聲喝道:「謹遵方丈之命1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