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七節 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節 涌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師兄,師叔祖們都是講道理的人。只要師兄稟明實情,肯定會為難你。」虛竹滿臉歡喜道。

他自小在少林長大,那裡就是他的家。這半年多闖蕩江湖,雖然增長了不少見識,但也紛紛擾擾讓他這個小和尚難以適應。能會少林他最開心。

不會為難?自己殺了葉二娘,和少林寺的老大可是大仇人,玄慈怎麼可能不為難!當初他前腳下山,後腳就被誣陷偷盜經書。蘇重算是看明白了,只要不動少林這塊招牌,玄慈就是個慈悲和尚。蘇重帶回七十二絕技,誰都不相信他沒看過。而且蘇重確實看過。這麼一個熟知少林絕技的人,玄慈怎麼可能放任他流浪江湖。更何況他還殺了葉二娘,這是報仇加解除隱患兩者並舉。玄慈這一手高明著呢!

蘇重複雜的看了一眼虛竹,算來他也是虛竹的仇人。真不知道這個天真和尚到時候會怎麼選擇。

「二哥說得對。少林可是名門正派,絕對不會為難蘇大哥的。」段譽在一旁笑嘻嘻道。段譽竟然和虛竹意外的談得來。也不知怎麼地,最後竟然還是結拜成了兄弟。

「父王肯定也會參見這次大會。到時候我央求父王出面勸阻,定然不會讓蘇大哥受難。」段譽自信滿滿。

「白痴1巫行雲看傻子一樣瞪了虛竹和段譽一眼。

虛竹也就罷了,一個個自小生長在少林的天真和尚,見識淺保可她實在不明白,堂堂大理段家的世子,竟然一點兒都看不清形勢。

「你們這位蘇大哥被人稱作血衣魔,可不是什麼好人。不管是少林還是其他什麼人,都不會放過他!還有你們大理,難道你不知道,段延慶可也是你們段家人。清理門戶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讓外人來做。求情?」巫行雲滿臉譏諷:「哼!不推波助瀾就算有良心了1

巫行雲不待見李秋水,每每看到王語嫣,就心裡不耐煩。奈何有無崖子這個親姥爺在,她也沒辦法。只不過恨屋及烏,對整天圍著王語嫣打轉的段譽,越看越不順眼。

段譽被駁斥的滿臉通紅,對巫行雲說的話,他一點兒都不信。正要開口反駁。

蘇重卻一擺手,制止了眾人爭議,「我去意已定,你們不用爭了。」

「自己去送死,誰也攔不住1巫行雲冷哼一聲,轉身便走。

無崖子對著蘇重搖頭苦笑:「師姐性情如此,萬望蘇兄弟不要介懷。」

蘇重點頭沒說話。他自然不會在意巫行雲的態度。更何況他這次去少林可不是去認罪找死。他的目標是藏經閣,是掃地僧。

「師兄,咱們什麼時候出發。」虛竹從來就很簡單,雖然知道蘇重會少林必定會遭受波折。但在虛竹看來,這一切都很正常。犯了戒律,自然要接受懲罰。在他看來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他並不知道,那些人要的並不是簡單的懲罰,而是要蘇重死!

「你們先走吧,我有大雕相助,速不定會比你們更早到。」如果真的和虛竹一塊行動,必定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麻煩。蘇重可不希望一路殺到少林。有那個時間,還不如繼續琢磨琢磨新創出來的無定手呢。

汴京,一處偏僻小巷。

一個不大不小的院落,收拾的格外齊整。喬三槐坐在天井的槐樹下,頭一點一點的打著瞌睡曬太陽。

被蘇重接來此處后,一切都被安排妥當。吃住都不用他操心。這對忙碌了一輩子的喬三槐來說,現在過得日子舒心至極。

最開心的是前段時間兒子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溫婉漂亮的兒媳婦。老喬家和快就要有后了!

喬三槐覺得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把蕭峰養大。雖然蕭峰已經知道自己只是養父,可對自己依舊沒有絲毫改變,這讓喬三槐老懷大慰。

「爹。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蕭峰走到槐樹底下,輕聲喚醒喬三槐。

「是峰兒埃這是要去哪?」喬三槐睜開眼笑呵呵問道。

住在這裡的這段時間,蕭峰也曾經出過幾Β遠門。喬三槐習以為常,只是習慣性的開口詢問。

「這次可能時間長一些,阿朱就留在家裡照顧二老。」蕭峰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卻避而不談目的地。

「好,都依你。」喬三槐絲毫沒察覺蕭峰異樣,打趣道:「要是能趕緊給我生個小孫子,那就更好了。」

蕭峰呵呵傻笑,裝作沒明白。喬三槐也拿他沒辦法,手指頭戳了蕭峰兩下,擺擺手把蕭峰趕走。

「有事就快去辦,別擋著老頭子我曬太陽。」

蕭峰陪著笑臉又說了幾句話,離開大槐樹下回到房之內。

「大哥,你是要去少林參加屠魔大會?」阿朱憂心忡忡。喬三槐不清楚江湖形勢,可阿朱跟著蕭峰多次調查雁門關舊事,怎麼可能不知道此刻江湖上的洶湧暗潮。

蕭峰本來就身處漩渦之中,現在一頭扎進去,怎能讓她不擔心。

「我不得不去。」事關蕭峰身世,他要去少林弄個明白。轉頭愧疚的看著阿朱:「父母年紀大,只能麻煩你照顧了。」

「大哥說的什麼話。你的父母不就是我的父母?」阿朱知道攔不住蕭峰,也知道自己跟著只能成為累贅,所以她沒要求跟隨。她能做的只有盡自己所能照顧好喬氏二老。讓蕭峰沒有後顧之憂。

「大哥,想做什麼就去做吧。但要記住,這裡還有二老,還有阿朱。」

嵩山不遠處,一座軍營請無聲息的建造起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裡駐紮了一大隊士兵。

這些士兵各個彪悍異常,行動之間雷厲風行。明崗暗哨密布,一看就知道乃是精銳之師。

「王將軍,神臂弩可都準備好了1一個尖細的聲音在中軍大帳中響起。

「都統,已經準備就緒。」回話的是個滿臉濃密鬍鬚的黑大漢:「這些江湖草莽雖然會些奇門秘籍,但在神臂弩面前,什麼都不是。直等到大會召開之時,先發動神臂弩,再出動軍陣。任憑們怎麼高來高去,也得飲恨當常還有那個什麼血衣魔?哼!他只要來了,就別想走。」王將軍滿臉不屑。血衣魔?殺人多?一個江湖草莽,殺的人再多,怎麼能比得上一個沙場宿將?還血衣魔?本將軍的血衣已經不知道換了多少件了!

「血衣魔要殺,那些不安分的江湖人也要抓。兩者誰都不能放過。」這位都統面白無須,頭髮銀白卻皮膚紅潤緊緻,宛若嬰兒。雙眼開闔間精光閃爍,顯然視為內功深湛的宦官。

「柳總捕頭就是大意,才丟了性命。你可不要步了他的後塵。」宦官童都統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將軍一眼。

王將軍臉上頓時留下冷汗。這位童都統可是官家身邊人,武藝高強神鬼莫測。當初對方可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摸到自己床邊,差點兒把他嚇死。他雖然看不起江湖草莽,認為那不過是耍猴把戲。可卻絲毫不敢小看這位內侍。

滿臉恭敬道:「謝都統提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