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七十九節 交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節 交鋒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從一眾巡邏武僧面前走過,徑自走入了藏經閣。

藏經閣一樓存放的多多都是經書,二樓存放的才是武功典籍。蘇重對經書不怎麼在意,對武功秘籍同樣不怎麼在意。

他只是有些感慨,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來藏經閣了。在射鵰世界,他就已經悄悄潛入過少林,盜取了大部分的武功秘籍。

相比於那時,此刻藏經閣內搜藏的典籍是最豐富的時候。蘇重可以找到很多之前沒有得到的功法。不過這都不是重點,他最關注的是本源!

這座藏經閣內的每一部功法都是前人無數心血匯聚而成。是整個世界的巨大財富,其上灌注這大量的本源。獲取新秘籍,得到本源點,蘇重兩者並收。

他施施然走上二樓,木質樓梯沒有發出一絲聲響。誰都沒發現蘇重已經進入了藏經閣。

面對一整樓層的秘籍,他也不挑剔。沿著存放秘籍的木架,隨手拿起一本來翻看。蘇重看的很快,每一頁幾乎是掃一眼就翻過去。旁人看了,恐怕只以為他在翻書。可實際上,只是一眼的功夫,他就已經將秘籍內的內容全部記祝

僅憑六界真功,蘇重的身體就已經修鍊到了先天。他的大腦得到了極大的開發,記憶方式已經發生了極大變化。對於別人來說,文字就是文字。而對蘇重,這些文字全是圖像格式,而且是高清版!

更別說蘇重還有破界珠這個作弊利器。他看過的東西,早就被破全部錄入玉碑,並歸類存儲。

看完一本,蘇重立馬放下去看另一本。他翻書的速度很勻速,卻也一刻不停。不一會兒就已經完全翻閱完了一座書架。

剛開始的時候,破還在興奮的嚷嚷,後來直接根本就來不及說話。眼珠子瞪的老大,全身關注的運轉破界珠吸取本源。少林是天龍世界的名門大派,而且是一系列事件的結點。藏經閣內的秘籍更是多次攪動天下風雲,其中蘊藏的本源讓破高興的發癲。

蘇重也不理會,繁多的秘籍同樣給蘇重帶來不小的收穫。雖然很多秘籍他都有,但再次重溫,依然給了蘇重很多靈感。對他新創出的無定手有著巨大的補益。讓他的無定手更加完善。

「小施主好本事,竟然有過目不忘之功。」一道溫和聲音突然想起。不是何時,一個灰衣老僧依然站在了藏經閣的二樓。

今天少林召開屠魔大會,為了防範宵校藏經閣周圍的防提升了不止一倍。而且怕別人假冒僧人混入,今日的藏經閣已經禁止僧眾進入。

可這老僧竟然悄然進入藏經閣,絲毫沒有驚動外圍巡邏僧眾。只憑這一手,就足見其輕功值高明。

「你終於出現了。」蘇重抬起頭,肅然看向不遠處的灰衣老僧。

對方頭髮鬍子都已經銀白,臉上滿是皺紋,一雙眼睛渾濁昏暗。猛一看去,就是一個普通至極的老和尚。可蘇重卻知道,這就是那個神秘莫測的掃地僧。

「施主知曉貧僧?」老和尚絲有些好奇的看向蘇重。旋即又恍然:「早些年便發現施主明悟了妙諦,竟然領悟出了達摩祖師羅漢拳的真正練法。那時老僧好奇之下,也曾遠遠觀察,本以為已經隱藏的很好,沒想到還是被施主察覺。」

接著又滿是讚歎道:「施主真是天縱奇才,可武功只不過是小道,佛法才是根本。如果當初能夠精研佛法,此刻必然已經徹悟。可惜可惜,施主一入江湖,便徹底的入了魔。著實可惜。」說著不斷地搖頭,滿臉惋惜之色。

徹悟?蘇重冷冷一笑。他只是這個世界的過客,他要的不是什麼徹悟。他要的是本源點!

「施主被力量迷惑了雙眼,竟然想要將少林秘籍一起記憶學去。可施主不曾知道,越是厲害的武功,殺伐之氣越重。長久習練,必然戾氣反噬。正因如此,才需要用佛法化解,像施主這般,看到一種武學便要學習,危害極大。施主,你已經入魔了。」

灰衣和尚肅然的看著蘇重,鄭重其事的道:「苦?無邊,回頭是岸,還是早早誦經念佛,才好避免被戾氣反噬的好埃」

「戾氣反噬?」蘇重可不相信他那些鬼話。他歷經各個世界,見識過各種各樣的力量方式。武功只不過是其中一種。真要說戾氣,不如說人心鬼蜮。如果心中藏著殺伐,即便是一套養生的五禽戲,也能練的殺氣衝天。別說益壽延年,不折壽就已經不錯。可如果心念通透,明白自己在幹什麼。即便奪命劍法,依然能夠強身健體。

「看來施主是不信了。為了天下蒼生著想,只能留下施主,讓貧僧來化解施主心中戾氣了。」老和尚眼瞼低垂,好似沒睡醒的糟老頭。

下一刻,掃地僧猛然睜開眼睛。精光猛然爆射,哪裡還有一絲一毫額渾濁灰暗!

千葉手!

嗡!

掃地僧周圍驟然多出數千隻手掌,好似依仗巨大的網一般,悍然朝蘇重壓了過去。只是一瞬間的功夫,老僧就從一頭綿羊變成了一頭蘇醒的雄獅。

蘇重眼中滿是讚歎。他也會大慈大悲千葉手,可即便自己全力施展,也沒有老僧這麼強悍。那迎面而來的掌影,每一掌看似虛幻,可實際上卻是真實的掌櫻只要被其中之一拍中,立刻就會重傷。沒有絢麗多彩的外放內氣,沒有轟鳴版的爆響。只有一絲絲細微如鐘聲般的嗡鳴。這是把內氣操控的細緻入微的表現。

不僅如此,面對驟然而來的千葉手,蘇重好似看到了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從天而降。

精神壓迫!

掃地僧的千葉手竟然蘊含著強大的精神壓迫,好像對面衝過來的不是老和尚,而是觀音在世,千手臨人間!

……

「沒想到你真的沒死。」玄慈心中巨震。他親眼看著蕭遠山跳下懸崖,有恃無恐才敢那麼說。沒想到蕭遠山轉眼間就來到了他面前。

玄慈心中有些後悔,這本來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可重重事情糾纏之下,事情變得極為麻煩。在他決定和慕容復聯手之時,玄慈就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深吸一口氣,玄慈壓下翻滾心緒,仔細思量計劃前後。知道大年真相的人都已經死了。此刻看來,必定是死在了蕭遠山手中。這樣更好,這代表沒人能揭穿他,除了身旁的慕容復。想著他便轉頭看向慕容復,發現對方也在緊緊盯著自己。

視線交錯,兩人好似下定決心一般。

「好老賊,你終出來了。躲了那麼多年,今天當著天下群雄的面,你休想再逃走1慕容復陡然高喝。

「唉。施主為了掩蓋真相,竟然大肆殺戮,真是好辣的手段埃想必最近江湖上接二連三死去的高手,都是被你所殺。」玄慈滿臉悲痛。

「不錯。這些人當年無緣無故的圍殺我,害得我妻離子散,我殺他們報仇,有何錯1蕭遠山冷笑道。

「唉!施主這些年來看來沒有白費,不知施主是怎麼學會的獅子吼。」玄慈肅然喝問。如果蕭遠山真的偷學了少林秘籍,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放他離開!

「哈哈哈……當年你們誣陷我要偷到秘籍。我跳崖自殺不死,迴轉過來之後便決定就真把這事情辦了。我當時就想,中原武林那麼大,一個個的去搜集武功,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不如就找一個大門派,一次性來個收穫巨大。呵呵,誰讓你少林樹大招風,我這三十年吃住可基本都在藏經閣埃」蕭遠山滿是快意。

三十年?藏經閣?

眾人無不嘩然,旋即滿臉炙熱。豈不是說,這個個人已經把少林秘籍學了個通透?

「怪不得他會獅子吼1

總有那麼幾個人人的獅子吼。

玄慈臉色瞬間難看。證實了心中猜測,玄慈卻希望永遠不要證實。

「施主果然包藏禍心。到了這時,還想要狡辯嗎。這三十年來,想必施主不只是在藏經閣。恐怕其他地方也沒少去。」玄慈說著眼睛重點掃了掃在場的幾個重要武林大派。他鐵了心要給蕭遠山扣黑鍋。根本就不提當年慕容博假傳消息的事情。就是要把蕭遠山偷盜秘笈這件事定死嘍!而且還有意無意的挑撥其他門派的猜疑。

只是瞬間,蕭遠山隱隱站在了所有人的對立面。哪一個武林大派不把自家武學當做寶貝。少林這樣的大派都被蕭遠山來了個不知幾進幾齣,自家武功秘籍真的保存安全?

眾人看向蕭峰父子的目光越發詭異。冰冷、炙熱、殺意、貪婪種種交織在一起。

蕭遠山險些氣炸了肺。

「好好好!老禿驢,你果然不是個好東西。你不止犯了色戒,說起謊話來,眼睛都不眨一下。真是大德高僧啊1蕭遠山咬牙切齒道。

慕容復冷笑的看著蕭遠山,心中冷笑。即便你把牙咬碎,今天而已難逃一死嘲諷的看了玄慈一眼。這老傢伙真夠可以,犯了色戒竟然還被弄的人盡皆知?

玄慈麵皮一抽,沒想到蕭遠山竟然也知道這件事。

「嘿嘿,葉二娘死了,不知道你心不心疼。」蕭遠山突然大有深意的說道:「你應該知道葉二娘為什麼瘋,可到底是誰帶走了她的孩子呢?」

玄慈終於變色。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