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八十節 圍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節 圍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可笑!玄慈方丈乃是有德高僧,多年主持少林,行事作風大家有目共睹。豈是你幾句話話就能污衊1

看到玄慈發愣,慕容復心裡焦急。這個節骨眼上,沉默可不是件好事。不管玄慈到底在想什麼,慕容復絕不容許計劃出錯。作為聯盟對象,慕容復不得不開口。

「說的也是。玄慈方丈怎麼可能破色戒?還有孩子?這老賊想污衊,也不像個好借口。」

「這也不一定埃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天下哪有不偷腥的貓?說不定這老賊說的是真的呢。」

「是啊是埃葉二娘竟然是玄慈的姘頭?還給她生了個兒子?奇聞啊!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0

慕容復臉色難看,狠狠的瞪著玄慈。你個老禿驢這時候發生么呆,還不快控制局面。

玄慈這時候才回過神,迅速掃了一眼騷亂人群。心中一定,把那蠢蠢欲記啃醒瓜隆V樅惶聞自己存在子嗣,任玄慈禪定多年,依然忍不住心亂。但和少林比起來,多年不曾見過一面的兒子,仍不能讓玄慈動遙

「看來蕭施主依舊執迷不悟埃」玄慈直接略過此事不談,反而目光堅定的看向蕭峰父子:「那隻能施主在少林念經參禪了。布羅漢大陣1

玄慈果斷下定決心,不管是為了少林秘籍不流失,還是為了拷問自己子嗣下落,蕭遠山必須拿下!

「我看誰敢1面前發生的一切太突然,快到蕭峰難以接受。但有一點非常明確,在場眾人要對付他親爹。他怎麼可能袖手不理,一步踏出挺身擋在蕭遠山身前。

玄慈不為所動,一百多位健壯武僧手持齊眉棍,身形閃動變換,迅速將蕭峰父子包圍。既然動手,玄慈就沒打算留守。

慕容復冷笑不已:「蕭峰,任你武功再高。今日也插翅難飛。」身形一展,好似利箭一般,直撲蕭峰。

玄慈同樣雙眼陡然睜開,眼中神光在悍然。右手一翻,悍然拍向蕭遠山。一個巨大的金色掌印應聲而出。正是威猛絕倫的大金剛掌力。一出手,玄慈使出了最強大的攻擊。

砰!

四人甫一接觸,雙方之間立刻爆發出驚人氣浪。磅內氣掀動空氣,周圍空氣翻滾不休。一百零八武僧布下羅漢大陣,氣勢練成一體,頂著四人交鋒的氣勁,好似鐵鑄一般巋然不動。

一眾江湖人卻沒那個本事,挨得稍近的已經被勁風刮的臉皮生疼,好似利刃切割。眾人不得不一退再退,皆是駭然看向場中見。

在以前,南慕容北喬峰這種人都是傳說中的江湖人物,大家只是儘可能的想象他們的厲害。可當這些人在一起交手,立刻就讓眾人看傻了眼。只是戰鬥餘波就已經讓人難以承受。那戰鬥中心該是何等激烈!

根本不是一個等級!

「這就是武功高手的威力?」在一眾武林人之後,一處隱蔽位置站著兩個人。一個滿臉濃密鬍鬚的大漢眼中異彩漣漣。他之前一直瞧不起江湖武者。認為那些高老高去的傢伙好似猴子,如果在戰場上,自己是殺他們如宰雞。

今日見了四人對戰,氣勢駭人,攻擊力及其強大。王將軍不由想到,如果自己身處四人中間該如何自處。卻突然發現,以自己霸道直接的軍中槍術,竟然難以招架對方這些巧妙招式!頓時冷汗涔涔。如果這些人要來殺自己,他絕對難以倖免!

「確實不錯,怪不得能在江湖上闖出偌大名頭。」滿頭銀髮的童都統背著手,慢條斯理的讚歎道。眼中卻全是傲氣。他有理由自傲。他自幼進宮,一開始接觸武道就是宮內秘藏典籍。起點不知比這些人高多少。這麼多年修鍊,早就貫通了奇經八脈,達到了先天巔峰。蕭峰等人雖然厲害,可他依舊不放在眼裡。

這正是秘密潛伏在嵩山周圍的王將軍和童都統兩人。此刻兩人就藏在一眾江湖人之中。

「這些草莽,哪裡及得上都統萬一。」王將軍這才想起,身邊這位可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大高手,要殺自己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頓時收起之前對江湖武者的輕視之心,開始重視起這些所謂草莽。

「都統,咱們現在動手?」

「當然。雖然少了一個血衣魔,不過也無所謂。」童都統隨意一揮手。身後一人立刻轉身離開。一陣奇異的哨聲響起,絲絲縷縷的傳入不遠處密林之中。密林中同樣響起一陣奇異哨音。一聲接著一聲,哨音由近及遠,不片刻就已經傳進嵩山深處。

轟隆攏

剛才還沉浸在蕭峰等人戰鬥中的眾人突然回過神來。駭然轉身看向不斷搖曳的密林。

轟!

一隊盔甲明亮的士兵從密林中一涌而出。手持長槍大盾,一瞬間就把眾人圍在了中間。有那麼幾個人,見勢不妙,立刻展開輕功逃離。卻被不知從哪裡射來的暗箭一下擊中,趴在地上就再也爬不起來。

這一下,眾人立刻就老實起來。人人自危的擠在一起,焦急忐忑的緊緊盯著周圍的士兵。

玄慈不得不停手,臉色難看的看向周圍士兵。這些人怎麼會出現在少林?

「少林乃是清凈之地,不知這位將軍興師動眾來此地有何貴幹。」玄慈面色陰沉似水。

「清靜之地,我看不見得。你們這些人聚在一起喊打喊殺,可不像什麼清凈之人。」王將軍冷笑道。他素來崇尚令行禁止,對這些不服管教的江湖人從來沒有好感。一開口就全是諷刺。如果不是被剛才四人交手情景所震懾,還不知道說出多麼難聽的話。

玄慈臉色難看:「還請將軍告知實情。」他耐著性子繼續開口。眼下眾人被圍在中央,和剛才羅漢大陣圍住蕭峰時一模一樣。

王將軍還想開口,旁邊的童都統已經有些不耐煩。他本身就武功絕頂,根本就看不上這些烏合之眾。

「你們這些人身懷武功,卻不思報效官家。不僅以武犯法,還私自聚會。想造反?」童都統斜睨著在場眾人,對一眾人殺人般的眼光視而不見。

「廢?武功,老老實實的回家過日子。敢聒噪,就不要離開了。」童都統冷然道。

童都統那目中無人的樣子,著實讓人火大。而且他說的話,更讓一眾人不忿。一個黑面大漢登時就忍不住狠狠吐了一口口水:「放屁!你個閹人放的好臭屁1

童都統眼睛驟然一眯,閹人?很好,好久沒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身影一閃,童都統立刻就化作一抹銀光消失不見。

「不好,小心1玄慈臉色大變,立刻飛撲而至。

噗嗤!

一聲細響。那黑臉大漢猛然僵立在當場,臉上的憤怒表情還沒收斂,眉心處卻多了個遠遠的血窟窿。

童都統已經回到了他原來的位置,好似從來沒有離開。伸手入懷抬出一個雪白絲巾,輕輕擦拭著殷紅的右手食指。他竟然以一根手指,直接戳穿了黑面大漢的頭骨!

玄慈臉色鐵青的站在黑面大漢屍體前,他已經把輕功發揮到極致。竟然連對方一片一腳都沒抓祝

好厲害的輕功!好霸道的指力!

剛才還喧鬧不已的江湖武者立刻就沒了聲息。左右看看盔甲命令的數千士兵,那閃閃發光的箭矢讓眾人全身顫慄。

麻煩了。場間一時陷入寂靜。不管是滿懷悲憤的蕭峰父子,還是心思詭譎的慕容復,全都被童都統震懾當常身邊還圍著那麼多士兵呢。一時間,眾人寂靜無聲,只有風吹動樹葉的沙沙聲。

轟!

一聲驚天爆響突然從嵩山深處傳來。聲音好似極其遠,又好似非常近。震的人耳膜生疼。

怎麼回事?

大白天怎麼打起了雷?

童都統肅然看向遠方,哪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以他先天巔峰的強悍實力,都心悸不已,就好似有什麼怪物從山中要衝出來一般。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