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八十一節 先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節 先天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蘇重沒想到掃地僧竟然如此高明。招式之間除了鼓盪的先天真氣,還有這一股堅不可摧的精神力量。

拳意!

這就是蘇重琢磨良久卻毫無頭緒的拳意。他曾經糊裡糊塗的領悟出過劍意,可這麼久過去卻再也沒有成功進入過那種境界。行走江湖,蘇重也見過不少類似招式。他對劍意拳意等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那是精神質變之後的力量。雖然懂得劍意拳意的本質,但想要修鍊成功,並不容易。蘇重摸索這麼多年,依舊沒有什麼進展。沒想到著老和尚竟然能夠運用自如!

雖然蘇重沒能修鍊出劍意。但他的精神力何等強大。老僧拳意雖然讓他恍惚,可一瞬間他便掙脫出來。眼神一厲。

無定手!

蘇重一手探出,頓時手影漫天,密密麻麻擠滿身前空間。

砰砰砰……

千葉手和無定手相撞。空中頓時響起猶如悶雷一般滾滾聲響。交手處產生的氣浪,瞬息就把藏經閣二層老絞的稀爛。

到了此時,看守藏經閣的巡邏武僧哪裡還不知道出了變故。臉色大變,提起方便鏟、齊眉棍,快速沖向藏經閣。

轟!

不等他們靠近,藏經閣的窗戶轟然洞開。窗戶碎木塊,連帶著片片經書碎紙飄散空中。一眾巡邏武僧目眥欲裂,那可是藏經閣!裡面藏得可是少林絕技,竟然被人破壞至此!

眾人無不怒火中燒,狠狠盯住衝出藏經閣的兩道身影。

可等他們看過去,頓時心中駭然,他們眼中哪裡有什麼人,只有兩道快若閃電的黑影。黑影不斷碰撞,每一次碰撞無不發出滾滾嘯音。聲音竟然比少林寺的晨鐘還要響亮,遠遠的傳播開去,震的他們耳朵發麻。

而且兩人招式玄奇無比,只是看了兩眼,眾人便覺得頭腦發昏。頓時知曉兩人厲害。不等他們躲避,砰的一聲爆響,地面好似蛛網般開裂。兩道黑衣依然如獵豹一般撲入山中,一路朝著少林門前衝去。

「大人,怎麼?」王將軍皺眉看著童都統,心中驚異不定。一聲轟鳴之後,好似天雷滾滾。竟然一聲比一聲響,正不斷向此處靠近。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能發出這種事聲音。這種轟鳴,也只有戰場上萬人行軍,才有這般威勢。難道這些禿驢竟然還隱藏了手段?!

童都統不理會王將軍的疑問,反而滿臉陰寒的看向玄慈:「你很好,真的很好!竟然藏了這麼個大高手。」

他自問武功決定,先天巔峰,即使不是天下無敵,但也是有數的高手。可只是聽不斷傳來的悶響,便知道是勁敵。如果這人想要隱藏氣息幹些什麼事情,誰也擋不祝如果對方潛入皇宮?那……

想到這裡,童都統眼中寒光閃爍。他對江湖幫派可沒有好感,少林能安然存在這麼久,自然和官府有著默契。可此刻竟然藏著一個足以威脅官家的存在,童都統心中殺心大起。

眼珠一轉,掃了一眼林中密布的軍中破甲勁弩,陰冷一笑。他這次之所以帶著勁弩前來,為的就是威懾那些先天高手。先天之氣護體,一般刀劍根本難以砍破。指望普通士兵去殺那些先天高手,無異於做夢。但在這種破甲勁弩之下,即便先天高手也得飲恨!本來只是作底牌,如今看來,這準備太對了,沒想到少林寺竟然藏了老怪物。

可能和這種老怪物打的不分上下,對方又是誰?

童都統心中疑惑,突然一驚,難道是那個血衣魔?!他頓時驚疑不定。

「真沒想到,你竟然還留了後手。」慕容復身形一閃回到玄慈身旁,目光陰冷死死的盯著玄慈。

玄慈面色不變,心中卻一片茫然。他自幼生長在少林,自從接任方丈之位后,少林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秘密。可他卻不曾知道,少林竟然還藏著這麼一個大高手!

想到先前蕭遠山也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到秘籍,現在有跑出來一個絕世高手。玄慈滿心憤怒,當少林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嗎!

可他是真不知道對方是誰埃

玄慈眼神一轉,看向被包圍在羅漢陣中心的蕭峰父子,眼中冰冷異常。不管那兩個絕世高手是誰,在局勢不明朗之前,他做不了任何決斷。但有一點玄慈十分明確,作為竊取了少林寺武功秘籍的蕭遠山,絕對不能放走!

「眾位師弟,蕭遠山偷盜我少林秘籍,罪大惡極,還望各位儘力出手,務必留下對方。」玄慈根本不管寺內越來越響的轟鳴聲,也不理會周圍的包圍自己等人的官兵,一雙眼睛毫無情緒的看著蕭遠山。

一眾僧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遲疑之色漸漸消失。玄慈做了數十年的方丈,威嚴深重。這麼多年以來,少林不僅維持住了本身實力,甚至隱隱有所增加。不管玄慈個人品行是不是真的有虧,但作為少林主持,卻從未失責。眾僧對他一直信服有加。

「領命1一百零八個精銳武僧陡然爆喝,把手中齊眉棍狠狠一頓,頓時捲起一陣煙塵。

「這老和尚腦子有病嗎?」王將軍滿是不解。

童統領嘲諷一笑:「腦子有病?他可沒玻相反還聰明的緊。不管那兩個高手如何,只要殺了蕭遠山,少林七十二絕技就沒有外傳的風險。和那不可掌控的兩個高手相比,保住少林傳承顯然才是當前之重。這老禿驢精明著呢。」

王將軍瞭然,能以有限的條件,做到自己能做的最好,這老和尚確實精明。「可他就不怕那兩怪物?」

童統領臉上嘲諷之色更濃:「你沒難道聽過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這句話嗎?」

王將軍立即變色:「這老禿驢要讓我們擋箭?」

「何止擋箭。此地以我們人數最多,力量最大。一旦和那兩個怪物起了衝突。必定兩敗俱傷。他可是打的好算盤1

「死禿驢1王進軍忍不住怒罵。

「羅漢伏魔1

一百零八武僧一旦運轉陣法,立刻心念如一。根本不管面多麼混亂,一心一意攻擊蕭遠山父子。

蕭峰降龍掌霸道剛猛,道道金龍不斷騰躍。可羅漢陣就像是一個樊籠,他掙扎的厲害,籠子就大一些,等他力量變小,籠子立刻就合攏。不管他怎麼掙扎,始終無法衝出重圍。

不僅如此,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內氣已經開始衰弱。蕭峰心急如焚,今天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生父,難道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峰兒,是為父害了你。你聽著,我會爆發全部內力,爭取給你打開一條通路。一你一定要活著出去1蕭遠山眼睛盯著蕭峰,眼中滿是不舍。他不止一次在遠處觀察蕭峰,可這麼近距離的面對,他還是第一次,可也是最後一次。

「我絕不同意。哪裡能讓父親以命相救1蕭峰勃然而怒:「玄慈,蕭峰多謝少林傳藝之恩。可殺母大仇不得不報,便是捨得性命不要,也要拉你們墊背1他眼中滿是堅決豪情。再也不留手。狠狠依仗拍向身周武僧。

登時便有數名武僧被他剛猛掌力砸飛出去。

蕭遠山哈哈大笑:「不愧是我兒1再也不提突圍,出手越發狠辣。

玄慈看著不斷傷亡的武僧,眼中無悲無喜。

「方丈師兄,如此下去,僧眾傷亡必重。可如何是好?」玄寂不無擔憂。蕭峰大發神威,自家弟子一個個倒地,他心如滴血。那可是少林苦心培養出來的武僧埃

「武僧可以再練,傳承丟了,根基沒了,才是大事。」玄慈不為所動,冷漠異常。他已經什麼都不管了,只想斬掉蕭遠山這秘籍泄露的源頭,保住少林傳承!和少林這塊招牌比起來,武僧的命,甚至他自己的命,一切都不重要!

轟!

一聲炸雷平地起。

兩道黑影從天而降。少林寺山門外偌大平台全部有大塊青石鋪成,此刻卻陡然凹陷下去成碗狀,無數道裂痕從凹陷處蔓延開去。

原本站在凹陷處的人,不管是少林武僧,還是一種江湖武者。頓時被一股無形波動砸中,瞬間碾趁詭異地肉泥。整個地面變得血紅一片,腥氣衝天。

「老和尚,你找死1蘇重滿臉猙獰,一條胳膊血肉模糊,森森白骨露在空氣中。可詭異的是,那血肉竟然好似蟲子般不斷蠕動,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癒合。

「施主好手段。」掃地僧同樣不好過,胸口衣服碎裂,直接凹陷進去一個深坑,差點就被打穿。可隨著老和尚幾聲咳嗽,深坑竟然在緩緩鼓起恢復。

蘇重瞳孔一縮:「想不到老和尚的身體也練到了先天。」

逍遙三老功力深厚,配合奇妙功法手段詭異。就像巫行雲,竟然能夠強行利用日月光芒的力量。已經無限接近先天。可也只是接近,終究不是真正的先天。

而眼前的老和尚,胸口幾乎被打穿,卻在短短几息的時間內,快速的恢復。顯然已經進階了先天。

掃地僧依舊慈眉善目,好似兇殘傷勢一點兒都不疼:「比不得施主金身不壞。」他眼中全是讚歎。早在蘇重修鍊羅漢拳之時,他就觀察過蘇重。察覺到蘇重精氣神合一,融匯先天之氣淬鍊身體。他那時就已經想到蘇重可能會修鍊成金剛不壞。就像自己一樣,只要不是極大的致命傷勢,根本就打不死。

可他絕對料想不到蘇重會自創六界真功,捨棄一起內氣,專心淬鍊身體。剛才他以自身強橫的內家真氣全力攻擊,竟然被蘇重以身體硬抗了下來,而且還和他打了個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