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八十三節 天下獨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節 天下獨尊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蘇重心中前所未有的凝重。自從來到天龍世界,他一直順楸順水。六界真功賦予了他強大的力量,蘇重依仗它橫行無忌難逢敵手。

那些本應該傲笑江湖的風雲人物,一一敗於他手。蘇重一直認為這些人不過如此。這個世界唯一能給他提供幫助的就是本源的收集。

可不遠處那個莊嚴肅穆的身影,明確告訴他。不能小瞧任何一個人。

那種致命的危險感,讓他覺得好似有一把利刃懸挂在脖頸之上。他有一種感覺,如果不認真對待,他真的有可能死在老和尚手上!

鯤鵬符鼓盪,海量草木精氣吸入膻中。遍布全身的精神之火迅速燒灼,源源不斷的先天之氣流入身體各處。被擊傷的手臂再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他並沒有盲目的衝出去,眼睛死死的盯著掃地僧。老和尚看似不動如山,實際上卻早就控制周身天地。只要蘇重靠近,他就能藉助外放內氣,施展凌厲攻擊。

老和尚內氣凝實無比,蘇重的身體雖然強悍,卻難以輕鬆將其擊碎。而且對方的攻擊太過集中,就像他的無定手。即便是輕輕的一個點指,也聚集了對方的全身力量。蘇重硬碰硬,頃刻就會受傷。

之前在藏經閣,蘇重還能和對方打個平手,可此刻蘇重卻完全處於下風。目光掃過那緩緩散發的金光,心中瞭然。

「老和尚果然不凡,竟然能夠運用太陽之精。」蘇重滿是讚歎。

逍遙子天縱奇才,逍遙派三大奇功中無一不顯示出對方已經開始探索日月精華。掃地僧更是已經自如操控太陽之精,蘇重不得不感嘆。

「施主如若能皈依我佛,必定也能理解大日如來之威能。」老和尚平和道。言下之意,只要蘇重願意在少林出家為僧,就教導他運用太陽之精的辦法。

饒是蘇重心智堅定,也忍不住一陣心動。

童統領更是嫉妒的眼睛發紅。他也是貫通了奇經八脈的先天巔峰高手。可和兩個人比起來,差距太大。不提那返老還童般!神奇手段,就那斷肢快速癒合的本事已經讓他心動不已。

對比起來,他這個先天高手和兩人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利用太陽之精?那是什麼?不管是什麼,只要能傳授給他,他立刻就剃度出家!

蘇重壓下心中貪念,堅定搖頭拒絕。皈依?他從來就沒想過。有破界珠在,蘇重相信只要給他時間,他自己就能研究出自如操控太陽之精的辦法。

掃了一眼始終鎮定的掃地僧,蘇重收拾心緒,眼下可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

老和尚無形氣機依然布滿周身,尋常攻擊根本無法近身。對方有太陽之精作為力量之源,只要力量不枯竭,誰也別想傷到他分毫。而如果想要重傷對方,只有以更強大的力量攻破對方防禦。

蘇重不理會眾人,反而在心底出聲:「破,本源搜集的如何。」

破也感覺到了掃地僧的威脅,收起一貫的嬉笑,肅然道:「藏經閣內的本源已經收集完畢。目前這個世界只剩下兩處本源來源點。」

「兩處?」

「你忘了你遍布天下的武學了嗎?」

蘇重瞭然。當初他布武天下,除了增加宋人尚武之風,就有著聚集眾生意願的目的。只要天下人修鍊他傳下去的功法。必然會對整個世界產生不可估量的影響。這種影響必然伴隨著龐大的本源力量涌動。破便可以趁此機會出手掠奪。

「收穫如何?」蘇重忍不住問道。

「一點本源。」

「這麼少?」蘇重有些意外。他這段時間搜刮逍遙派和少林,掠奪的本源已經七八個單位。可整個天下才只給他提供了三點?

「少?你可別不知足了。」破立即反駁:「不管逍遙派還是少林寺,那些典籍都是不知道耗費多少年,被代代天才費盡心機不斷總結而來。數百上千年的堆積,才有那麼可觀的數量。相比之下,短短几年就能給你帶來三點本源,你覺的還少嗎?」

蘇重頓時恍然。不管是逍遙子還是掃地僧,都是整個世界真正的人傑。他們本身所攜帶的氣運本就龐大。由類似這些人的智慧總結而出的知識,必然攜帶這整個世界的印記,也就是本源。

攪動歷史,果然能夠帶來激烈的本源動蕩。如果能夠安安穩穩呆在這裡,細水長流之下,收穫絕對難以想象。

「細水長流?」破撇撇嘴,「你可別想著射鵰世界那種好事了。先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吧。」

眼前這關?蘇重若有所思,突然有些明悟。掃地僧厲害的過分,逍遙子只不過初步涉及太陽之精。對方卻已經能自如操控。之前還不覺得,此刻聽破這麼一說,蘇重頓時有了懷疑。

難道掃地僧是整個天龍世界安排的棋子?為的就是對付自己?他可是知道,這些位面可是有著泛意識存在的。

「是不是專門對付咱們的不知道,但他身邊的本源卻在劇烈波動。我老遠就聞到了那個蠢貨的味道。」破一副老子早就知道一切的表情。

蘇重面無表情。這對他來說可不是一個好消息。

「也就是說,不管今天結果怎麼樣,咱們必須得走了。想細水長流已經不可能。」破咬牙切齒不無惋惜的道。

「上個世界我怎麼沒有遇到這種情況?」蘇重眉頭緊皺。

「為什麼?當然是本大爺幫你遮掩的1破一臉自得。

「那這次你怎麼不遮掩?」

「那是因為……那是因為……」剛才還得意洋洋的破立刻就僵在當常

「那是因為你口中的那個蠢貨比你想象的強大1蘇重毫不客氣的戳穿了破想要掩飾的行為。

「放屁……」

蘇重毫不猶豫展開屏蔽,不理破那看似威猛實則心虛的喝罵。這個破一如既往的不靠譜。

不能源源不斷的收集本源,蘇重心中頗為失望。不過……

「如果沒記錯,破說本源的來處還有?個。一個是宋朝局勢引發的動蕩,另一個……」蘇重深深忘了一眼不遠處的掃地僧。既然對方被位面意識加持,用來對付自己。必然攪動著龐大本源。這是一個機會。

既然無法收集天下本源,那眼前的掃地僧就決不能放過!

「自從六界真功大成以來,鮮有敵手讓我施展全力。現在終於有機會了。」一股久畏芤隱出現在心頭。

轟!

一股龐大的氣勢陡然從蘇重身上散出。那消瘦的身軀竟然憑空拔高數分。身上的肌肉不斷鼓脹。

蘇重原本長的並不出眾,身形也顯得瘦弱。加上時間沉澱下來的穩重。旁人看到他的第一印象,大多是一個普通柔弱書生。絕對想象不出他是個實力強橫的武者。

可此刻,幾乎眨眼之間。蘇重就變成了兩米多高的大漢,身上肌肉虯結卻又呈現出一種和諧無比的流水線形。只是一眼就能看出其中蘊含的龐大力量。

「這……這……古之惡來也不過如此吧?」王將軍滿臉獃滯。

「這還是人嗎?怎麼還能憑空變化?1

「這就是血衣魔嗎?」童統領眼睛猛然一縮。

即便不動,那強橫身軀所攜帶的力量,也讓眾人感覺一股股寒意撲面而來。以前聽聞眾人稱呼蘇重為血衣魔,他還覺得誇大。但此刻凡是在場之人,只要見到蘇重的威勢,絕不會認為那是誇張。相反,所有人都低估了對方!

他想到了擂鼓山外那染血的山道。童統領之前還以為對方施展了什麼詭異伎倆,現在卻不得不惶恐不安的承認。那可能真的是對方一手打出來的。

「呦!這就是施主的鍛體神功嗎?果然不凡。」掃地僧讚歎道。

蘇重面無表情,沒有絲毫自得之色。他此時的身體強橫,力量強大的不可思議。在場武者,無人能接住他的隨意一擊。但對上掃地僧……

還不夠!

「獨尊1

一聲低喝,鯤鵬符猛然震動。一股詭異至極的吸力從蘇重身上傳來。周圍光線猛然一暗,只不過三息之間,蘇重全身上下就變得一片漆黑。配上他那威武雄壯身軀,就像是修羅夜叉!

「施主好手段1掃地僧倒吸一口氣。

他有如來秘法駕馭太陽之力。沒想到蘇重竟然同樣有獨尊秘法,強行把太陽光線吸入體內!

這正是蘇重借鑒獨尊功改進而來的秘法。吸取周身日光,產生強大至極的力量。讓本就強橫的軀體再次發生蛻變。

轟!

蘇重腳下泥土炸開一個大坑,他整個人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砰!

掃地僧身邊猛然爆發齣劇烈響動。一股氣浪肆無忌憚的向周圍發散而出。一股無形勁氣毫無徵兆的從掃地僧身後發出。消失在眾人視線中的蘇重再次顯現。好似一顆出膛炮彈,轟的被打飛,再次砸進地面。

可不等眾人看清蘇重。他就又一次消失在眾人眼前。

砰砰砰……

一連串劇烈而密集的爆鳴聲在掃地僧身周響起。劇烈的氣浪不但向四周發散。僅僅被掃到,一眾武者就已經毫無反抗的東倒西歪。

地面好似被從天而降的流星砸過一般,一個又一個的圓形坑洞憑空出現。那些個運氣不好的人,正好站在坑洞之中,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變成了一堆肉泥。別說反抗,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搞不清楚。

王將軍臉色大變,要說此刻少室山上,什麼人最多,他手下的兵將最多。看著一個個被鮮血染紅的圓坑。他心在滴血,那可都是他的手下!

賊子!逆賊!

「撤!快撤1他嘶聲吶喊。

「撤什麼撤1童統領滿是狠厲道:「給我放箭!放神機弩!射死這群逆賊1

「大人……」王將軍滿面惶恐:「兒郎們不能無緣無故的送死啊1

「你敢抗命1童統領滿面陰冷死死盯著王將軍:「他們的命本就是官家的,即便都死了也是應該。這兩個逆賊必須死在這裡。他們的威脅太大了1

看著周圍破壞殆盡,完全看不出少林山門模樣的環境。如果兩個人到皇宮裡這麼大鬧一通,那……

必須死!

「是1王將軍咬牙切齒,他不得不聽命。心裡卻不由恨死了蘇重和掃地僧:「放箭!射死這兩個怪物1

……

弓弦彈動。數千兒臂粗的神機弩陡然射向掃地僧附近。

噗嗤!

那密密麻麻幾乎遍布整個空間的弩箭,突兀至極的停在了掃地僧身邊。可下一刻,竟然同時就化作了漫天的碎木屑!

千葉手!超越了武道極限的千葉手。就好似蘇重的無定手。上向左右前後,身周六個方位所有位置,全都在他的攻擊之下!

而在不遠處終於下顯出顯出身形的蘇重,依舊一身漆黑,全身沒有絲毫變化,就連頭髮還是那樣披散在背後。好似剛才山崩地裂般的戰鬥沒發生過一般。

而那些飛到他身邊的弩箭同樣毫無徵兆的粉碎,詭異的讓人渾身發寒。

「統……統領……」王將軍結結巴巴,頭上滿是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