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八十四節 巔峰之間的戰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節 巔峰之間的戰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 童統領雙眼暴突,滿臉獃滯。這是怎樣的武技,眼前的一幕完全超越了他的認知。

江湖上形容一個人的劍法高超,一般貫以潑墨難進這種辭彙。是指一個人劍法絕頂,施展起來能夠用劍鋒封住周身空間。這個時候,旁人用墨水潑過去,完全無法打破劍網防禦,讓對方染上墨汁。

這種境界很難達到,能有這般修為,已經是頂級高手。必然是對某種兵器有著極其深厚的造詣,並且至少有著先天的修為,不然根本無法支那撐瞬間的巨大動力輸出。

眼前的景象何其相似。但童統領卻知道其中好似天差地別。他自己運使劍法就能潑墨不進。可那是神臂弩啊!穿金裂石,無往不利的神臂弩!哪怕是單獨的一隻,他也絕不敢在這麼近的距離內硬抗神臂弩。

對方接了多少神臂弩箭?十根還是百根?兩人不但接了,還直接把弩箭打成了粉末。和他們比起來,自己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

怪物!兩個怪物!

威脅?大鬧皇宮?這種怪物要是真的硬闖皇宮,誰能擋得住?誰上誰送死!剛剛升起的決死之心,立刻就被童統領丟之腦後。轉動僵硬的脖頸,對上身邊王將軍的視線。兩人不約而同的明白了對方的心意。

逃!

蘇重眉頭微皺,不悅的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兩個人。看到對方狼狽逃竄的身影,收回視線。

討厭的爬蟲,要不是還要和掃地僧對決。他絕對不會放過對方。

蘇重眼睛不斷的掃視掃地僧,尋找著他周身的破綻。只是短暫的交手,蘇重就已經知道了掃地僧的可怕。

千葉手只是一套普通的一流武技。能夠被江湖之人稱道,卻無法入蘇重之眼。和逍遙派的折梅手、白虹掌一流相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可就是著一門普通的武技,卻被掃地僧完全推演到了一個絕頂的層次。在他手中,千葉手真的就像是觀音千手。不管蘇重想要從哪個度進攻,都會被對方的果的防禦是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

就像是蘇重的無定手。兩個人對武技的理解早就超越了普通人。卻又達到了相同的境界。

但蘇重並不氣餒。

掃地僧確實能夠用千葉手控制周身一圓之地,但卻不能永遠控制。這種境界需要強大的精神境界,和充沛的能量供給。

掃地僧有太陽之精作為能量,完全不怕消耗戰。蘇重有獨尊秘法,同樣不怕消耗。在能量供應方面,蘇重明白自己和對方相差不大。

可精神方面?蘇重腦中靈光一閃而過。

維持周身一圓的武道境界,卻需要獨特的精神境界。掃地僧的精神境界,來源於長年參禪和多年的武道修鍊。他幾乎把武技修鍊成了本能,藉助強大的靈覺,使得他能夠以比思維更快的速度做出反應。

可蘇重不同,他控制周身的境界,靠的是定境的冷靜心智和強大的計算能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蘇重有破界珠維持冷靜和超高速計算。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冰冷而準確。可掃地僧確是在依靠本能戰鬥。也就是說,他的每一招都是之前無數次修鍊出來的慣性。他用這種慣性攻擊所產生的軌跡,填滿了身周空間。看似招招不同,實則每一招都有固定的軌跡。只是招式太多,以至於完全讓人無法查清。

但只要是人,總是存在自身的偏好,即便是小小的一點偏愛,也會讓人對那數不勝數的招式產生某種傾向。也就是說,在不斷的攻擊之下,掃地僧總是會選擇自己最熟練的招式來進行反擊。而只要摸清這些招式,就能夠依次布置陷阱,抓住漏洞,一舉將對方擊敗!

那籠罩周身的招式不知有多少,而從中找出規律又是何種之困難。相比之下,無異於在大海之中尋找一枚繡花鐵針!

可是……

我能找得到!

破界珠給予了他冰冷的心智,讓蘇重能夠清楚的感對方招式。強大的計算力給了他最好的處理能力。

那麼剩下的,就是不斷的攻擊!

砰!

蘇重的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周圍猛然掀起一陣煙塵。

轟轟轟……

掃地僧接連不斷的出現一圈又一圈的白色氣浪,讓人耳朵發疼的陣陣轟鳴不斷傳來。除了氣浪和巨響,旁人根本看不到任何身影。蘇重的速度之快,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視覺極限!

而掃地僧站在原地保持雙掌合十,一動不動之間卻安然當下了蘇重的所有攻擊!

慕容慕臉色猙獰,要是有這種實力,他哪裡還用不斷奔波,早就興復大燕成了皇帝。相比兩人的變態,他從慕容博那裡繼承來的內力,根本就不值一提。看看地面好似地震之後的景象,想到自己一直在和蘇重作對,慕容復如墮冰窟。如果自己對上這種速度和打擊力度,必死無疑!

他已經有了逃跑的打算。

蕭峰父子也站在遠處失神。這還是人能有的力量嗎?感覺著耳中的疼痛,父子二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心中的驚悸。僅僅只是戰鬥餘波,就已經讓人難以接受,如果正面對上?

蕭峰想起之前自己北喬峰的名頭,陡然覺得格外諷刺。在這種人物面前,什麼北喬峰什麼南慕容,都是****一般,不值一提!

無數招式在蘇重腦中流過。各種各樣的數據從眼前出現,蘇重進入一種極度冷靜的狀態。大腦的計算能力被他提升到最高。他一遍又一遍的不斷對比著掃地僧的動作。突然,蘇重眼中精光大放。

找到了!

砰!

一聲輕的不能在輕的聲音響起,蘇重在不遠處顯出身形。右手下垂,一滴滴血液順著食指流下。

噗嗤!

對面掃地僧的膝蓋陡然爆出一抹血花。一個前後透明的窟窿憑空出現在對方膝蓋上。猛烈的交鋒之後,蘇重終於找到了掃地僧的破綻!

掃地僧面無表情的盯著蘇重,右腿膝蓋處血流如注。鮮紅的血液在他閃爍金光的衣服上流淌,刺目無比。對方卻彷彿看不見一般。合十的雙掌第一次展開。以一種迅捷無比的速度,猛然點擊右腿數處大穴。下一刻,血液戛然而止。

這種傷勢在別人看來已經算是殘廢。但對蘇重和掃地僧來說卻並不麻煩。兩人都已經掌握了全身,能夠催發細胞快速再生。如果不是此刻時間不對。那前後貫穿的恐怖傷口,說不定很快就能夠恢復如初。

蘇重眼睛一亮。

「老和尚,你選擇止血而不是立刻恢復。是不是你的內息不夠了?」蘇重心中篤定:「是了。雖然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降服太陽之精存儲體內。但終究有用完的時候。恢復傷勢都捨不得運用先天內氣,看來你是真的快要枯竭了1

「施主好眼力。」掃地僧鎮定依舊:「施主雖然能憑空吸攝太陽之精,反噬想必也不是一般的恐怖。施主也快到極限了吧。」

好眼光!

掃地僧以日積月累的修鍊降服太陽之精,存入體內,威力強大卻終有用完的時候。而蘇重雖然能時刻吸收,但太陽之力何其霸道,蘇重體內此刻便好似被火焰灼燒一般,不斷的被破壞,要不是先天真氣的強大恢復力,蘇重早就被燒成了一堆灰。當初巫行雲施展密法,如果不是蘇重用先天真氣相救,恐怕已經死於非命。

蘇重感嘆,不愧是能夠和他交手到此的頂級高手。自己看穿了對方的底牌,而對方也看穿了自己的底細。即便如此,蘇重卻依舊自信。他已經看穿了掃地僧的千葉手,這已經不是一場消耗戰。

「下一次,我要撕下你的右臂。」蘇重自通道,身形再次消失在眾人視線之中。

「方丈?怎麼辦?」玄字輩高僧圍著玄慈。眾人被戰鬥餘波危及,一退再退早就推到了山腰。他們還是好的,其他武者更不堪,有的甚至跑到了對面山頭。遠遠看著蘇重兩人的戰鬥,一種僧人早就驚駭的目瞪口呆。

玄慈鐵青著臉,他沒想到蘇重竟然會這麼厲害。他的心情最複雜。他已經忘了最初對付蘇重到底是因為葉二娘,還是七十二絕技。但看到一個被自己掃地出門的弟子,竟然有著這種通天的本事,他怎麼會不後悔。

有那麼一刻他甚至在想,如果蘇重仍舊是少林弟子。加上這位隱居後山的前輩,少林百年絕對無憂。可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

「靜觀其變吧。這種戰鬥已經不是我們能夠參與。有幸目睹已經是三世之福。」種種情緒終於化作了玄慈的一聲感嘆。即便看到少林前輩被蘇重打傷,他們也無濟於事。面對這種戰力,即便所有武僧一哄而上,也是白白送死。

把少林看的無比重要的玄慈,絕對不會做這種自毀根基的事情。先前對付蕭峰父子,是因為即便付出代價,他們也能對付兩人。但此刻衝上去和蘇重杠,那純粹是找死!

噗嗤!

血液陡然在金光中噴洒。

蘇重拿著掃地僧的右臂站在遠處。在強大的計算力之下,藉助獨尊密法和六界真功賦予的強大防禦力,蘇重已經突破了掃地僧過的千葉手。只需要一擊,蘇重就能摘下掃地僧的頭顱!

掃地僧依舊淡然的站在原地。他身周三米地面平整無比,而三米之外,卻好似月球表面般坑坑窪窪。血液不斷從斷臂處噴濺,他卻依舊面無表情,像是根本就沒受傷。

到了此刻,蘇重也不得不佩服對方。自己能有如今的成就,是數倍於對方的時間堆積而來。可他是真真正正的修鍊所得。該說不愧是被天地鍾愛的人物嗎。

「你還想留下我嗎?」蘇重收起攻勢漠然道。

「施主以為我只有這點手段嗎?」

蘇重不自禁皺眉,掃地僧身上的金光已經變得越來越弱。這幾乎已經是油盡燈枯,別看他此刻一副中年男子模樣,等他體內太陽之精耗光,立刻就會化作枯骨。到了此刻,還有什麼底牌?

「感受一下整個世界的惡意吧1掃地僧面容陡然扭曲猙獰,眼睛卻無比的漠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極端的情緒波動,和極端的漠然同時出現在一張臉上。詭異的讓蘇重猛然打了個寒顫。

不好!這是位面泛意識出手了。

「破1

轟!

一股強烈的光芒猛然從掃地僧體內爆散而出。灼熱的溫度瞬間就把周圍的一切焚化殆荊蘇重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在無盡的金光中失去水分,粉碎而化作粉塵。

掃地僧竟然在位面泛意識加持下自爆了!那瞬間放射而出的高溫,即便蘇重強悍無比的六界真功也無法抵禦。

嚓!

一道漆黑裂縫陡然閃現,紫色的閃電在其中不斷閃現。一顆透明圓珠從蘇重體內一躍而出,一頭扎進裂縫,硬生生闖過紫色閃電組成的大網,瞬間破空而去。

留在原地的蘇重,眼睛內瞬間失去光彩,好似一具沒有了靈魂的人偶。在一瞬間堪比太陽的高溫下,化作塵埃消失不見。

……

屠魔大會從開始到結束一直喧鬧不休。最後以一場好似神仙下凡般的強光爆閃而結束。那刺目的光線和極度的炙熱,不僅帶走了血衣魔的性命,也帶走了數不清的武者和士兵的生命。同樣造就了不知道多少的瞎子,那光線直接破壞了倖存者的眼睛。

少林寺玄字輩高僧損失大半,方丈玄慈直接圓寂。他們太接近戰鬥中心。接任方丈之位的不是哪位玄字輩高手,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和尚,叫虛竹。可即便如此,也沒人敢冒犯少林。山門外那琉璃鑄就一般的大坑,讓所有前來少林的人望而卻步。即便是官府也不得不小心對待。誰知道對方是不是還藏著掃地僧那種變態高手。

而且那個小和尚功夫似乎也不差,聽說好像是血衣魔曾經的師弟。只這一條就讓人產生無限遐想。

慕容復雙眼變成了兩個窟窿,好像受到了刺激,回到太湖之後就一直隱居。一心一意的培養後輩。

而段譽也不得不回大理接替帝位。因為大理不能讓一個瞎子當皇帝。段正淳很不幸的也被蘇重兩人的戰鬥餘波所波及。而段譽和虛竹因為遲到,反而僥倖逃過一劫。

蕭峰也沒受什麼傷,蕭遠山在危機時刻把他拽進了懷中,擋住了他的視線。之後兩人便銷聲匿跡。多年後,聽說有人在北地曾看見過那雄壯漢子。身邊似乎跟著一個婀娜倩影。

天山之上,無崖子站在山巔注視著星空。身後兩個白衣美人默默站著。

「師姐、師妹,武功難道真的能達到那種程度嗎?當年師傅也好像沒有那種境界吧。」

巫行雲和李秋水相顧無言。她們也去看了那個大坑。根本無法相信,之前還和他們有過糾葛的血衣魔,竟然是會造成那麼恐怖場景。

「無涯、無涯,果然武道無涯啊1無崖子眼中閃過一道悲色。他前半生自負聰明絕頂。不知道把多少所謂的天才甩至身後。知道此刻他才理解那些人的感受。那種無法追趕的無力。遇到這種人是幸運,因為他給你指明了方向,同時也是悲哀,應為你永遠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手機用戶請訪問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