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一節 道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節 道童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 迷迷糊糊之中,蘇重睜開眼睛。 眼前一片模糊,只感覺光芒閃爍。好一會兒人,蘇重才慢慢恢復視線。頭頂是一個黑漆漆房頂,從房梁的腐爛程度可以看出,這棟房屋頗有些年月。

蘇重此刻正躺在一張簡陋床板上,身上蓋著一張淡薄棉被。剛想起身,卻突然一個趔趄再次重重摔在床上。伴隨著床板嘎吱作響,一股鑽心的疼痛傳入腦海。

蘇重忍不住眉頭皺起。他曾經骨斷筋折依舊面不改色,這點疼痛蘇重全然不放在心中。他愁苦的是此刻這具身體。只是剛才一個起身的動作,就讓他明白了身體到底有多糟糕。如果不是蘇重靈魂奪舍,此刻這個身體已經是個死人。配合身上洗得發白的道袍。蘇重很快明白自己的身份——一個瀕死的道童。

「破。你需要給我一個解釋。」他此刻就連動一動手指都困難,花費了一個本源點就獲得了這麼個身體?

「能省則省埃有命活就不錯了,你知足吧1破言一副你賺大了的模樣。

蘇重沉默以對。本源是他穿梭位面的根本能源。是他回到曾經世界的屏障。想想破說的也對,能省一點兒是一點兒。他在天龍世界裡面攪風攪雨,把整個世界搞得面目全非,為的不就是本源。漫長的旅途中,誰知道會遇到什麼怪事。本源攢的再多也不為過。破又不提供貸款業務,一切都得靠自己存。當然是精打細算為好。想罷也不在質問。

見蘇重接受了自己的言論,破心虛之餘情不自禁長舒一口氣。他才不會告訴蘇重節省的真正原因。由於他的疏忽,被天龍世界的泛位面意識察覺並默默布局。等破感覺到不對勁時,整個世界的惡意已經從天而降。為了成功破開位面,他不得不花費比平常更多的能量發動衝擊。

而給蘇重那麼差的一個身份附體,說是在節省,實際上是在拆東牆補西牆。這種事情打死破也不能說啊!

蘇重可不知道破心裡的小九九。已經把注意力放在了當前身體上。

氣血虛弱、元氣大傷、筋骨鬆散,綜合重重跡象,蘇重終於知道了這具身體的死因。他是被餓死的。

靜靜傾聽,發覺出了鳥鳴聲外,竟然沒有一點兒其他聲音。蘇重不得不放棄了藉助他人救援的計劃。看來目前所在地,只有自己一個小道童。

他必須想辦法自救。好在破界珠內栽種了不少藥材。此刻變成了他的救命稻草。可惜,蘇重此刻疲憊虛弱至極。即便一根手指頭都難以動一下。感受著肌肉的酸軟。蘇重苦笑不已,上個世界他把身體修鍊的返還先天,壽命憑空增加一倍。視覺嗅覺大大提高,種種神異不斷顯現。沒想到這一次卻虛弱的動都沒法動一下。

好在蘇重能夠用精神操控破界珠。意識回歸破界珠內玉樹,一股溫暖感覺襲上心頭。在身體中還感覺不出,一旦進入玉樹,蘇重的所有狀態纖毫畢現。精神上的那種空虛感覺讓蘇重知道,他雖然逃離的天龍世界,但卻也身受重傷。不僅拋卻了辛苦淬鍊的強悍身體,靈魂也被泯滅很多。好在他不是第一次經歷這種狀況。有破界珠溫養,雖然會耗費時間,但終有修復的一天。

收回思緒,蘇重找到一顆成熟黃精。心念一動,黃精便從破界珠內取出。不過沒有出現在手裡,而是直接掉進了嘴裡。有他的精神操控,黃精從破界珠內拿出,好似被清洗過無數遍一般,一點兒泥土也沒有,可以直接食用。

竭力控制牙齒咬合,蘇重慢慢的咀嚼著黃精,直到稀爛才咽下腹中。艱難吞吃一顆黃精,蘇重沒有繼續吃。

這具身體虧損的太厲害,如果一下子吃的太多,說不定會虛不受補暴斃而亡。當務之急是培元固本,把身體養好。

蘇重腦中有無數種功法,更有六界真功這等頂級練體秘術。可他現在卻一樣也不能修練。就他現在這副身體,強行修鍊可定會崩潰,無異於找死。

安靜的躺在床上,蘇重很快便進入定境。以前他還要藉助破界珠來調節精神才能入定。但時間長久,蘇重已經能夠很熟練操控自己的精神,自由進入定境。這種看似無思無想卻又冷眼旁觀的境界,讓蘇重的身體進入了一種莫名狀態。

隨著氣血緩緩運轉,黃精藥力被緩慢吸收,運送至全身各處。蘇重能夠清晰感受到身體的變化。好似久旱的大地遇到了細密遇水,那種溫潤敢覺讓人著迷不已。如此默默調整呼吸,讓自身狀態越發平靜和諧,直至所有藥力被全部吸收。蘇重才睜開眼睛長出一口氣。

稍稍發力,蘇重終於控制著手指慢慢活動。他這數個時辰的功用不是白花。已經初步激活了身體機能。用雙手支撐,蘇重慢慢起身。費了好大勁,才終於穿好衣衫,好似龜爬一般從房間內走出。

他身處的道觀只是個小道觀,前面是大殿,供奉著三清塑像。後院就是他居住的地方。慢慢踱步到廚房,蘇重看著空空如也的米缸不禁苦笑,他還從來沒有這麼窘迫過。好破界珠有不少存貨,不然還真得給再次餓死。

現在身體虧損太嚴重,即便藏有培元固本的丹藥,也不敢服用。只能保證一日三餐稍稍進步,保持規律作息慢慢將養身體。知道不能著急,蘇重便隱居在小道觀里,安安穩穩的修養傷勢。

不過他也沒閑著,空暇之餘便潛入破界珠,繼續研究六界真功。

掃地僧的威勢讓蘇重心驚不已。即便他身體強悍金剛不壞,最後還是逃不了被掃地僧自爆焚化的命運。太陽之精的威力太強大。蘇重一直在琢磨著運用太陽之力的方法。

他自己參悟的大光明拳印,還有巫行雲的獨尊秘法,成了他更進一步的養料。但如何自如操控太陽之精,蘇重仍然一頭霧水。蘇重覺得,還是要在精神上下功夫。

蘇重最先修鍊出了先天真氣。這種生命能量,讓蘇重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果然,藉助六界真功,他把身體也修鍊到了先天。細胞猶如初生嬰兒,憑空活出了一個新的人生。蘇重覺得,如果他能夠把精神的變化領悟透徹,也進入先天,他就能夠操控太陽之精。他把目光放在了一套他好久沒有使用的劍法上——奪命劍。而且是最初的奪命劍,留給林家的那套奪命劍。

山中無日月,蘇重一邊調養身體,一邊推演六界真功,一邊琢磨奪命劍。半年的時間便不知不覺過去。這一天,蘇重正在屋內暗自推演功法。

這一世他打算精氣神全部進入先天。自然不能修鍊六界真功那麼極端的功法。他開始琢磨一套新的內功心法。有破界珠幫助推演分析,加上他多個世界的豐厚積累,功法已經有了一個雛形。只要在過幾天,就能全部推演完成。

突然一震呼喊聲傳來,接著便是接連不斷的拍擊木門聲。

蘇重起身離坐,走到前院,那破碎木門作響,周圍縫隙肉眼可見的濺出灰塵,可見來者力氣甚大。

「快開門!老道士快開門!我兄弟被毒蛇咬了,你快來開門救命1一連串焦急呼喊聲傳來。

蘇重面色漠然,不急不緩的走到門口,打開大門。

敲門之人沒料到大門突然打開,手掌排空閃了一個趔趄。好在反應迅捷,腰部一擰便挺直身軀。

來人是個中年漢子,一身獵戶打扮。麵皮黝黑,加上一臉絡腮鬍子顯得有些兇惡:「小道士,你師傅呢。快讓他來給我兄弟看病1

中年漢子見蘇重面色淡然,竟然絲毫不怕自己,不自禁一怔。他長的凶神惡煞,只要沉下臉來,整個村子里的孩子就沒一個敢在他面前扎刺。眼前小道童也不過十二三,怎麼有這麼大的膽子?

「師傅已經駕鶴西歸,這裡沒人會治玻」蘇重和這些人非親非故,可不想理會他們。至於對方是不是中毒快死,關他何事。相比之下,還是推演功法掌握力量來的重要。蘇重伸手就要關門。

那中年漢子哪裡允許,砰的一下撐住門。使勁瞪著蘇重,好半晌見蘇重竟然真的不怕自己,也同樣不理自己,頓時心裡急了。

「小兄弟,先前心裡著急,言語行動多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小兄弟海涵。我那朋友確實中毒深重,如果不及時救治恐怕時日不多。小兄弟跟隨老道士多日,想必也習得一手絕妙醫術,還望小兄弟施以援手。王勝日後定有厚報1獵人王勝言辭懇切,就差跪地相求。

可蘇重卻忍不住皺起眉頭。他心裡正想著推演功法,哪裡耐煩理會他人。眼睛掃過不遠處之人,本來要收回的目光卻忍不住一定。

那王勝時刻注視著蘇重。見不管自己是威嚇還是哀求,對方都面無表情,好似面前的自己是空氣,話全是放屁。全然不入對方眼中。正不知如何是好,突然發現對方視線所看之處。那裡正綁著兩隻野物,一隻灰皮兔,一隻山雞。

「只要小兄弟能救我朋友,那東西邊全都給你。等我安頓好我朋友,我可以給你去打更多的野物。」王勝立刻開口道。

蘇重猶豫一瞬,便打開門走出去。他吃了數個月的米粥黃精,不見葷腥。早就想吃些肉食。一隻沉迷修鍊才沒那個功夫入山打獵。如今見到現成的,當然要收下。而且對方還承諾抓跟多的野物,蘇重也不介意救對方朋友一命。

經過數個世界的積累,蘇重的醫術早就建立了自己的一套體系。冠以神醫之名一點都不為過。不理會滿臉焦急的王勝,快步走到那被毒蛇咬到的人身邊。既然談好了報酬,蘇重也就不會故意拖延。行動起來乾淨利落,和剛才漠然模樣宛若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