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節 種玉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節 種玉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 躺在地上的是個三十多歲的漢子,中等身材手腳粗大,顯然有些功夫。此刻臉上烏黑好似鍋底。褲管挽起,露出腫的發紫的左小腿。

「小兄弟,可看出我兄弟中的是什麼毒?」王勝雖然救人心切。可到底不太相信蘇重醫術。要不是自己朋友中毒深重,他打著死馬當活馬醫的主意。絕對不會讓央求蘇重出手。

但凡有辦法,他也不會貿然闖入深山道觀求助。他們所在地叫做紫雲山,山不高卻連綿。草木茂密,進山出山並不容易。他朋友中的又是烈性蛇毒,他不得已才來這裡。

蘇重當然聽出了王勝的試探之語。若是旁人被這麼試探激將,要麼不忿而揮手離去,要麼道明實情折服對方。可蘇重歷經數個世界,早就把這些事情看淡。理也沒理王勝,中食二指並起,看似緩慢實則快速無比的點在那漢子身上。手指在小腿上一劃。

呲!

一道濃黑腥臭血箭射出,落在地方散發出刺鼻氣味。小腿處一道細小傷口好似被利刃割開,一股股黑血不斷流出。似乎嫌棄血液流的太慢,蘇重又在對方身上連點數下,在那人身上開了數道口子。血液好似不要命般流出。而隨著毒血排出,好似毒藥被抽走一般。那人漆黑的面色竟然迅速變白。可沒過多久,臉就已經是蒼白了。

王勝在一旁看的心驚膽顫,他不禁擔心,可別沒被毒死反而流血過多而死。想要開口阻攔又怕打斷蘇重救治。滿臉糾結,著實苦了這兇惡漢子。

蘇重看出王勝糾結卻不點明。伸手入懷,實則是從破界珠內取出一個白色瓷瓶。倒出一顆紅色的晶瑩丹丸,塞入那人口中之後便不做理會。

隨著丹藥入口,那越發蒼白的臉色竟然奇般紅潤起來。只不過五息的時間,對方的臉色已經和常人一般。如果不是那依舊在流血的數道傷口,王勝甚至以為自己的朋友只不過是睡著了。

再次出手點住對方數處穴道,幫對方止住血,蘇重從容起身。

「他體內的毒已經被我全部出來了。這野味算是我的了。」蘇重自顧自的拿起山雞野兔走回道觀,把王勝兩人直接晾在了原地。

王勝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自己朋友呼吸平穩,顯然已經安然無恙。可他周圍的地面卻一片殷紅,全都被血液浸透。這得流了多少血?怎麼也得有一大盆了吧。一個正常人失去這麼多血液,還能活嗎?

即便王勝只是個普通獵人,也知道那結果只能是必死無疑。他想到了那顆紅色藥丸。肯定是那可藥丸起了關鍵作用。即便如此,他依舊被蘇重的手段所嚇倒。

能夠三兩下就治好自己朋友的傷,讓王勝對蘇重的醫術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如果不是年齡太小,稱一聲神醫絕對不過。

而蘇重那凌厲甚至冷酷的治療手段,也給他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影響。

試問哪個郎中敢放干病人的血來排毒?而且放血也不一定能排毒。他之前就已經幫朋友吸出了傷口的毒液,自己朋友照舊中毒倒地。還是對方手段高超,王勝不自禁想到了那幾下快若閃電的點指。

蘇重已經回了道觀,王勝左右看了看。青霞觀確實太過偏僻,處於紫雲山深處。此時天色已晚,出山已經來不及。而且他也不放心自己朋友的傷勢。面前就有一個神醫,還有一處安身之所。雖然沒有得到蘇重邀請,王勝也不得不厚著臉皮把朋友背入道觀。

自己動手把柴房收拾出來,足夠兩人過一夜。雖然簡陋,但總好過露宿野外。他可不敢去要蘇重住的房間。儘管接觸時間不長,但王勝卻明顯感覺這個小道士不好惹。敢一個人住在深山野林里,沒點兒本事怎麼行。再加上那一手神乎其神的醫術,王勝真不敢招惹。

蘇重也不理會王勝是否入祝只要不打擾他,怎麼都行。而且對方還答應給他繼續打獵,住進來更好。仔細收拾了山雞野兔,作成更容易吸收的肉粥,蘇重便繼續研究功法。半年來不斷琢磨,功法完善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此後一段時間,蘇重便閉門不出,每日里不斷思索推演,完善內功心法。就連奪命劍也暫時放下。第二日,完勝見他朋友傷勢減輕,便帶著對方走出山林。隨後便履行承諾,其後半月隔三差五的給蘇重送來肉食。算得上出言必信。

隨著時間推移,蘇重沉思的時間也越來越長。王勝每次來都會看到蘇重坐在蒲團上發獃。他心裡好奇卻不敢問。儘管交流時間不多,王勝卻對一臉冷然的蘇重有種淡淡的畏懼感。這種感覺來的毫無頭緒,卻真實無比。常年狩獵山林,這種感覺救過他數次性命。即便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他很確信這不是幻覺。

這日,王勝向往常一樣走進道觀。發現蘇重果然做坐在三清塑像之前默默發獃。他早就習慣了這副場景,搖搖頭打算把獵物送進後院廚房,這已經成了他最近一段時間的習慣。只是剛邁步進入大殿,突然聽到一陣水流之聲。

王勝心中奇怪,道觀附近可沒什麼山溪。到是不遠處有一口深潭。但那潭水並不流動,哪裡來的流水聲。

循著聲音望去,卻發現聲音竟然是從那古怪小道士肚中傳來。饒是王勝大膽也被嚇了一跳。人肚子里怎麼會有溪水流動的聲音。可再次聽了聽,那確實是溪水流動的聲音,期間還伴有泉眼汩汩而出的鳴響,怪異無比。

那聲音初始還不太大,可隨著時間流轉,卻越來越響亮。到了最後,已經清晰可聞,好似站在溪流旁邊。王勝不由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蘇重,不敢錯過一點。

嗡!

一聲震顫好似洪鐘大呂,蘇重渾身連續震動九下。身周灰塵被震動飛起,形成一道道波紋。好一會兒才倏然落下。

王勝眼睛瞪的滾圓。他雖然只是個普通獵人,可也不是不知道江湖事。上次他那個朋友,就是海沙幫的一個小頭目。要不是因為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對方說不定還不會搭理自己。他可是知道,那些江湖人都有著自己的獨門技,一個個目中無人的很。

就像他的那個朋友,以前都是自己仗著力大欺負對方。等對方加入了海沙幫,學了手腳功夫之後,自己就再也抓不住對方了。不過對方同樣也拿他沒辦法。這也是對方高看他一眼的原因。誰讓他天生神力來著。

但不管對方功夫怎麼樣,王勝都有一個大概的認知。可小道士身前這一幕就太驚奇了。這難道是道術?很有可能啊,他可是個道士。王勝狠狠點頭,對自己的猜測深以為然。如果不是道術,怎麼會如此神奇?怪不得小小年紀就有一手絕頂醫術,原來是會道術的真道士。

不行,得好好巴結。說不定哪天自己就能學個一兩手呢。王勝美滋滋的想著,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蘇重自然不會知道自己功法初成的景象被王勝誤會。他也沒那個功夫去理會。經過這麼多天的努力,蘇重終於把功法徹底推演完成。

新功法取名《種玉訣》。是蘇重的對內氣認知的集大成之作。裡面充滿著蘇重數個世界歷練的知識智慧。

功法最終要的乃是丹田玉種。只要在丹田內成功構建玉種,就算初步修成。

玉種乃是一種由多重符文構成的立體結構,看似獨立卻和周身息息相關。一旦種入丹田,就徹底融入周身。牽一髮而動全局。它能夠自主的通過周身毛孔吸收天地間的草木精氣,並將其熔煉成為充滿生命能量的先天真氣。先天真氣循經走脈,進而蘊養身軀。

這是一部起步就是先天的功法。同樣是一部只要入門,就能自主運功,不斷積累的功法。一切神妙都在於玉種,而玉種的神奇在於符篆。

蘇重很早就開始接觸和符篆類似的知識。火影忍者當中的封印術,煉金世界的鍊金術,同樣充斥著各種秘密符文。蘇重漫遊界海觀察其運轉,也讓他對符篆有所領悟。不然也不會發現靈魂符文。在天龍世界,逍遙子更是給他帶來了絕大驚喜。讓他先後發現了鯤鵬、銀月、大日三個符文。

這些符文很多都是各個世界的特有力量具象。到了其他世界很多都失去效用,即便個別依然有力量,也被大力壓制失去種種神妙。它們最大的作用是給蘇重提供了思路,讓蘇重通過對比,對規則的認知更加清晰,從而根據世界的不同,提煉出獨特的符文。

這其中唯獨凝聚精神的靈魂符文是個例外。它好似是最底層符文一般,在天龍和目前世界,竟然都能夠自由運轉。

《種玉訣》正是以靈魂符文為核心,以改變從而適應了目前世界的日月符文為外殼,輔以其他蘇重領悟的符文構建而成。

精神匯聚而成的靈魂符文,好似一個簡單的智能核心,通過控制其他符文完成一系列動作。吸收草木精氣,淬鍊先天之氣,循經走脈蘊養身體。就像是一個全自動的提煉先天真氣溫養身體的儀器。只要蘇重還活著,就無時無刻的在幫他提升實力。

《種玉訣》只不過是初創,仍然處於第一階段。等他的內氣修為和身體素質提升到一定境界之後,玉種的作用必定會達到極限。到那時,蘇重要做的就是進一步完善玉種,讓它更進一步,自己也能更進一步。

總的來說,《種玉訣》是一部可以跟隨蘇重不斷成長的功法。承載著蘇重的智慧和期望。

只是這一會兒,蘇重就已經感受到身體中不斷湧現的溫潤力量。輕輕握拳,指骨嚓作響。蘇重滿意一笑,在這個未知世界,自己總算有了些安身立命的本錢。手機用戶請訪問m.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