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三節 刺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節 刺殺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蘇重抬頭,正好看到雙眼通紅的王勝。那一臉的垂涎,好似餓狼。

淡淡的掃了一眼亢奮的不正常的王勝,蘇重閉上眼睛仔細體會玉種的運轉。

王勝被蘇重冷漠目光掃到,頓時被激的冷汗直冒。那種危險感覺好似就在脖頸之間環繞。滿心的熱切化作苦笑。小道士確實神異,可也詭異,這種時刻都有生命危險的感覺可不好受。

王勝收拾心情把東西放入廚房。他知道蘇重不願意搭理自己。而自己只要把東西送到,就可以自行離開。半個多月來,兩個人交流的次數極為有限。

回到到大殿,王勝突然停下來,嘴張了幾次猶豫半晌卻始終沒能下定決心。

玉種運轉正常,蘇重仔細觀察,甚至能夠看到絲絲縷縷的草木精氣被煉化成先天真氣的過程。感覺身體時時刻刻都在增強,蘇重心頭喜悅。這種看得見的變強,正是蘇重不斷前進的動力。

睜開眼,發現王勝竟然還沒走,見對方一副猶豫模樣,顯然有事情要說,就等著蘇重開口詢問。

蘇重哪裡有時間理會他。與其多管閑事,他更願意把精力放在修鍊上。歷經多個世界,他始終相信,力量才是橫行的根本。

王勝本以為蘇重會好奇詢問,自己就可以順勢說出心中所想。哪裡會想到蘇重看都沒看自己一眼,竟再次閉上眼睛,大有坐到天荒地老的架勢。他頓時就急了。要是睡著了,自己的事還怎麼說?

王勝懊惱不已,要怪就怪自己嘴賤。他那朋友洪柱傷勢痊癒后,特意請他喝酒謝過救命之恩。心頭高興,難免喝的有點兒多。喝的多了,就管不住嘴,王勝忍不住吹噓起自己和小道士的交情。聲稱要不是自己有關係,小道士哪裡會救洪柱的命。

本來這就是酒後吹牛皮,哪裡想到洪柱真的信了。洪柱是海沙幫的小頭目,看似過的威風,實則是在拿性命搏前程。江湖幫派廝殺,哪裡會不受傷。受了傷,就需要好郎中。

那天他身中蛇毒,本來以為必死。沒想到經人救治,只是糊裡糊塗睡了一天就完全好了!不僅如此,身體痊癒后,他發現自身力量好似憑空大了數分。思前想後,頓時察覺救治自己的小道士不凡。

請王勝喝酒道謝是真,打探蘇重虛實同樣不假。他本意是先探明蘇重秉性,之後在慢慢攀交情。時日長久,終有成功的一天。可計劃趕不上變化快。他們海沙幫幫主身染重病,急需神醫救治。洪柱自己中毒前後變化,立刻變打上了蘇重的主意。

「小兄弟,我那朋友的親戚得了重病,你能不能出手幫忙救治。」王勝硬著頭皮開口,心裡不住暗罵自己嘴賤。喝的多了就沒個把門的。怎麼洪柱一吹捧,自己就答應幫他來請小道士出山了呢。自己和小道士非親非故,這麼貿然開口,必然沒有好結果。弄不好還會得罪了這會道法的小道士。兩邊不討好埃

「不去。」蘇重眼睛都沒睜開,果斷開口拒絕。

王勝頓時尷尬起來。他沒想到蘇重拒絕的那麼直接。本來還想許諾多打些獵物。只是想起先前小道士身旁的神異,頓時把話咽了回去。眼前這可是個會道法的真道士埃哪裡會看得上自己那點東西。糾結半晌,只能無奈離去。想著回去要被洪柱埋怨,就忍不住嘆氣。誰讓自己吹牛皮來著,自作自受埃

蘇重根本不知道王勝的糾結,就算知道也不會關心。他把心神都聚集在了玉種上。雖然已經通過玉碑模擬玉種效果,可實際運轉起來如何,還要親身體會。

「破,注意收集數據。玉種在不同人身上會有不同表現。當前這具身體的資質並不好,元氣虧損的也厲害。玉種還需要做些調整。」蘇重一邊仔細體悟著玉種的神妙一邊吩咐道。說完就後悔了,以破那二貨脾氣,怎麼可能理會自己。接下來肯定是喋喋不休的抱怨。

「已經把數據輸入玉碑,你直接查看就好。」破一本正經回答。

蘇重頓時心下奇怪,要在往常自己這麼吩咐,他早就嚷開了。怎麼今天這位爺這麼聽話,認真的足以用兢兢業業來形容了。

破不理會蘇重的探究,努力調用破界珠力量幫助蘇重推演功法。一副我很忙沒空理你的模樣。

蘇重又看了兩眼,那大白球還是那球樣。只是,那緊繃的嘴唇,專註的雙眼……這是要鬧哪樣?那的確是破啊,怎麼轉性啦?好一會兒蘇重都沒回過神來,不過很快蘇重就被玉種的變化吸引了注意力。

破長出一口氣。他疏忽導致虧損了一大筆本源,正怕蘇重找麻煩,哪裡敢扎刺。一心一意的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要不然哪裡會如此乖覺。若在往常,想要破爺幫忙,有本源賺嗎?沒有免談!

隨著玉種在丹田紮根,立刻就成了丹田的中心,所有東西都給它讓道。表面上看去,玉種就是一個白玉色圓球,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它其實是一個鏤空結構,內部全是密密麻麻的細小符篆。符篆勾連,時刻不停地運轉。

隨著符篆運轉,玉種會一下一下的跳動。跳動周期相對緩慢,將呼吸放緩放深,一呼一吸之間,玉種也就完成一次跳動。

吸氣時玉種膨脹,會產生一股吸力,把身周草木精氣吸入體內。呼氣時玉種收縮,吸入其中的草木精氣,就會變成最精純的先天真氣被吐出。隨著玉種的膨脹收縮循經走脈,送入全身各處。

形象的來看,玉種就像是心臟。一呼一吸之間,把草木精氣變成先天真氣,並送往全身。其中遍布全身的經脈便擔當了血管的角色。蘇重也確實是以心臟為模板打造的玉種。一呼一吸,一吞一吐,膨脹收縮之間隱藏著無數奧妙。

蘇重體內已經有了一絲極為纖弱的先天真氣。這絲真氣異常精純,更是充滿了生命能量。只不過圍繞經脈運轉一圈,他就覺得渾身暖洋洋。

仔細感悟片刻,蘇重便起身準備做飯。即便先天真氣生命力強大,他還得吃飯。想要快速回復虧損的身體,合理膳食不可或缺。

傍晚,蘇重站在道觀天井內。右手握著一柄木劍,漸漸朝天與眉平齊。木劍是他為了練習奪命劍特意製作。深山野林到處是樹木,蘇重就地取材,木劍也就只是普通的木劍。

劍尖微微顫動數分,然後再次靜止。蘇重身形緩緩舒展。刺、削、撩、劈一系列基礎至極的劍術展開。這只是最基礎的劍法,蘇重練習的異常認真。他需要讓當前這具身體適應這些招式。努力修改,找到最適合本身的出劍方式。這是他多年鑽研劍法的心得。基礎紮實,才能走的更遠。

他想藉助奪命劍窺視精神質變的境界,就需要更加渾厚的基矗

突然,一絲淡淡的殺機浮現在暗夜星空之下。蘇重雖然靈魂受損,但他歷經多個世界,即便受損的靈魂依舊敏銳無比。更何況來人毫不掩飾殺意,他輕而易舉就發現了對方。

砰!

本就腐朽的木門直接被來人踹飛。七八個身穿黑衣的壯漢魚貫而入,把蘇重團團圍住,肆無忌憚的打量蘇重。

「這就是那個什麼神醫,沒想到竟是一個小娃娃。」其中一人笑道,言語中滿是不屑。

「耍劍呢。還是一把破木劍。嘿,小道士,會耍嘛?」另一人隨即附和調笑。

「住口1為首之人最為冷靜。他一眼就看出了蘇重的不對勁。如果是尋常人,面對自己七八個凶神惡煞的蒙面大漢,早就被嚇得腿軟。可對面的小道士太平靜。那毫無波動的眼神掃過自己等人,不似再看活人,好似在看一件尋常不過的物件!

「動手1那大漢強自壓下心中不安,厲聲喝道。拔出腰間雁翎刀,兜頭劈向蘇重。刀光凌冽,好似天上彎月。清澈之中充滿冰冷和殘酷。

其他幾人配合默契,反應迅速。或刀或劍,甚至還有鋼勾利爪等奇門兵器,紛紛出手間,同時攻向蘇重全身要害。這一下竟然沒有絲毫雜亂,顯然配合默契,已經不是一次這麼對敵。

看著站在原地,好似嚇傻一般的蘇重。領頭之人心中不安越發強烈,手中勁力不由再次催發三分。

嗖!

原本站在原地的蘇重身子稍微一側,微微下蹲之後,陡然倒射而出。僅僅一個動作,便在間不容髮之際躲開了眾人的致命一擊。

眾人心中無不一驚。他們不是第一次聯手對敵。尋常武者遇到他們,很難防住這一招合圍攻擊。即便能躲過其中幾人兵刃,也必然會被其他人傷到。

而向蘇重這麼輕描淡寫躲避之人,一個都沒有!

心思電轉之間,幾人立刻改變手上動作。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殺手,頃刻間就已經完成了對蘇重的再次封鎖,幾把兵器隱隱籠罩蘇重全身,死死跟在蘇重倒飛身影之後。

而在蘇重並經之路上。那個嘲諷蘇重耍劍的人,已經滿臉獰笑的擋在了路中間。一手拿著邊沿滿是尖刺的圓盾,死死護住身前。一手拿著鋒銳彎刀,刀尖搖搖指向蘇重。

一刀一盾攻守兼備,這一直都是他的拿手好戲。只等對方靠過來,彎刀飛起立刻就能削下對方首級。看著小道士越來越近的身影,他忍不住的興奮起來。雙腳死死抓住地面,勁力漫布全身。只要用盾牌硬抗住對方,下一刻就是他的主場!這次任務沒想到竟然會是自己拔得頭籌。

咦。小道士竟然還真的耍起了劍,竟然想用那木劍劈開圓盾?太可笑了,就那麼一把破木頭劍,竟然還想和我精鋼鑄就的圓盾較量?

可下一刻,他眼中便被驚駭充滿。那高高舉起的木劍,突然變成了水中的游魚,靈巧無比的一折,從上而下沿著盾牌和胸口之間的縫隙直插而入。

噗嗤!

木劍毫無阻礙的刺入喉管,繼續刺入,斜斜扎進心臟。

蘇重一個空翻,手掌平飄飄拍在對方頭頂接力,乾淨利落的拔出木劍,好似一片羽毛般輕飄飄落在遠處。手腕一翻,木劍嗡鳴,血液頓時爆開成霧。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