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四節 奔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節 奔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蘇重冷冷的掃過不遠處幾?,右手持劍,劍尖斜指地面。

算上躺在地上身體不時抖動的死人。一共有八個人來刺殺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蘇重從未離開過道觀。但現在卻有人來殺他。蘇重很好奇這些人的來歷。但他沒開口問。即便問,對方也不會回答。

幾人出手果斷,配合默契。不是第一次干這種殺人勾當,都是積年老手。絕對不會輕易說出來歷。

刺客首領叫童元普,臉色黝黑長相普通,只有一雙沉靜雙眼,讓他顯得格外穩重。他們八個人因為種種原因走到一起。常年乾的就是殺人越貨的買賣。別人給錢他們辦事,就是這麼簡單。

八人在江湖上沒什麼名聲,但本事卻不差。幾個人單獨拿出來或許不怎麼樣。但八個人配合默契,還曾經修鍊過合擊陣法,一起攻擊實力極為不凡。

這一次被人雇傭來青霞觀殺人,他本來以為是一筆簡單買賣。沒想到遇到了硬茬子。都說江湖上最不能惹的就是婦人、小孩、出家人。面前小道士,不管身高還是面容都不超過十五歲。小孩、出家人,一下佔去了兩樣。自己等人大意,怨不得旁人。但既然架上了梁子,他就沒打算善了。

揮手止住躍躍欲試的手下,童元普握緊手中雁翎刀道:「不要衝動,布陣。」既然要動手,就要全力以赴。

其他六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反眼中的驚訝。一上來就布陣?老大認真了。眼光掃過躺在地上的屍體。幾人心裡不由一沉。能一個照面殺掉他們一人,怎麼都不是簡單傢伙。

幾人身形微動,手中兵器變換,立刻調整好狀態。

察覺到幾人動作,童元普眼中精光一閃而過。腳下點地,身形電射而出。身旁六人幾乎在同一時間撲出。

蘇重眼中閃過一道訝然。剛才幾人雖然配合默契,但也只不過是戰鬥經驗豐富,逐漸磨合出來一種簡陋的站位。但在對方布陣之後,幾人的這種默契瞬間便提高了數個層次。

蘇重不敢大意。玉種訣修鍊迅速,可他修鍊的時間太短。到如今也只不過剛剛提煉出一縷先天內氣。真要被幾人重傷,他必然會再次虧損元氣。

蘇重手中僅有一把木劍,和對方硬碰硬只能是找死。蘇重不得不用木劍去攻擊幾人兵器的力量薄弱點。藉此帶偏對方攻擊。

童元普眼睛一亮,剛才驚艷於蘇重一劍殺人。此刻交手,他立即察覺到,蘇重的力道並不大。是了,即便在怎麼天才,小小年紀內力也絕不可能有多麼深厚。對方之所以能殺死自己手下,靠得便是一手精妙劍術。

劍術?就靠拿一把破木劍?碰上自己等人鋒利兵器,再好的劍術也無用!心中大定攻擊越發強橫。

蘇重頓時壓力大增。他感覺童元普和其他六人的陣法及其怪異。好似有一條看不見的線,把他們連接在一起。童元普是核心,他往前沖,其他幾人也配合著往前沖。那根看不見的線彈性驚人,不僅沒有牽絆,反而因為這種聯繫產生一種巨大的牽扯力量。讓七人的攻擊更加強大。

感覺到劍上的力道越來越大。蘇重一眼就看出了對方的打算。想用力量碾壓,想用兵器損毀我的木劍?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而過。深吸一口氣,蘇重心跳突然變的緩慢而有力。心緒漸漸收斂,蘇重進入了一種冷靜至極的狀態。他早在很久以前,就在破界珠的幫助下嘗試入定。多年來不斷練習,入定幾乎已經成了他的習慣。好似呼吸一般,些微調整,蘇重便進入了那種冷眼旁觀的絕對理智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蘇重大腦被全部調動起來。七個人複雜而詭異的攻擊立刻出現在腦海之中。幾乎下一刻,蘇重就已經完全洞察了對方的攻擊路線。

蘇重面無表情,眼睛平靜至極。身形爆退之餘,木劍從腋下竄出。好似隱匿在草叢中等待獵物的毒蛇,不動則已,一動則迅捷而凌厲。

噗嗤。

木劍順著一個極其巧妙的角度,刺向突兀出現在他身後的人,輕而易舉的穿過對方的攻擊圈,刺破肌膚,沿著肋骨縫隙迅捷的插入心臟。

童元普目眥盡裂,他沒想到自己全力出手,竟然還被蘇重殺了人。這對他來說,是一種明目張的挑釁。他對自己等人的陣法充滿信心。用是這套神奇陣法,他們不知殺過多少所謂的成名俠士。那根無形的線,就像一根拉滿的弓弦,童元普就是那隻銳利的箭矢,裹挾著巨力狠狠劈出手中鋼刀。

蘇重身形不停,或前進或後退,好似在天井中散步。卻每每總在間不容髮之際,躲過童元普那迅猛至極的攻擊。手中長劍任意揮灑,每一次出擊必然刺破一顆心臟。只不過簡簡單單的六劍。場中便多出了六具屍體。

童元普眼中滿是血絲。他突然發現,不管自己的招式多麼精妙或者詭異。對方好像都知道自己的招式一般,總是恰到好處的躲過攻擊。不多一分,不少一分。還能分出力量,刺出一劍,殺掉一人!

到了現在,他心中那股血氣蕩然無存,眼中全是恐懼。這是他見過的最恐怖的劍術。對方力量明明不大,卻能夠輕易抵擋自己攻擊。對方速度明明不快,卻能夠在不可思議的角度刺入屬下心臟,怎麼都躲不開。

逃!

童元普剛剛產生這個念頭,突然感覺右腿膝彎一疼,好似被小蟲子咬了一口。噗通一聲,他便栽倒在地。

劇烈的疼痛讓童元普額頭冒出豆大汗珠。他卻咬緊牙關,沒有發出一聲叫喊。

「是誰派你來的。」蘇重站在童元普三米外,一手持劍,冷冷的注視著躺倒在地的童元普。臨死反擊最要命,童元普雖然已經重傷到底。但蘇重素來謹慎,仍然和對方保持著一定距離。

童元普冷哼一聲,見蘇重沒有靠近自己,眼底閃過一絲失望。他並未回答蘇重的文問題,但心底卻在快速思量。刺殺失敗,他自己也重傷被俘。如何保住性命,這個問題第一時間出現在他心中。

很快,他便有了計較。

「我叫童元普,我們八兄弟……」

「誰派你來的。」蘇重平靜的嗓音打斷了童元普的自我介紹。他不在乎對方的身份,他只想知道是誰在對付他。

童元普心中一怒,從來沒有人敢這麼輕視他。但他很快就壓下心中怒火,眼前之人掌控者自己的性命,想活著就要忍下一切:「是海沙幫。」

蘇重心中一動。王勝的那個朋友不就是海沙幫的嗎?自己只不過顯露了一次醫術,怎麼會被海沙幫刺殺。而且洪柱不過是個小頭目,根本花不起錢雇兇殺人。

對了,王勝說洪柱的親戚得病了,想讓自己醫治。難道問題出在洪柱那個親戚身上?看來洪柱那個所謂的親戚並不簡單。不管怎麼不簡單,他都要搞清楚一切。對於敢威脅自己生命的人,蘇重從來都不手軟。

回過神來,蘇重再次看向童元普。劍尖微微抬起,若有若無的指向童元普咽喉。

童元普頭皮一緊,連忙開口道:「出錢的人是海沙幫副幫主甘明亮,我知道他在哪裡。」

蘇重聞言,手上動作一停。

童元普鬆一口氣,連珠炮般再次道:「海沙幫雄踞長江兩岸,勢力極大。想要找到甘明亮並不容易。我可以給您大路,還可以用我的名義把他單獨約出來。保證能讓他和您面對面。」

童元普一隻在觀察蘇重,劍術高超,出手果斷而狠辣。他看出了而蘇重的冷酷,知道蘇重一定會報仇。他立刻道出自己知道的一切,順便提出自己能在其中起到的作用。生死攸關,他不得不賭一把。

蘇重震動木劍,把沾染的血液抖落乾淨。隨手挽了一個劍花,倒著握住劍柄,讓劍刃緊貼手臂放好。

童元普長出一口氣。看來自己的命暫時是抱住了。

蘇重身形猛然一撲,迅速來到童元普身前。手指連連點動,幾下就封死了童元普身上數出大穴。

「你想幹什麼,沒了我,你很難找到甘明亮。」童元普大急,剛剛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來。

「現在就去。」蘇重惜字如金,抓住童元普的肩膀,好似提小孩子一般,像一陣風一樣衝出了道觀。

童元普被提在半空,身子一片麻木毫無力氣。知道被蘇重封鎖了穴道。迎面的風刺得他麵皮生疼。心裡不斷咒罵。他沒想到蘇重這麼沉不住氣,或者說這麼果斷。竟然在知道敵人的下一刻,立刻就要去找對方麻煩。

他右腿被蘇重廢掉,好在蘇重劍速太快,傷口不大。剛才蘇重點穴之時,已經順便幫他止住了血。不然他就該擔心,自己會不會流血過多而死了。勁風撲面,童元普經歷一場苦戰,耗費大量精力。現在又受了傷,被蘇重抓在半空奔波,不一會兒就昏了過去。

蘇重也不去管他,只顧悶頭趕路。

種玉訣是蘇重嘔心瀝血之作。它每時每刻都在運轉,為蘇重提供源源不斷的內氣。他剛剛修鍊,先天真氣積累的並不渾厚,可用來趕路卻已經足夠。

他經歷多個世界,對武學的理解極為深湛。正因如此,蘇重能很好的控制著自己的速度,讓輕功的消耗,剛好和內氣的補充速度持平。這給了他極大的耐久力。

認準方向,蘇重連夜奔波,等他出現在安義縣城的時候,已經時深夜時分。城牆高聳,卻難不住蘇重。幾下接力,他就已經帶著童元普越過城牆,進入了安義縣城。

找了一處無人宅院,蘇重把童元普仍在地上,隨手一指點中童元普。

昏迷之中的童元普很快就蘇醒過來。

「這是哪?」剛剛清醒他還有些模糊,以為自己在做夢。但很快,一個冷漠的聲音讓他回過神來。

「安義縣城。」蘇重道:「帶我去找甘明亮。」

童元普臉色一變,他沒想到蘇重真的要連夜奔襲。心裡不由有些遲疑。他之所以答應幫蘇重帶路,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希望找到脫身的機會。他沒料到蘇重會選擇立刻動手。

「怎麼?有問題。」蘇紅眉頭一皺,不悅的看向童元普。

「沒問題。」童元普立刻搖頭,他可不想觸霉頭。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