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五節 海沙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節 海沙幫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海沙幫不愧是雄踞長江的大幫派。-..-幫主潘遜雄才大略,在他帶領下,本就昌盛的海沙幫越發紅火。雖然這些年潘遜年紀漸增,沒了往日雄心,可年輕時打下的基礎猶在。整個海沙幫依然是個龐然大物。起碼安義縣城就在海沙幫的控制之下。

蘇重一手提著童元普,在他指引下很快就到了一處大宅。藏在『門』口背光出,看到『門』匾上燙金大字甘府二字,蘇重便知道找對了地方。

隨意找了一處高牆,蘇重一躍而入。蘇重本想抓個人當舌頭。卻想不到童元普竟然對甘府布局異常清楚。蘇重怪異的看著好似進了自己家一般的童元普。

童元普被蘇重盯得訕訕一笑:「作我們這一行的,就怕有人搞鬼。接買賣之前,總要對僱主多一些了解。見笑,見笑。」

了解?這可不是了解能形容。簡直可以稱得上瞭若指掌!蘇重意味深長的掃了一眼甘明亮。這傢伙顯然還打著些其他主意。看來殺了自己所得的報酬,他並不滿意。已經把心思動在僱主79,m.頭上了。

童元普確實有著敲詐甘明亮一筆的心思。他們這些亡命之徒,只認錢財。招惹了他們,就像是招惹了蒼蠅,怎麼也推不開。不過他的一番作為都成了流水。他被蘇重抓住,再好的打算也成了空。對甘府的一番細緻探查,也便宜了蘇重。

有童元普這個好似主人似的傢伙引路。蘇重一路暢通無阻,直入後院腹地。並且在童元普提醒下,很快就找到了一間毫不起眼的書房。

書房內一燈如豆,隱約可以看到兩道人影。蘇重把腳步放輕,徑自走向書房。他剛要推『門』而入,突然又停了下來。

屋內。一個四十多歲的白面書生坐在書桌之後。桌前立著一個八尺大漢,臉上滿是兇惡神『色』。

「大哥,那個什麼狗屁神醫絕對活不過今晚。」那大漢滿臉自信:「有那八個人出手,一個小道士還能翻天?」

白面書生甘明亮面『色』沉靜,聞言點頭:「你辦事我放心。」

大漢臉上『露』出嘲諷:「請了那麼多醫生,潘遜還是沒把病治好。現在竟然還要指望一個『毛』頭小子。嘿,他這幫主之位是做到頭了。我看,還是大哥你來做這個幫主合適。」

「慎言1甘明亮陡然喝道:「幫主始終是幫主,我們不可以有任何非議。還有,那個小道士也不是什麼『毛』頭小子。能那麼快治好洪柱的蛇毒,手段可不簡單。」

大漢撇撇嘴,滿臉不屑:「要我說,大哥你就是想得太多。什麼事情都瞻前顧後,要我說直接和那老傢伙『抽』刀子干。現在您早就是幫主了。還用受那老頭條的氣?」

甘明亮指著大漢搖頭苦笑,對他那『混』不吝的樣子毫無辦法。自己這個兄弟辦事可靠,手底下也有功夫,就是不愛動腦子。不過,如果真是一個城府深沉的傢伙,自己也不會把對方當心腹。

他確實想當幫主,但卻不想背負弒殺前任幫主的罪名。不然也不會出手殺掉安義周圍所有神醫。為的就是等潘遜自然病死,自己好水到渠成做幫主。

抬頭剛想提點對方几句。陡然看到『門』口處多了一道黑影。心裡陡然一驚,厲聲爆喝:「誰1

大漢不等甘明亮吩咐。就已經瘋魔一般沖向『門』口。

啦啦……

實木『門』好像是紙糊,立刻被大漢撞的粉碎。甘明亮臉『色』『陰』沉,隨即跳出房間。看到天井中站的人影,不由一呆。

「哪裡來的野道士,竟然敢來我海沙幫撒野。」大漢一臉兇惡,握緊雙拳就要衝上去。

「是他讓你來殺我的?」蘇重隨手把童元普扔在地上問道。

大漢臉『色』一變。他認出了童元普的身份。這個小道士就是那個神醫?童元普竟然失手了?

甘明連眼珠一轉立刻就明白其中關節。心思電轉之間,馬上就意識到了蘇重的不凡。暫且不提對方那可能很高的醫術,就是那能輕鬆制服童元普八人的本事,就不可小覷。

他知道童元普八人,名聲不顯卻實力非凡。很多一流好手都死在八人手中。沒想到今天竟然栽了跟頭。看童元普狼狽趴在地上的模樣。想必其他七人已經凶多吉少。甘明連心中一緊,突然有些後悔招惹這個神秘道士。

「小兄弟手段過人,隱居深山實在可惜,不如加入我海沙幫。以小兄弟的手段,榮華富貴唾手可得。」甘明亮滿臉和氣道。

「是他嗎?」蘇重盯著童元普,根本就不理會甘明亮的招攬。

甘明亮臉『色』一滯。他在海沙幫多年,身居副幫主要職。從來沒有人敢這麼不給他面子。

童元普臉『色』煞白,他答應帶著蘇重來海沙幫,就是為了拖延時間好趁機逃走。沒料到蘇重雷厲風行,連夜奔襲根本不容一絲耽誤。到了現在還沒逃出蘇重手掌,頓時急的滿頭大汗。迎上蘇重漸漸冰冷的眼睛,頓時渾身打了個寒顫再也不敢有任何小心思。

「是他!是曹猛和我談的買賣。背後實際是甘明亮指使。」童元普如竹筒倒豆子一般指著兇惡大漢和甘明亮說道。

「敬酒不吃吃罰酒,動手。」甘明亮滿臉『陰』鷙。一聲大喝,呼啦啦啦衝出十多個持刀漢子。他之所以沒一上來你就動手,就是為了等自己的人支援。他從來不打沒把握的仗。

大漢曹猛哈哈一笑:「就你這個狗屁小子,還敢稱什麼神醫。還讓我大哥給你賠笑臉,今天我就擰了你的腦袋給大哥當夜壺。」說著就滿臉獰笑的沖向蘇重。一雙拳頭劃破空氣,竟然帶起嗚嗚聲響。

甘明亮嘴角翹起,他這個兄弟一身功夫全在那雙拳頭上。本就天生神力,加上修習多年的開山拳法。一拳下去,比之鐵鎚夯砸一點兒都不遜『色』。這些年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他的雙拳之下。他甚至已經看到對方白骨折斷突出,不斷慘嚎的場景。

蘇重面無表情,突兀矮身出劍。

嗤!

一聲清響。在場眾人好似看到了一道閃光。一柄木劍刺破空氣,劃過一個微妙弧線,自下而上一下刺入曹猛咽喉,突入大腦。

蘇重迅速『抽』出長劍,身形陀螺般一轉,瞬間躲過曹猛高大身軀。

剛才還生龍活虎的曹猛,好似一塊爛『肉』般衝出老遠,噗通摔在地上再也動彈不得。

甘明亮臉『色』一白,自己手下頭號大將,竟然沒能擋住對方一擊!

「動手1甘明亮的聲音異常凄厲。

十多個持刀大漢本就是亡命之輩,不僅沒有因為曹猛的死而害怕。反而『激』發凶『性』,一窩蜂沖向蘇重。

蘇重面不改『色』,閑庭信步走入人群。木劍總是能從不可思議的詭異角度刺出。只不過五個呼吸的時間,包圍蘇重的十多個人已經全部被他用木劍刺死。

甘明亮臉『色』慘白,猛然一甩手,一蓬毒針悍然『射』向蘇重。這一下突兀至極,常人根本就躲閃不及。

蘇重臉『色』一變,『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入定狀態下,他的頭腦好似冰塊般冷靜。迅速飛來的銀針動作越來越慢,蘇重好似看到了它們的軌跡。幾乎是本能般,木劍突然從手中彈起。

噗噗噗……

銀針竟然在間不容髮之際,被蘇重全部擋了下來。看著地面藍幽幽細針,蘇重也忍不住后怕。他畢竟修鍊日短。身體也剛剛恢復元氣。根本還沒達到當初那種無懼所有的恐怖境界。如果剛才他稍微有一絲疏忽,必然會被毒針『射』中。即便不死,也肯定會身受重傷。

手腕一翻,蘇重一劍狠狠刺出。一下『洞』穿甘明亮『胸』口,從背後直接凸出。

甘明亮滿臉愕然。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今天。死在一個他毫不在意的小道士手裡。他還想著當海沙幫幫主呢,怎麼就在今天就結束了?

艱難撐著想要閉合的眼皮,甘明亮恨恨盯著蘇重:「海沙幫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怎麼說也是海沙幫副幫主。死了副幫主,那老傢伙不管是為了幫派榮譽,還是自己的臉面,他都不得不殺你。為了整個海沙幫著想,他肯定會大張旗鼓的通緝你。你等著無窮無盡的追殺吧!哈哈……呃……」

甘明亮帶著滿臉惡意噗通倒地。

童元普臉『色』慘白,汗珠不斷從額頭流下。他知道甘明亮說的是真話。如果一個幫派的副幫主被殺卻無動於衷,必然會引起人心動『盪』。在內部會降低幫派成員的歸屬感,在外部會讓人覺得軟弱,這必然就會招來貪婪的目光。

不管是為了穩定內部,還是為了抵禦外敵。從今之後,海沙幫必然會大力緝拿蘇重。在場之人除了他,都已經死了。自己這個知情者,哪裡還有活路?童元普心中大駭。忍不住看向蘇重,頓時發覺蘇重竟然也在盯著自己看。完了,完了,自己死定了!

「你知道海沙幫幫主在哪裡嗎?」

閉目等死的童元普突然一怔。在他聽來,這聲平靜的毫無情緒的話,不啻於仙音降世!自己,不用死啦?

  • (快捷鍵:←)
  • 位面破壞神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