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六節 掌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節 掌控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readx 一座比剛才還要氣派的大宅門前,童元普滿臉苦笑:「我只知道?沙幫總舵位置,但不清楚裡面的布置。」

好像是怕蘇重不相信似的,童元普連忙開口解釋:「我們兄弟能打聽清楚甘明亮的宅院布置,還是因為甘府有內鬼出賣。可海沙幫是雄踞長江的大幫派,守衛森嚴,根本不是我們兄弟可以覬覦。」

蘇重掃了一眼不遠處大開的紅漆大門,門口守著數個勁裝大漢,一看就知道不好惹,不愧是海沙幫。

蘇重還是老辦法,找到一處矮牆,直接跳了進去。這次童元普完全派不上用場,帶著他反而是個累贅。蘇重一指把他點暈,扔進一處假山背後,獨自潛入偌大海沙幫。

童元普說的不錯。海沙幫畢竟是大幫派,作為總舵所在,警惕性非常高。內部明哨暗哨密布。

如果是數月前,蘇重根本就沒辦法。但他最近成功修鍊種玉訣,練出一絲最精純的先天之氣。元氣大傷的身體也得到恢復,讓他的五感大大提高。

蘇重本就對武技有著非同一般的領悟。只要有一份力,就能發揮出十分力的效果。有一絲先天之氣傍身,頓時如虎添翼,順順利利的躲過了眾多崗哨。

等入了內院,抓住一個看似管家模樣的人,逼問對方潘遜的下落。也不只是潘遜真的御下有術,還是海沙幫規矩森嚴。這管家被蘇重捉住,竟然死不開口。不過這同樣難不倒他。九陰真經內的「移魂**」早就被蘇重吃透。如今他雖然靈魂受損,但依舊不是一個小小管家能夠抵擋。

很快,蘇重就找到了海沙幫幫主潘遜的所在。出乎蘇重預料,那位在外人看來身患重病的幫主,不僅毫髮未損。反而生龍活虎的胡天胡地。

蘇重可沒那個心思看大片。一腳踹開房門直直走入房間。

「誰1潘遜是個五十歲的富態老者。面色紅潤,頭髮間僅有几絲白髮顯示著他的年齡確實不校

蘇重面無表情,直接發動移魂**:「你是潘遜?」

「是。」潘遜雙眼無神,好似木偶。可下一刻,臉上突然出現掙扎,好一會兒竟然清醒了過來。

潘遜滿頭大汗,身上衣襟全被汗濕,一個手刀砍暈想要大叫的小妾,滿臉驚駭的看向蘇重。

「你是誰1能夠瞬間控制他的心神,潘遜從來沒遇到過這種詭異的功夫。他好歹是海沙幫幫助,定力十足。儘管狼狽不堪,卻依舊保持鎮定。

蘇重意外的看著潘遜。他沒想到竟然有人能自動掙脫移魂**。他頓時來了興趣。潘遜能做海沙幫幫主,確實不凡。但這並不能讓他擺脫控制。

蘇重本來是想殺了潘遜,引起混亂之後銷聲匿跡。但潘遜意外掙脫控制,讓蘇重放下了這個心思。

潘遜小心翼翼的盯著蘇重,不敢有一絲動作。這不是他不想召集手下支援,而是不能。蘇重那低垂的劍尖,總是若有若無的鎖定他的全身。潘遜明白,自己只要有一點兒小動作,迎接他的必然是雷霆一擊。

他好歹做老大多年,知道江湖異人的詭異。蘇重一副少年道士模樣,但能大搖大擺的潛入海沙幫總舵內院,堂而皇之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絕對不簡單。他之所以打暈小妾,就是怕小妾驚動了蘇重。真要引起總舵人員的警覺,那自己就真的沒有一絲活路了。

「潘遜不才,只是小小海沙幫幫主。不知可有不周怠慢之處,請少俠明示,潘遜一定改。」潘遜彎著腰臉上堆著諂媚笑容,根本沒有一點兒幫主氣度。

小小海沙幫?這是在謙虛還是隱隱的威脅?真不愧是多年當幫主的人,說話軟中帶硬。旁人怕了海沙幫,蘇重可不在乎。冷冷盯著潘遜,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

潘遜冷汗唰的就下來了。蘇重那冰冷的目光,好似在看待宰羔羊。讓潘遜渾身一陣陣的發冷。知道對方根本不怕海沙幫,潘遜心裡不斷轉動心思,想著怎麼脫身。

蘇重卻不管他怎麼想,他只想弄明白潘遜到底是怎麼掙脫魂**的。這不是短期能夠搞清楚的。那麼他之前殺人就走的計劃就有些行不通了。他必須讓潘遜呆在他身邊,以便於他隨時都能夠查看試驗自己的猜測。

難道要擄走這個胖子?

潘遜被蘇重那看小白鼠的目光看的戰戰兢兢,這是要幹嘛?!

就在潘遜忐忑不安,心裡想著該怎麼脫身之際。蘇重開始琢磨怎麼對待潘遜。好在他不潘遜眼中那個初出茅廬的所謂少俠,而是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精。既然要留著潘遜做實驗,又要阻止海沙幫即將帶來的風波。那就呆在海沙幫,直接控制潘遜好了!

「不知少俠有什麼吩咐,潘某一定竭盡所能在所不辭1潘遜拍著胸口砰砰響努力作保證。

蘇重看也不看他,徑自走到房間內的茶几旁,提起茶壺倒出茶水。右手一兜,抓住一把茶水。內氣一轉,手心突然寒氣大冒。攤開手,幾枚薄如蟬翼的冰片出現在他手中。

迎著潘遜驚駭的目光,蘇重右手一揚,冰片迅捷沒入潘遜身體之中。

生死符!蘇重在天山帶了那麼久的時間。獨尊功都被他吃透,生死符更不在話下。而且他以先天之氣製造的生死符更加堅韌。除非他親自出手,尋常手段根本束手無策。

潘遜再也不能保持鎮定。蘇重竟然對他動手。不等他開口呼喝手下,蘇重快步來到對方身前,一指點中對方啞穴。

幾乎是下一刻,潘遜便倒在地上,滿臉猙獰痛苦。雙手在身上不斷抓撓,可蘇重卻又再次一指點出,封住他身上穴道,讓他動彈不得。

從骨髓深處泛出的麻癢,讓潘遜恨不得自殺。可他此刻全身被制,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應。只能忍耐著一波又一波不斷侵襲而來的麻癢。

足足一刻鐘,蘇重才解開對方穴道,輸入一段內氣壓制生死符。

潘遜毫無形象的仰躺在地上,四肢攤開,身下地上滿是汗水。呼呼喘著粗氣,遜眼中滿是驚恐的看著蘇重。

不提剛剛自己險些被控制的詭異手段。此刻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更讓他駭然。江湖上什麼時候又出現了這麼一個高手?還那麼年輕?

年輕?難道是五毒童子?據說對方外在表現也不大。可不對埃五毒童子是用毒的。而且常在南疆活動,怎麼會跑到自己海沙幫作怪。

「起來。」蘇重聲音平靜,毫無情緒。

潘遜不敢怠慢,強忍著麻木疲倦的身體,連忙從地上爬起來。他可不想在受剛才那種麻癢入骨的酷刑。他掌控海沙幫,手段狠辣至極。也曾施加酷刑。可和剛才那種痛苦相比,他之前那些手段就太不入眼了。

「我殺了甘明亮。本來要殺了你避免麻煩。不過現在我改主意了。你竟然能掙脫移魂**,我很好奇。」蘇重說著看向潘遜的目光滿是探尋。

潘遜渾身忍不住一抖,這種目光讓他感覺自己好似案板上呆在的毛豬。

「你放心,等我弄明白,我就會走。聽說你病了,我還可以給你治好玻」蘇重淡淡道,然後眼睛微微眯起,目光陡然銳利:「可如果你不配合,想必你不會忘記剛才的感覺。」

潘遜條件反射般渾身一抖。只是一刻鐘,他好似過了數年。那種酷刑他再也不想承受。年輕時他敢打敢殺。但江湖越老,人越怕死。他現在只想享受,不想死,更不想痛苦而死!

「我給你中的叫做生死符。一旦發作,麻癢入骨,由弱漸強,后緩緩減弱,之後再次變強。循環不息,直到你死亡為止。」

蘇重說的平淡,潘遜眼中卻滿是絕望。他知道,自己除非死,不然就完全被蘇重掌控。他老了,沒了魚死網破的勇氣,只能臣服。手機用戶請訪問m.piaotia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