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七節 奇異內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節 奇異內氣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readx 蘇重見潘遜臣服,也不過多逼迫。.他還要拿對方做實驗呢。

雖然知道潘遜心底可能有著自己的小算盤,更大的可能是恨自己入骨,只要有機會一定會報復自己。但蘇重不在乎。有生死符在,就像是有一條看不見的韁繩,死死的拴住潘遜。

如果潘遜有決斷,敢於拚命,蘇重還可能要防範一二。但看對面這個五十多歲,保養的很好的富態老頭,他有那個決心嗎?

讓潘遜安排了一間僻靜庭院,蘇重安心住進去休息。讓潘遜先去處理海沙幫的亂局。畢竟死了副幫主,偌大一個海沙幫必然會產生動蕩。

蘇重根本不管外面的鬧出多大風波。自顧自住進庭院之後,就********修鍊武功。種玉訣確實能自主運轉,不斷給他提供先天之氣。但如果主動修鍊,速度會更快。

玉種只是初創,只有不斷完善成能完美。所以,除了重新撿起來的奪命劍法,蘇重幾乎把所有時間都用在錘鍊玉種上。

每當他沉浸在玉種之中的時候,他都能若有若無的感知全身。那種對自身明晰的感覺,讓蘇重沉浸其中,這也是他創造玉種訣時的目的之一。

上一個世界他修鍊六界真功,在周身三百六十五處大****點燃精神之火。等他完全練成星耀法界時,越發敏銳的感官讓他隱約發現,全身上下還有很多隱秘穴竅。那些穴竅摸不著,看不到,卻真實存在。即便蘇重想要修鍊,也毫無辦法。

這也是蘇重放棄六界真功,重新創造玉種訣的一大原因。他吸收了上一次的教訓,玉種訣起點便發生了改變。

玉種只有一枚,而且只在丹田之中。可玉種卻和周身存在著細細相關的聯繫。蘇重認為,不管有多少秘竅,一個人的身體總是一個整體。各種複雜的部分共同協作,維持整體系統的和諧。

既然一個個的找秘竅不好辦,那就直接修鍊整體。玉種看似小小一枚,卻如同整個身體的中心。它越強大,整體就越強大。通過它,蘇重也能對周身有著更深刻的理解。

沉浸在修鍊不知時間流逝,蘇重每日里出了正常作息,其他時間全部用來修鍊。潘遜心中懼怕蘇重,根本不敢怠慢。三餐等每次都讓人準時送到。不一定大魚大肉,但卻十足的精緻可口。小命攥在蘇重手裡,潘遜不得不小心。

五日後,蘇重小院。

等蘇重修鍊完一邊奪命劍,發現潘遜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不知為何,他此刻左手用紗布厚厚的包紮了一層,竟然受了傷。

「小先生。」潘遜畢恭畢敬的站在蘇重面前,好似最忠誠的下屬。

潘遜並不像這樣。做了半輩子的海沙幫幫主,生殺予奪慣了。從來都是別人給他行禮,他哪裡有今天這麼慫?可他沒辦法。這五天以來,平息海沙幫內亂雖然困難。但他畢竟多年主持海沙幫,還算遊刃有餘。他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了尋找解除生死符的辦法上。

海沙幫成立多年,自然有一些隱退長老存在。不然只靠他潘遜一人的武力,根本無法維持偌大幫派。這些長老幾乎都是在海沙幫長大,早就和海沙幫形如一體。面對他們,潘遜也沒什麼好隱瞞。

五位長老輕易就找到了生死符所在。可當他們聯合起來想要煉化生死符時。生死符竟然自動運轉,把五位長老輸入的內氣完全吞噬,瞬間就複製出來數枚生死符,自動遊走遍布他周身。這一下可把潘遜嚇的半死。

一道生死符就已經讓他頭疼,現在一下子又多了好幾道,等發作起來……潘遜只是想一想就忍不住渾身發抖。五位長老見生死符如此詭異,再也不敢亂動。

他們不是沒想過一起動手,直接扣住蘇重。也想過下毒暗害,生擒蘇重。可不提蘇重本來就是神醫身份,尋常毒藥根本無從起作用。想要扣下蘇重也不簡單。潘遜雖然和蘇重動過手,可當初蘇重發射生死符時,他根本就躲不過去。他自己這些年雖然疏於練功,但比之幾位長老並不遜色多少。不然也不能壓服幾人,穩坐幫主之位。

到時候要是練幾位長老也被種下生死符,海沙幫可就真的被一鍋端了!

蘇重在看到潘遜第一眼,就知道他身上發生的事。嘴角不由勾出一抹笑容。他的生死符已經和巫行雲的大不相同。他在其中融入了某些玉種的思想。一絲細微至極的精神力成了生死符的核心。一旦有外來真氣針對生死符,立刻就會控制生死符內的陰陽而起旋轉磨弄,把對方真氣化作己用,快速分裂複製。

新生的生死符雖然沒有了蘇重的精神核心,但作用卻和巫行雲般的沒什麼兩樣。蘇重之所以不怕潘遜反水,就是因為這已經變異整改過了的生死符。

看著潘遜小心翼翼模樣,蘇重也不開口點破。兔子急了還咬人,真要逼迫太重,恐怕會讓他生出魚死網破之心。

「聽說你病了,我看你不是很好嘛。」蘇重反而提起了給潘遜治病一事。他早就觀察過潘遜,有那精力和小妾胡天胡地。可不像外界傳的那樣身患重病,快要歸天的模樣。

潘遜聞言尷尬一笑,旋即正色道:「小先生有所不知。那甘明亮狼子野心,早就想做幫主之位。他買通了廚房廚娘,給我下了一種********,廚師還不覺得有事,但只要時日長久必然會讓身體虧損,直至元氣枯竭而死。我發現他的陰謀之後,就將計就計,想要等他露出狐狸尾巴。可沒想到那賊子膽大妄為,竟然惹到了先生頭上。實在該死。先生殺得好。」

蘇重恍然。怪不得只是短短五天,潘遜就已經完全控制住了海沙幫。原來是早有預謀。沒有自己插手,甘明亮估計也活不過多久。那四十多歲書生,看似精明。卻終究比不過眼前這老狐狸。

「潘胖子,你的手段不差埃那個給童元普甘府布置圖的傢伙,也是你的人吧。」蘇重瞭然。既然甘明亮都能買通潘遜的廚娘。潘遜這個老狐狸,怎麼可能不在甘明亮府邸之中安插內應。

童元普貪婪狡詐,收錢辦事。很可能會反噬僱主。把布置圖賣給童元普,成了他就不費吹灰之力的消滅甘明亮。即便不成,也沒什麼損失。奸詐!真奸詐!

「小小手段不值一提,比不得小先生秘法驚人。」潘遜滿臉訕笑。

蘇重無語。這種隨手布局,在潘遜這種老江湖看來,還真是小手段。

「對了,童元普呢。」蘇重突然想到被他扔在假山之後的童元普。

潘遜滿臉茫然。我怎麼知道。

「你難道就沒在家裡發現什麼其他人。」

潘遜臉色一動,小心翼翼看了蘇重一眼道:「小的到是在府邸假山之後發現了一個人,可惜已經死了。他就是童元普?」

「死了?」蘇重詫異,「怎麼死的。」

潘遜臉色怪異:「這幾天總舵人事煩亂,昨天下午徹查府邸的時候才發現。是……是被餓死的。」

蘇重一怔,昨天才發現?童元普被自己點了穴道,根本就無法動彈。本就受了重傷。四天不吃不喝。竟然因為缺水缺食物餓死了?一個心狠手辣的傢伙就這麼憋屈的死了,想想也夠倒霉。

既然死了,蘇重也就不再過問。像這種敢於來殺自己的刺客,蘇重一向從不手軟。他雖然並不嗜殺,但也絕不是什麼手軟的主。

「你跟我來。」蘇重招手讓潘遜跟著他走到天井涼亭下。他留在海沙幫,就是為了研究潘遜擺脫他移魂法控制的原因。

潘遜不敢違逆,亦步亦趨跟在蘇重身後。蘇重顯示檢查了一遍潘遜的身體。這胖子確實沒病沒災,看來是真的在裝玻可檢查數次,他仍然沒能發現潘遜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蘇重眉頭微皺,這就有些奇怪了。

潘遜大氣不敢喘,任由蘇重擺弄。一揮蹲下一會再起來,還讓他在原地跳兩下。潘遜覺得自己怎麼越來越像街上耍猴的。而且他還是那隻被耍的猴。

「破,你有什麼發現嗎?」蘇重不由的問起了破。這段時間破出奇的安靜,好像改了性子。即便此刻被蘇重問道,破依舊不冷不熱,懶洋洋道:「你都看不出來,我怎麼可能知道。」

蘇重有些失望。

「不過,他的內氣好像有些奇怪,似乎帶著些精神力量。」破又補充了一句。

精神力量?蘇重突兀一怔。是了,能對抗移魂*這種精神秘術的,必然是相同性質的東西。內力中有精神力量,那一切都說得通了。

「你是怎麼擺脫我的控制的。」蘇重突然問道。

對當初自己突然心智被迷,現在想來,潘遜依舊心底發寒。對蘇重更加不敢違逆:「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記得腦子一陣迷糊,然後內氣自行運轉,接著我就醒了。」

內氣自行運轉?看來肯定是內氣的原因。

「把你的內功心法背給我聽。」蘇重突然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