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二節 來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二節 來襲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 掃視一眼大廳中眾人,七個堂主臉上帶著淡淡愧疚,眼中有著恐懼與解脫。屈服雖然丟臉,但總比丟了性命好。可五毒童子同樣不好惹,幾人看著幫主陸明仍然咬著牙硬挺,心裡總有些惴惴不安。

如果眼前這個道士對付不了五毒童子,他們的屈服就是一個錯誤選擇。得罪了五毒童子,哪裡還有活路。可生死符的威力實在太驚人。前後幾乎都是條死路,七個堂主無不擔憂自己前途。

剛才被痛苦折磨的太厲害,以至於糊裡糊塗就投了降。聽到陸明說起五毒童子,這才開始思量,心裡已經開始後悔。

「想要我臣服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能頂住五毒童子。」陸明嘿嘿一笑。

七個堂主無不破口大罵。剛才是誰在那裡死扛的!這會怎麼又改口了!無不心中懊悔。是埃他們不過是小嘍。讓眼前這個年輕道士去對付五毒童子,到時候誰贏了他們就跟誰不就好了。怎麼被別人一逼,就答應了呢?看著陸明眼中隱約的得意,七個人恨的牙痒痒。說好的硬漢呢,說好的壯烈犧牲呢,怎麼一下子就變了模樣。

五毒童子勝了,他就是忠心不二的下屬。年輕道士勝了,他就是比他們稍稍有骨氣的人才。看人家這頭腦,真不愧是幫主。

蘇重淡漠的掃了一眼陸明,右手搭上長劍劍柄。

噌!

一道勁風陡然在空中肆虐而過,把眾人的頭髮鬍鬚刮的飛起。勁風冷厲,被掃到的人只覺皮膚刺痛。那冰涼的觸感,就好像把利刃放在了皮膚上一樣。

眾人心裡忍不住一跳,眼中駭然之餘連忙檢查自己身上,發現沒什麼傷口這才鬆一口氣。

噗嗤!

一道鮮血陡然噴濺而出,眾人只覺眼前一片血紅。滿臉駭然的看向蘇重,這才發覺,不知何時,那個年輕道士竟然已經拔出了長劍。劍尖斜指地面,晶瑩血珠掛在劍尖,詭異紅光閃爍刺得人眼睛生疼。

是誰中的劍?猛然轉頭,頓時就看到,幫主陸明跪在地上,雙手死死的捂住子,鮮血不要命死的從脖頸處往外噴洒。

「加入大江盟者生,不加入者,死1蘇重聲音冷硬如刀,豁然刺入七個堂主心中。

七人眼中滿是驚駭,無不被蘇重冷酷手段所震懾。堂堂洞庭幫幫主,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眾人眼前。剛才還有些小心思的七個人,無不戰戰兢兢,不敢有絲毫異心。五毒童子確實恐怖,但眼前這個人同樣可怕。背叛五毒童子可能會死,但不加入大江盟,立刻就會死!

「你去把外面的守衛支開,到門口去把大江盟的人接進來,他們會安排你們的具體事務。」蘇重長劍一抖,震散血液,面無表情的走出大廳。

殺了一個幫主,收服洞庭幫。在過去的一年裡,蘇重這種事情已經做了很多次,輕車熟路。他的事情已經辦完了,至於如何接收洞庭幫,大江盟已經有了很多經驗。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與其管理這些權利爭奪,蘇重更喜歡把時間放在修鍊上。玉種訣已經進入正軌,他每天只要有時間,就會沉浸如玉種當中,藉助玉種的神奇,仔細感悟自身。

其他的時間,則全部用來修鍊修鍊的是最初創造的奪命十二劍,就是那個留給林平之的劍法。即便此刻蘇重對武道的認識已經很深厚,回頭再看當初創下的奪命劍,依然感覺很神奇。

當時迫於生死危機,他幾乎把所有精力,全部用於改造辟邪劍譜。結合佛門菩提心法,最終給蘇重創造了一個四不像的功夫。

但這套奪命劍卻十分詭異的切合武道之理。能創造出來,更多的靠生死間閃現的靈感火花。這麼多年來研究武功,回頭去看奪命劍,頓時發覺,他當年那好似入魔般鼓搗出來的功夫,很有一番道理。

千年修道,不如一朝入魔。他多年研究,創造出的玉種訣神奇非凡。但當年絕境之下,研製出來的奪命劍同樣不凡。那時他可沒有現在這種深厚的武道功底。

……

南疆,五仙洞。

五毒童子身材矮小,天生侏儒。身入孩童臉確是個成年人臉。他在意自身殘疾,又因為年幼時生活悲慘,導致其心靈扭曲。凡是招惹到他的人,無不被他狠辣報復。而且喜怒無常,仗著一身恐怖毒功生殺隨意。在江湖上人人畏之如虎。

「仙童,洞庭幫陸明突兀身死,幫中八位堂主也斷了和咱們的聯繫。幫內平靜的詭異,恐怕……恐怕出了什麼變故。」說話之人五十多歲,臉上帶著惶恐,眼中滿是忐忑。五毒童子的性情乖戾,即便身邊之人也小心翼翼。

「變故?出了什麼變故?」五毒童子不停的擺弄著手中的草藥,不時往身前藥罐中投入幾株。藥罐中液體漆黑,咕嘟嘟的冒著熱氣,刺鼻的味道在洞中瀰漫。

儘管味道不好,手下卻不敢有絲毫顯現。滿是恭敬道:「洞庭幫行動詭異,似乎和海沙幫有所勾結。具體如何屬下不得而知。但埋在洞庭幫內的探子突兀失去聯繫,恐怕洞庭幫想要脫離五仙洞。」

「成了1五毒童子幾乎整張臉都埋進罐子里,也不管那刺鼻腥臭,臉上滿是欣喜。

好一會兒,五毒童子才意猶未盡的抬起頭:「想脫離五仙洞?嘿!真是好大的膽子。海沙幫,就是那個用什麼毒鹽的幫派?嗤1

五毒童子搖搖頭滿是不屑:「就那點本事也敢說會用毒。練出了這麼一壇好東西,正需要他們來練手1

手下之人眼睛微微抬起,正好看到五毒童子臉上的笑容。頓時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他見過這種笑,對方每次這麼笑的時候都要死人。那種愉悅的好似吃了什麼美味似的笑容,更像是死神的微笑。

……

海沙幫,還是那個小院。蘇重一入既往的在練習奪命劍。

奪命十二劍非常神奇。它只能一層一層的不斷往下練,根本無法跨越層次。每一層它都會專註的錘鍊一條經脈,併產生一股特殊真氣。這股真氣極度接近先天真氣,但卻不是先天真氣。而只有練出這一道真氣,才能繼續修鍊下一層。

正因為如此,蘇重想要再次感受奪命十二劍。就必須從頭開始練。好在他體內有著先天內氣,也曾經修鍊過奪命劍,境界仍然在。雖然需要按部就班修鍊,速度卻不慢。他如今已經修鍊到了第十劍,只要在修鍊為任督二脈的劍法,奪命十二劍就能大成。

以他目前的武道認知,即便一把木劍,他也能隨意收割人命。但蘇重看中的不是殺傷力,而是當初創造奪命劍的靈感。蘇重現在做的,就是重新走一遍練劍過程,以此來讓他找到那一點精神質變的靈感。

就在蘇重仔細感悟奪命劍之時,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莫名傳來。沉思中的蘇重一驚而醒,鼻翼翕動之間,臉色不自禁一變。

有毒!

五毒童子!

空氣的味道出了帶著微微香甜,沒有一絲一毫的特殊之處。如果不是蘇重嗅覺靈敏,根本就聞不出來。

蘇重面無表情,眼中冷光一閃而過。竟然敢在自己面前用毒?呵!

蘇重歷經多個世界,醫術早就超出常人理解,毒術更是出神入化。他當初修鍊六界真功大成,五感神異非凡。辨識藥材的能力遠超常人,藉助此力,蘇重在藥物配置上的功夫突飛猛進。要不是沒有這份本事,也配置不出那些或者提高功力,或者治病救人的神奇丹藥。

體內先天真氣快速調動,好似一張網眼細密的漁網,迅速包圍住侵入體內的毒素。心念一動,內氣性質轉化為灼熱至極的陽剛內氣。毒素頓時被燒灼變性,失去毒害作用,隨著蘇重的呼吸,快速排出體外。

他很早就開始接觸日月之力,比別人更了解兩者的力量。如今雖然依舊不能自如應用,但卻可以簡單模仿。威力比日月之力差很遠,霸道之處卻一點都不遜色。他有很多方法解除毒藥,但以灼熱內氣焚燒,顯然速度更快。

抽出長劍,蘇重快步走出小院。逆著毒氣蔓延方向,向海沙幫總舵腹地快速掠去。沿途看到不少幫眾倒地不起,臉色青黑顯然已經中毒。好在這毒藥雖然霸道,發作迅速,但想要致命卻需要時間。只要解決了五毒童子,蘇重有很多種辦法解毒。

一年以前,潘遜為自己低頭臣服蘇重深感羞恥。但現在,他覺得那是自己這輩子做的最好選擇。

隨著大江盟的崛起,潘遜作為最早臣服的人。在長老會中的地位舉足輕重。而且至今為止,蘇重一直住在海沙幫總舵,讓他在大江盟有著極大的話語權。

隨著蘇重一系列動作,海沙幫蒸蒸日上。海鹽買賣最近也開始逐步展開,質量極高價錢公道的海鹽很快就給大江盟帶來了巨額利潤。

海沙幫作為販私鹽的老牌勢力,渠道人脈最寬廣。在整個大江盟內也受益最大。不僅如此,因為大江盟強勢崛起,雖然仍然不為外人所知。但以往那些個想要盤剝吸血的大宗門卻再也不敢伸手。他們要麼就已經是大江盟一員,要麼就被秘密滅門煙消雲散。

過往一年的經歷,讓他感覺自己好似在做夢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