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五節 帛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節 帛書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元氣大傷,又被蘇重強硬施展移魂大法。網五毒童子耗盡元氣,短促呼吸很快就徹底斷掉。名震天下,能讓小兒止啼的五毒童子,像個破布娃娃一樣,悄無聲息的死在了這裡。

如果讓別人知道這件消息,一定會震驚的說不出話。蘇重卻並不在意。五毒童子固然傳奇,但蘇重不知道遇到過多少這樣的傳奇。比他更厲害的人物他都見過,見慣不怪。

長劍橫胸,看著劍刃上坑坑窪窪的痕,蘇重有些可惜。這隻不過是一把普通百鍊劍,只能算是不錯的劍。但畢竟用順了手,沒想到今天毀在了這裡。五毒童子內氣充滿毒素,他這把劍根本無法抵抗腐蝕,滿是豁口的長劍已經被侵蝕的不堪一擊。

收起長劍,蘇重走進房間內。潘遜可還中著毒呢。鬼壓床毒藥奇特,常人根本無法發覺潘遜假死狀態。即便是蘇重,也需要仔細觀察,才能看出端倪。

好在他醫術過硬,解毒不成問題。畢竟不是什麼烈性毒藥,只不過是一種另類的麻醉藥,只是效果更佳奇妙而已。

他以前煉製了不少解毒丹,都是些通用型藥物。對付罕見的奇特毒藥沒辦法,救醒潘遜並不難。一顆丹藥下去,沒一會兒潘遜的體溫就慢慢恢復。

「多謝盟主救命大恩1潘遜快步從書桌后繞出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狠狠的叩了個頭。

那種看似死了,卻一切都聽得輕輕處處的感覺實在他恐怖。潘遜只是想一想就忍不住打哆嗦。要不是蘇重醫術高明,能發覺他的異狀,很可能就會被手下當死人給埋了。想想那種後果就可怕。

「起來吧。」蘇重眼神有些飄忽,他還在思考五毒童子的長春經,越看越覺得奇妙。

「盟主,洞庭幫竟然真的和五毒童子有勾結。可恨那幾個堂主竟然隻字不說。肯定別有用心,屬下這就去召集盟中長老,必取了這些賊子的性命1潘遜咬牙切齒道,今天晚上他可是被嚇的夠嗆。棉、花『糖』挾說』

「我知道五毒童子的事兒。」蘇重揮揮手隨意到。

潘遜一咽:「您知道?」

您知道怎麼也不說一聲。好歹讓我們有個準備啊,這突然被人打上門來,嚇也嚇死人啊!

蘇重瞥了一眼腹誹不已的潘遜:「說了你就能擋得住五毒童子?徒惹煩惱。」

潘遜張張嘴沒敢反駁。就五毒童子剛才那手段,他還真防不祝

偷偷朝著院子里看了一眼,那面目全非的樣子讓潘遜懷疑,這真的是自己那個精緻小院?怎麼和塊爛泥地似的?那陣陣惡臭讓他忍不住想吐。

這恐怖毒功,別說他了,就是整個海沙幫一起上也白瞎。

對了,海沙幫!幫里怎麼這麼安靜?

「盟主?其他人……」潘遜臉色一片白,可別全被毒死了。

「哦,他們埃沒事,就是暫時昏過去了。」蘇重隨意應糕瓶裡面裝的是解毒丹,找一口大鍋煮沸水,把這一瓶都倒進去,一人一碗下去就好了。你也喝一碗,這院子里的滿是毒藥,喝點排排毒。」

如果他准們配製解藥,好的要快一些,可蘇重懶得配。有那時間,還不如琢磨琢磨長春經呢。

「對了,這葯的副作用有些大。」蘇重難得回過一點神來,說了這麼一句就再次陷入破界珠內推演。直接霸佔了潘遜的書房,揮手把他趕了出去。

潘遜見怪不怪,知道自家這位年輕盟主是個不折不扣的武痴。一旦想到某些武學問題,不管何時,立刻就會陷入自己的思考中。他已經不止一次的見過這種狀態。說不定剛才和五毒童子一戰,又讓盟主解開了某個謎團呢。盟主的武功看來又要大進了。

恭敬行禮退出,忍著刺鼻臭味,潘遜快步走出自家庭院。即便是五毒童子的屍體,他也只是看了一眼。拖鬼壓床的福,當時他雖然無法行動,但五感卻被放大了很多倍。院子里的爭鬥被他看了大半。吃驚於五毒童子的厲害,更驚駭於蘇重手段的強大。

只是現在急著知道幫中情況,不得不壓下思緒,在總舵駐地快速奔走。沿途見到的人,不管是暗處的崗哨,還是明處的巡邏人,無一不被毒翻在地。越看潘遜越心驚,要不是蘇重殺了五毒童子。自己這海沙幫百年基業,必定於今夜毀於一旦。

直到外圍,潘遜才找到了些沒中毒的人。他們距離毒氣散發中心太遠,而且在背風處,總算躲過一劫。有他們幫忙,潘遜很快就把解毒丹熬成了解毒湯。

熬好之後,他先喝了一碗。小院里的情形太驚人,毒藥太猛烈。不喝一碗,他就覺得自己渾身不自在。然後他就知道了所謂的副作用是什麼了。

他在廁所里足足蹲了一個時辰!

等出來的時候,渾身發軟,覺得自己就和個麵條似的。

這一晚,整個海沙幫,臭氣熏天。

第二天,潘遜安撫完幫眾,匆匆趕回小院。

院子里已經被小心打掃過,幾乎把院子里看的見的東西全都移了出去。與其說是打掃,不如說是重新建造。潘遜不認為自己小題大做,反而覺得還不夠。要不是時間不允許,他連地下的土都要狠狠颳去一層。這可是五毒童子最後施展毒功的地方,說不準哪裡急沾上了毒,要是哪天不小心碰著了,倒霉的可是他自己。

「盟主武功蓋世,就連五毒童子都飲恨於此。咱們是不是要把消息散出去?」潘遜眼睛閃著精光,臉上滿是興奮。五毒童子啊,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五毒童子埃以他的死作為大江盟崛起的踏腳石,簡直是太完美了。想想都讓人激動的發抖。

蘇重睜開眼,不悅的瞥了一眼潘遜。他正興緻勃勃的解讀長春經,被潘遜打擾,怎麼能高興。

「散出去?」冷冷瞥了一眼潘遜:「你能擋得住五仙洞層出不窮的報復?不怕吃飯的時候被毒死?」

潘遜被蘇重看的打了個寒顫。娘唉,怎麼忘了盟主的武痴性子。自己冒冒失打擾,豈不是找死。溡真想給自己兩耳光。

等他反應過來想起蘇重說的話,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昨夜的恐怖經歷,他絕對會記一輩子。他都快對毒藥產生恐懼症了。好歹海沙幫,也是以毒鹽退敵而聞名,結果被五毒童子一鬧,他都有點兒談毒色變了。

是啊,五毒童子雖然狠辣無情。可他畢竟統領五仙洞,要是對方真來給他報仇。自己被毒死了,可沒地方說理去!

「屬下魯莽,盟主恕罪。」潘遜立刻認錯。自己還真是有些想當然了。

蘇重不理他。他成立大江盟可不是為了揚名立萬,他只是用它來幫忙搜尋天下武功。

「盟主,這是從五毒童子是身上搜下來的東西。」潘遜說著,恭敬的從懷裡掏出一塊似錦非錦的方形布帛。

「這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刀劍難傷,被五毒童子綁在了胸前。是一個很好的防禦內甲,只是有些髒了,不好洗。」潘遜指著布帛上密密麻麻的黑點道:「看著像是發霉了。」他臉色有些古怪,這麼好的東西竟然發霉了。也不知道是怎麼保存的,這麼不知愛惜。

蘇重眼中精光一閃而過:「這可不是什麼發霉。這是微雕。」

他眼裡驚人,有先天內氣潛移默化蘊養,已經發生蛻變。潘遜看來只是發霉似的黑點,他卻能看清楚,那全都是字跡。被五毒童子貼身保管,好東西!

仔細翻閱,蘇重竟然還在上面發現了長春經原文,比五毒童子敘述的詳細很多。長春經直指身體先天,博大精深。五毒童子又練錯了路,很多沒有理解修鍊的經文被他捨棄。蘇重問出來的,只不過是五毒童子版本的長春經,很多地方已經被他改變。此刻原文出現在面前,蘇重大喜。手機用戶請訪問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