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十九節 從天而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節 從天而降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饒是蘇重見慣風浪,也被這突兀的變化驚呆在當常果然,每一個胖子都是潛力股嗎?

蘇重滿臉凝重的盯著大歡喜女菩薩。如果說剛才他只是感覺對方很厲害,現在他卻已經感到了威脅。蘇重很確定,如果自己今天不小心,很可能會被對方打死。

大歡喜女菩薩根本就不給蘇重思考時間,幾乎在完成蛻變的第一時間,就猛然沖向蘇重。寬大的衣袍掠過空氣呼呼作響。

蘇重臉色一變,大歡喜女菩薩的輕功本就厲害。此刻竟然比剛才快了一倍有餘!不等他反應過來,一個晶瑩如玉的拳頭已經出現在蘇重視線之內。這一拳看似普普通通沒有絲毫聲勢,可蘇重明顯感覺,拳頭前方的空氣好似變成了一個重鎚,狠狠的砸向他。

他不敢怠慢,這種景象他最熟悉。只要再進一步,就能夠把空氣壓縮,打出威力巨大的空氣彈!情急之下蘇重立刻橫劍阻擋。

轟!

一股巨力從劍身傳來,只是堅持了半息時間。長劍就不堪重負,崩裂成碎片。蘇重就像是一顆出膛炮彈,咚的一聲被打飛出去。撞斷數顆大樹,這才止住去勢。

努力扒拉開壓在身上的樹枝草葉,頂著滿頭青草枯枝,蘇重茫然看向對方。他只覺雙手麻木,好似根本不是自己的。站在原地,蘇重臉色驟變。

大歡喜女菩薩根本不給他喘息空間,眨眼間再次來到蘇重身前。樸實無華的拳頭,一拳又一拳的砸向蘇重。蘇重臉色慘白,只能藉助強悍的武道境界,在間不容髮至極躲避格擋這對方的強悍攻擊。

雷洪滿臉興奮。他不是第一次見到大歡喜女菩薩全力出手。要不然他也不會死心塌地的跟著對方。

大嚼鐵法是一部十分危險的功法。通過不斷攝入食物,提取其中精華來淬鍊身體。看似簡單,卻又十分兇險。隨著身體的增強,慾念也會越來越熾盛。一旦控制不住,就會墮落其中。大歡喜女菩薩就是因為失控,才經常表現的那麼不堪。但只要她恢復清醒,立刻就會變得不同。

清醒狀態的大歡喜女菩薩心智高絕,武力高強。正因為頭腦清醒,才更能夠發揮本身的全部功力。雷洪也正是被這種狀態下的大歡喜女菩薩所折服。

「大人全力出手,就是一座山都能打穿。這小子死定了。」雷洪自信滿滿。雷火珠開山裂石不在話下。而能夠頂得住雷火珠威力的大歡喜女菩薩,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徒手開山絕不是笑話!

……

洞庭湖湖面如鏡,倒映著湛藍天空。

此刻,微風徐徐的湖上,一艘大船快速前行,其後緊跟著三艘船。兩者之間只有幾個船身的距離。

後面的船一邊追趕,一邊不斷放箭,打的先行船隻毫無還手之力。

「魔刀門的餘孽,你們想不到會有今天吧。當年你們滅我滿門,如今報應不爽,到了我滅你香火的時候啦。哈哈哈……」一個滿臉刀疤的魁梧大漢,站在船頭哈哈大笑。

「小姐,這些人太可惡了!等咱們脫了險,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表少爺。讓他給咱們報仇1一個身著翠綠衣衫的丫鬟滿臉氣憤道。

「告訴他幹什麼?那個留戀青樓,整日尋歡作樂的人,你還能指望他?」林詩音緊咬嘴唇,臉色蒼白。眼中帶著決絕。

魔刀門在他父親手上被滅門,整個過程發生的毫無徵兆。數股強敵同時出手,魔刀門措手不及,滿門被殺。幸好她不在門中,躲過一劫。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陰魂不散,追殺到了這裡。

父親身死,家門被滅,她只能依靠唯一的青梅竹馬錶哥。可對方竟然是個整日尋歡作樂的大混蛋,自己一片深情他竟然全然不顧。還把自己推給他的朋友,真把自己當成了衣服?想給誰就給誰?越想越氣,她反而不怕。門人親屬一個不剩,心愛之人無情背叛,自己活著也沒什麼意思,如果真死在這裡也是一個不錯的結局。這麼想著,林詩音反而目光堅定起來。

箭矢不斷射?,林詩音手腕靈活翻動,輕鬆格開迎面而來的箭支。她的動作幅度不大,但周圍三米內,一根箭都無法進入。魔刀門能夠屹立江湖多年,自然有著絕學傳承。她從小接受父親教導,一手刀法嫻熟非常。

「小姐,他們不放箭了!難道他們要放棄?」小丫鬟翠兒見對面突然停止射箭,滿心歡喜。

林詩音卻面色凝重:「他們不是要放棄,而是要直接打過來了。翠兒,好好保護自己。一旦不敵,你就跳水逃生吧。」

翠兒臉色一變,眼睛瞬間充滿霧氣。她和林詩音自小一起長大,立刻聽出了對方話中的不對勁。難道真的在劫難逃?

「翠兒不走,咱們一定能度過難關。」翠兒滿臉堅決。轉頭看向前方,頓時激動起來:「小姐快看,前面那座島已經不遠了。咱們上去,說不定就能找到人幫忙,事情就能有轉機。」

不等林詩音思考登到求救的可能性,她臉色驟然一變。果然如她所料,剛才站在船頭的刀疤臉一躍而起,奮力朝她跳了過來。

林詩音怎麼可能坐以待斃,刀尖一挑一甩,扎在身前甲板上的數根利箭,頓時破空而去,直射半空中的刀疤臉。

刀疤臉身在空中,怡然不懼。雙手連拍,箭矢全被他折斷。身形不停,眨眼間跳到了她們船上。落地砰的一聲,把甲板砸出數道裂紋。

「小娘皮,乖乖受死吧1刀疤臉抽出背後鬼頭刀,大吼一聲猛然衝過來。一招力劈華山簡單直接威猛絕倫。

林詩音舉諜只覺一股巨力傳來,手臂頓時一片麻木。本來她還對自己武功有些信心,可剛剛交手,她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對手。

刀疤臉獰笑一聲,鬼頭刀連連斬下。一時間火星四射。

吱吱吱……

微不可查的聲音陡然傳來,林詩音臉色大變。被不斷轟擊同一處,林詩音手中寶刀終於不堪重負,發出令人牙酸的響聲。細小裂紋在刀身上蔓延。她滿臉絕望,從小練習刀法,林詩音對手中寶刀的了解遠超常人。只要一擊,刀身就會碎裂!自己就會被鋒利的鬼頭刀一劈兩半。難道自己真的要死在這裡?即便心存死志,真的面對死亡,她依然免不了迷茫留戀。

嗚……

一個黑影好似炮彈一般陡然出現在天空,在眾人根本反應不過來的情況下,像一顆疾馳而來的流星一樣,從天而降。

轟!

林詩音只覺眼前一亮,手中寶刀一輕,眼前頓時木屑紛飛。整個船身猛地往下一沉,不防之下,她險些摔倒。

急忙用手掌扇開眼前碎屑,林詩音努力睜開眼。一個大字型的大坑出現在她眼前。

「協…小姐。大……大鬍子呢?」翠兒躲在林詩音背後,哆哆嗦嗦的探頭往大坑裡看。

林詩音臉皮抽了兩下,大概、或許、好像被什麼東西砸進了船里了吧。看著黑洞洞的人形大坑,林詩音不由得為刀疤臉默哀。旋即又覺得滑稽無比,剛才自己還被對方逼的險些死去。眨眼間,他就消失啦?

看著離自己腳尖只有半腳掌距離的黑洞,林詩音往後撤了撤腳。可別把船給打穿嘍。

「小姐,剛才那是什麼啊?」翠兒大著膽子從林詩音背後探出頭。

黑影一閃,一個穿著破爛道袍,滿頭滿臉的青草葉子的年輕人,出現在兩人面前。

林詩音驚奇的圓睜雙眼:「那大概也是個人吧?」

一個人從天而降,把另一個人砸進船里?可是,人怎麼能從天上來?難道他會飛?

如果蘇重知道兩人的疑問,他一定會告訴對方。他就是從天上飛過來的,不過,他是被人打飛的!

以前都是自己依靠力量把別人打飛,今天自己竟然也當了一回空中飛人,還一飛數百米,真是……報應埃

該說真不愧是大歡喜女菩薩,真不愧是大嚼鐵法嗎?手機用戶請訪問m.piao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