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一節 自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節 自燃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幾乎是在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蘇重手中長劍下意識的刺向條若隱若現的線。可下一刻他就後悔了。

他根本就不清楚線條代表什麼。儘管它們幫助自己破解了翻天掌。但這條線不一樣。他出現在對方身上。而且表現的那麼模糊不清。在沒有完全掌握線條的本質之前,自己竟然做出了如此貿然的舉動。

該死!

高手過招,生死勝敗往往瞬息而決。大歡喜女菩薩更是高手中的高手。幾乎在蘇重長劍攻擊他的瞬間,他就察覺出了蘇重的異常。一個劍客,竟然在出劍的瞬間產生了猶豫?這簡直不可能。

機會!

大歡喜女菩薩不知道蘇重為什麼猶豫,但知道這是她的機會。她的身體以比她意識更快的速度做出反應。手掌朝著蘇重露出來的防禦死角悍然拍去。

翻天掌!

蘇重身形猛然一僵。那種無所不在的壓力再次襲上心頭。而且壓力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該死,又是精神壓制!

如果正面對上,蘇重完全可以藉助眼中線條,破掉翻天掌的控制。可此刻他全力刺出一劍,收劍已經來及。

既然來不及,那就不收!

蘇重眼中閃過一道狠色。不僅沒有絲毫防禦抵抗的動作,反而把一身內力全部股盪起來,狠狠灌入手中長劍。

嗡!

劍身陡然顫抖起來。巨大的先天內氣侵襲之下,蘇重甚至能聽到長劍受到巨大壓力,頻臨崩潰嚓聲。

大歡喜女菩薩把翻天掌催發的越來越強大,在蘇重眼中,那條本來模糊的線條卻變得越發清晰。

噗!嗤!

兩聲異響,蘇重好似被巨錘砸中一般,身體不受控制的離地而起,旋轉著飛了出去。身在半空,就忍不住的吐出數口鮮血。隱約可聞的嚓聲讓人聽的毛骨悚然。落地之後,蘇重臉色一片煞白。

這一掌鄭重胸口,胸骨頓時被打的碎裂。他已經感覺到肺部被骨頭刺傷的痛楚。但蘇重管不了那麼多h也來不及細數自己到底斷了幾根肋骨。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盯著對面的大歡喜女菩薩。

他不知道眼中的線條到底代表著什麼,但他要知道自己這一劍到底起到了什麼作用。

大歡喜女菩薩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下一刻,她的身體猛烈顫抖起來。左肩膀處陡然凸起一個大包,大歡喜女菩薩花容失色,再也無法保持那份冷艷傲然。急忙用手按住拿出凸起,狠狠壓了回去。可她剛把左肩處凸起按下,後背和大腿上同時凸起一個大包。她又急忙去按壓凸起。

她的身體內好像有著什麼東西似得,不斷的從身體各處突擊,好似要穿破皮膚跑出體內一般。大歡喜女菩薩手忙腳亂,臉上慌亂神色越來越重。

嘩啦!

終於,她再也壓制不出那股奇特力量的左衝右突。她整個人好像吹了氣球一樣猛然漲大。她再次變成了那個三米高的大水缸。剛才還美的傾倒眾生的臉,已經被肥肉擠的看不出形狀。

大歡喜女菩薩雙手扶膝勉強站立,渾身衣服被汗水浸濕,嘴無意識咧開,口水不斷流出,好似被激發了無限的進食**一般。

蘇重一劍,成功破去了大歡喜女菩薩的秘法。沒了強大力量壓制,強盛的身體慾念陡然升起。大歡喜女菩薩幾乎瞬間就陷入了無盡**之中。僅剩的幾分清明讓她滿是憤恨的盯著蘇重。然後毫不猶豫的轉身就逃。

施展秘法的後遺症來了!她剛才大發神威,被蘇重強行打斷秘法,反噬之下立刻重傷。

蘇重怎麼會放過這種好機會。根本不顧全身沒有幾塊完好的骨頭,抓起落在泥沙中的長劍,瞬間來到大歡喜女菩薩身前。幾乎是下意識的,蘇重手臂化作一團虛影,沿著眼中那些粗細不一的線條,以極快的速度連連刺出十一劍。

大歡喜女菩薩引以為傲的身體防禦,在蘇重劍下,好似紙糊。他的每一劍都不是致命要害,但每一劍無不順利刺入對方體內。等十一劍全部刺完,蘇重飛快後退。

大歡喜女菩薩滿臉猙獰,額頭青筋凸起。面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越來越紅,好似有一團火在燒。她周身溫度陡然上升。剛剛恢復的肥胖身體,竟然再次開始變校同時周身不斷冒出的大量白霧。幾乎是眨眼間,她就被一片白色煙霧全部籠罩。

林詩音幾乎忘記呼吸。她怎麼也想不到,剛才那個漂亮的讓她羨慕卻無法生出嫉妒之心的絕世美人,竟然會變成一個胖的分不清男女的模樣。更想不到,這兩人的武功竟然如此高強。

大歡喜女菩薩的翻天掌霸氣絕倫,她只是遠遠看著,就有種天塌地陷的感覺。而那個小道士的劍法卻充滿死氣,即便隔得老遠,都讓她忍不住打寒戰。到了最後,她這個魔刀門的少門主,竟然完全看不懂兩人的戰鬥。什麼樣的武功能夠讓人變身?又是什麼樣的劍法能讓人全身冒煙?

她忍不住看向被煙氣籠罩的身影。湖面風大,大歡喜女菩薩身周霧氣雖大,卻被很快吹散。一個皮包骨頭的身影倒在地上,乾癟的皮膚一片焦黑,好似被大火燒過。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卻完好無損。

林詩音震驚當常一個那麼胖的人,怎麼會變成這副瘦弱模樣。那焦黑之色是怎麼回事?哪裡來的火焰?

想到剛才大歡喜女菩薩身體不斷冒出的白煙,林詩音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難道她體內著火了,自燃?那白色煙氣,難道是被高溫從身體內部蒸發出來的水汽不成!

蘇重長出一口氣。這一場戰鬥,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最兇險的一次。他有很多本領,招式精妙無懈可擊。但對上大歡喜女菩薩這種一力降十會的主,一切技巧反而成了累贅。以往都是他以絕對的力量,讓別人束手無策。這一次,他終於感受到了那種憋屈。不過相比於收穫,這一切都值了。那種線條,讓蘇重充滿驚喜。他有種預感,自己的額精神質變,很可能就要落在這些線條上楸

「盟主,你沒事吧。」潘遜帶著一大群彪形大漢,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島上先是宛若悶雷的爆炸,之後蘇重又和大歡喜女菩薩連番大戰,動靜著實不校在島上忙著搞建設的潘遜聽到動靜后,立馬就趕了過來。

他身上衣服多處焦黑空洞,臉上也有一片黑漆漆煙塵。

「怎麼,遇到那個用雷火彈的傢伙了。」蘇重心下瞭然。

「那廝忒狡猾,就會遠遠的扔霹靂珠子。見咱們人手齊備,跑的比兔子還快。」潘遜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咬牙切齒道。

「洞庭幫那幾個傢伙呢。」蘇重掃了一眼潘遜身後幾個氣喘吁吁的大漢,眼睛微微一眯。

潘遜臉一黑:「那幫孫子!我這就去找他們1這麼大動靜,到現在還沒出現,顯然有問題。

像大江盟這種威逼利誘所組成的鬆散組織,根本就沒有忠心可言。那幫傢伙被蘇重威逼加入大江盟。此刻見到蘇重遇到生死大敵,自然樂的坐山觀虎鬥。

潘遜也是一幫之主,稍稍一想就知道這些傢伙的心思。平心而論,如果他沒見過蘇重強殺五毒童子的那一幕,他也絕對不會來的這麼快。

掃了一眼焦黑一片,看不出人形的大歡喜女菩薩。潘遜眼中震驚之色一閃而過。又一個成名江湖的人物死在了盟主劍俠。看著蘇重年輕甚至可以稱得上稚嫩的面容,潘遜心下感慨,和盟主相比,自己這一輩子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這武功也太驚人了吧!

「盟主,這些人怎麼辦。」潘遜壓下心中驚駭,微不可查的掃了一眼不遠處陸續登岸的林詩音,和在遠處游弋徘徊的最後一條大船,眼中冷芒閃動,顯然已經動了殺心。大江盟崛起的太快,根基不穩定,還是大白天下的時候。尤其是現在,蘇重重傷,盟內成員有異心的時候。為了信息的額隱蔽性,殺人滅口的念頭在潘遜腦中迅速升起。

「全部抓起來,一切等我出關之後說。」掃了一眼憤憤不平的林詩音,蘇重聲音越發冷漠:「反抗者,殺無赦1

潘遜獰笑一聲,帶著身後數十人摩拳擦掌的走向岸邊。得了蘇重藥物秘籍幫助,潘遜武功大進。他自信現在能打十個以前的自己。身後數十人都是他的心腹,修鍊的是《魔象訣》。這部功法是蘇重研究《六界真功》的副產品,乃是不可多得的練體秘法。

又蘇重丹藥支持,這數十人進步飛快。到了如今,各個力大無窮,實力強橫。對面這些人雖然人數眾多,潘遜卻不放在眼裡。他甚至心理暗自期待,這些人能夠反抗的猛烈一些,他也好毫無顧忌的試驗一下自己的實力。

不理會岸邊和快就乒乒乓乓打成一團的眾人。蘇重走到大歡喜女菩薩身邊。想想之前戰鬥,依然心有餘悸。對方的力量太驚人。蘇重對大嚼鐵法的興趣越發濃厚。到底是怎樣的功法,竟然讓對方煉出了那麼強橫的身軀。特別是最後變身的秘法,更讓蘇重眼睛一亮。他從其中看出了先天之體的影子。難道又是一部直指身體先天的功法?手機用戶請訪問mpiaot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