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二節 憐花寶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節 憐花寶鑒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蘇重緩緩睜開眼睛,感受著體內真氣順暢流動,長出口氣。這已經是他和大歡喜女菩薩交手三天之後。

他固然殺死了對方,自己也身受重傷。大歡喜女菩薩的力量太大,特別是在對方施展秘術后,力量恐怖的驚人。

蘇重全身骨骼不知道斷了多少,內臟更是被震的出血。尋常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死亡已經是最好結局。更可能的是殘廢一輩子,最後被內臟僳磨而死。

還好種玉訣神妙。蘇重暗自慶幸。種玉訣修鍊出來的先天之氣充滿生命能量。量少卻精純無比,對身體的恢復有著巨大作用。且蘇重本身就精通醫理,有先天之氣這萬能葯,只是三天他已經控制住了幾近崩潰的身體。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慢慢修復身體細微處的損傷。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蘇重也不著急。

伸手從旁邊案几上拿起一塊黝黑鐵牌,蘇重漏出好奇神色。鐵牌是大歡喜女菩薩身邊的一個掛件。巴掌大小,兩面刻著一副山水圖,看起來平平無奇。可蘇重五感敏銳,視力超凡。雖然沒有達到上個世界宛若鷹目的程度。卻也讓他發現了鐵牌的特殊之處。

在那黝黑的山水刻印之間,密密麻麻分佈著常人難見的細小文字。

大嚼鐵法!

有此收穫,即便之前打生打死也值了。大歡喜女菩薩變身秘術,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蘇重剛剛穩定了傷勢,便迫不及待的沉浸其中。

良久,蘇重收回思緒。臉上帶著感慨之色。果然不愧是魔門秘法。和他猜想的一樣,這確實是一部直指肉身先天的功法。

「功法雖好,就是副作用太大。要是你不怕死,就練吧。」一道突兀的聲音在蘇重腦海中響起。

蘇重一怔:「破,這可真是好久不見了。」

這一段時間沒有破在耳邊嘮叨,蘇重差點兒都忘了破的存在。

「切1大圓球撇撇嘴,一副不屑模樣。要不是最近收穫的本源點彌補了虧損,他才不冒頭呢。那胖子雖然長的噁心了點兒,但著實貢獻了不少本源埃要是在來這麼幾回,不僅能彌補虧空,說不定還能賺一筆。要不要攛掇攛掇,讓蘇重出去多殺幾個怪呢。

見破再次陷入沉默,蘇重笑了笑不以為意。轉而繼續研究大嚼鐵法。

就像破說的那樣,這部功法雖然厲害,但也兇險。強化五臟六腑,從而加快消化功能,吸收大量能量,使身體完成蛻變。但隨之而來的便是身體帶來的強烈慾念。一旦把持不住,就會被強大的食慾所控制,不斷進食且陷入瘋狂。最後只會成為大歡喜女菩薩那樣,明明頭腦清晰思路正常,但卻情不自禁的陷入慾念的漩渦之中,做出種種常人無法理解的怪異舉動。

龍嘯雲一臉陰沉的坐在大廳內,回想起三天前所見,他的心就不由的往下沉。

他喜歡林詩音,可以為此不擇手段。多次努力,終於從李尋歡手中搶過了對方。但他知道,在林詩音心中,自己的分量依舊不夠重。

他不僅要得到林詩音的人,還要得到她的心。英雄救美雖然俗套,但卻十分管用。他早早探聽到魔刀門對頭信息,故意把林詩音行蹤路線透露給對方。只等林詩音陷入危機,他就可以挺身而出,來一出英雄救美的把戲。徹底得到林詩音的傾心。

為了能夠讓自己成功救美,他精心調查魔刀門對手信息。所引來的人,功夫不差,但和他卻差不了多少。正好能夠讓他勉力擊退對方。一切本來很好,但沒想到最終還是出了岔子。

「大江盟,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勢力。竟然不聲不響的就把洞庭幫給吞噬殆荊」龍嘯雲想著某位偷偷給他透露消息的人,嘴角不由掀起一抹嘲諷。

「不管多大的勢力,一旦內部出現問題,距離滅亡也就不遠了。更何況,大江盟還掌握著那麼多神功絕技、靈丹妙藥。」只是想一想那能夠增加內氣修為的丹藥,他就忍不住的心頭火熱。

他自負智計洞徹人心,堂堂李探花,也被他玩弄鼓掌之間。不僅把青梅竹馬錶妹乖乖送到自己手裡,還把偌大家業做給自己做了聘禮。但他更明白,如果沒有一身硬功夫。這一切都不過是過眼雲煙。而且,他一直擔心,自己如今佔有一切,一旦李尋歡反悔,他將沒有任何力量抵抗。那例不虛發的飛刀,他不認為自己能接的下。

「大江盟,這可真是瞌睡來了有人送枕頭。」龍嘯雲眼睛微米,眼中精光一閃而過:「看來要仔細計劃一下了。」

林詩音被軟禁大江盟固然讓他心急,但大江盟所隱藏的巨大利益,更加讓他心動。

「盟主,有件事還需要您決斷。」潘遜恭敬道。自從親眼見到蘇重殺死五毒童子,他對蘇重就充滿敬畏。這一次看到大歡喜女菩薩的慘狀,潘遜在蘇重面前越發小心起來。

「還有你決定不了的事情。」蘇重收回思緒,眉頭微皺問道。自從大江盟建立,他只是掌控了大致方向。具體事情全都有潘遜這個老江湖,帶著大江盟一眾長老共同處理。潘遜也不負眾望,雖然說不上雄才大略,但也把大江盟打理的井井有條。

「上次我們抓的那些人,其他人還好說,其中一個有些麻煩。」潘遜露出為難神色:「她說要親自見您一面。」

「什麼人竟然讓你都不敢得罪?」蘇重可是知道潘遜的老辣。連他都不敢輕舉妄動,蘇重好奇了。

「她叫林詩音,是已被滅門的魔刀門少門主。這原本不是問題,只是她有個表哥……」

「李尋歡。」蘇重眼睛一亮。

「盟主您知道?」潘遜詫異的看了蘇重一眼。

他當然知道。他從沒想過,竟然這麼早就和李尋歡扯上了關係。

「盟主,你看該怎麼處理。」潘遜小心翼翼大量蘇重。李尋歡武功告絕,飛刀號稱例不虛發。大歡喜女菩薩和五毒童子固然厲害,但更多的是體現在他們的詭異上。真論起名聲來,還是李尋歡的名聲更加響亮。

「把她帶過來吧。」沉思片刻蘇重道。

……

「小道士,要殺要剮你給個準話。」林詩音不顧身旁翠兒阻撓,滿臉硬氣道。

蘇重面無表情。能讓李尋歡愛的死去活來,龍嘯雲沉迷不已,林詩音確實是個美人。但在蘇重面前,這份美貌沒有絲毫作用。聽了林詩音的問話,他也開始思考起該怎麼處理對方。

直接放了?不可能。蘇重向來無利不起早,如果是無關人等還罷了。但林詩音不一樣。

「《憐花寶鑒》在哪裡?」蘇重突兀開口。

「你怎麼知道1林詩音悚然而驚,旋即明白蘇重這是在詐她,臉色瞬間變的難看,再也不復剛才義憤傲然。《憐花寶鑒》是王憐花一身武功秘術總結,高深莫測。一旦被江湖人知道,必然引起腥風血雨。她也是剛剛入手沒多久,本以為隱藏的頗為隱秘。沒想到被蘇重一語道破。

「你死心吧,我答應替別人保管,絕不會交出。」林詩音面色沉靜,她此刻反而恢復平靜。她雖然不是豪氣干雲大丈夫,卻也不是貪生怕死之徒。作為魔刀門少門主,最不缺的就是邪佞執拗。她幾乎可以想象,自己將會面臨怎樣的拷問折磨。此刻,她已經有了死志。

蘇重對林詩音的決然有些意外,不過旋即變得漠然:「開出你的條件。」

「不要白費功夫了……」

「幫你魔刀門報仇怎麼樣?凡是參與魔刀門滅門的勢力,我可以讓他們全部消失。」蘇重打斷了林詩音的話。

「或者我幫你把龍嘯雲殺了,讓你和李尋歡之間再也沒有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