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三節 庖丁解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節 庖丁解牛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你開什麼玩笑。新域名.,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林詩音目瞪口呆的看著蘇重。可當她發現蘇重的目光極為認真之後,頓時覺得不可思議:「你瘋了1

殺掉龍嘯雲?那個已經和她有了婚約的男人?

「這難道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嗎?」蘇重平靜道。

林詩音無言以對。如果她和李尋歡之間沒有龍嘯雲,一切都將不一樣。但她也絕不可能讓蘇重殺掉龍嘯雲。到是幫魔刀門報仇這一點,讓她忍不住的心動。

「你見過我的武功,雖然不是絕頂,但也算天下少有。大歡喜女菩薩和五毒童子先後死於我手。對我來說,《憐花寶鑒》更多的只是一種借鑒。你只需要讓我抄錄一份,就可以讓我幫你做一件事。包括幫你報仇,這種代價巨大,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蘇重循循善誘。

「李尋歡武功比你更高,他都沒那個能力幫我報仇。你?」林詩音下意識的反駁。

「李探花的功夫是不是比我高暫且不論。我的勢力手下比他強卻毋庸置疑。你可能還不知道,整個長江中下游,已經被我大江盟完全掌控。有這份實力,只要花些心思,幫魔刀門報仇並不是難事。」蘇重毫不著惱。

林詩音滿臉不信,控制長江中下游?怎麼可能。還大江盟,名字編的到像那麼回事。可大江盟?沒聽說過。

見林詩音不信,蘇重不由無語。大江盟一直奉行低調發展戰略,沒想到太過低調,直接讓人家給看扁了。

就在氣氛凝重,兩人沉默相對的時候。一片噪雜的聲陡然傳來。七八個漢子突然間呼啦啦衝進房間。中間有一人渾身狼狽,兒臂粗的麻繩把他緊緊纏繞,簡直就是個人形粽子。

「潘遜,你可真能耐埃說說,你這是第幾次被綁了。」即便蘇重心如止水,看到潘遜再次被人制住,也忍不住的泛起漣漪。

「之?你被五毒童子生擒,還算說得過去。畢竟對方是成名已久的老怪物。這次怎麼連一群烏合之眾都擋不住?那些丹藥,難道都給狗吃了。」蘇重無語。經過他的丹藥支持,潘遜此時已經是一個後天頂峰的高手。在江湖上足以安穩行走,沒想到門口還沒出,竟然在自己老窩被人給綁了。

潘遜滿臉羞愧,狠狠的瞪著身旁白面文士:「要不是這狗賊花言巧語,暗中下毒,怎麼可能抓的住屬下。」也是他大意,以為在大江盟總舵萬無一失。哪裡想到身旁這群人膽大包天,竟然敢公然反叛。難道就不怕生死符嗎?

蘇重掃了一眼幾人,發現原洞庭幫的幾個長老都來齊了。

「盟主,痛快的交出生死符的解藥,告訴我們寶庫地址。也免得受一番皮肉之苦。」領頭的中年文士一直是洞庭幫的智囊。這一次行動也是他牽頭。

三天前大歡喜女菩薩來襲,就是他攔住了一干洞庭幫長老。讓蘇重自己和大歡喜女菩薩硬拼。打的就是兩敗俱傷,坐收漁翁之利的主意。

當時戰況焦灼,蘇重表現的還算硬氣,他心下猶豫,不敢貿然發難。但一連三天蘇重閉關不出,他多方打探印證,終於確定蘇重身受重傷。當機立斷,用毒抓住潘遜。接著迅速掌控整個孤島,封鎖所有港口。之後便帶齊人馬立刻發難。

他不得不迅速,大江盟勢力龐大,可忠心之人沒幾個。更多的是因為利益聚攏在一起。一旦蘇重重傷的消息傳出去,那存放神丹妙藥、絕世功法的的寶庫,立刻就能引來一大批的貪婪者。更何況還有生死符的解藥,誰又想被控制呢。有機會重獲自由,刀口舔血的江湖人怎麼會不去嘗試。

解藥?蘇重一怔。雖然確實有丹藥能夠壓制生死符發作,可這並不代表,生死符就是一種毒藥。

大江盟人員複雜,有的確實有真本事,就像潘遜。一手翻浪勁內氣渾厚,有他丹藥輔助,已經打通十二正經,是少有高?。他們這種人,隱約能夠體悟到生死符的玄妙,知曉生死符並不簡單。最起碼確定,它不是一種毒藥。也就沒有解藥這種說法。

顯然,面前的七個洞庭幫堂主並不是那種人。信息的不對等,讓他在做出反叛決定的那一刻,就已經陷入了絕對的劣勢。

「林姑娘,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雖然李探花天下聞名,但此處孤島位置隱蔽,常人難以到達。你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外人將不會得到任何訊息。」中年文士瞥了一眼蠢蠢欲動的林詩音,語帶威脅。

林詩音雙一瞪,就要發作。她是魔刀門少門主,看似柔弱,實則桀驁入骨。受到威脅,反而讓她升起反抗之心。

可不等她動手,兩個洞庭幫堂主身形一動,一前一後已經將她和翠兒鎖定在原地。

林詩音身形一滯。她自己就是拼了性命也不怕。翠兒卻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她和翠兒自小一塊兒長大,情同姐妹。讓她只顧著自己痛快,完全不管翠兒死活,林詩音無法做到。

林詩音暗中催動內力,今日情形兇險結局難料。自己撞見這些人內訌,為了保密,十有**會被滅口。形勢不明,她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大不了就同歸於盡!想著又狠狠瞪了一眼蘇重。還大江盟,剛才吹的起勁。轉眼間就被自己手下背叛,這就是那什麼狗屁大江盟?

蘇重臉有些黑,剛和別人顯擺完自己的勢力。下一刻手下就反叛了。還當著人家的面逼宮。儘管他沒怎麼把大江盟放在心上,可這麼快就反噬主人,讓蘇重心底火氣升騰。

「財帛動人心,怪只怪盟主您手握重寶。」中年文士滿臉得意,從進門到現在,蘇重坐在蒲團之上一動不動。而且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明顯就是重傷未愈。他已經勝券在握。

「既然盟主不合作,就不要怪我們手辣。」文士眼中冷光一閃而過:「洪剛,把他抓起來!先廢了他的丹田1

一個魁梧大漢雙手拳頭不斷搓動,伴隨著嚓嚓響聲,滿臉獰笑的走向蘇重。

「盟主大人,當日您威風凜凜,一下就把小的掛在了牆上。今天怎麼老老實實的坐著不動了?看來您傷的不輕埃」洪剛快步走到蘇重身前,蒲扇大的手掌狠狠向著蘇重肩頭抓去。

五指彎曲好似鷹爪,手背上青筋暴起,顯然下了狠勁。他當初被蘇重一拳砸飛,全身骨骼碎了不知多少。對蘇重一直懷恨在心。此刻得了機會,一出手就全力是施展。他本來就天生神力,這一抓下去,立刻就能把蘇重肩膀捏碎。為的就是報當初羞辱之仇。

見蘇重仍然坐在原地一動不動,洪剛臉上滿面放光,眼中全是興奮。其他幾人見蘇重果然不作反抗,認定蘇重傷重,頓時心中大定。

此刻,幾乎是下意識的,蘇重進入定境狀態。和往常不同,出了冷靜至極的心智,他的眼中,再次出現了淡淡的灰色線條。特別是他是桑線條遍布周身。有的在虛空中,有的緊貼在對方身上。粗細也不同,有的戲如髮絲,有的筷子粗細。還有的盤旋聚攏在一起,組成一個漆黑墨點。

蘇重幾乎是下意識的抓起身旁長劍,沿著一條最粗的線條輕輕劃過。

嗤!

洪剛伸出的手臂瞬間就變的只剩白骨,血肉竟然被蘇重一劍剔除!

心臟巨大的力量把血液送往全身各處,保證一個人的正常活動。但現在,這種壓力成了催命符。血液從洪剛肩膀殘破血肉處,猛然噴濺而出,****的血液好似利箭,眨眼間就把房間的一面牆壁染紅。

蘇重長劍回收,好似順路,行雲流水般再次劃過一條灰線。

噗嗤!洪剛喉嚨被輕易割開。手臂被提出血肉的痛苦,硬生生被悶在了肚子里,只剩下一連串掙命般的呼呼聲。

不等其他幾人作何反應,一片劍光陡然潑灑開來。

嗤嗤嗤!

六具慘白骨架猛然跳出,可他們的身體卻留在了原地。身體像是一層衣服一樣,竟然被他們的骨頭給脫了。就好似骨頭用力過猛,掙破了衣服跑了出來!

失去骨架支撐,身體立刻委頓崩潰,滿身血液湧出。好像一個充滿水的氣球,猛然被割裂,水流四濺。

蘇重確實重傷未愈,要是此刻碰到大歡喜女菩薩,他二話不說掉頭就跑。可洞庭幫的七個堂主?蘇重還真沒放在眼裡。

他有的是手段置對方於死地。比如說用毒。他本就精通醫道,五毒童子又給他貢獻了長春經和數種南疆奇毒。想要毒死他們,蘇重只要動動手指。

但他更想嘗試一下自己新練就的手段。那種線條太奇妙。而結果……看著被陡然濺射的血液澆了個通透的林詩音,對方好似被嚇傻了,直接怔在原地。她的小丫鬟面無人色,瞳孔渙散,顯然是被嚇懵了。再看看雙眼圓睜,大張著嘴的潘遜……

這結果好像有些嚇人?

「庖丁解牛啊1

好半晌,潘遜才回過神來,狠狠的吸了一口帶著濃濃血腥味的空氣。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

庖丁解的是牛,盟主解的可是人啊!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