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四節 波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節 波瀾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一天後,林詩音鄭重的把一本書交給了蘇重,正是《憐花寶鑒》。手機,平板電腦看小說,請直接訪問m.,更新更快,更省流量見識了蘇重詭異劍法,林詩音明白,就像蘇重說的那樣,有這樣的武功,有沒有寶鑒其實沒什麼區別。既然如此,能夠用一本沒多大影響的書,換來蘇重報仇的承諾。她很快就下定了決心。

經過和大歡喜女菩薩一戰,蘇重的精神隱隱發生質變。奪命劍的修鍊也已經漸入佳境。蘇重對武功秘籍的需求,不再像當初哪兒迫切。但能得到《憐花寶鑒》,蘇重依然很高興。畢竟是一代人傑王憐花的心血之作。那些用毒易容的詭異秘法雖然神奇,卻不能讓蘇重心動。真正讓他在意的,還是秘竅的錘鍊運用。

只是大略瀏覽一遍,蘇重就覺得大有收穫。和長春經、大嚼鐵法不同。王憐花這位鬼才顯然更有想法。通過寶鑒蘇重發現,對方已經開始有意識的運用腦部秘竅。通過氣血刺激秘竅,達到間接開發大腦的作用。怪不得王憐花年紀輕輕,不僅武功卓絕,更精通各種秘術。沒有一個強悍的大腦,怎麼學得會這些?

既然有了收穫,蘇重就決定付出報酬。魔刀門被滅已有一段時間,消息隱蔽。他如果要詳細查詢,費時長久。蘇重一心練武,哪裡有那功夫。

這時候正顯示出了大江盟的作用。他只是把這件事情以懸賞的形式掛出去,在神丹妙藥、絕世武功、大筆的錢財誘惑下。大江盟一眾人員迅速被動員起來。那幾個當初被抓住的倒霉蛋,首先遭到了嚴苛至極的拷問。

沒過多久,順藤摸瓜之下,蘇重就已經得到了名單。剩下的事情就很簡單。凡是參與魔刀門滅門的主謀,無一例外全都上了大江盟暗殺名單。一眾大江盟成員,或者是親自出手,或者是買兇殺人。只要拿著對方的人頭,就能得到相應的獎勵。很快就有一批人被各種手段殺死。

聽著潘遜彙報的訊息,蘇重滿臉意外。

「你說這些人之所以能找到林詩音,是龍嘯雲通風報信?」

「沒錯。她這位未來夫君,城府深沉,?探花就被他玩弄於鼓掌之間。竟然輕易被他奪了李家三代偌大家產。連帶著還得了一個******。這一次連他媳婦兒都賣,真不知道他打得什麼主意。」潘遜滿臉不屑。

「他打什麼主意和我們無關。把這些東西全部給林詩音送過去。我和她的交易也算完成了一半,剩下那些陸續也會有人完成。讓她耐心等待就好。」蘇重不以為意道。

相比這些江湖紛爭,他更在意自己的武功。他幾乎把所有時間都用在了修鍊上。他穿越數個世界,積累渾厚。但知道的再多,也離不開一步一步的修鍊。那種力量一點點提升的感覺,讓蘇重無比滿足。

蘇重不關心別人,並不代表別人不在乎他。沒過多久,龍嘯雲就給他帶來了麻煩。

「盟主,你快拿個主意吧。龍嘯雲說我們扣押了他的未婚妻,召集了一大批人要來找您討說法。還有,不知道是誰透露的消息。說您身懷重寶,掌握著各種靈丹和武功秘籍,很多江湖人已經開始向洞庭湖聚集。有不少人就混在龍嘯雲那伙人中間。如果不能及時應對,後果不堪設想。」潘遜滿臉焦急。

蘇重眉頭緊皺,他只想安安靜靜研習武道,不想參與江湖紛爭。上個世界折騰的太厲害,最後和掃地僧一番大戰,直到如今仍然心有餘悸。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紛爭之上,他更願意花心思默默提升自己,探究所得武道奧秘。

「要不,召集所有長老前來護衛?」潘遜試探著建議到。

蘇重撇撇嘴:「那些傢伙你能信?」

潘遜臉色尷尬。才過去不久的洞庭幫長老叛變之事,讓他對那幫傢伙有了足夠的認知。有好處了就一窩蜂的往前湊,有了難題,一個個唯恐避之不及。

「再說,別人怎麼知道我大江盟有丹藥和秘籍?還那麼準確的知道這處孤島位置。沒有內鬼通風報信,誰能有那麼多的確切消息?」蘇重眼中寒光一閃而過。大江盟倉促構建,鬆散而毫無凝聚力。當利?達到一定程度,貪心就會讓某些人瘋狂。

「這幫該死的蠢蟲1潘遜咬牙切齒,旋即擔憂道:「這次風波不小,盟主,咱們還是躲一躲吧?」

躲?能躲到哪裡去?能夠增加功力的丹藥,能夠起死回生的聖葯,神秘高深的秘籍,這一切都帶有巨大的誘惑力。每一個江湖人都絕不肯放過。他們會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尋找蘇重。他躲得了一時,也躲不了一世。

更何況,躲避從來都不是蘇重的風格。

「潘遜,加快施工進程吧。」蘇重恢復平靜道。

「這……」都火燒眉毛了,怎麼還忙著搞建設?潘遜滿心的不解。

蘇重卻根本不解釋,揮手讓他離開。

「破,陣法完善的怎麼樣了。」蘇重進入破界珠立刻問道。

「催催催!就知道催!你不會自己看埃有本事你進來推演陣法,老子出去逍遙快活1破歪著嘴不但噴塗唾沫星子,整個大圓球腦袋上,寫滿了我不爽這幾個字。

蘇重笑笑不以為意,通過玉樹接通玉碑,查看破推演完善的陣法圖譜。

他和破一體雙面,他搜集的知識,破同樣能夠學習查看,並進行深入研究。蘇重********全部放在修鍊武道上。而其他需要長時間研習的東西,蘇重便會交給破。

蘇重武功高強,但面對層出不窮的江湖人追殺,他還沒有單槍匹馬肚子挑戰的準備。那雖然熱血,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自己打生打死,說不定就會損毀武道根基,這在蘇重看來非常不值。

對於敵人來說,消滅他們,可不僅僅只有單挑這一條路。

蘇重身處孤島,很快就想到了陣法。自從他學會奇門遁甲之術后,一直就沒有停止過鑽研。破更是被他要求,不斷研究參悟。到如今,他在奇門遁甲上的造詣,早已甩開黃老邪不知幾條街。

這一次,他就打算以整個孤島為基地,以奇門遁法為武器,來會一會那些貪婪之輩。

「破,這個水霧漫天陣用的不錯,既能迷惑對方感官,又能隱藏我方人員位置,竟然還能加大環境濕度進而防止火攻。最好的是此處孤島伸出洞庭湖中,四周全都是水,形成水霧的來源可謂是取之不荊不錯不錯1蘇重滿臉讚歎。

「那還用說。破爺出馬,當然是一個頂三1大圓球洋洋得意。

「嗯。要是在霧氣裡面加入些毒藥怎麼樣。」蘇重喃喃自語。

「小蘇,你太陰險了1破義正言辭,然後滿臉肅然道:「五毒童子的鬼壓床就不錯。」

「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嗎?」

整個破界珠空間內不時的傳出陰陰笑聲。不遠處,再次孵化出來的神鵰、寶蛇、還有小灰,倉皇的遠離破界珠中心。

這裡太可怕了,我們要回殼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