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五節 陣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節 陣法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科幻小說

隨著江湖風波越演越烈,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大江盟的存在?知道大江盟盟主擁有神丹妙藥絕世武功。更多的人被貪心所驅使,加入了討伐行列。

在這種情況下,蘇重也不得安寧。索性不再閉關,一心一意撲在陣法布置上。

潘遜很不理解,風雨欲來大兵壓境,轉眼就到了生死危機。自家盟主怎麼一點兒都不著急,反而為了一棵樹、一塊石頭擺放在哪的問題,頂著烈日不顧辛苦親自查看校驗。

他有心勸阻,但蘇重卻堅定執著,根本就不聽勸。

無奈之下,他只能把海沙幫大批好手遷移到孤島之上。一方面加快施工進程,一方面也能提高整個島嶼的防禦能力。儘管他知道,面對整個江湖的瘋狂武者,他這些人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但讓他什麼都不做,卻也不可能。

回想過去,他和蘇重的交集的開始,是在算不上多麼好。可一步步走到如今這個地步,他成了大江盟的二把手。掌控著比海沙幫巨大不知道多少倍的勢力。自身武功突飛猛進,現在的自己可以打以前的十個自己。

到現在依然跟隨蘇重。忠心?充滿陰險的江湖哪有那麼多的忠心。畏懼?他確實也畏懼於蘇重的恐怖武功。可這都不是最終原因。是不舍,是貪心啊!他現在的一切都是蘇重賜予,只要蘇重完好,他的一切都能得到保障。

大江盟是利益的聚合體,潘遜也不例外。不過和那些搖擺不定的長老相比,他這個最初投靠的大長老所得利益更多。所以堅定不移的支持蘇重,也就是在變相的保全自己的利益。

想明白這一切,潘遜動起手來更加勤快。把手下人支使的團團轉。一邊幫蘇重完成島嶼改造,一邊不斷的把人手分佈整個島嶼重要關卡。務必把地勢優點完全發揮出來。

可很快,手下就傳來報告。他的人竟然失蹤了!

難道那些人呢已經打上來了?潘遜悚然而驚。旋即搖頭否定。自從知道有人要攻打孤島,他早就撒出去了大把眼線。而且整個島嶼周圍就是一望無際的洞庭湖,他讓人佔據制高點,不間斷的注視湖面。到如今可從未發現有任何船隻靠近。

難道有人從水下潛入了進來?

海沙幫本就是長江沿岸的幫派。幫內不乏熟悉水性的好手。知道有些人在水底比在岸上還要厲害。難道真的有人從湖底偷偷爬上了島?

「盟主,不好啦!已經有人偷偷潛入島上啦1潘遜著急忙慌的找到蘇重。

蘇重正在種樹,聞言頭也不抬,繼續挖坑刨土:「不可能。」

他早就把寶蛇放入水中,整片島嶼周圍都有他在游弋。絕對不可能有人從水底潛入。更可況,神鵰可一直在天空盤旋。他不相信有人能躲過神鵰銳利雙眼。

「怎麼不可能。咱們的人在已經有好幾個失蹤了!肯定是被那些賊子給埋伏殺了1潘遜滿臉惶急。這才剛開始,自己就已經折損了十多個手下。等到整個江湖聞風而動的那些人趕來,自己小小海沙幫哪裡還擋得祝

「盟主,您到是快想辦法啊1潘遜看著蘇重不緊不慢的動作,急的在原地團團轉。

「我不是讓你告訴手下,沒事不要讓他們亂竄嗎?」蘇重依舊不慌不忙的填土澆水:「你難道真以為我是吃飽了沒事幹,才在這種時候亂來?」

人家都殺到門口了,你還在這裡種花種草。掃了眼不遠處在枝頭上跳來跳去的灰色麻雀。潘遜無語。這還捎帶著遛鳥!這都不算亂來,還有什麼算亂來!

「你沒聽說過奇門遁甲嗎?」蘇重瞥了一眼潘遜。

潘遜滿臉茫然。什麼奇門遁甲?那不都是江湖術士的騙人伎倆嗎?

土包子!

蘇重滿臉不屑:「整個島嶼都已經被我的陣法籠罩。隨著時間推移,陣法威力越來越盛。現在只不過是把人困住,再過段時間,那就不好說了。」

蘇重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潘遜:「你派人把手關卡的想法很好,可人力再大h怎麼抵得過天地的力量。奇門遁甲借用天地之力,如果在加上人力輔佐,威力無窮。」

潘遜聽的一汊是在講故事話本呢吧。可想到自己失蹤的手下,他終於漸漸相信。自從上了這座島,他可是聽說了很多詭異故事。類似鬼打牆這樣的事情,他已經聽手下說了好幾起。

他本以為有人裝神弄鬼,想要徹查。卻遇上了大歡喜女菩薩來襲事件,緊接著又發生了江湖風波。巨大危機面前,他把這件小事下意識忽略。此刻想來,這可不就是那什麼奇門遁甲之術嗎。自己還想著拼盡海沙幫所有人保住盟主,沒想到盟主早就不聲不響的布置下了絕妙法陣。

「盟主!真沒想到,您還有這個本事。」潘遜滿臉喜色。

「不忙著高興。讓小灰帶著你去把那些人找回來。稍後你按照我的計劃,把手下都撒出去,藏在陣法之中。那些位置很奇妙,適合埋伏且利於撤退。陣法加上伏殺,那些人來多少,我們就殺多少。」蘇重眼中不由露出冰冷殺機。他歷經數個時代,最不缺的就是殺伐果斷。

他本想安安靜靜的練武。沒想到有人卻不想讓他安生。既然別人不想讓他安生,那大家就一起不好過!

潘遜冷不丁的打了個寒顫,好似再次回到了五毒童子死亡的那個深夜。那種面對死亡的無力,讓他臉色耍的變得蒼白。

盟主動了殺心啦!

……

一艘大船之上,到處都是提刀帶劍的江湖客。每一個都殺氣騰騰,眼中精光閃爍。龍嘯雲站在船頭,望著波瀾微微的湖面,臉色陰晴不定。他本來打的好算盤,假借解救林詩音的名義,帶著一群人威逼大江盟,趁機剷除對方奪取寶物。

可沒想到江湖上很快就傳出消息,說大江盟盟主身懷重寶,不僅有神功秘籍,還有能提高功力的秘葯。這則消息立刻把江湖引爆。龍嘯雲一番作為,很快引起眾人注意。一些隱藏多年,或者身份不明的人紛紛趕到李園。明面上說著為他主持公道,實際上全是沖著大江盟寶庫去的!

「龍大爺,你不用愁眉苦臉,有我們這麼多人幫忙,你還不怕找不回來媳婦嗎?」一個大漢對著站在船頭的龍嘯雲道。看似安慰,更多的卻是在調侃。

「哈哈,肯定能找回媳婦,只是這麼多天過去。不知道龍大爺這位沒過門的媳婦是不是已經過了門了。可惜,即便過了門,那也是是進了別人家的門。」人群中有個一聲音響起,頓時引起一眾人哈哈大笑。

在座的每一個,都對大家的心思心知肚明。至於龍嘯雲,救媳婦可能是真,但奪取寶庫絕對假不了。這些人跟著一起來,也不過是想找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大江盟畢竟神秘莫測,盟主既然有那麼多好東西,必然有著不俗本領。他們人多了,力量總歸大了些,得到好處的可能也就更大。

龍嘯雲正好召集江湖人士助拳,這立刻成了一種江湖武者最好的掩護。只是來此的人良莠不齊,也有那不怎麼看得上龍嘯雲的人,這種類似嘲諷已經不止一次。

龍嘯雲緊握拳頭,面無表情:「各位還是修一修口德。我的媳婦自然是要進我龍家的門。那位大江盟盟主固然神秘,可我兄弟的名頭也不差。他不怕我龍嘯雲,你們說他怕不怕我兄弟?」

整個大船上為之一靜。小李飛刀,例無虛發,這是無數江湖人用一條條人命得出的結論。他們終於想起來,這位林詩音不僅是一滅門魔刀門少門主。他更是李探花的表妹。有著尊靠山在,試問誰人敢惹。

見眾人沉默,龍嘯雲嘴角微翹,輕笑一聲。

「嘿嘿,進龍家的門?我怎麼不記的有什麼龍府,只有一個傳承數代的李園呢?這是進的李家門,還是龍家門啊?」人群中不知是誰陡然陰陽怪氣的道。

剛才被震懾的一眾武者頓時面色怪異,眼神古怪的看著龍嘯雲。

龍嘯雲臉色不變,拳頭卻握的更加緊,指節發白。這一刻,他無比渴望力量。要是自己有例不虛發的飛刀,這裡的人誰敢嘲笑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