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位面破壞神>第二十七節 阻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節 阻敵

小說:位面破壞神| 作者:卒印(書坊)| 類別:

孫駝子四十多歲,一身褐色衣衫。長得普普通通,若非他那微微弓起的脊背有些顯眼,把他丟在人堆里,絕對找不出來。

但就是這個普通的駝子,有著一個堪稱傳奇的經歷。他的有個哥哥是天下第一,他曾經和王憐花有過一面之緣。他更有著一身不俗的武藝。

孫駝子腳下施展的是最普通不過的八步趕蟬,可他一步就能跨出數丈,比那些所謂江湖豪俠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他此刻也在進鼓人員之中。孫駝子並不看重所謂的秘籍神丹。到了他這種境地,秘籍更多的只能讓他觸類旁通,根本不可能讓他一步登天。丹藥?不是自己點滴積累而來的功力,要來何用!

他來這裡,為的是一個承諾。他曾經答應過別人,保護《憐花寶鑒》。本來寶鑒應該交給李尋歡,只是李尋歡為情所困,跑到了關外。寶鑒就落到了林詩音的手裡。如今林詩音陷入大江盟,他怕寶鑒出問題,不得不來。

混在一種江湖人中,他絲毫不顯眼。對身旁那些人眼中的熱切甚至狂熱,孫駝子古井無波。年輕時他或許會嘲諷不屑。可現在,他卻沒有絲毫髮表看法的意思。

這些人大多武功不如他,際遇也不如他。如今為了武功,不顧一切的往大江盟跑。從另一方面來看,也算情理之中。至於貪心?誰人不貪心呢。

只是……

看著遠方那籠罩在陰雲中的島嶼,孫駝子臉色微變。大江盟這個神秘勢力,突然崛起。不知道有什麼秘密在其中。作為大江盟總舵的島嶼,如此詭異陰森。孫駝子有種不妙的預感。他越發擔心,恐怕《憐花寶鑒》已經出了問題。

船隻快速劃破湖面,很快到達島嶼岸邊。剛剛踏上島嶼,眾人就覺得好像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周圍溫度陡然上升,一股濕熱氣息鋪面而來。

孫駝子左右打量,除了茂密的植被和淡淡霧氣,並沒有什麼奇怪。甚至還能聽到島內不時傳出來的蟲鳥鳴叫聲。

隨著眾人走入樹林,孫駝子悄然*沒身形,趁著人不注意,一個閃身便沒入樹林之中消失不見。

跟著眾人固然能夠讓別人幫自己探路。但對於自身武功充滿自信的人來說,跟著眾人只能拖慢他們的速度。

一個人的武功一旦突破先天境界,就會發生一種很大的變化。即便只是貫通任督二脈的偽先天,依舊有著不可思議的能力。他們已經在進行一種緩慢的進化。這種人的生存能力大大提高。對於普通人來說,野外環境是危險而致命的。但對他們來說,充滿危機的野外,也只不過是些行走困難的小樹林。

孫駝子身形如風,悄無聲息的在樹林之間穿行。他腳不沾地,每次都在草葉或者樹枝上借力,輕飄飄的隨風前進。他知道很多人精通險境布置,萬一在地上設置了什麼詭異機關,即便不能殺死他,也會給他造成麻煩。就算無法影響他,也會暴露他的位置。

一路行來,他已經發現了不少陷阱。好在他廝混江湖長久,經驗豐富。並未觸動任何機關。饒是如此,孫駝子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正是因為知道,才明白這座看似寧靜的島嶼,實則暗藏兇險。能夠在這種密林之中,密布精巧機關的人,必定是一個精通機關術的人。這種人本身的實力可能並不高,但只要給他們時間和空間,他們所造成的破壞,就會大的超乎想象。

周圍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白色煙氣,頭頂被烏雲籠罩,整個森林中顯得有些陰暗。方向感受到極大的干擾。一不小心就會誤入歧途。要不是孫駝子眼神銳利,輕功高明,根本不管前面是不是有路,靠著一身輕功一路高飛低走,沿著直線直接趟過去。他早就被錯亂的山石樹木等障礙迷亂了方向。

這不由讓孫駝子想到了奇門陣法。難道大江盟還有人懂得奇門之術?他心中漸漸凝重。先是精妙的機關術,然後又是擾亂視線的奇門陣法。這個大江盟果然不簡單。

他前進的越發小心,生怕不小心著了道。?

突然,他感覺鼻尖掠過一抹涼意。就像是薄荷帶來的那種感覺,讓人有著淡淡的舒服感。他沒怎麼在意,以為是被林中濕氣沾染。可下一刻,這種涼意陡然爆發起來。就像蓄積已久的火山,猛然噴發。這股涼意,從他的肺部陡然輻射開來。

孫駝子大驚失色,自己竟然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中了招?!他立刻運轉內氣,試圖驅逐這詭異感覺。他不運氣還好,可剛把內氣提起,涼意竟然能直衝腦門。腦袋裡好像被放了一塊冰塊,瞬間變得清晰無比。與之相反的是,他的四肢以同樣快的速度迅速僵硬。

噗通!

剛剛踩踏樹榦飛躍半空的孫駝子,身形猛然一滯,飄逸的身法陡然變得僵硬。像是一塊石頭一樣,划著一道弧線,毫無美感的落在地上一動不動。

孫駝子意識清醒。他能聞到地面的泥土腥氣,能感到面頰上沾染露水的清涼,能聽到風聲穿過樹林所發出的輕微聲音。但唯獨,他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即便練眨一下眼睛都不能。

到底是什麼時候。自己竟然就這麼不知不覺的中了毒!

不一會兒,他眼前出現了一雙黑色靴子。然後他被來人像捆豬一樣綁住手腳,一陣天旋地轉,孫駝子便被人扛在了肩膀上。堂堂一代高手,被人好似獵物般直接給扛走了!而且他還一點兒反抗能力都沒有!

……

龍嘯雲躲在人群之中,小心翼翼的前進。數月前他還遠遠觀察過這座島嶼,但現在看來,當初的景象好似是另一個地方。

自從登上島開始,他的心一直都提著。甚至連周圍那些人眼中的嘲諷和幸災樂禍都來不及理會。看著興沖沖走在前頭的一眾人,龍嘯雲眼中陰冷一閃而過。

島上發生這麼大的變化,肯定和大江盟盟主有關係。自己這些人來搶人家的寶貝,對方怎麼可能沒有準備。島上詭異情景,很可能就是對方的手段。

他一直注意著周圍的環境,淡白色的霧氣逐漸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突然發現,始終繚繞在他們周圍的霧氣,在不知不覺之間,竟然變得越來越濃。他悚然而驚。

剛剛上島的時候,霧氣只是若有所若無,甚至只是一種淡淡潮濕感覺。但此刻,他甚至已經看不清十步之外的人影!而他直到此刻,才真正發現這一變化!

不好!

就在這時,霧氣陡然被攪動。一道紅光劃破白霧,陡然在人群之中閃過。

噗嗤!

血光飛濺。只是一瞬間,就有三人倒在地上!

龍嘯雲大驚失色。果然有埋伏!

他猛然抽身而退,甚至閃動之間,已經把自己放在了數人中間。

幾乎在他閃身的瞬間,一道紅光從剛才他所在的位置劃過。霧氣被斬開一道縫隙,龍嘯雲努力睜開眼睛,依舊什麼都沒發現。額頭汗珠唰的一下就下來了。

他只覺汗毛倒豎!

「有人偷襲!小心……」

「霧中有人1

呼喝聲此起彼伏。但這絲毫不起作用。不斷有人被擊殺到底。哪來去無影的亮光好似黑白無常的勾魂鎖鏈,只要被它籠罩,立刻就沒了性命。龍嘯雲大駭。

突然間,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陡然襲上心頭。龍嘯雲頓時如多冰窟,常年混跡江湖歷練得來的危機感應,讓他下意識的伸手抓住身旁的趙正義。猛然一下拉到身側。

轟!

他只覺一股巨大的力道從趙正義背後傳來。兩人瞬間被擠在一起,他甚至聽到了一連串骨骼碎裂的聲音!

這絕對不是人該有的力氣!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量!

即便隔著一個人,他依然被巨力震的半邊身子發麻。被他拉坐擋箭牌的趙正義早就死的不能再死。龍嘯雲毫不猶豫,猛然推開滿臉猙獰絕望的趙正義。輕功被催發到極致,借著那股巨大力量,利一般倒飛而去。撕開濃濃霧氣,快速消失。直到此刻他才發現,那些本來跟在他身後的人,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少了大半。

他們只顧著往前走,根本就沒想到,竟然有人從後方慢慢殺了上來。對方顯然早有預謀,想明白這一點。龍嘯雲只恨自己少生一雙腿,不惜施展密法催動血氣,以更快的速度沿著原路飛奔而去。

在他身後不遠處,一條紅玉雕刻般的小蛇盤旋在地。掃了一眼狼狽逃竄的龍嘯雲。晶瑩剔透的眼中竟然出現了一抹極似人的嘲諷之色。身軀展開,一道紅光閃過,紅玉小蛇瞬間消失在了密林深處。

……

島嶼另一方,除了濃的化不開的霧氣之外,一股股黑煙從密林中生出。零散的火星依舊在頑強的燃燒。地面坑坑窪窪一片焦黑,還有很多類似蜜蜂、螞蟻、毒蛇的屍體。有的還沒死透,不斷翻滾掙扎。同時還有很多衣著各異的江湖人,同樣死在此處。面孔或黑或紫,顯然是被這些毒蟲毒死。

沿著這條滿是焦黑的道路,直到被白霧籠罩的盡頭,都是毒蟲和人的屍體。其中一個矮胖禿頭,正是前段時間曾經上過島的雷洪。

當初蘇重和大歡喜女菩薩拼的兩敗俱傷,沒來的急追他。沒想到他再次來到了島上。也不知道是自己來的,還是被人找出來強行帶上島。顯然,這一路的焦黑就是他的傑作。

他此刻手裡緊緊攥著兩顆雷火珠,仰面倒在地上,臉上滿是驚駭。頭頂一片血肉模糊,四個半圓窟窿排列在腦袋周圍,他竟然直接被掀了腦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