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四章圖騰神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圖騰神柱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靈丹妙藥?我這樣的寒門子弟,能夠吃飽便算是不錯了,只吃靈丹妙藥哪裡是我能承受得起的?」

鍾岳搖頭,提起這盞銅燈準備離開返回劍門,突然他停下腳步,又折了回來。薪火小童好奇的看著他,只見鍾岳從葯簍里取出葯鋤,花費大半個時辰刨了個坑,向那屍骨拜了拜,將屍骨請入坑中,然後填土,又拜了拜,這才起身提著燈離去。

燈內的小童目光山東,露出讚許之色,靜靜地等他做完這一切,見到鍾岳將燈掛在胸前,沿著石壁攀岩而上,忍不住道:「堂堂的神族,你竟然不會飛,竟然還要靠兩條腿走,真是丟神族的臉面!純血的神族天生神聖,尾巴一動便可以馭氣飛行。」

鍾岳攀上山崖,笑道:「我沒有尾巴,也不是神族,自然不會飛。」

薪火小童從燈里跳出來,在他的衣服上行走,摸了摸他的尾骨,搖頭道:「你有尾巴,只是沒有生長出來。我從前遇到的伏羲神族,都長著一條蛇尾,你的尾巴為何沒有長出來?你不信?那你摸摸自己的屁股,看看是否有尾骨的痕。」

鍾岳向身後抹去,果然摸到自己的尾骨,心頭微震。

「難道我人族真的是伏羲神族的後裔?不可能,我人族弱小,可以說是萬族之中最低微的種族,怎麼可能是神族中最為尊貴的皇族後裔?」

他定了定神,奮力向山崖上攀去,有薪火和這盞銅燈,黑霾無法侵入,很快鍾岳便登上崖頂,四下看去,只見黑霾籠罩天地。

「薪火,你能否看到這黑霧裡到底有什麼?」

「堂堂的神族,竟然不會用自己的神眼去看……是了,你的神眼也退化了。你摸摸自己的眉心,是否微微凹下?那裡便是伏羲神族的第三隻眼睛,神眼的位置所在1

鍾岳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果然摸到一個凹下的地方,心中更是狐疑,暗道:「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中的燧皇,也是長了第三隻眼睛,難道我人族也有第三隻眼?」

那盞破破爛爛的銅燈光芒漸漸明亮起來,照耀的距離越來越遠。黑霾濃郁無比,但這光線卻彷彿能夠穿破一切陰霾。

鍾岳順著燈光向四下看去,心頭不由駭然。

只見一隻巨大的腳丫子從天而降,踩在深谷之中,這隻腳丫子沒有血肉,只剩下骨骼,白森森的,約有半畝大小!

他抬頭向上看去,只見在他面前一個白骨巨人屹立在黑霾之中,身上披著破破爛爛的鎧甲,鎧甲上布滿銅鐵鏽,斑駁不堪,彷彿經歷了萬千年的古老歲月侵蝕。

白骨巨人的骨骼之上布滿各種瑰麗花紋,有如圖騰的圖案遍布所有骨骼,邁開雙足向前走去,身後拖著一條長長的白骨尾巴,抖來抖去,不知是什麼種族!

突然,一面破破爛爛的大旗悄然無息從鍾岳面前滑過,在半空中飄飄蕩蕩,又有一隻只巨大的白骨大腳從天而降,無聲無息的在黑霾中走動,這些白骨大腳,單單腳面都要比鍾岳高出許多!

還有不少白骨巨人從地底飄起,加入到這支白骨大軍之中,而地面卻沒有絲毫破損。

這些白骨巨人骨骼遍布圖騰紋理,歷經漫長歲月而沒有磨滅,他們彷彿沒有真正的形體,遇山則穿山而過,遇水則踏水而行,跟在空中的大旗後面,只有遇到那些活著的生靈時才會將對方的一身血肉吸走!

又有一頭頭巨獸出現,身上掛著腐爛的血肉,顱骨中鬼火幽幽,白骨巨人跨騎著巨獸,有些白骨巨人身上還掛著各種飛禽走獸的血肉,血肉蠕動,很是詭異。

而在更遠的地方,有一面面破破爛爛的旗幟在半空飛舞,更巨獸出現,只是距離太遠鍾岳的目力不及,看不分明,只能看到躍動的一朵朵幽幽的鬼火,那是白骨巨人白骨巨獸的眼睛!

原本劍門山附近蔥蔥鬱郁,山巒蔥翠,此刻竟然彷彿變成了鬼魅橫行的魔域!

「這些是魔魂,神魔死後怨氣凝聚不散,形成的魔魂1

燈里,薪火小童低聲道:「怨氣這麼強,這裡一定發生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讓這些傢伙怨氣不散。而且,這些神魔死後的魔魂,到底是在尋找什麼?這些傢伙死了以後還要尋找的,肯定是什麼了不起的寶貝兒1

鍾岳吃驚道:「他們是神族?」

「有神族也有魔族,不過多是低等神族。只有伏羲、女媧、華胥、弇茲等九大族才是真正的神皇一族,血統最為尊貴。你體內有伏羲神族的血脈,可惜太稀薄了些,連死掉的這些神魔都遠遠不如,不適合傳承薪火,否則你便是這一代的薪火傳承者了。」

鍾岳辨明方位,向劍門山走去。

待到他走出聚雲山,陰霾中的魔魂已經散去,又過了半日時間,陰霾也消失不見。

魔魂陰霾散去,燈里的薪火小童也沒了聲音,這幾日有這個稀奇古怪的小生靈做伴,鍾岳卻也不覺得寂寞。猛然間薪火小童不再說話,他倒覺得有些不太適應。

他掀開燈罩看去,只見燈芯上的薪火小童消失不見,只剩下一朵指頭大小的燈焰。

「薪火,你還在么?」鍾岳晃了晃這盞怪燈,問道。

「別吵我。」

燈焰晃動,隱約露出薪火小童指頭大小的腦袋,打個哈欠道:「我這幾日燃燈抵禦黑霾,耗費了太多的精神,需要休息。須得儘快找到薪火傳承者,寄居在他的魂靈上,否則我也堅持不了幾年便會熄滅。我睡了太久,大不如從前……」

他又昏昏沉沉睡去,鍾岳想了想,將這盞燈放在葯簍里,用藥材蓋住,走入劍門山。

「外門弟子,練成魂魄出竅的和沒有練成魂魄出竅的待遇截然不同,練成魂魄出竅,住在上院,每個月能夠領到十枚羽靈丹,傳授的功法也更為高深!我須得先去外門的碧空堂,通過考核,將自己的待遇提上來1

鍾岳直奔碧空堂而去,魂魄出竅的考核一月才舉辦一次,今日正是考核的時間,若是錯過了便只能等到下月了。

外門弟子眾多,足足有五萬多人,鍾岳消失了三天之久也沒有引起劍門的注意。像他這樣出身鐘山部落這等小部落的小人物,就算死在外面,只怕也沒有人關心。

「魂魄出竅,不能動用薪火傳授給我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只能動用劍門出竅觀想法,不知道用這個法門是否能夠做到魂魄出竅?」

鍾岳有些擔心,劍門對傳承極為看重,若是被察覺到自己修鍊的不是劍門的功法,逐出劍門事小,若是因此喪命那就虧大了。

到了碧空堂,只見碧空堂中百十位外門弟子聚集在那裡,也在等候考核,有幾位外門弟子手持圖騰神柱,上面以異獸血畫出奇異的紋理。

圖騰柱是大荒的人族部落祭祀用的神柱,有著神奇的作用,對魂魄有著極佳的滋養效果,修鍊觀想也是事半功倍。

有資格手持圖騰柱的,都是部落中的上等人家。

這等圖騰柱只有鍊氣士才能煉製,因此只有擁有鍊氣士的部落才有,而鍊氣士所煉的靈,也是一種圖騰,名叫圖靈,是圖騰之靈的意思。

靈和圖騰之間關係密切,有個部落因為其鍊氣士的圖靈乃是一頭玄龜,於是整個部落都以玄龜為圖騰。而部落祭祀玄龜圖騰,也在某種程度上提升了那位鍊氣士的修為。

至於沒有鍊氣士的部落當然沒有圖騰神柱,鍾岳出身的鐘山部落更是最小的部落,當然也沒有圖騰神柱這等寶物。

鍾岳剛剛走到碧空堂突然只聽一陣嘩然聲傳來,人群涌動:「死人了1

「有人在考核中被打死了,魂飛魄散1

鍾岳心頭一動,只見兩個白衣男子抬著一個少年的屍體走出碧空堂,正是死在考核中的外門弟子。

這一幕讓諸多外門弟子心中一緊,魂魄出竅的考核極為苛刻,單單魂魄出竅並不能通過考核,還需要考核魂魄強度,戰鬥意識,其中有許多兇險之處,稍有不慎便被打傷!

甚至,鬧出人命都是常有的事!

碧空堂外,前來考核的外門弟子心中忐忑不安,碧空堂考核鬧出人命他們都有所耳聞,但耳聞和親眼見到不同,對他們心靈的衝擊更強,讓許多人心中都不禁打鼓,有了退卻之意。

鍾岳邁步向前走去,心道:「修行之道,在於精勇猛進,若是心敗了,一切都敗了,還談什麼修行?」

碧空堂前,主掌此堂的白衣老者眼觀鼻鼻觀心,似乎沒有看到鍾岳的到來,淡然道:「來自哪個氏族?」

「鐘山部落,鐘山氏,鍾岳1

白衣老者抬頭,打量鍾岳一眼:「進去吧。下一個!來自哪個氏族?」

「渭水部落,水塗氏,水清妍。」

鍾岳走入碧空堂中,突然只聽身後一個悅耳動聽的聲音傳來:「鍾岳?鐘山氏的岳哥哥?真的是你?幾日不見,你怎麼瘦成這個樣子?」

鍾岳回頭看去,只見一位少女緊隨自己走入碧空堂,那少女也是十三四歲年紀,膚白貌美,頭戴白裘帽子,眼睛有如清水般透徹,整個人也帶著淡雅的清香,背著一個小巧的圖騰神柱快步走過來,來到他的身邊,雀躍道:「果然是你呢!前幾天我去找你時見你不在,還以為你出了意外,嚇死我了!你怎麼瘦成這樣?剛才我險些沒能認出你……」/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