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六章人中豪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人中豪傑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站在台上,觀想蛟龍圖騰繞體訣,他的精神還未消散,似乎有淡青色的氣流環繞周身流動,如同一頭惡蛟般張牙舞爪。

肉眼可視,是精神強到一定程度的表現,蘊藏力量!

大荒中的鍊氣士精神力極為強大,可以化形,精神力變成飛鳥便可以飛行,變成走獸便可以縱跳,變成武器便可以殺人,精神與真氣結合化作無堅不摧的神通。

不過,那是鍊氣士!

鍾岳的精神力朦朦朧朧肉眼可視,雖然依舊遠遠比不上鍊氣士的精神力,但對於外門弟子來說,鍾岳那霸道無比的精神力令他們極為震撼!

「薪火傳授我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的確霸道1

鍾岳心中也是波瀾陡起,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他只修鍊了兩次,不僅僅做到了魂魄出竅,甚至連蛟龍圖騰繞體訣的威力也提升了不知多少,絕對超越劍門的觀想法不知凡幾!

台下一個個少年少女更是瞠目結舌,獃獃的看著他,唯獨水清妍歡欣鼓舞,雀躍不已,小手握緊拳頭不斷給鍾岳打氣,宛如自己通過考核一般。

只是那幾個考官交頭接耳,不斷商議,始終沒有宣布考核結果。

「劍門從來沒有過這種事情。」

突然,一位白髮考官沉吟道:「我碧空堂考核的目的是為了檢驗外門弟子的魂魄強度和戰鬥意識,而鐘山氏用煉體的法門擊殺異魔,算不得通過考核。以我之見應該判處失敗,諸位師弟以為如何?」

「田師兄說的是。」

一旁有考官附和道:「若是這樣也算通過考核,那麼便會亂了我劍門的宗旨。我劍門聚靈而煉劍氣守護大荒,若是其他外門弟子都像他這般煉體而忽略正統的劍門功法,亂我劍門的規矩事小,若是壞了我劍門的傳承,那罪過就大了。這場考核,理應以失敗論處……」

鍾岳心中一沉,突然一位年輕考官豁然起身,烏髮飄舞,氣勢爆發,呵斥道:「夠了!幾位師兄,我忍你們忍夠了!寒門弟子想要通過這碧空堂考核千難萬難,萬里挑一,死的,傷的,都是出身寒門的弟子!大族弟子可以用圖騰神柱,寒門弟子一無所有,公平何在?既然沒有公平,用煉體法門通過考核又算什麼違規?今日,鐘山氏必須算是通過1

那白髮考官微微皺眉:「左師弟,你有些放肆了……」

「我便放肆一回1

那年輕考官氣息狂放,頭頂猛然浮現出一座形如劍的門戶,門戶開啟,一輪火球躍出,有如太陽,太陽中央有一個尺高的鳥首神人,正是他的圖靈,冷笑道:「幾位師兄,你們都是出自名門,把持劍門,我等寒門哪有出頭之日?我也是出自寒門,今日便替寒門弟子出頭一次1

他的圖騰之靈人身鳥首,雙翼鳥足,甫一出現,整個碧空堂如同太陽降臨一般,乾燥,炙熱,空中瀰漫熊熊烈火!

「田師兄,你成為劍門鍊氣士六十年,而我只入門十年,今日我向你挑戰,看看你這個出身名門的鍊氣士強,還是我這個出身寒門的鍊氣士更強!田師兄敢應戰否?」

「左相生,你太不自量力了1

那位白髮老者冷哼一聲,頭頂也浮現一座劍門,將自己的圖靈祭出,也只有尺高,卻是一個樹人,沒有雙足,下半身乃是密密麻麻的樹根,頭髮卻是樹冠,枝葉繁茂!

兩位鍊氣士氣勢爆發,突然那白髮老者的樹人圖靈微微晃動,無數根須漫天飛舞,樹根如同蛟龍和大蟒,越來越粗,在空中穿梭滾動,向左相生捲去!

他的圖靈在頃刻間便化作參天巨木,生機勃勃從圖靈中爆發,樹冠將整個碧空堂籠罩起來!

而左相生的圖靈也迎風便漲,鳥首神人身軀高大,雙翼展開,張口一吐漫天大火將無數樹根點燃!

突然,樹人圖靈抬起雙手,半空中頓時出現一根根巨木,每一根巨木重達數萬斤,如雨般向左相生撞去!

以木為劍,化作木系劍陣!

而那鳥首圖靈雙眸之中一道道劍氣激射而出,卻是以火為劍,犀利而灼熱!

兩位鍊氣士大打出手,氣息壓得碧空堂的外門弟子一個個悶哼連連,其他考官連忙出手護住諸多弟子,紛紛高聲道:「田師兄,左師弟,住手,快快住手1

有他們保護,鍾岳、水清妍等外門弟子這才鬆了口氣,諸多外門弟子抬頭看去,只見兩位鍊氣士爭鬥愈發激烈,看得眾人目眩神遙

剩下的幾位考官哭笑不得,連連勸說,一人低聲道:「堂堂的鍊氣士,居然為了一個外門弟子打了起來,傳出去的話,我們碧空堂在劍門的臉面就丟盡了1

碧空堂考核,還是頭一次出現赤手空拳打死異魔的情況,也是第一次出現弟子沒有大大出手考官反倒大打出手的情況。

「要不要相幫?」

「幫助哪個?」

「自然是田師兄!田師兄出身名門,田風氏在劍門中勢力不協…」

幾位考官剛剛商議完畢,突然那位白髮老者悶哼一聲從半空中跌落下來,噗通摔在地上,嘴角流血,掙扎一下,沒能起身。

幾位考官嚇了一跳,抬頭看去,只見左相生站在半空之中,周身烈焰熊熊,變成鳥首人身,鳥足雙翼,威風凜凜,如同火中神人,而他的圖靈竟然已經消失不見!

「你已經修鍊到人靈一體的程度了?」

那白髮老者面色灰敗,抬頭看著半空中的左相生,眼中既是羨慕又是恐懼,咳血道:「你人與圖靈合二為一,我輸得心服口服,碧空堂你當家作主我無話可說。但是規矩就是規矩,鐘山氏沒有用魂魄取勝就是違反了我劍門的規矩,我要上報劍門高層與你理論1

左相生邁步從半空中走下,哈哈大笑,意氣風發:「田師兄無需驚動高層。鐘山氏鍾岳能夠赤手空拳戰勝異魔,用魂魄戰勝異魔也是輕而易舉。既然你有異議,那麼便讓他再試一次!鍾岳1

台上,鍾岳躬紹子在。」

「你再考核一次,不得用煉體的法門擊殺異魔,只能用魂魄1

左相生伸手一指,高台上的劍門再次洞開,一頭異魔從門中撲出,左相生沉聲道:「我要你為我等出身自窮苦人家的寒門子弟,尋找到一條不依靠圖騰神柱便可以通過考核道路1

「蛟龍繞體1

鍾岳低喝一聲,觀想蛟龍圖騰,精神力化作淡青色氣流流遍周身,如有蛟龍繞體,抬手封住衝來的異魔雙臂!

一人一魔碰撞,肌肉相撞,有聲!

「出竅1

異魔雙手被封,速度大減,鍾岳眉心一閃,魂魄躍出,閃電般刺入異魔腦中,只見異魔識海中劍門出現,一道劍氣從門中射出,將異魔魂魄斬殺!

左相生露出讚許之色,看向那白髮老者,笑道:「鍾岳的身軀強,異魔無法奈何他分毫,只要他的魂魄可以出竅,便可以輕易斬殺異魔。田師兄,我說他通過考核,現在你沒有異議了吧?」

那白髮老者冷哼一聲,沉默不語。

左相生取出一塊上院令牌,交給鍾岳,道:「從今日起,你便是出竅弟子,每月可以在上院葯谷領到十枚羽靈丹。你做得不錯,我寒門子弟難以成就鍊氣士,今後若是劍門中有更多的寒門鍊氣士,你居功至偉1

他這話絕沒有任何誇張,劍門對於煉體並不看重,來自大荒的寒門子弟往往會栽在魂魄考核這一關,而鍾岳以煉體之法通過考核,勢必會在寒門子弟中掀起一股煉體的風潮,今後會有更多的人用這種方法通過考核!

劍門中出身寒門的鍊氣士,必然也會因此增多!

「你今年已經十五歲了吧?」

左相生沉吟片刻,道:「以你的年紀,十六歲修成靈有些危險。今後你若是有難處,儘管來找我。」

鍾岳稱謝,心道:「這位左師叔,是個豪傑。」

他沒有立即離開,而是站在台下觀看水清妍的戰鬥。台上,水清妍衣裙飄飛,腳下如同有浪花托著一般,足不點地,在台上與那頭異魔交戰正酣。

她沒有動用圖騰神柱,不過顯然她修鍊了一種極為高等的觀想法門,在速度上竟然比異魔絲毫不慢,只是在力量上不如異魔。

鍾岳戰勝異魔的手段簡單粗暴,將肌肉的爆炸力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她動作則優美如同精靈跳舞一般輕盈。

很快,水清妍尋到異魔的破綻,魂魄飛出,觀想劍門將異魔劍斬!

「水塗氏的小丫頭,入門只有一年罷?」

幾位考官對視一眼,一位考官低聲道:「雖說有水塗氏的鍊氣士照拂她,但這個修鍊速度的確驚人,沒有動用圖騰神柱便通過考核,近些年都罕有這等出色的弟子。」

至於鍾岳也沒有動用圖騰神柱,則被他們忽視了。

在他們眼中,水清妍走的是劍門正統的路子,而鍾岳靠煉體之法取勝則顯得有些歪門邪道。

水清妍領到了上院令牌,與鍾岳興沖沖離開碧空堂,前往劍門上院。

上院有女院和男院之分,卻是為了避免住在一起朝夕相處,外門男女弟子之間做出苟且之事。畢竟,上院的外門弟子是劍門重點培養的對象,若是風氣太亂,便會影響修為進境。

水清妍與鍾岳分開,戀戀不捨道:「岳哥哥,你記得經常來女院找我啊1

鍾岳點頭,背著葯簍走在上院中,一路引來不知多少目光,心道:「不知許不許男弟子進入女院……還是先去一趟葯谷,領來十枚羽靈丹補補身子,否則身體枯瘦便無法繼續修鍊燧皇觀想圖了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 (快捷鍵:←)
  • 人道至尊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