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八章欺人太甚(周一求推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欺人太甚(周一求推薦!)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那位上院弟子身材魁梧,一身肌肉疙瘩,也是十五六歲年紀,卻長得如同黑熊般雄壯,飛起一腳狠狠掃在鍾岳的膝彎處,腳上的力量爆發,可以掃碎石柱,將大樹攔腰掃斷!

悶響傳來,鍾岳身軀搖晃一下,左腿險些跪下,與此同時兩根圖騰神柱的力量壓下,讓他背負的壓力更重!

「姓田?田風氏?難道是碧空堂的那位姓田的老考官?」

鍾岳電石火光般想清原委,田風氏在劍門中有著不小的勢力,那位姓田的老鍊氣士把持著外門的碧空堂,也就相當于田風氏把持著外門的上院,可以給田風氏弟子方便。△↗,

如今鍾岳在碧空堂考核時,讓左相生意識到必須自己把持碧空堂才會讓出身寒門的弟子有出路,因此向那位田風氏的老考官挑戰,奪權。

此事是因鍾岳而起,導致田風氏失去了碧空堂的掌控權,自然會引來田風氏的報復!

「咦?我的圖騰神柱上刻畫的是龜山圖騰,一經激發便有山巒之力壓下,你竟然還能站著?」

那上院弟子一腳踢過,見到鍾岳還是站在那裡,不由吃了一驚,贊道:「難怪能僅憑力量便通過碧空堂的考核。不過你這是自討苦頭吃,你若是順勢跪下,當著上院弟子的面,在傳經閣前跪上幾個時辰這事便算是了結了,我田風氏不會過於為難你。」

呼!

他又是一腳掃去,笑道:「但你偏偏不跪,只怕苦頭吃得更多1

鍾岳的雙腿又被掃彎了幾分,兩根龜山圖騰神柱傳來的壓力更重,將他死死壓住!

「你應該好奇為何這幾日沒有鍊氣士下來,將你收入門下吧?」

那上院弟子一腳一腳的向鍾岳腿彎處掃去,只見傳經閣前諸多上院弟子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卻沒有任何一人上前干涉,只是遠遠觀望。

「這是因為我田風氏損失了碧空堂,其他鍊氣士擔心把你列入門下會引起田風氏不高興,所以沒有鍊氣士收你。」

咚!

鍾岳被他掃得單膝跪地,雙手握緊拳頭支撐地面,努力不讓自己另一條腿跪下,他額頭,雙手,一根根青筋綻起,得緊緊的。

「你在劍門中沒有人傳授,沒有人教導,只能荒廢下去,你的修為也會到此為止,至於成為鍊氣士更是休想1

那上院弟子又是一腳狠狠掃在鍾岳右腿上,笑道:「我田風氏高層並沒有發話讓他們不收你,是他們自己不願收你,因為田風氏乃是大荒中名列前十的大氏族!開罪了田風氏,我田風氏無需出面,你都沒有任何出頭之日!今日你只需在這裡跪幾個時辰,便可以下山自動離開劍門了。」

傳經閣外,諸多上院弟子紛紛看來,一個個搖頭不已。

一位女弟子搖頭道:「田風氏是大荒十大氏族,開罪田風氏,讓田風氏失去了碧空堂,別說在劍門中呆不下去,就連十萬里大荒恐怕都沒有他的容身之地……」

「這是怎麼回事?」有人並不知道其中原委,低聲問道。

「我聽說是幾日前,碧空堂的左師叔和田師伯因為這個鐘山氏的師弟鬧了起來,左師叔將田師伯重傷,奪取了碧空堂的掌控權。田風氏失去了碧空堂,高層震怒,施壓左師叔,鬧得很不愉快。」

「原來如此。左師叔是劍門最為出色的年輕鍊氣士,得到劍門許多長老的器重,田風氏動不了他,但是這個鐘山氏的師弟什麼背景後台都沒有,只怕夾在中間要吃大虧了……」

「何止吃大虧?你看傳經閣中碧空堂的田師伯也來了,名義上是傳經,但估計也是這個鐘山氏的下常」

鍾岳悶哼一聲,聞言向傳經閣中看去,只見一間靜室中那位碧空堂的田風氏老者果然坐在那裡,面無表情的向自己看來。

轟——

鍾岳腦中彷彿有什麼東西炸開一般,羞辱,不屈,一發湧上心頭!

「田風氏……」

他的體內傳來里啪啦的爆響,骨骼彷彿炒豆子般咯咯震動不停,眉心中一股股肉眼可見的精神力湧出,圍繞他的周身形成密密麻麻的龍鱗,龍爪,龍軀!

「吼——」

龍吼聲陡然響起,震蕩不絕,低沉的龍吟越來越響亮,越來越清越,鍾岳頂著兩根龜山圖騰柱的壓力一點一點起身,周身的龍紋龍軀越來越清晰!

這種情形,彷彿一條蛟龍的身軀在他身上遊動,粗大的龍身一片片龍鱗豎起。

那位田風氏上院弟子吃了一驚,急忙低喝,只見兩根龜山圖騰柱的紋理越發明亮,只見圖騰柱上的波紋蕩漾,形成兩座大山,形如龜的大山,壓在鍾岳身上!

這兩根圖騰柱的威力,已經被他催發到極致,務必要將鍾岳壓垮!

「田風氏1

鍾岳大吼,腰桿越來越直,隨著他站起身,身後傳來無比狂野無比暴戾的凶氣,只見一顆猙獰恐怖的蛟龍之首緩緩從他腦後抬起,一對龍眼中閃露兇惡無比的光芒,龍爪扣在鍾岳雙肩之上!

鍾岳頂著兩座龜山徹底站起身來,雙足的草鞋被壓得粉碎,猛然抬起大腳重重一跺,地面劇烈抖動,只見兩根龜山圖騰柱被震得從地面彈起,兩座龜山圖騰波紋轟然破碎!

那田風氏上院弟子悶哼一聲,突然只聽兩根龜山圖騰柱中傳來嚓的輕響,接著啪啪炸開,化作無數根木絲四下飛舞,赫然是鎮壓鍾岳不成,圖騰柱反倒被鍾岳的一身龍力震碎!

「田風氏算個屁1

鍾岳一腳掃來,那田風氏上院弟子心中駭然,只見鍾岳腿上竟然有精神力高度凝聚所化的蛟龍身軀纏繞在其上,腿腳顯得粗壯無比,充滿了難以想象的爆發力!

他先前一腳接著一腳踢鍾岳的腿彎,因此距離鍾岳極近,鍾岳突然發力,崩碎龜山圖騰柱,一腳掃來,讓他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

這一腳蘊藏的力量,比異魔那等低等魔族強了不知多少,一腳掃出彷彿摧山山倒,踏地地傾!

一聲震蕩傳來,只見一個人影被掃飛在半空,狠狠撞在傳經閣的門窗之上,門窗頓時粉碎!

那個田風氏上院弟子直奔碧空堂田風氏老者飛去,噗通一聲跪坐在那田風氏老者身前,雙膝磕在地上,鮮血汩汩流出,染紅一片。

那間靜室中,諸多田風氏弟子盡皆呆了,那田風氏老者也是愕然。

而在傳經閣外,正在看熱鬧的那些上院弟子,也是獃獃的看著這一幕,錯愕不已。他們原本以為鍾岳必然會被狠狠的折辱一番,在傳經閣前跪上幾個時辰,然後顏面無光的溜出劍門。

畢竟,鍾岳只是剛剛進入上院,修為才是出竅而已,而那上院弟子卻已經在上院修行了許久,修為要超出鍾岳許多。

更何況鍾岳一無所有,而對方還有龜山圖騰柱將他定住,而且還是兩根!

然而,那上院弟子,卻被鍾岳一腳踢飛!

鍾岳收腿,抖了抖身上的獸皮小夾襖,抬頭向傳經閣靜室看去,那田風氏老者也在向他看來,面色陰沉。

而跪在他面前的那位上院弟子又羞又怒,努力起身,突然悶哼一聲,又跪了下去。

剛才鍾岳那一腳力量是何等之重,儘管他比鍾岳的修為深,入門早,但也被鍾岳一身龍力碾壓,將他的雙腿肌肉大筋骨骼統統震傷,讓他雙腿使不出力氣,只能跪著。

「你找死1

那上院弟子驚怒萬分,突然腰間一口利刃騰空而起,利刃上繪刻著瑰麗的圖騰紋,赫然是他的魂兵。

那上院弟子不假思索便將這口魂兵祭起,祭魂兵中,刷刷刷漫天都是劍光,向江南殺去!

那劍光顯然是一門劍陣,應該是劍門的高層次攻擊法門,鍾岳只能看到眼前雪白一片,根本分不清虛實!

這便是劍門的傳承厲害之處,鍾岳雖然也修鍊到祭魂的境界,甚至做到精神力化形,肉眼可見,但是沒有修鍊過高深的攻擊法門,遇到這種魂兵和劍法,便無法應對。

火紀宮燧皇觀想圖是修鍊之法,蛟龍圖騰繞體訣是煉體之法,沒有攻擊的法門,便相當於空有一身力量而無法發揮出去。

密密麻麻麻的劍光眨眼間便來到他的眼前,鍾岳周身蛟龍纏繞,飛身後退,一退便是五六丈遠近。

劍光直追而來,漫天劍雨紛紛落下,速度比他的退速還要快,犀利無比的劍光吹毛斷髮,若是被劍光刺中,就算是鐵打的身軀只怕也會變得千瘡百孔!

「欺人太甚1

鍾岳咬牙,魂魄陡然出竅,猛地祭魂在腳下的青石板中,只聽呼的一聲數百斤重的青石板飛起,向傳經閣中砸去!

呼呼呼——

他的魂魄一放一收,扔出一塊青石板便立刻祭魂在另一塊青石板中,頃刻間只見傳經閣前青石板如同波浪般相繼飛起,連成一條直線,呼嘯砸向傳經閣!

傳經閣中那上院弟子心中一驚,急忙收回自己的魂兵,揮劍向漫天青石板削去,霎時間亂石崩飛,煙塵瀰漫,如同大霧一般。

「沒用的東西,連個剛剛進入上院的小鬼也對付不了1

那田風氏老者動怒,手掌縮到袖子里,悄然屈指一彈,只見上院弟子的魂兵突然咄的飛出,穿過煙塵,閃電般向鍾岳刺去,任何人也沒有發覺他悄然出手!

「這麼快?」鍾岳心頭一跳,只見那口魂兵已然來到自己的眉心!

————兄弟們,周一正是沖榜最激烈的時候,人道至尊是宅豬的新書,急需推薦票衝上榜單,宅豬懇請兄弟們登錄下帳號,把推薦票給人道至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