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十五章劍門方劍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劍門方劍閣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庭藍月第一個脫困,立刻翻身躍起,道:「當年我大庭氏的先祖與劍門的先輩一起開闢大荒,深知天象老母的恐怖,留下了關於天象老母的記載!我看過那些記載,這天象老母乃是魔神,不是一般的生靈!這些魔族想要喚醒天象老母,無論如何都要知會劍門高層,否則事情便會一發不可收拾1

鍾岳將另一口鐮刀交給她操控,兩人飛速將束縛眾人的蛛絲砍斷,眾人正打算離開,河承川連忙道:「掩蓋屍體1

鍾岳頓時醒悟過來,這條路是去魔族老巢的道路,若是被人發現地上有這麼多異魔屍體,肯定會知道有人逃脫,須得將屍體埋起來,才能為自己爭取到更長的逃命時間!

「河師兄也是久經戰鬥洗禮之人,心思縝密。︽,」鍾岳心道。

眾人立刻將諸多異魔屍體就地掩埋,辨明方位,悄然向魔墟入口處逃去。

魔墟之中沒有晝夜之分,天空始終灰濛濛一片,鍾岳等人一路東躲西藏,避開一個個魔族部落,距離魔墟入口越來越近。

前方,一座劍門聳立,那裡是魔墟的入口也是出口,門外便有兩位劍門長老鎮守,只要到了那裡走出那座劍門,便算是安全了。

呼——

眾人都是長長鬆了口氣,眼下只剩下數里的路程便可以走出魔墟,逃出生天。

河承川抹去額頭冷汗,心境放鬆下來,道:「只要逃出魔墟,便算是安全了,上稟劍門高層,應該還來得及救那些陷落在此師兄弟1

眾多上院弟子紛紛點頭,突然,一個充滿異樣魔力的聲音清晰的傳入他們的耳中,嬌笑道:「你們居然能夠逃到這裡,運氣真是好得出奇,不過你們一個人都走不掉,又談何救人呢?」

眾人臉色劇變,抬頭看去,只見魔墟入口處一個女子站在那裡,說是女子,但卻不是人類的頭顱,而是長著一個大象的腦袋,長長象鼻甩來甩去,還有兩顆長長的象牙!

天象魔族!

天象魔族是劍門魔墟中最為高等的魔族,這個種族的繁衍能力比較差,數量較少,但都是無比強大,普通的天象魔族,其實力都不會比變異異魔弱!

而在那天象魔族女子的腳下,躺著十多具屍體,應該是逃出了魔族的圍剿,千辛萬苦逃到這裡的上院弟子,但是卻在這座劍門前死在這個天象魔族女子的手中!

「魔族鍊氣士1庭藍月低聲道。

「鍊氣士?」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驚,魔族竟然留下一位鍊氣士鎮守此地,而且是魔墟最為強大的天象魔族!

庭藍月聲音中也有些絕望:「鍊氣士鎮守此地,我們根本不可能活著離開……」

「人族的小丫頭倒有些眼光,竟然能夠看出我已經成就鍊氣士。」

那位天象魔族女子小眼睛中露出驚訝之色,笑道:「現在,你們可以出手了,我對吃人沒有多少興趣,但是對殺人很有興趣。」

庭藍月咬牙,低聲道:「諸位師弟,如今唯有拚死一搏了,能夠逃出一人就是一人1

眾人沉默,鍾岳也取下玄鐵鐮刀,默默擦拭,鍊氣士感悟到靈,靈魂一體,靈魂又叫元神,無比強大,他們與鍊氣士之間的差距無法想像,這次勝算恐怕連一絲也沒有。

即便是拚死一搏,恐怕所有人也是都死在此地,無人能夠逃脫!

「岳小子,這一次無論如何我都要借你的身軀一用了1

鍾岳腦海中,薪火小童的聲音突然傳來:「你若是死了,我便只能再次沉寂沉睡,等待下一個發現我的伏羲神族到來。只是我經歷了漫長歲月,已經快要熄滅了,無法再等下去了!即便暴露,我也要出手1

鍾岳心中一驚,正欲說話,突然只聽咯咯吱吱的聲音傳來,劍門竟然在緩緩開啟!

這情形讓所有人都呆了呆,沒有料到,即便是那個天象魔族女子,也不由怔了怔,沒有反應過來。

只聽劍門外傳來其中一位劍門長老的聲音:「魔墟已開,你們進去吧。」

「多謝長老。」

劍門開處,一位位上院弟子魚貫而入,有說有笑,應該是上院某位鍊氣士門下的弟子,進入劍門魔墟歷練。

這些上院弟子剛剛進入魔墟之中,抬頭便看到鍾岳、庭藍月等人,隨即又看到那尊屹立在劍門前的天象魔族女子,不由呆了呆。

「諸位師兄快退1

庭藍月厲聲道:「趕快通知長老,魔族將我上院所有弟子擒拿,準備血祭,復活天象老母……」

她一句話還未說話,那天象魔族女子突然象鼻猛地膨脹,頃刻間變大了無數倍,如同一個肉肉的白口袋,方圓十丈粗細,用力一吸,只見走入魔墟的這百十位上院弟子身不由己飛起,其中十多人唰唰唰落入象鼻之中!

「我討厭吃生的1

那天象魔族女子用力嚼動,嘴角鮮血流出,將那十多人吞下!

而剩下的九十多位上院弟子被吸到半空之中,被那天象魔族女子象鼻一甩,如同長達幾十丈的百蟒碾壓而過,九十多人被碾碎在半空之中,竟然沒有一人逃脫!

「孽畜1

劍門尚未關閉,只見一道白光閃過,下一刻一位白衣老者站在劍門前,又驚又怒看著那天象魔族女子,臉色突然微變,失聲道:「天象魔族的鍊氣士?魔墟中沒有天地之靈,怎麼可能誕生出鍊氣士?不好1

那位白髮老者正是負責看守魔墟的兩位劍門長老之一,立刻醒悟過來,厲聲喝道:「快快敲響警鐘!魔墟中的魔族祭祀天地,讓這片天地誕生了魔靈1

魔墟外,另一位長老聞言,立刻動手,只聽隱約的鐘聲傳來,聲音悠揚低沉。

「人族的老鬼,倒也機靈1

那天象魔族女子咯咯一笑,象鼻甩去,向那位長老捲來,笑道:「不過已經晚了,天象老母的靈即將被喚醒,你們劍門即便知道,也於事無補1

「天象老母?」

那白衣長老臉色劇變,突然又是一道白光閃過,另一位長老也沖入魔墟之中,與他聯手圍攻天象魔族女子。

三位鍊氣士在這座劍門大戰,各種神通驚天動地,那天象魔族女子直接人靈合一,顯出八臂四首象頭人身的異象,身高百丈,打得天崩地裂。

而那兩位劍門長老也各自人靈合一,一個鳥翼神人,一個則是腳踩玄龜,身負大蛇的神人,神通迭出,三位鍊氣士的神通威能爆發,逼的遠在數里之外的鐘岳等人不斷後退,根本無法接近那座劍門,自然無法離開魔墟。

「劍門的長老么?」

突然滾滾的魔氣噴涌而來,一道道魔氣如同漆黑的觸手,嗤嗤嗤激射,一位長老措手不及,被其中一道魔氣射中,頓覺一身精血不斷流失,心中不由大驚,一身血肉似乎都要融化在那漆黑的魔氣之中!

只見遠處滾滾的魔氣化作魔雲,一人站在魔雲之上,身披黑袍,看不清面目,笑道:「劍門的長老,氣血醇厚,不愧是修鍊了幾十年的牲口,用來祭祀乃是上上之品1

一條條觸手翻飛,圍繞另一位劍門長老團團飛舞,連續攢刺,不過片刻,那位劍門長老悶哼一聲,被一道魔氣觸手插入胸口,也是一身精血瘋狂流失。

「你是何人?」兩位劍門長老又驚又怒,厲聲喝道。

「這便不是你們所能知道的了?」

那黑袍鍊氣士哈哈一笑,只見兩位劍門長老瞬息間乾癟下來,靈魂也被吸干,變成兩具枯骨!

「得到這兩位劍門長老的精血,已經足以能夠喚醒天象老母的靈了1

那黑袍鍊氣士大笑,閃身飛去,消失不見,只聽聲音遠遠傳來:「孩兒們聽令,將祭壇上的人牲,統統斬了血祭1

劍門前七里之外,鍾岳、河承川、庭藍月等人失魂落魄,河承川喃喃道:「兩位長老死了……」

「咯咯,人族的小鬼們居然躲在這裡。」

突然巨大的陰影將他們遮住,鍾岳抬頭看去,只見那天象魔族女子身化四頭八臂的象頭魔神,站在他們的面前!

那天象魔族女子四面同時開口,聲音滾動如雷:「這次我魔墟魔族擒拿你們這些小鬼,倒是次要,主要目的還是這兩位劍門長老,有了他們的精血,才能讓天象老母的靈恢復到全盛狀態1

「魔墟的魔族怎麼可能知道這兩位長老守護在外?難道說……」

鍾岳臉色微變,抬頭道:「有人告訴你們兩位長老的事情?我們劍門之中,有你們魔族的姦細?」

「人族的腦瓜倒是靈光1

那天象魔族女子露出讚歎之色,象鼻揮起,笑道:「可惜你們都要死了……」

鍾岳臉色黯然,心道:「薪火估計要借我身軀出手了……」

那天象魔族女子的象鼻還未落下,突然眉心裂開一道血線,接著一道劍光如同驚鴻般從她腦中激射而出!

唰!

煌煌劍光長達數里,隨即劍光一收而去,那天象魔族女子象眼瞪得滾圓,屍體轟隆一聲砸下,震得大地顫抖不休!

一位白衣鍊氣士凌空而行,徐徐邁步走來,遠遠看向魔墟的最深處,只見那裡魔族祭壇上空血霧涌動,血霧中似乎有神魔在其中,巨大的身軀若隱若現。

那些魔墟魔族,赫然將劍門上院近千弟子,統統當成牲口祭祀給了天象老母!

「負山,負我劍來1

那位白衣鍊氣士淡然道,接著轟隆轟隆的巨響傳來,鍾岳、庭藍月等上院弟子循聲看去,只見一頭山巒般巨大的老龜緩緩邁動腳步,從他們身邊走過,所過之處,大地裂開,山巒起伏!

那頭老龜背上背著一道劍光,炫目無比。

「萬年之前的天象老母么?」

那白衣鍊氣士攤開手掌,只見那道炫目劍光騰空而起,落在他的手中,那頭無比龐大老龜如釋重負,行動頓時快了不少。

「劍門方劍閣,請天象老母賜教1

————兄弟們,沖榜期間,人道至尊急需大家的推薦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