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十六章天象老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六章天象老母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劍門方劍閣?」

鍾岳動容,向那白衣鍊氣士深深看了一眼,只見那白衣鍊氣士凌空步行,如履平地,身後跟著那頭山巒般的老龜,走起來地動山遙▲∴,

這頭老龜的速度比先前快了不少,應該是剛才它背著的那口劍光太重,壓得它行動艱難,而此刻邁開粗壯無比的腿腳,一步邁開便挪動百丈遠近,比鍾岳疾奔的速度還要快許多,行動起來如同挪動的大山!

方劍閣的那口劍光到底有多重,可想而知!

不過多時,那頭老龜便走在魔墟的群山之間,龜背高聳,如同移動的山巒,而在魔墟的深處,祭壇四周,無數魔族嗷嗷嘶吼,如同螞蟻一般蜂擁向那頭老龜撲來,聲勢驚天動地!

天象魔族、鷹魔族、火魔族、蛛魔族、蛇魔族、異魔族等等魔墟的種族,數以十萬計百萬計,場面駭人!

這些魔族其中不乏有變異魔族,實力極為強大,撲到那頭老龜身邊,只見黑壓壓的魔族如同螞蟻般沿著老龜的腿腳向上攀去,手持各種兵器,錚錚錚,如雨般向這頭老龜砍下!

「嗷吼——」

老龜張口大吼,聲浪甚至將空氣壓得產生波紋,四周的群山都被有形的聲浪衝擊,轟隆震動,山上的浮石竟然被聲浪震得飛起,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而這頭老龜背上數不清的魔族一個個被震得飛在半空,五臟六腑俱碎,腦漿都被聲波震得炸開!

老龜身遭方圓**里的魔族,如同遭遇無比強烈的爆炸一般,呼啦啦被聲浪掀飛,壯觀無比!

即便是遠在魔墟出口附近的鐘岳等人,也感覺到那驚人的聲浪傳來,壓得他們胸口沉悶,幾乎要難過得吐血!

可想而知那老龜附近的魔族,承受的聲浪壓力是何等強悍!

突然,魔族群中一個個人影飛起,赫然是隱藏在其中的魔族鍊氣士,剛剛飛到半空,便各自祭起自己的靈,向那頭老龜殺去!

半空中頓時出現一種種異象,有四首八臂的象頭神,鷹首人身四翼的鷹頭神,渾身赤火熊熊的獨眼魔神,腳踩蛛網蛛魔神,種類繁多,卻是這些魔族鍊氣士修鍊出的靈。

他們還未修鍊到靈魂一體的程度,更不曾修成人靈一體,不過即便如此,將各自的靈祭起之時也是恐怖至極,撼動群山,趁著那頭老龜發飆之際先行將其剷除,斬掉方劍閣的臂助!

而在半空中,方劍閣目不斜視,緊緊盯著祭壇上空的血霧,血霧中的魔神顯得越來越清晰,而血霧則越來越淡。

錚。

方劍閣左手提劍,拇指輕輕一彈,只見劍鞘中那口劍光露出一寸多長的劍身,瀰漫金光。

劍光輕輕震動,發出清脆的劍鳴聲,只見一道道劍氣騰空,絢麗的劍光如同孔雀開屏一般燦爛。

那些魔族鍊氣士剛剛祭起自己的靈,還未來得及撲向那頭老龜,便見一道道劍氣落下,半空中象頭、鷹頭、獨眼魔神頭、蛛魔神頭等各種頭顱,如雨般落下!

方劍閣收回拇指,一寸多長的劍光落回劍鞘之中,漫天的劍氣頓時消失不見,一具具屍體從半空中墜落。

隱藏在萬千魔族中的那些魔族鍊氣士,竟然統統被斬,死得一乾二淨!

「這等劍氣……」

鍾岳看的目眩神搖,喃喃道:「將來我也要成為這樣的鍊氣士1

識海中,薪火小童輕哼一聲,道:「這個方劍閣的確有些小小的本事,不是那麼土鱉,你若是繼續修鍊我傳授你的觀想法,想成為他那樣的鍊氣士也並非沒有可能。若是你成為薪火傳承者,超越他指日可待!可惜,你的伏羲血脈太低了……」

「能夠成為方劍閣這樣的鍊氣士,我已經很是滿足了。」鍾岳笑道。

薪火搖了搖頭,如同小火苗被微風吹拂,道:「這樣你便滿足了?你真是太小看我傳授你的觀想圖了……」

「鍾師弟,你還愣著做什麼?」

庭藍月等人快步奔行,向魔墟出口而去,回頭看到鍾岳依舊張望魔墟深處的戰鬥,連連跺腳道:「鍊氣士相爭,稍有不慎波及到這裡,你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還不快走?」

鍾岳收回目光,正欲跟上眾人離開魔墟,突然看到那天象魔族女子的龐大屍身,心中微動,觀想蛟龍,一聲龍吟傳來,蛟龍圖騰出現,張開大口咬住這天象魔族鍊氣士的腳踝,奮力拖動。

庭藍月等人看到這一幕,皆是無語。

「庭師姐,河師兄,這天象魔族鍊氣士的屍身,價值高么?」鍾岳問道。

河承川哭笑不得:「鍾師弟,你不要命了?天象魔族鍊氣士的屍身價值雖然不菲,但哪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若是鍊氣士的攻擊餘波傳到這裡,我們便都要死了!這天象魔族的屍身極重,輕易搬運不動……」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鍾岳觀想出的蛟龍圖騰叼住天象魔族的腳踝,拖動起來速度不慢。

河承川心中駭然:「變異天象魔族的屍身,骨骼是純粹的玄金,比玄鐵要重許多,天象魔族鍊氣士的骨骼,重量只怕要超越萬斤!再加上她的一身血肉,這重量……鍾師弟觀想的蛟龍,竟然能將其拖動,他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堅韌?」

「這次我們歷練,出生入死,豈能空手而歸?」

鍾岳笑道:「這具天象魔族鍊氣士屍身搬出去后,變賣了大家平分。只可惜其他師兄師姐……」

庭藍月、河承川等人沉默,臉色黯然,蒲老先生門下弟子過百人,這次歷練上百人進入其中,但只有他們十幾個人活著回來,其他人都已經被魔族血祭,死在祭壇之上。

庭藍月長長吸了口氣,精神力溢出,助他一臂之力拖動天象魔族鍊氣士屍身,向出口走去,低聲道:「這事,只能怪魔墟魔族陰險,劍門高層疏於監察,這才釀成大禍。死在魔墟中的上院弟子,加在一起恐怕有千人了,還有兩位劍門長老也死在其中……」

河承川連連搖頭道:「鍾師弟說得沒錯,我們劍門高層之中,只怕有人與魔族勾結,做了魔墟魔族的內奸,這才釀出大禍!上千位上院弟子就這樣……」

庭藍月正色道:「諸位師弟,離開魔墟之後我們便不要再談論高層內奸的事,否則容易招惹來殺身之禍,明白么?劍門高層之中自然有明白人,這種事情,還是由他們自己處理1

眾人心中凜然,紛紛點頭。

劍門高層之中出了內奸,而鍾岳等人卻只是小小的上院弟子,逃過此劫已經算是僥倖,如果大肆宣揚內奸的事情,必然會引來莫名的殺機!

鍾岳即將走出魔墟,回頭看去,只見祭壇前,魔氣涌動如同氣流般疏忽來去,飄蕩不已,裡面隱約可以看到一個黑袍人站在魔氣之中,而在他身後,血霧中天象老母的形態越來越凝實!

只見一尊頂天立地的魔神之靈站在血霧之中,天象老母長著一顆顆頭顱,有象頭、蛇頭、獨眼之頭、鷹頭等八顆頭顱,而下方則是蜘蛛的身軀,一隻隻眼睛半開半合,似睜還閉,尚未完全醒來!

而那上千上院弟子的血肉和兩位劍門長老的精血,則被這尊魔神之靈凝聚起來,隱隱約約要化作她的肉身!

在祭壇周圍,還有數以百萬計的低等魔族不斷向這尊即將醒來的魔神之靈膜拜,叩首,竭力喚醒天象老母!

「呵呵呵,方劍閣你的實力又有長進了呢,不愧是劍門四大年輕強者中,名列第二的人物,先天金靈……」

那黑霧中的黑袍人飛速遊走,笑道:「你以為僅憑一己之力便可以斬了天象老母的靈么?」

「你不是魔族。」

方劍閣停下腳步,側頭道:「你是我劍門中人,一身魔氣和黑袍,只是為了掩蓋你的身份,你到底是誰?」

他徐徐抽出那口寶劍,只見一道道金光圍繞劍身旋轉,聲音震動,如同滾滾雷音。

方劍閣臉色淡然,邁步向前走去:「你想來不會說,不過沒關係,只要與我交手,你便不得不使出自己最拿手的絕技,然後我便可以知道你是誰了。」

那黑袍人哈哈大笑,突然身軀崩潰,化作一道黑煙消散不見:「想要留下我可沒那麼容易,方劍閣,天象老母醒了,希望你能活下來1

祭壇之上,那尊巨大的魔神之靈徐徐張開一隻隻眼睛,目光落在方劍閣身上。

「牲口……」那魔神之靈開口道。

「牲口?」

方劍閣眼中猛然爆出濃烈無比的殺機,驚艷的劍光剎那間鋪滿天地,金燦燦的劍氣橫貫長空,驚天動地,從天象老母體內一穿而過!

「逃了還是死了?」

天象老母的靈轟隆崩塌,鮮血如瀑般嘩啦落下,方劍閣收劍回鞘,四下看去,只見下方的魔族死傷不計其數,而那天象老母的靈卻不翼而飛。

「負山,背上我的劍,咱們回去。」

方劍閣將劍光拋起,劍光落在那老龜背上,那頭老龜悶哼一聲,移動腳步向出口而去,抬頭道:「劍閣,天象老母只怕已經活過來了。」

「區區一個靈魂而已,掀不起多大風浪。搜尋天象老母的靈這等苦差事,還是交給劍門的那些老骨頭去做。」

方劍閣淡然:「讓我有興趣的是那個內奸,他喚醒天象老母,到底想做什麼。」

————兄弟們,看完新章節,別忘記把推薦票投給人道至尊!!!~~/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