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十七章色膽包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色膽包天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劍門魔墟中的魔族暴動,將上千上院弟子當成牲口血祭,喚醒天象老母的靈,不少鍊氣士門下弟子悉數喪命,可以說被滅門,這件事情在劍門中引起的轟動可想而知。,

劍門高層震怒,可以說是劍門自成立以來從未有過的奇恥大辱,而死亡的上院弟子中有不少是來自大荒十大氏族,甚至還有族長的子女!

一位位長老從劍門山高處的宮闕宮鑾中走出,進入魔墟之中,搜尋魔族鍊氣士,尋找天象老母的靈。

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但也隱隱有消息傳來,說劍門中出了叛徒,有人與魔墟魔族勾結,圖謀不軌。

過了十多天,事態平息,劍門的長老將魔墟封印,嚴禁任何人進入。

不過這些事情,已經與鍾岳無關。

蒲老第一時間趕來,見到庭藍月等人,既喜還悲,他門下有百十位弟子門生,如今只剩下十幾人,不可謂不慘重。

庭藍月、河承川等人上前,躬身道:「蒲老,這次多虧鍾師弟,我們才能逃出那魔墟。」

幾人快言快語,將他們在魔墟中的經歷大致說了一遍。

蒲老動容,上下打量鍾岳一眼,緩緩點頭,道:「鐘山氏鍾岳?倒是個年少有為的人。你救護我門下弟子,而且資質過人,得到我的奔雷劍訣真傳,我想收你為門人……」

庭藍月連連向鍾岳丟眼色,示意他答應下來。

鍾岳思索片刻,搖頭道:「多謝蒲老,只是蒲老若是將我列入門牆,只怕會引來田風氏的不悅。若是蒲老不嫌棄,我想經常前去聽講,只要我不是蒲老的弟子,想來蒲老也不會田風氏交惡。」

他原本巴不得能夠拜入某位鍊氣士的門下,而現在則沒有那麼期待了,甚至還有些希望自己沒有師傅。

「薪火傳授我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太強,修鍊速度太快,這才幾天我便連續跨過出竅、祭魂的境界!若是拜入某位鍊氣士門下,只怕這門功法一定會暴露1

鍾岳心中暗道:「功法暴露的話,劍門追求根源便會發現薪火,薪火發飆的話……」

「也好。」

蒲老微笑道:「你救我弟子,我自然要回報你。你還缺少一口魂兵罷?」

他打量鍾岳,只見鍾岳背後背著兩口變異異魔臂骨,如同丈長的鐮刀,而那頭天象魔族鍊氣士的屍身也在不遠處,道:「你長於力量,精神力在同儕中也可以稱得上佼佼者,可以駕馭兩口魂兵。我便用玄鐵和玄金混合,為你煉就兩口黑金魂兵。二十天後,你到傳經閣見我,便可以見到你的魂兵1

庭藍月和河承川等人不禁露出艷羨之色,蒲老先生這等鍊氣士想煉製魂兵的話並不算困難,最多兩三日,便可以煉就一口魂兵,而蒲老讓鍾岳二十天後才去取魂兵,可見這次他要煉製的兩口魂兵,肯定非同小可!

玄鐵和玄金,已經可以煉成上等的魂兵,再加上蒲老的打磨,這兩口魂兵出爐,在上院中肯定罕有得很,即便是大族的核心子弟也未必能夠擁有這等寶物!

鍾岳心中大喜,連連稱謝,向庭藍月笑道:「師姐,既然蒲老用這魔族鍊氣士體內的玄金為我煉製兩口魂兵,那麼剩下的玄金我便不要了,師姐與幾位師兄平分了便是。」

庭藍月連忙道:「這怎麼成?這個魔族鍊氣士是師弟你拖回來的,按理來說便是應該你佔大頭。鍾師弟怎麼也應該再得一份,實不相瞞,若是這剩下的玄金通過我大庭氏變賣出去的話,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分到最少八百枚羽靈丹1

鍾岳嚇了一跳,八百枚羽靈丹!

劍門每個月發給上院弟子十枚羽靈丹,八百枚需要六七年的時間!

庭藍月笑道:「師弟還是心動了。待到我將這玄金變賣之後,再來找你。」

眾人各自分開,鍾岳則走向自己的院落,與識海中的薪火聯絡,道:「薪火,劍門建立至今只怕有上萬年了,那天象老母怎麼可能活到現在?」

「你有所不知,神魔與你們不同。無論人族還是魔族,都是只有魂,沒有靈。靈和魂其實是兩個不同的東西,只有成為鍊氣士才有可能讓靈魂一體。」

薪火解釋道:「比如,剛才那個叫蒲老的小鬼,已經修鍊到靈魂一體,山神便是他的靈魂,他可以將自己的靈魂煉成圖騰讓族人祭祀。將來這個小鬼若是死了的話,他的魂與靈結合緊密,只要靈在,魂就在!而保存靈的方式便是祭祀,他便有可能因為族人的祭祀而不用魂飛魄散,因此而魂魄留存下來,享用祭祀。那時,他便是神,山神!若是祭祀足夠強,甚至可以給他的靈魂塑造金身,從死亡中復活過來,神通廣大1

鍾岳頓時醒悟,魔族的先祖天象老母乃是魔神,雖然天象老母已死,但是她的靈一定沒有被劍門的先輩斬殺,躲藏下來,若是魔墟的魔族一直在暗中祭祀她的話,天象老母的魂魄便可能存活下來。

「靈還有這種作用?鍊氣士將靈和魂煉成一體,原來是打算保全自己的魂魄,不至於死後魂飛魄散。」

鍾岳對靈的認識又深了一層,道:「不知道那個方劍閣有沒有將天象老母的靈斬殺……」

「沒有1

薪火痛痛快快道:「剛才你們從魔墟離開后不久,我感應到一股邪惡的氣息也趁著離開,應該便是天象老母的靈。」

鍾岳嚇了一跳,失聲道:「天象老母離開了魔墟?剛才明明是有些長老進入魔墟搜尋,怎麼可能被她離開?」

「自然是被那些長老中的某人帶出了魔墟。」

薪火漫不經心道:「在魔墟外沒有魔族祭祀,天象老母的靈存活不了多久便會死亡,除非她能夠找到一具身體,可以讓靈魂寄生的身體。依我看,帶走她的那人,只怕早已給她找了一具身體,現在的天象老母肯定成為了劍門中人,誰都認不出她來。」

「天象老母成為劍門眾人?」

鍾岳壓下心頭的震驚,喃喃道:「這下糟糕了……薪火,你能否感應到天象老母寄生在誰的體內?」

「她現在藏在他人的身體之中,被身體遮擋了感應。」

薪火笑道:「若是與那人碰面,我倒可以感應出她,不過現在我感應不到。真是有趣兒,劍門中的叛徒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將天象老母從魔墟中弄出來,一定有所圖謀。嘻嘻,有樂子看了……」

而在此時,劍門半山腰的一處靈芝般的大殿之中,一位十三四歲的少女好奇的打量自己的身體,左看右看,突然噗嗤笑道:「沒想到我居然會躲到牲口的體內,咯咯咯,真是諷刺呢!你說是不是?」

一個人影站在陰暗處,聞言笑道:「天象老母,人族是我們神族豢養的牲口,但是你卻被牲口鎮壓了這麼多年,這才是真的諷刺。若是沒有我點化你的後裔,讓他們修成鍊氣士,你想要脫困還不知要多久。」

天象老母咯咯笑道:「我也沒有想到,我這個魔族的魔神,居然會被魔族的生死大敵,一個神族所救!你千辛萬苦,處心積慮,救我脫困,到底想要做什麼?」

陰暗中的那人聲音傳來:「我想要劍門山地底的東西。」

天象老母臉色劇變,俏顏陰晴不定:「地底的東西?你是何人,怎麼知道……」

「我既然是神族,當然知道一些秘辛。」

「你既然知道,可知地底的東西若是出世,是何等恐怖1

「我當然也知道。」

陰暗中的那人悠然道:「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控制住那東西。天象老母,我救你脫困只是為了讓你幫忙,就算沒有你幫忙,這劍門也遲早是我的,劍門下的東西也遲早是我的1

天象老母冷哼一聲,過了片刻,道:「我現在還未恢復實力,如何幫你?」

「我可以等你恢復實力。天象老母,你這具身體是劍門一位外門弟子的身體,你先去外門修行,然後成為鍊氣士,待到你恢復幾分實力,我還有用到你之處!你是魔神之靈,不要讓我失望。」

天象老母冷哼一聲,下山直奔劍門上院而去。

院落中,鍾岳沒有羽靈丹,不敢修鍊火紀宮燧皇觀想圖,這幾日修鍊的都是奔雷劍訣和蛟龍圖騰繞體訣。

「奔雷劍訣和蛟龍圖騰繞體訣,還有更多的精妙1

他每次觀想這兩門功法,都有著不同的收穫,奔雷劍訣乃是攻擊法門,蛟龍繞體訣則是煉體法門,如今這兩種功法被他結合,以雷紋圖騰化作蛟龍,結合在一起修鍊,更多的妙處被他開發出來,讓鍾岳不由沉寂在修鍊的樂趣之中。

他發現,結合這兩種功法,體魄提升比從前更加迅速,雷紋圖騰化作蛟龍繞體,雷霆淬鍊身體,讓他的身體更加強韌,心念一動,力量爆發,迅如奔雷!

這種全新的煉體之法,比單純的蛟龍繞體訣更強,對身體的提升更快!

其他上院弟子對煉體之法並不如何看中,而他卻沒有鬆懈,反而越練越強!

滋啦!

他體內雷光閃爍,雷霆蛟龍的身軀隱約穿過皮膚,肌肉,骨骼,甚至血液,讓他體內充滿異常強大的電流,將體內的雜質煉去,甚至雷霆中的能量隱隱滲入身體之中,藏在體內!

修鍊了六七日時間,鍾岳只覺這門煉體之法修鍊到瓶頸,對身體的提升不再那麼強大,心道:「應該是我的蛟龍圖騰繞體訣沒有得到真傳,無法繼續提升……距離蒲老煉好魂兵還有十幾日時間,不如去見一見水清妍。我畢竟答應過她,要去女院見她。而且也不知她是否去過魔墟……」

鍾岳走出院落,直奔女院而去,只見在女院外,幾位上院的男弟子鬼鬼祟祟,遠遠張望。

鍾岳心中納悶,搖了搖頭,徑自走入女院。

「噗!剛才有人闖入女院了1

那幾個鬼鬼祟祟的男弟子眼珠子快要跳了出來,吃驚道:「色膽包天,色膽包天!這人竟然連女院都敢闖1

「他會被那些女孩子活生生打死吧?」

只見女院的門前的角落裡豎著一塊石碑,上面寫道:「男弟子擅闖女院,格殺勿論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