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十九章生死之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生死之間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虞飛燕冷哼一聲,快步上前,只見鍾岳已經消失在黑暗中,再追下去只怕要追到男院里去,當即停步,轉身走來,淡淡道:「有些本事……」

一旁,桃黛兒嗔怒道:「庭師妹,你怎麼可以帶男人進來?而且你的小男人是個登徒浪子,偷看我們洗澡1

庭藍月連忙道:「鍾師弟前不久才進入上院,不知上院的規矩。他也不故意要看你們洗澡,桃師姐,千萬不要告訴你爹。上次在魔墟之中,多虧了鍾師弟我們才能逃出魔墟,他誤入女院,我自然要護著他,免得被你們幾個打死了……」

桃黛兒撲哧笑道:「瞧把你緊張的。你放心,我又沒有洗澡被他看見,才不會告訴我爹哩,只有被人看光的,才會怒火攻心。」

庭藍月莞爾,偷偷看向虞飛燕。

虞飛燕面龐冰冷,冷冷道:「師妹,把你男人叫出來,再與我比試一次,我便不追究他看我洗澡一事1

庭藍月哭笑不得,心知虞飛燕因為沒有留下鍾岳,起了爭強好勝之心,畢竟女院的大師姐第一次在男弟子那裡沒有佔到便宜,心強氣盛的她豈會輕易咽下這口氣?

她眨眨眼睛,心道:「鍾師弟的本事越來越驚人了,簡直一日千里,比起水清妍師妹的進境也慢不了幾分!他們兩人倒是般配,難怪會看對眼。不過,為何水師妹與他鬧了彆扭?而且鍾師弟臨走時看起來臉色也很糟糕……」

鍾岳在黑暗中快步行走,穿梭密林,識海爆發,巨浪滔天,水清妍被害還是震撼他的心靈,讓他識海都無法平靜!

「薪火,這件事……」

「你打算告訴劍門的鍊氣士此事?」

薪火小童站在空中,四周便是識海的驚濤駭浪,翻湧不休,搖頭道:「關鍵是,你憑什麼讓別人信你?你是什麼身份?劍門的外門上院的一個小小的弟子罷了,誰信你?而且,你這話說出去,距離死期也就不遠了1

鍾岳心中凜然,頓時醒悟:「你說得不錯,是我考慮不周。天象老母能夠從魔墟出來,說明劍門高層有內奸,而庭師姐說水師妹是被水塗氏的鍊氣士召見,水塗氏的鍊氣士嫌疑不校水塗氏是一個大荒十大氏族之一,若是與天象老母勾結,我的話非但沒有人相信,水塗氏想要弄死我也無比簡單。」

他這話一出,只見識海中的波濤漸漸平緩下來,越來越平靜。

「很好,你剛才雖然亂了心境,但是很快能夠清醒過來,已經勝過凡夫俗子無數。」

薪火讚許道:「不過,我還是感應到你的殺機,你是準備殺掉天象老母?」

鍾岳緩緩點頭,又想起那個總是叫自己岳哥哥的少女,心中一陣黯然,「水清妍」還在,但那個少女已經不是原來的她了。

「若是能殺掉天象老母,我也算是為水師妹報仇了,不枉我與她結識一場1

「那麼你需要努力了!天象老母雖然是個土鱉的魔神,但即便是土鱉魔神也是非同小可。她的靈魂尚在,寄生之後可以說天生便擁有靈,便是鍊氣士,一百個現在的你也不是她的對手1

薪火小童道:「如今她之所以還沒有成為鍊氣士,主要還是她與這具身體還不契合。待到她融合這具身軀,成為鍊氣士便是水到渠成!而你,你的魂魄還是太弱,與魔神的靈魂有著天大的差距,就算修成靈,靈魂合一,也是比她遜色1

「薪火,你一定知道如何才能勝過天象老母罷?」鍾岳心中微動,連忙問道。

「這是自然。天象老母究竟只是一個土鱉的魔神罷了,等到你擁有足夠的實力,能夠成為鍊氣士時,我再告訴你。」

薪火小童正色道:「不過,你也土鱉,伏羲神族的土鱉。所以,你不但需要百倍的努力,而且把根基打造得比任何人都堅實!我有一套訓練法門,可以讓你修鍊起來事半功倍,讓你的根基,無比夯實!只是不知道,你能否吃得下這個苦……」

薪火打個哈欠:「我醒來太久了,還需要睡一覺,等你的羽靈丹到手再叫醒我,我指點你修行……」

他的形狀漸漸變了,變成一朵純粹的火苗,沒有了聲息。

「嗯?薪火這次不回到那盞銅燈上睡覺了?」

鍾岳有些納悶,只見這朵小火苗靜靜地漂浮在自己的識海上空,並沒有離開,而上一次薪火沉睡卻是在那盞破破爛爛的銅燈上。

「不知何時我才能成為鍊氣士,走出大荒,與薪火做伴去尋純血的薪火傳承者?」

鍾岳閉上雙眸,觀想蛟龍圖騰繞體訣,雷霆低沉轟鳴,化作雷光蛟龍纏繞其身:「如今劍門隱約露出亂象,給我一種風雨飄堯黑雲壓城的感覺,好像是有怪獸隱藏在黑暗中,等著吃人一般……」

劍門山下已經完全陷入昏暗之中,但是在劍門的金頂卻依舊光芒萬丈,落日的餘暉照耀金頂,過了片刻,太陽的光輝漸漸隱去,劍門金頂也陷入昏暗之中。

這座大荒的聖地,徹底被黑暗籠罩。

過了兩日,庭藍月興沖沖趕到男院,站在門前呼喚鍾岳,惹得一群男弟子出來觀望,羨慕不已。男弟子嚴禁進入女院,但女弟子卻可以隨意進入男院,也常有些女子來見意中人。

「鍾師弟,這是九百二十枚羽靈丹。」

鍾岳請她進來,庭藍月取出十口玉瓶,笑道:「每個玉瓶中有一百枚,這個小瓶中有二十枚。你、我和河師兄他們,各自分了九百二十枚羽靈丹,足夠修鍊很久了。」

鍾岳不由大喜,連忙謝過,心道:「總算可以繼續修鍊火紀宮燧皇觀想圖了1

庭藍月離去,待走出男院這才醒起一事:「糟糕!忘記告訴鍾師弟,虞師姐和桃師姐在尋他,讓他不要出門了……嗯,虞師姐她們打算尋到鍾師弟,看看誰的本事更強,我若是去告訴鍾師弟這件事,他一定會追問虞師姐她們怎麼會知道那晚的人是他。然後他便會知道是我將他賣了……」

庭藍月眨眨眼睛,快步離去:「與我無關,與我無關1

庭院中,鍾岳觀想識海,喚醒薪火。

「想要打下比其他人都要堅實的根基,第一需要蠻橫的體魄,第二需要蠻橫的魂魄,第三需要蠻橫的精神力1

薪火小童侃侃而談,道:「你修鍊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可以壯大你的魂魄,強大你的精神力,修鍊蛟龍圖騰繞體訣,可以壯大你的體魄。但是,這些只是提升你,卻不是讓你的體魄魂魄和精神變得蠻橫1

「想要變得蠻橫,便需要有爆發力,一邊觀想火紀宮燧皇,一邊爆發1

「你這院落太小,禁不起折騰,去外面,山崖邊,我告訴你怎麼將體魄、魂魄和精神力毫不保留的爆發1

鍾岳走出庭院,向劍門上院的飲馬台而去,飲馬台是一片斷崖,斷崖前是一片湖泊,一些異獸在這裡飲水。

鍾岳向下看去,不覺有些眩暈,這座斷崖實在太陡峭了,如同有無雙巨人一斧頭劈下,將山巒劈開!

下方的峽谷,估計有千丈深淺,隱約可以看到雲氣漂福

「好,這裡很不錯。」

薪火小童道:「想要煉成蠻橫的體魄、魂魄和精神,你便需要按照我說的做。現在,服下三枚羽靈丹。」

鍾岳依言服下三枚羽靈丹,頓時只覺強大的藥力爆發出來,讓身體、魂魄和精神力都一片滾燙!

一枚羽靈丹的藥力已經十分強勁,更何況三枚一起服用?

過猶不及,若是無法消化三枚羽靈丹的藥力,無論對他的身體還是魂魄亦或是精神,都會造成極大的負擔,讓修為不進反退,甚至留下暗疾!

「現在,跳下去1薪火冷冷道。

「什麼?」鍾岳失聲道。

「跳下去1

薪火聲音似乎沒有任何情感,冷冰冰道:「跳下之後,立刻觀想火紀宮燧皇,在這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也有大爆發,我要你在生死的一瞬將自己的潛能爆發!等到我一聲令下,讓你爆發,你便將體能、精神和魂魄,竭盡一切所能爆發,讓自己不至於被摔死1

鍾岳額頭冷汗滾滾,看向腳下,薪火冷笑道:「怎麼?你不敢?也是,你畢竟不是純血的伏羲神族,我不選你為薪火傳承者是對的,就憑你,還想戰勝天象老母?」

鍾岳縱身一躍,跳出飲馬台!

他的身形頓時失控,向山崖下墜去,速度越來越快,耳邊是呼呼的風聲,風聲越來越凄厲。

這一刻,鍾岳頓時感覺到無窮無盡的大恐怖湧來,佔據他的腦海!

他的識海也在震蕩,在他躍下山崖的一剎那,識海竟然扭曲,精神力所化的海水變化,隨著他的心意變化為一種種恐怖至極的魔頭,侵擾他的魂魄,讓他魂不守舍!

心魔!

生死之間的大恐懼會在識海中化作心魔,侵擾自身,而這大恐懼會變成大恐怖。

「立刻觀想1薪火喝道,聲音振聾發聵。

鍾岳咬緊牙關,咬得牙齦溢血,竭力穩定精神、魂魄,鎮壓住身體的顫慄,觀想起來!

轟陋—

他的耳畔彷彿有驚雷炸響,接著一切聲音消失,一切感官消失,只剩下識海中的那一尊頂天立地的燧皇。

他沒有觀想火紀宮和火樹,而是只觀想燧皇,竭盡自己一切所能,讓燧皇變得完美!

這尊頂天立地的天皇天帝甫一出現,只見識海中的心魔統統如雪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