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二十五章橫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橫推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傳經閣外,其他上院弟子一片嘩然,震驚莫名,第一次鍾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敗水令山尚且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嫌疑,勝在水令山不知他的體魄強橫。±,

但是第二次的這個水塗氏弟子一上來便祭出圖騰神柱,剋制煉體者的體魄,這種情況下鍾岳依舊摧枯拉朽般將其擊敗,與水令山是同一個下場,這便不是僥倖了,而是實力!

水塗氏的核心弟子並非是浪得虛名,也是身經百戰之輩,用圖騰柱來克制鐘岳的確是對付體魄強橫之人的最佳途徑,也是絕大多數弟子公認的妙策,但依舊被鍾岳一腳將圖騰柱的威力破去,可見他的體魄強大到了何種程度!

「打十個?口氣太狂妄了1

有人認得鍾岳,道:「原來是那個鐘山氏,難怪會如此狂妄!他本身便是個狂妄的人,上次這位鐘山氏的師弟,也是在這裡將田風氏一位師兄暴打了一頓,當著田風氏鍊氣士的面說田風氏算個屁。這才一個月時間不見,他的實力竟然提升了這麼多,連水塗氏的核心弟子也說打就打,比上院大部分弟子的實力都要高了1

旁邊的人低聲道:「這傢伙與十大氏族有仇么?怎麼打的都是十大氏族的弟子?這次打過水塗氏之後,下次便是黎山氏、桃林氏了吧?」

一旁有黎山氏的弟子聞言冷笑,便要上前與鍾岳較量,卻被身邊的黎山氏弟子攔下,搖頭道:「水塗氏與我們黎山氏也是競爭關係,兩個月後的無禁忌對決必有遭遇,趁現在了解一下水塗氏的弟子戰力如何。」

那位黎山氏弟子會意,縮回腳步,點頭道:「我原本以為上院弟子中只是一些弱者,現在看來上院也有高手,正好可以看看上院高手的本錢1

庭藍月被幾個蒲老門下的弟子抬出靜室,河承川連忙過去,道:「師姐,你的傷勢?」

「斷了幾根肋骨,內臟受了點衝擊,服了靈丹死不了。」

庭藍月掙紮起身,看向場中的鐘岳,心道:「鍾師弟的口氣有些大了,太霸道太張狂,只怕會引來水塗氏的群起而攻,不過他也是替我們出頭……嗯?不對,他的小情人水清妍便是來自水塗氏,這次暴打水塗氏,難道是和小情人徹底鬧翻了,所以要暴打大舅哥解恨?」

「打我水塗氏弟子打十個?什麼人這麼張狂?」

諸多水塗氏的核心弟子原本在傳經閣水塗氏鍊氣士的靜室之中,遠遠觀戰,水令山剛剛被抬進來,幾位核心弟子湊上前去給水令山喂葯,葯還未來得及吃下,那位水塗氏弟子便已經被鍾岳擊飛。

而在此時,鍾岳的聲音傳來,讓靜室中的水塗氏核心弟子又驚又怒,一個個霍然起身,殺氣騰騰看向傳經閣外。

核心弟子與其他弟子自然不同,核心弟子往往出身自族長一脈,或者是族中鍊氣士的血脈,身份地位都遠超他人,是可以跟隨鍊氣士修鍊的人,完全可以說是水塗氏年輕一輩精英中的精英!

跟隨族中鍊氣士修鍊,他們哪個不是得到真傳的人物?不得到真傳,根本沒有資格跟隨鍊氣士修行!

況且,水塗氏乃是十大氏族,核心弟子有的是靈丹妙藥,有的是天材地寶,靈丹堆也可以將弟子堆成高手!

平日里這些弟子對上院弟子都有一種天然的優越感,認為上院弟子不能得到真傳,比他們這些核心弟子要遜色一籌。此次他們來到上院,也是為了摸底,摸清上院弟子中都有哪些高手,其實他們心中,對此行還是有些不以為意。

事實上到了上院,經過幾場挑戰,他們也的確摧枯拉朽般將上院一個個弟子擊敗,至今為止尚未碰到比他們還要強大的對手,因此都有些懈擔

但是此刻他們這些水塗氏的精英子弟,居然被一個煉體的傢伙張口便要打十個!

「區區上院弟子修行了煉體法門便想囂張跋扈,視內院精英為無物,放肆,實在太放肆了1

一位女弟子眼中精光一閃,起身便要走出靜室,衣衫飄拂,英姿颯爽,道:「我去讓他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1

她尚未走出靜室,便已經開始觀想,只見其精神力竟然已經開始化作流水圍繞周身旋轉,形成一條涌盪的河流,圍繞周身旋轉,如龍矯騰,如蟒遊動!

「水劍氣,劍十三式1

那水塗氏女弟子低喝,河水中一口口水劍從水中冉冉升起,高低不定,赫然是一門極為高深的劍法!

她也是謹慎之人,身經百戰,並未小覷鍾岳,剛才水令山和另一位水塗氏弟子小覷鍾岳,結果敗得乾脆利索,讓她自然心中警覺,因此還未戰,便先觀想,免得被鍾岳這個煉體者打個措手不及。

一位水塗氏弟子眼睛一亮,笑道:「師姐水笙師姐不愧是族中高層器重的人物,心思縝密,這一次出去定然要那上院的小子好看1

他話音未落,無比暴戾的氣息從門口撲面而來,只見門口惡蛟翻騰,蛟龍擺尾,與那女弟子水笙在靜室的門前遭遇!

水劍氣劍十三式與蛟龍同時爆發,一時間只見雷光滋啦一聲亮起,霎時間如同小太陽一般耀眼,但見小太陽中一頭惡龍搖頭擺尾,撲殺而至,與河流碰撞,橫身將河流攪碎,一口口水劍氣統統震成水霧!

而那女弟子水笙尖叫一聲,被蛟龍尾巴拍飛在半空,橫跨方圓數畝的靜室,從這頭飛到那一頭,的一聲貼在盡頭的牆壁上!

牆壁劇烈抖動,碎石撲索索落下,只見水笙竟然被掛在牆壁上,四肢大字型張開,四周都是蜘蛛網般的裂痕!

可想而知,鍾岳剛才那一擊,力量爆發是何等的兇猛!

「水塗氏既然不出來請教,那麼我便進來領教了1

鍾岳身纏蛟龍,邁步走入這間靜室,目光四下掃了一遍,只見一位位水塗氏弟子又驚又怒的看著他。

「一,二,三……只有七個水塗氏弟子么?」

鍾岳有些失望,喃喃道:「我還以為可以打十個……」

「放肆1

距離他最近的水塗氏弟子反應極為迅速,立刻身形移動,精神力化作圖騰紋,同時背後一根圖騰柱飛起落地,水系圖騰柱的威力被觸發,喝道:「這裡是水塗氏鍊氣士的靜室,不是你能囂張的地方1

咄咄咄!

其他六位水塗氏弟子背後一根根圖騰柱飛起,相繼插在地上,這些弟子也是厲害之輩,圖騰柱插在地方都大有講究,布成七星相連的陣勢,恰恰將這片數畝大小的靜室統統籠罩在圖騰柱的圖騰威力之下,而且圖騰柱與圖騰柱之間的圖騰紋相互疊加,威力倍增!

一根圖騰柱便能給煉體者帶來極大的困擾,水的壓力限制其行動,而圖騰柱疊加的情況下,壓力更是翻倍提升!

這些水塗氏弟子知道鍾岳是個煉體者,所以當機立斷,將他最大的優勢克制,然後便輪不到他囂張了!

「河伯圖騰觀想訣1

「水河劍氣1

「渭水下蒼山1

七位水塗氏弟子暴喝,霎時間只見靜室之中水氣滔天,一條條大河奔流,靜室如同變成了一片水世界,渭水大河,河山一體,以河為劍氣,甚至一位弟子還觀想出河神河伯!

錚——

一口口魂兵出現,這些水塗氏弟子竟然祭魂魂兵,赫然是準備全力以赴,將鍾岳帶給其他水塗氏弟子的恥辱如數奉還!

不過在他們第一根圖騰柱落下的一瞬間,鍾岳便已然開始行動,第一根圖騰柱落下,圖騰柱尚未激發,奔雷劍訣便已經爆發,雷霆劍光從那根尚未落下的圖騰柱上一閃而過,這跟圖騰柱落下,水紋圖騰剛剛開始四下溢出,便見這根圖騰柱上露出一道裂痕,接著圖騰柱變成兩截。

而與此同時其他六位水塗氏弟子的圖騰柱這才落下,七星相連的陣勢尚未完成便被破去!

「馭雷橫空1

鍾岳從下方騰空而起,雷光大作,閃電般躲過一道道攻擊,避開激射而來的魂兵。

魂兵在半空中折向,速度極快,漫天的劍光撲面而來,只聽一位水塗氏弟子喝道:「以魂兵合圍,讓他無路可逃1

嚓!

雷光乍現,雷音轟鳴,那位水塗氏弟子被一道雷光劈中,身形彈起,被劈得僵直,渾身焦黑,只見空中一隻席子大小的龍爪按下,將這剛剛被劈得飛起的弟子生生壓在地上,靜室抖動,地面出現一個人形大坑!

「龍行萬里1

鍾岳橫空而行,霎時間從靜室這頭橫移到靜室另一頭,連半空中的魂兵都追之不及。魂兵對他的威脅最大,血肉之軀豈能抵擋魂兵這等寶物?好在他速度足夠快!

「雙龍爭食1

龍吟震蕩,鍾岳身後又有一頭蛟龍頭顱冉冉生氣,兩條蛟龍各自盤繞半邊身軀,猛地下探叼住兩位弟子向中間狠狠碰撞,兩人頭破血流,昏死過去。

傳經閣外,數以百計的上院弟子向水塗氏的靜室看去,只見靜室中水浪滔天,電閃雷鳴,龍吟聲震蕩,水聲浪聲嘶喊聲,身體碰撞聲,聲聲入耳。

過了片刻,水浪消失,雷霆聲水聲龍吟聲等聲響也平息下來,靜室恢復平靜。

鍾岳從破破爛爛的靜室門戶中走出,抖了抖獸皮衣衫,搖頭道:「才八個……」

有人湊頭向水塗氏靜室看去,只見靜室里一片狼藉,八個水塗氏男女弟子四仰八叉倒了一地。

短短片刻,八位水塗氏核心弟子,便被橫推一遍!/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