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二十七章捨我其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捨我其誰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一個人的情感波動很難從面上看出,但識海的精神卻可以隨著情感變化而變化,比如鍾岳,此刻他的識海便是波濤起伏,浪濤裂空,隱隱有一種金戈鐵馬刀兵征戰的感覺!

這代表他很興奮,激動,戰役高昂,渴望去戰鬥,渴望去拼殺,渴望獲得勝利,渴望印證自己的所學所悟,但是從他的面龐卻很難看出這一點。》,

「說得好1

薪火贊道:「你現在已經有了幾分伏羲神族應有的樣子!知難而進,迎難而上,銳意進取,遇到強敵不氣餒,不懼怕,而是打倒踩在腳下,這才是伏羲神族1

鍾岳向前邁出一步,站在水清河的面前,周身雷霆圖騰閃現,凝結成繞體蛟龍,聲音平靜:「鐘山氏鍾岳,答應你的挑戰。」

「答應我的挑戰?」

水清河有些錯愕,這種情況明明是自己為水塗氏弟子出頭,要居高臨下的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鐘山氏,怎麼變成自己挑戰他了?

弱者對強者的逆襲叫挑戰,強者對弱者叫欺壓,自己挑戰他,豈不是自己是弱者?

「有趣,還是頭一次有人膽敢這麼對我說話。你自恃是煉體者,好,我便用煉體之術將你擊潰!三招,擊敗你最低只需三招1

水清河面帶笑容,突然尾下波濤陡生,托起他身形移動,快若鬼魅,水浪聲剛剛響起,便見一朵大浪橫空將他送到鍾岳面前,一拳轟向鍾岳面門!

這一拳轟出,只見大水滔天,水清河的河伯之軀身後竟然如同洪水一般,水高百丈,壓迫下來!

他這一拳集合了百丈洪水之力,洪水滔天,撲來的勢頭是何等恐怖?

鍾岳身軀蛟龍纏繞,只見身體上滾動的蛟龍年越來越粗大,越來越清晰,龍頭猙獰,龍身粗達尺許,水桶般粗細的龍身漸漸要融入到鍾岳的體內,那純粹的精神力化作蛟龍圖騰和雷紋圖騰,附著在鍾岳皮膚之上,宛如他的皮膚生長出一片片龍鱗!

而他體內更是一塊塊肌肉隆起,一根根大筋彈動,如同彎弓射箭勁弩爆發出的脆響!

不僅如此,他體內的血液加速奔流,心臟一瞬間將氣血搬運,血液流動聲竟然讓觀戰的諸多上院弟子都可以聽到!

鍾岳對水清河這一擊不躲不避,猛然龍吟長鳴,一拳向水清河轟去!

那些觀戰的上院弟子看得臉色劇變,百丈洪水,龍軀繞體,這兩人的實力都達到令其他人難以望其項背的程度!

此刻他們兩人,如同兩尊蠻神,正面交鋒,肌肉碰撞,帶給人的震撼和衝擊也是無法想象!

!!

兩人齊齊中招,水清河的河伯之軀是何等強大,一拳轟下,將鍾岳精神力凝聚的蛟龍生生轟碎,拳頭落在他身上,只見雷霆圖騰紋四下崩飛,他這一拳,竟然連鍾岳觀想出的雷霆圖騰紋也給轟碎,震飛!

鍾岳的這些雷霆圖騰紋並非完全是用來凝聚蛟龍,還用來煉就奔雷劍氣,以奔雷劍氣的鋒利來阻擋水清河這一拳之威。

但是水清河的河伯之軀實在太強,面對奔雷劍氣也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直接震碎,讓奔雷劍氣沒有了半分威力!

這一拳落在鍾岳身上,悶響傳來,河伯之軀的力量震蕩他的四肢百骸,震蕩他的精神,識海,魂魄!

與此同時,鍾岳也是一拳轟在水清河身上,河伯之軀的強大之處頓時展露無疑,鍾岳這一拳是何等之強,水塗氏核心弟子無人能夠承受他這一拳之威,但是水清河的河伯之軀彌補鱗紋,只被打得鱗紋破碎,卻並未傷到他分毫。

他周身布滿厚重的鱗紋,如同水中的神,不但威風凜凜,戰鬥力防禦力也達到令人敬畏的程度!

不料,鍾岳這一拳落下,隨即五指叉開,掌心之中傳來哤的一聲巨吼,又是一頭蛟龍從他掌心中鑽出,轟然撞在水清河身上,河伯之軀頓時被撞破一個大洞,露出裡面的水清河!

他的河伯之軀並非是真正的化作河伯之軀,而是精神力化作河神河伯,將自己藏在河伯體內。

這也並非是真正的煉體,不能提升身體本身的力量,只是借精神力顯化河伯,施展的是河伯之力,待到散去河伯之軀,河伯之力便會散去。

而鍾岳煉體,身體力量不斷增強,就算不施展蛟龍繞體,他的力量也是極為強大。

這便是煉體者和鍊氣者的區別。

但鍊氣者觀想出河伯之軀這等近戰法門,也可以近戰攻擊,甚至可以做到比煉體者還要強的地步。

水河清第二拳轟至,鍾岳依舊不躲不閃,一拳轟出,從河伯之軀的破綻處轟向裡面的水清河!

兩人各自中招,鍾岳嘴角流出一絲血跡,踉蹌後退,連退十多步總算將河伯之軀可怕的力量卸去。

一塊塊山石和青石板在他腳下炸開,煙塵滾滾。

水清河也是悶哼,魚尾架著浪濤向後滑去,嘴角溢血。

鍾岳在兩拳之間打破河伯之軀,還是傷到他的身體!

他的身體可沒有河伯之軀那麼強大的強度韌度,被鍾岳擊中本體,還是受了傷,不過他的身體要比絕大多數上院弟子都要強,甚至強出很多,所以才沒有遭到重創!

「鐘山氏,的確很強……」

水清河長長吸了口氣,面色有些凝重,他乃是水塗氏的千里駒,水塗氏身為十大氏族,對他極為看重,水清河幼年時便被放在缸里用各種靈藥熬煮,藥力滲透體內,體魄驚人。

族中的巫醫更是以各種猛獸異獸的精血,在他身體上作畫,畫出各種圖騰紋,讓他的體魄更強!

到了劍門,水清河更是各種服用靈藥打磨身體,簡直就是靈藥堆起來的身軀!

但是現在,他還是受傷了!

鍾岳的力量超出他的預計,蛟龍圖騰也煉到極高的境界,不過僅憑蛟龍圖騰和奔雷劍訣,根本無法傷到他,傷到他的是鍾岳那恐怖的爆發力!

能夠擊穿河伯之軀的爆發力!

而鍾岳的身體強度也超出他的預計,河伯之軀的力量是何等之強,落在他身上連續兩擊,也只不過傷到他的內臟,傷勢也不是如何嚴重。

能將身體煉到這種程度的,只有劍門的鍊氣士和一些異獸或者魔族!

鍾岳抹去嘴角的血跡,淡淡道:「水師兄可以施展」

「已經過了兩招了,現在是第三招1

水清河長長吸了口氣,面色凝重,魚尾輕輕擺動,只見四周憑空生出大水,越來越高,如同一個小小的湖泊一般,將他托起。

湖泊高懸在半空,而水清河便屹立在半空中的湖泊上,氣勢越來越強,準備從上空賓士而下,奔襲鍾岳!

他赫然是動用自己最強的手段,為年終無禁忌對決而準備的絕學,一招擊敗鍾岳,讓他一敗塗地!

鍾岳面色也是凝重起來,嚴陣以待,突然水清河目光瞥見幾人,冷哼一聲,散去河伯之軀,收了精神力,轉身便走,冷冷道:「今日之事暫且作罷,鐘山氏,等到無禁忌對決時,再延續此戰1

鍾岳微微一怔,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又有幾個人影從劍門山上下來,向上院走來。

那幾人的氣勢也是極為強大,不遜於水清河,應該是在內門修行的外門弟子,不知是來自什麼氏族。不過看水清河的樣子,這幾人顯然也是來自十大氏族,實力極強。

水清河不想被這些人看到自己的底牌,免得在年終無禁忌對決中失了先機,這才主動退去。

「好強的傢伙……」

鍾岳手掌有些顫抖,嘴角又有一絲血跡溢出,內臟隱隱作疼,心道:「十大氏族,每個氏族都有著獨到之處,祖上留下的圖騰天生便比其他氏族強,這個水清河的實力的確高深得很,沒有動用鍊氣的法門便已經如此厲害,我不如他。」

他卻沒有想過,他正兒八經的修鍊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而水清河卻是自小就被泡在靈藥中,進入劍門后直接被鍊氣士帶在身邊,長達五六年之久才有如今的成就!

「上院中,像水清河這樣的人物還有不少,都是大氏族的精英!這些人物,在年終無禁忌對決中都會出手,百花競放,爭奪進入靈空殿的機會。到那時,只怕這些人便不會隱藏什麼了,會將自己最厲害的手段拿出來1

鍾岳邁步走向庭藍月和河承川等人,心道:「兩個月,還有兩個月時間1

「兩個月後,與這些大氏族真正的精英交鋒,不知道誰能技壓群雄?」

他胸腔中有豪氣激蕩,低聲道:「技壓群雄,捨我其誰?」

「鐘山氏鍾岳,這是你的兩口魂兵1

蒲老先生見到鍾岳到來,將他喚到跟前,取出兩口魂兵放在鍾岳跟前,笑道:「二十日煉成這兩口魂兵,老朽也是累得不輕,這兩口魂兵你看如何?」

————前兩天出差杭州,今天剛回來,累死了,宅豬帶著困意寫完這一章,實在睜不開眼了,要去睡覺覺了,兄弟們別忘記給人道至尊投張推薦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