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二十九章雷中少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雷中少女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祭煉魂兵乃是將魂魄祭在魂兵之中,用精神力溫養,日夜滲透,建立精神感應、魂魄感應。…,」

鍾岳盤膝而坐,龍血劍匣豎在面前的地面上,薪火在他識海中指點,教導他如何祭煉龍血劍匣和龍鱗劍。

「祭煉的時間越長,與魂兵之間的感應便越是穩固,就算你的魂兵丟了,心念一動也可以收回,別人奪都無法奪走。不過你這口劍匣,已經與龍鱗劍之間建立了感應,屬於劍鞘與劍的感應,如果寶劍丟了,祭起劍匣也可以收回來。你現在祭煉,無需祭劍匣,先祭劍,用強大的精神力和魂魄溫養1

鍾岳將魂魄祭在龍鱗劍,精神力也隨即湧出,溫養寶劍。

「普通人溫養魂兵,多是單純的用魂魄和精神溫養,花費十幾日時間才能祭煉如意,這只是最笨的法子。」

薪火繼續指點他,道:「你在溫養時,同時觀想火紀宮燧皇,這樣溫養魂兵,最多幾個時辰便可以祭煉如意。」

鍾岳聞言,立刻觀想火紀宮燧皇,過了幾個時辰之後,鍾岳猛然張開眼睛。

「祭1

只聽嗒的一聲,劍匣開啟,龍鱗劍發出嗡嗡的輕鳴,從劍匣中跳出,寒光陡生,空氣溫度立刻急遽下降,寒氣逼人!

龍鱗劍彷彿變成了他的眼睛,鍾岳通過龍鱗劍「看到」四周的景象,而且隨著龍鱗劍飛得越來越高,他看到的景象也越來越廣。

嚓!

空中電閃雷鳴,龍鱗劍在他的操控下施展出奔雷劍訣,只見電光恣意縱橫,這口龍鱗劍當真是化作了雷霆電光,來去間如閃電一般,迅如奔雷!

鍾岳不禁又驚又喜,將奔雷劍訣徹底施展開來,空中劍光閃爍跳躍,奔雷劍訣的威力頓時得以全部施展!

從前他施展奔雷劍訣,總覺得有些束手束腳,施展不開,但是用龍鱗劍這口魂兵來施展,從前無法施展出的種種變化,頓時運轉如意!

「難怪許多上院弟子幕甌可以讓實力翻倍,有了龍鱗劍,我的奔雷劍訣威力何止翻倍?」鍾岳心中暗道。

「你現在只是祭魂劍中而已,用來殺普通的猛獸足夠了,用來對付水清河這樣的小鬼便還差得遠了。水清河的精神力比你強,魂兵估計也不比你遜色,與他交手,你的輸面頗大。」

薪火變成一朵小火苗,飛落到龍鱗劍上,沒入劍身中,站在鍾岳魂魄之上:「這口劍還算是不錯,可以保護你的魂魄,不至於被人打碎龍鱗劍而魂飛魄散。這口劍的韌度剛度都算是上上之選,只要不是鍊氣士,都休想打碎它,與其他魂兵碰撞時,也就不用擔心魂魄死亡了。」

「魂兵一碎,人也隨之死亡?」鍾岳不由悚然,失聲道。

「這是自然。祭魂魂魄,用魂兵去戰鬥,最怕的便是魂兵被打碎。因為魂魄是祭在魂兵之中,若是魂兵碎了,魂魄也會隨之碎掉,主人也就死了。」

薪火在他肩頭坐下,道:「所以魂兵這等東西,不用則已,要用就用最好的,否則魂兵一碎便是魂飛魄散的下場!你看那些上院的小土鱉,屁都不知道,他們的魂兵多是粗製濫造的魂兵,一碰就碎,還敢祭起魂兵戰鬥,分明是提著人頭去招搖1

鍾岳心頭微震,上院弟子中的確有不少弟子,遇到戰鬥便祭起魂兵,對魂兵的依賴很大,沒想到在薪火眼中,都是在找死。

「你的這口劍還算是不錯,只要不是鍊氣士,擊碎你這口龍鱗劍並不容易,與上院弟子相爭,盡可以祭出。」

薪火鄭重道:「當然,遇到鍊氣士的話,你還是能躲多遠便躲多遠,否則鍊氣士斬了你的龍鱗劍,便會連你的魂魄一起斬掉!魂兵,只是劍氣的替代品,修為尚低時的無奈之舉罷了。劍氣不但攻擊力遠勝魂兵,而且要比魂兵安全許多……好,繼續往上飛,去高空練劍1

龍鱗劍立刻向高空衝去,半空中劍光帶著滾滾雷音,沒過多久便飛上萬丈高空!

鍾岳魂魄向下看去,只見群山低矮,變得小了許多,但是在一旁,劍門山如同一口巨劍,依舊高不可測!

鍾岳駕馭龍鱗劍飛了片刻,只覺精神力有些難以支撐,他的精神力尚有節餘,但是精神力的強度卻不足以支撐如此長的距離。

而飛了這麼遠,劍門金頂依舊高聳在不知多遠的上空,似乎遙不可及。

「就在這裡吧。」

薪火向外看肉里便是高空雷霆地帶。高空中有烈陽、罡風,以及含而不發的雷霆,烈陽如火,罡風如刀,魂魄到了高空之上,就會燒死,就會被風吹殺。烈陽和罡風算不得特別危險,但雷霆就厲害了,雷霆會感應到你的魂魄,到了高空,雷霆自生,便會劈你,將你劈殺1

「雷霆會主動劈我?」

鍾岳心中駭然:「我不去招惹雷霆,也會劈我?」

「魂魄沒有與靈結合之前,是陰性,而雷則充斥陽剛,陰陽遭遇,便會相互吸引,所以魂魄上了高空便會遭雷劈。」

薪火道:「這就像是男和女,男人碰到女人便想湊上前去。你從前修鍊奔雷劍訣,只是精神力觀想出的雷霆,是假雷,陰雷,而自然中的雷則是陽雷,威力比陰雷大了不知多少倍!這裡的高度剛剛好,雷霆還不是如何劇烈,非常淡保你修鍊奔雷劍訣,正好可以借這裡的雷霆修鍊,用雷霆來淬鍊你的魂魄、精神和魂兵……小心,雷霆來了,快觀想燧皇1

龍鱗劍四周,只見滋滋啦啦的電光閃現,電光越來越多,匯聚在一起,半空中如同突然多出許多雷蛇,在雲朵間游來游去,很是驚人!

越來越多的電光匯聚起來,大蛇吞小蛇,越來越大,空中也隱隱出現了雷音!

鍾岳心頭一震,只覺自己的魂魄彷彿被什麼東西鎖定,魂魄竟然生出了畏懼之感,連忙觀想火紀宮燧皇。

精神力在龍鱗劍內構建火紀宮,而鍾岳則身化龍首人身龍尾的燧皇,頓時只覺畏懼之心不翼而飛。

轟隆!

雷音大作,一聲巨響傳來,但見一道雷霆平平劈來,龍鱗劍根本來不及躲便被雷霆劈中,一股難以想象的威能霎時間充斥龍鱗劍!

龍鱗劍中,鍾岳的魂魄被劈得焦黑一片,甚至連他觀想出的火紀宮燧皇都被劈得烏黑,魂魄似乎要變成焦炭碎掉一般!

他的精神力幾乎被劈散,生出一種無比劇烈的疼痛,雷音響起,那種震動彷彿要將他震散!

「全力觀想,不要分心1

薪火站在他的肩頭,居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面色緊張道:「分心你就死了,魂飛魄散1

鍾岳咬緊牙關,忍住那股要將自己撕裂般的疼痛,竭盡所能凝聚精神,觀想火紀宮燧皇,只見他的魂魄被劈焦之處立刻開始復原,有如老樹回春。

轟隆!

又是一道雷霆劈來,鍾岳魂魄剛剛復原便又幾乎被劈碎,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感再次襲來!

薪火絲毫也不擔心,笑道:「放心的咬牙,你只是魂魄咬牙,若是身體也這般咬牙,你滿口牙都會被你咬碎。第一次死不了,第二次就也死不了,繼續修鍊,不要放鬆1

「疼……」鍾岳咬牙道。

「很疼嗎?」

那朵小火苗有些心虛道:「我從前教導過的純血伏羲神族,從來不叫疼……」

鍾岳咬緊牙關堅持,不斷觀想,短短半個時辰,便有二十多道雷霆劈在龍鱗劍上,即便是薪火也嚇了一跳,心道:「我從前教導過的純血伏羲神族,第一次被雷劈的時候,也沒有堅持這麼長時間,早就疼得嗷嗷叫堅持不下去了,這小子居然還在堅持……」

鍾岳感覺到自己的魂魄已經疼得快要麻木過去了,那雷霆還是不斷湧來,嚓嚓的向他劈去。

不過漸漸的,鍾岳好像也沒有那麼疼了,他的精神力強度在增加,魂魄也變得更加堅韌,更加偉岸,能夠承受住這等程度的雷霆轟擊!

甚至,他的魂魄和精神力中,竟然也有一絲絲雷霆電光在閃動。

突然,鍾岳「看到」距離自己數百丈遠的地方,一位秀氣的少女坐在半空中,也有一道道雷霆不斷向那少女劈去,那少女沒有魂兵保護,直接被雷霆劈在身上,身軀盤坐巋然不動!

「這個女孩看起來年歲不大,竟然這般厲害1

鍾岳心念微動,龍鱗劍向那少女飛去,那少女張開眼睛,好奇的打量龍鱗劍一眼,笑道:「這位師兄也在淬鍊魂魄?你疼不疼?」

「剛才還有些疼,現在已經有些麻木了。」

鍾岳的魂魄從劍中露出頭,笑道:「師姐怎麼稱呼?」

「我是丘壇氏,名叫丘妗兒。剛才那雷霆劈得我也受不了,幾乎昏死了過去。」

那少女竭力忍住痛,道:「師兄怎麼稱呼?」

鍾岳看到雷光劈來,連忙回到劍中,道:「鐘山氏,鍾岳。丘師姐的修為好厲害,我便不敢直接用魂魄抵抗雷霆。」

丘妗兒笑吟吟道:「鍾師兄,我看你年紀好像比我長一些,還是叫我師妹吧。」

兩人聊了片刻,各自有些累了,鍾岳笑道:「丘師妹,我們明日再見。」

丘妗兒點頭,魂魄飛去,鍾岳看了看,眼睛不由直了,只見那丘妗兒竟然向劍門山一座靈芝般山台上的大殿飛去!

「那裡是鍊氣士居住的地方,她怎麼……」鍾岳失聲道。

薪火納悶道:「她就是一個鍊氣士,你沒發現嗎?」

鍾岳額頭冒出冷汗:「剛才她叫我師兄,我叫她師妹……一個鍊氣士叫我師兄,我覺得壓力好大……」

「趕明兒你成為鍊氣士,修為超越她,這個師兄不就坐實了嗎?」

薪火笑眯眯道:「不過你需要多多努力才是,因為這頭名叫丘妗兒的小母牛不簡單,是天生的靈體,與方劍閣的資質不相上下。這樣的傢伙修鍊起來,速度快得像發瘋的小母牛一樣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