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三十五章陷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陷阱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黎秀娘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驚魂未定,其他的黎山氏弟子急忙圍上前來,將黎秀娘護在中央,殺氣騰騰的看著鍾岳,只待黎秀娘一聲令下便撲殺過去!

虞飛燕、庭藍月等人獃獃的看著這個結果,直到黎山氏的弟子圍上前去這才醒悟,也紛紛上前,站在鍾岳身後。,

雙方殺氣騰騰。

鍾岳輕聲道:「黎師姐?」

黎秀娘猛然清醒過來,看到四周的陣仗,又看了看鐘岳,冷哼一聲,嬌喝道:「你們想做什麼?造反嗎?都給我退下!連一次失敗都承受不起,算什麼我黎山氏的弟子?」

黎山氏諸多弟子一臉慚愧,紛紛退到她的身後,黎秀娘身後破碎的妖神緩緩凝聚,這少女又恢復尋常心態,上前一步,還禮道:「多謝師弟手下留情。今日領教了,不過今日對決未動魂兵,而且我對師弟的本事也有所不知,被你打個措手不及,改日到了無禁忌對決,再定輸贏1

鍾岳展顏笑道:「好。這次師姐的確沒有來得及使出全力,而且我也感覺到自己修行上有著嚴重的不足,也想向師姐多多請教。」

他這話並非是謙虛,而是實情。他修鍊至今,所修鍊的攻擊法門只有奔雷劍訣這一種,蛟龍圖騰繞體訣只是煉體法門,雖然被他融合奔雷劍訣演變為攻擊法門,但是卻沒有得到蛟龍真傳。

沒有真傳,便無法發揮出功法最大的威力。

比如兩個人同樣的修為境界,同樣是觀想蛟龍,其中沒有得到真傳的只能觀想出蛟龍之皮,而另一人卻可以觀想出血肉筋骨,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而薪火傳授給他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則是觀想修鍊的法門,除此之外,他沒有修鍊其他任何功法。

既沒有觀想水火風雲這等極為有用的法門,也沒有飛行法門,其他輔助攻擊的法門也是空白,相比其他人手段百出,他的修鍊並不系統,有著很大的不足,破綻很大。

黎秀娘細細打量他,卻見這個大男孩很是開朗,心態也是極為陽光,有傲骨傲氣,但並不咄咄逼人,心中不覺生出幾分好感,笑道:「鍾師弟,莫非你得到了雷湖氏的雷霆淬魂之法?我見你精神力之中蘊藏雷霆,自動結出雷霆紋,與雷湖氏的雷霆淬魂之法有著融通之處。」

「雷湖氏?」

鍾岳搖頭,道:「我另有雷霆淬魂之法,倒並非是雷湖氏的法門。」

黎秀娘恍然,道:「雷湖氏的雷霆淬魂之法可以說是劍門中煉魂頂尖的絕學,你也是雷霆淬魂,難怪你的速度和爆發力如此迅猛,能將我打個措手不及。鍾師弟,雷湖氏雷袞也在此地,他的手段與你差不多,若是早知你如此厲害,我便先尋他練手了。」

她嘆了口氣,頗為惋惜自己沒能積累出無敵氣勢,道:「鍾師弟若是不介意的話,不如你我同行,探索這獸神嶺,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鍾岳笑道:「多一人便多一份力量,有師姐等人,我的壓力便低了許多。」

兩人並肩而行,黎秀娘是步步生蓮,而鍾岳則是龍行虎步,黎秀娘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虞飛燕、桃黛兒和庭藍月等少女如影隨形的吊在後面,不由笑道:「鍾師弟年紀雖小,但卻很多情呢,居然迷倒了這麼多女孩兒。也難怪,如今鍾師弟可謂是男院第一人,連我都敗在你的手中,你豈能沒有些擁躉?只是你的擁躉都是女孩子,可見師弟花心……」

鍾岳臉色微紅,正要辯解,後面的女孩們紛紛啐道:「哪個被他迷倒了?」

「鐘山氏的小魔頭哪裡有韓清墨韓師兄帥氣?」

「小魔頭一日沒有打倒韓師兄,韓師兄便依舊是男院第一1

黎秀娘回頭,冷笑道:「一群小丫頭片子,沒有半分的眼界見識,韓清墨我也見過,本事不過爾爾,與虞飛燕師妹差不多,豈會是鍾師弟的對手?」

虞飛燕動怒,背後的魂兵蠢蠢欲動,冷冷道:「黎師妹這是說我的本事不過爾爾了?」

黎秀娘嫣然一笑:「你師姐我可沒有這麼說,不過你若是這麼認為我也沒有辦法,虞師妹,你還前些火候,向我挑戰,換你們有虞氏的虞正龍還差不多。」

「我倒想試試看1

二女殺氣騰騰,鍾岳心中暗道一聲糟糕,連忙詢問識海中的薪火如何處理這種事情。

薪火興奮萬分,道:「女人多了能安靜一炷香時間都是咄咄怪事,不打起來才怪。當年我教導出的那些薪火傳承者,常年後宮失火,一個個女神魔打得天翻地覆……」

「薪火這貨唯恐天下不亂,問他沒用。嗯,這股血腥味兒……」

鍾岳突然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心中微動,隨即聽到隨風而來的隱約呼喝和戰鬥聲,而那兩位少女依舊在鬥嘴,越吵越凶,連忙喝道:「統統閉嘴1

黎秀娘和虞飛燕嚇了一跳,連忙停止吵鬧,黎秀娘委屈道:「你凶什麼凶,嚇死人家了……」

「不要吵,有戰鬥聲。」

鍾岳細細聽了聽,少女們見狀,也連忙側耳傾聽,庭藍月閉眸觀想,只見耳朵處精神力凝聚,變成一個四五尺長短的大耳朵,上面長滿了獸毛。

這女孩兒豎起大耳朵傾聽片刻,連忙道:「戰鬥聲是從那邊傳來的,有人邊戰邊走1

「庭師姐懂得真多。」鍾岳贊道。

眾人快步奔行,奔出數里,空氣中的血腥氣越來越重,而戰鬥聲也漸漸響亮起來。

「前方有人戰鬥,修為實力很不弱,是高手1

黎秀娘細細感應,臉色微變,道:「難道是雷袞那廝?不對,雷湖氏的功法雷霆滾滾,聲勢駭人,不是這種動靜。這個動靜較弱……嗯,與那人交手的是兩頭巨獸,這兩頭巨獸的實力實在可怕,比你我不弱1

鍾岳細細感應,也感應到兩股極為可怕的妖氣,而這地動山搖的動靜,那兩頭妖獸必然不小!

沒過多久,他們便看到山巒中間的峽谷布滿了巨大的腳印,是猛獸的腳櫻桃黛兒站在一個腳印中間,比劃了一下,顫聲道:「比我們先前所見的妖獸,還要大許多倍……獸神嶺怎麼會生出這麼龐大的妖獸?」

虞飛燕有所發現,道:「這裡有雷霆的痕!應該是雷湖氏的弟子和雷袞那廝留下的痕!他們在這裡遭到埋伏,遇險了……那邊有屍體1

只見一具雷湖氏弟子的屍體倒伏在地,不知被什麼東西將全身骨骼統統打碎!

隨著他們沿著峽谷向前趕去,一路上遇到的雷湖氏弟子的屍體越來越多,四周懸崖峭壁上留下的戰鬥痕也越發觸目驚心,地上還有破碎的魂兵碎片散落,以及被震斷的圖騰柱。

「雷袞的實力不遜於我,是雷湖氏培養的核心弟子,這次要在無禁忌對決中爭奪第一,這獸神嶺真的有能殺他的妖獸嗎?」

黎秀娘俏顏陰晴不定道:「而且與那兩頭巨**手的人不是他,那麼會是誰?」

「距離戰鬥地點很近了1庭藍月高聲道。

「這裡還有其他人的屍體1

峽谷之中,更多的屍體被發現,這些屍體卻不是雷湖氏弟子的屍體,媃兒辨認一下,吃驚道:「我認得這人,這人是男院弟子的,追隨韓清墨韓師兄。」

桃黛兒飛速道:「韓師兄帶著他們現我們一步前往獸神嶺,這麼說來是韓師兄發現雷袞師兄遇險,所以率眾來救?怎麼會死了這麼多人?那兩頭凶獸不會是妖族鍊氣士吧?」

峽谷中,劍門上院弟子的屍體七倒八歪,都被打得筋骨盡碎,死得不能再死,觸目驚心。

鍾岳也暗暗心靜,突然只見前方地面上有大片大片的血跡,鮮血甚至匯聚成小溪流,只是那鮮血聞著充滿了膻腥味兒,不是人血,而是獸血。

「那兩頭巨獸也受傷了,不算特別厲害,只是體大力強而已1

諸女鬆了口氣,虞飛燕飛速道:「桃桃,你帶著其他師弟師妹上半空中,觀看四周,我與鍾師弟、虞師妹前去看看。這巨獸太凶,你們插不上手1

桃黛兒聞言,立刻取出小布袋兒,放出彩雲間,帶著諸女跳上彩雲間飛上半空。

黎秀娘見狀也是暗贊虞飛燕的心思縝密,取出妖蓮葉,讓黎山氏弟子登上蓮葉,也飛到半空之中,道:「鍾師弟,咱們走1

鍾岳點頭,伸手一指,只見背後的劍匣開啟,龍鱗劍呼的一聲飛起,藏入彩雲間,道:「走1

黎秀娘和虞飛燕見狀,驚疑不定,不解其意。

三人快步向前,一路飛馳,沒過多久只見峽谷突然空曠起來,進入一片谷地,四周森林成片成片倒伏,這裡赫然經過一場惡戰!

而在這片山谷之中,只見一頭高達十四五丈的黑熊人立起來,身上到處都是傷口,鮮血不斷流下,而另一頭巨獸則是一頭山羊,體型也是大的可怕,只是已經倒伏在地,應該是遭到了重創,還沒有死亡。

而在山谷之中,一人正在拚命的躲避那黑熊的攻擊,身形踉踉蹌蹌,隨時可能被黑熊拍死。

「是韓清墨韓師兄1虞飛燕看到那人面孔,失聲道。

黎秀娘注意到另一具屍體,臉色劇變,失聲道:「雷袞死了?」

鍾岳微微皺眉,看了看倒在那頭公羊旁邊的雷袞屍體,又看了看踉蹌躲避黑熊攻擊的韓清墨,低聲道:「奇怪,為何一路上我沒有看到韓師兄攻擊落下的痕?有些不太對勁兒……」

薪火嘿嘿笑道:「三隻妖怪玩過家家,有趣兒……」

「三隻妖怪?」

鍾岳眯了眯眼睛,看向韓清墨:「薪火,你的意思是?」

「那個妖怪,把人皮剝下來穿在身上。」

薪火笑道:「與這頭黑熊也是在假打,而那頭公羊也是在裝死,不過那個叫雷袞的傢伙,卻是扎紮實實的死掉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