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三十八章陣殺鍊氣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陣殺鍊氣士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放眼看去,石碑成林,高台聳立,不由打個冷戰:「獸神死後精神力不散,觸動陣法,石碑中便湧現七尊魔神,分食了那頭公羊,這還只是最基礎的七殺陣!若是四十九座七殺陣組成的中級陣勢被引發,威力會強到何種境地?」

而四十九座中級陣法形成的大型陣法被引動,威力又有多強?

恐怕十萬里大荒中,會重現神魔降臨的恐怖景象吧?

而這只是獸神臨死前的封印而已,倘若這尊獸神的實力處於巔峰狀態,封印的威力肯定更加至剛至猛!

走入這樣恐怖的陣法之中,即便有薪火的指點,他還是有些提心弔膽!

不過,他心中甚至還有些期待,期待能夠看到完整的獸神大陣爆發威能的情形。△,

「我一定是被薪火帶壞了,怎麼會期待這等大陣爆發?」

鍾岳眨眨眼睛,按部就班的按照薪火的指點走入陣中,沒有踏錯任何一步,心道:「這座大陣倘若爆發,只怕會是天災降臨般恐怖,這八百里獸神嶺都會不保,只有唯恐天下不亂的人才會希望大陣爆發吧?」

「岳小子,這座大陣如果爆發的話,一定極為壯觀。待會我們試試看,能否將那座沉沒的高台撈出來,補全這座大陣1薪火興奮道。

「果然,我是被他帶壞的。」鍾岳心道。

薪火口中喃喃有詞,計算著陣法運轉的道理,漸漸指點他深入陣法之中,一路上平安無事。

「咦,這面石碑上怎麼會有圖騰紋?」

鍾岳突然看到一面石碑上鮮血淋漓,血液尚未乾枯,畫著一副詭異的圖騰圖案,不由好奇起來。

其他石碑上都是乾乾淨淨,只有有人觸動陣法,才會浮現圖騰紋將入侵者斬殺,入侵者死後,圖騰紋便會自動隱去消失。

「這面石碑上的圖騰紋肯定不是獸神封印,而是另有人所設,難道是那頭公羊的師尊,那個妖族鍊氣士?」

鍾岳心中微動:「他在石碑上留下這圖騰紋,莫非便是用來破解壓制七殺陣的圖騰?」

他細細打量這些圖騰紋,只見紋理極為深奧,與劍門的圖騰紋有著截然的區別,劍門的圖騰紋崇尚自然,無論是鍾岳目前學到的雷霆圖騰紋還是蛟龍圖騰紋,都是依照自然中的雷霆圖案和蛟龍圖案來構想,雷紋和龍紋的變化萬變不離其宗。

而這妖族的圖騰紋卻多出了許多殺伐之氣和妖異的變化,以血來煉製圖騰紋,提升圖騰紋之威,更加詭異!

「這血是人血1

鍾岳嗅了嗅血氣,面色轉冷,石碑上的圖騰紋是用人血來構圖,而且用的是童男童女之血!

「我人族在大荒外,真的如此卑微?倘若真如薪火所說,我人族是伏羲神族的後裔,為何會落到如今的田地?」

他定了定神,依著薪火的指點向前走去,深入大陣,沒過多久,鍾岳突然看到前方有妖氣瀰漫,化作灰濛濛的霧氣。

霧氣之中,隱約有血流在涌動,化作一個巨大的身軀,如神如魔,在霧氣中蠕動。

「難道是那個妖族鍊氣士?」

鍾岳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只見霧氣變化,霧氣中的血液所化的巨大身軀猛地轉頭,向他看來,霧氣中閃爍著一隻巨大的眼眸,赤紅如火!

鍾岳頓時只覺天旋地轉,腦中識海陡然出現一枚巨大的血眼,骨碌碌滾動,飄在識海上空,方圓數畝大小!

這血眼一照,他全身氣血幾乎沸騰,一股腦向識海中涌去,便要被這血眼吞噬所有氣血!

「這麼詭異的攻擊方式,難道是那個妖族鍊氣士對我下手?竟然膽敢在我的識海中害我?」

鍾岳悶哼一聲,立刻觀想燧皇,識海翻騰,魂魄化作燧皇自識海中冉冉升起,電閃雷鳴,雷霆萬鈞!

雷霆所擊,無不催折,萬鈞所壓,無不糜滅!

燧皇一出,如神皇坐天庭,一切邪魔退散!

他識海上空的那輪血眼滋啦一聲便被燧皇煉化,化作精純的精神力,瓢潑大雨紛紛落下,讓鍾岳的識海頓時水漲船高,精神力修為一下子提升了近半!

「煉化這枚血眼,竟然相當於服用了百十枚羽靈丹的效果1

鍾岳又驚又喜,那灰霧中傳來一聲悶哼,只見霧氣散去,霧氣中的神魔也隨之散去,一個妖異的聲音冷冷道:「劍門的鍊氣士?居然還是個這麼年輕的小鬼,若是擒下拿到大荒外,一定可以賣個上好的價錢!你既然出現在這裡,那麼我的三個弟子想來已經遭遇不測了吧?」

「鍊氣士?他居然以為我是劍門的鍊氣士?難道他沒有看出來,我還沒有成為鍊氣士?」

鍾岳心中納悶,他卻不知自己在眨眼間便將血眼煉化,雖然沒有給那妖族鍊氣士造成多少傷害,但是這種恐怖的精神力韌度和攻擊力,卻扎紮實實是鍊氣士才能有的本事!

只是那妖族鍊氣士卻沒有想到,鍾岳的精神力韌度和攻擊力雖然達到鍊氣士的水準,但是精神力修為卻弱得很,識海只有區區五百畝大校

那妖族的鍊氣士貿然施展精神攻擊,自然是無法探明鍾岳的真實修為。

「你的三個弟子,是一頭羊、一條蛇和一頭熊嗎?」

鍾岳哈哈大笑,心中沒有絲毫畏懼,朗聲道:「我殺了兩個,剩下一個逃入這片封印,自己觸動陣法死掉了。妖族的兄台,還請節哀順變。」

「嘿嘿嘿,他們技不如人死有餘辜。不過你殺我弟子,你也死有餘辜1

那妖族鍊氣士的聲音傳來,倍加妖異,笑道:「你雖然是鍊氣士,但是本事卻不如我,而且我是妖族,與獸神同族,在這獸神封印之中,我可以調動陣法之力將你抹殺!小鬼……」

鍾岳邁步向前走去,那妖族鍊氣士一句話還未說完,鍾岳便已經走到他的前方,腳步邁開如入無人之境,視這殺機四伏的大陣如無物。

鍾岳回頭看去,只見那妖族鍊氣士高高瘦瘦,身高一丈有餘,長相與人族一般,只是皮膚上遍布鱗片,不知是什麼種族。

他身後背著一口一人來高的大葫蘆,葫蘆中咕嘟咕嘟的冒著血液,一團團鮮血在葫蘆嘴上空滾來滾去,每一團鮮血之中皆有一個童男或者童女的魂魄。

這葫蘆中蘊藏的都是童男童女的鮮血,不知殺了多少人,才能煉出這麼一葫蘆的血液!

那妖族鍊氣士見到鍾岳幾步之間便來到自己前方,心中嚇了一跳:「這廝難道是在扮豬吃虎,裝作是個小鍊氣士,其實卻是劍門的老怪物?否則,他豈能對這陣法了如指掌,如此輕易的便深入獸神封迎…不對1

鍾岳與他距離很近,只差幾塊石碑的距離,頓時被他看穿鍾岳的修為!

「一個人族的小鬼頭,連靈都沒有感應到的小鬼頭1

那妖族鍊氣士獃獃的看著鍾岳,失聲道:「你不是劍門鍊氣士,怎麼會精通獸神封印,走到這裡?」

他隨即大喜過望,哈哈大笑道:「尚未成就鍊氣士,精神力便不比鍊氣士弱多少,真是人族的極品!若是將你擒下,價格比鍊氣士還要高!小鬼,乖乖的留下吧!血葫蘆,祭1

那葫蘆頓時咕嘟咕嘟的冒著血漿,化作一隻方圓丈余的血色大手,隔著一塊塊石碑向鍾岳抓去!

「岳小子,左走三步,向前跳一丈六。」薪火出聲道。

鍾岳依言走出三步,縱身向前跳出一丈六,恰恰跳到這座七殺大陣,而那血色大手已經來到鍾岳的身後。

與此同時,這座七殺大陣的一面面石碑陡然起了變化,石碑上有鮮血流出,然後石碑上的圖騰紋,七殺大陣頓時啟動!

薪火不緊不慢道:「向前走一步。」

鍾岳向前跨出一步,走出七殺大陣,卻在此時,七殺大陣啟動,血葫蘆中的大手剛剛要抓下,便見七面石碑中恐怖的氣息爆發,獸神藏於石碑中的精神力滾滾湧出,化作七尊神魔,將血色大手轟然沖碎!

「薪火,我若是在外面攻擊這座殺陣,會如何?」鍾岳回頭看向這座七殺陣,只見自己已經走出高台附近四十九塊石碑的範圍,心中不由微動,突然道。

薪火笑道:「你會把這座中級殺伐陣法啟動。怎麼,你也有破壞**,想要見識見識這中級殺陣的威能?」

「那就見識一下1

鍾岳眼中精芒一閃,低喝一聲,精神力顯化蛟龍,狠狠沖入大陣之中,沖向那七尊神魔!

那位妖族鍊氣士看得睚眥欲裂,急忙轉身便向陣外逃竄,卻在此時只見那七尊神魔陡然合併,化作一尊七顆頭顱的魔怪,長著十四臂十四足,鍾岳精神所化的蛟龍還未近身便被這頭神魔的氣息壓碎!

與此同時,其他四十八座殺陣同時啟動,一面面石碑上鮮血噴涌,一尊尊神魔出現,放聲怒吼!

只見這座中級殺伐大陣啟動,一尊尊神魔相互合併,氣勢越來越強,只剩下四十九尊七首神魔在陣中來回衝殺,攪碎一切!

鍾岳站在陣外看去,那妖族鍊氣士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被撕得粉碎,被四十九尊七首神魔分食,吃得一乾二淨!

而那四十九尊神魔突然又兩兩合併,化作一尊神魔,頂天立地,猛然仰天大吼,震得高空浮雲飄散,驚人無比!

這便是中級殺陣之威!

「中級殺陣果然霸道1

鍾岳搖了搖頭,向前走去:「大荒,不是你們妖族來的地方,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