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三十九章獸神內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獸神內丹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劍門金頂,大殿金碧輝煌,巍峨壯觀。±,

站在金頂之上,每日沐浴到的陽光都要比山下多一個時辰,而在金頂中央,聳立一座高台,高台上蹲伏著一頭異獸,長有四顆頭顱,四顆頭顱正對大荒的四面八方。

那異獸如同雕塑,許多鍊氣士自從上山以來,都不曾發現這頭異獸動彈過分毫。

這一日,這頭異獸突然晃動身軀,脖子上的金毛根根綻起,其中一顆頭顱雙目瞪得滾圓,緊緊盯住獸神嶺的方位,口中突然發出一聲沉悶的吼聲。

吼聲低沉,震動金頂。

突然,一道白光閃過,只見一位白衣長老出現在高台之上,緊張道:「四明獸,發生了什麼事?」

那頭異獸開口,聲音震動,沉聲道:「回稟大長老,大荒獸神嶺有動靜,隱約有神魔之威。」

這頭四明獸因為有四顆頭顱,能觀四面八方,看到極遠之地,乃是大荒中少有的異種瑞獸,因此被劍門長老放在劍門山的最高處,用來觀看十萬里大荒的動靜,若是遇到異變或者外敵入侵,便可以提前預警。

「大長老請看。」

四明獸面對獸神嶺方位的頭顱,雙眸瞪圓,射出一片光幕,光幕中隱隱映照出獸神嶺的景象,但見八百里獸神嶺的中央,突然恐怖的景象出現,一頭體高千丈神魔仰天怒吼,吼碎天上浮雲!

這幅景象,正是鍾岳觸動獸神封印中級殺陣,誅殺那妖族鍊氣士所造成的異象!

「這是……」

一道道白光閃動,落在高台之上,化作一位位劍門白衣長老,看向四明獸目光中的這一幕,紛紛吃了一驚,失聲道:「神級封印1

「傳聞中獸神嶺是一尊獸神隕落後所化,難道傳聞是真的?那裡真的是獸神屍身所化?」

「獸神屍身所化事小,為何會留下神級封印事大!難道,獸神封印了自己的寶藏?」

「這次糟了,大荒外的妖族原本便對大荒虎視眈眈,只是有我劍門在此鎮壓,他們不願傷亡慘重,這才沒有殺入大荒。如今這獸神嶺的神級封印一出,印證了獸神嶺中的確有獸神寶藏,大荒外的妖族只怕會對我大荒下手……」

……

諸多劍門長老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感覺到無邊的壓力,如今這一代的劍門門主已老,而為了下任劍門門主一事,劍門起了內憂,再加上這個外患,更是火上澆油!

「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埃」

年紀最長的那位長老乃是有虞氏的大長老,沉聲道:「大荒獸神嶺出現神級封印一事,瞞不過妖族,立刻召集所有長老前往金頂議事,商議對策。」

金頂大殿之中,劍門所有長老濟濟一堂,問明情況,不由各自沉默,過了良久,水塗氏長老徐徐道:「門主已老,不宜與妖族開戰。以我之見若是妖族前來商討,讓他們進入獸神嶺探索也不無不可,多一事總不如少一事。」

雷湖氏長老滿臉絡腮鬍子,冷笑道:「大荒乃祖宗開闢,寸土不能割讓,妖族若是來廝殺爭奪,便與他干,要死**朝天,怕他個毬1

「咳咳,話雖如此,但如今門主年事已高,而下任門主未定,年輕一代還沒有成長起來,我劍門若是與妖族開戰,只怕整個大荒都保不住1

那位水塗氏長老爭辯道:「我也不是說一定便要割讓獸神嶺,只不過是允許妖族前來探索獸神嶺而已,最多丟了點面子,但裡子還在,不傷和氣。諸位師兄,你們真的打算與妖族開戰,讓我大荒各族死傷無數嗎?若是你有更好的辦法,還請教我1

來自各大氏族的長老們一個個沉默不語,雷湖氏長老也是大皺眉頭。

過了片刻,有虞氏長老咳嗽一聲,道:「子安師弟,你交遊廣闊,外族也往往賣你面子,若是妖族果然得到獸神嶺的消息,便由你去跟他們談。不過我有一個前提,我大荒的土地,寸土不讓!我大荒的人,也是命比金貴!無論妖族來的是誰,到了我大荒,也須得安安分分,若是敢有異動,那麼唯有兩族開戰,誰也別想好1

水塗氏長老連忙點頭,笑道:「子安必不辱命!還有一事,這獸神嶺突然出現神級封印,可見其中封印的東西非同小可,我們劍門是否要先去探探?說不定能夠得到一些獸神寶藏,壯大我劍門。」

「獸神的寶藏,應該都是妖族的寶物,我們是人族,就算得到手也無法使用。」

有虞氏長老搖頭道:「而且破解神級封印極為吃力,想要得到獸神寶藏是何其之難,說不定要折兵損將,得到的寶貝兒也無法動用,得不償失。若是水師弟有興趣的話,可以去探探,但是不要放太多精力在上面。」

水塗氏長老水子安點頭,笑道:「大長老說的是。那我便命人前去探探。」

獸神封印,鍾岳一路走走停停,終於即將來到獸神封印的核心位置,薪火小童藉助他的視線四下打量,突然鬆了口氣,笑道:「僥倖,僥倖!沒想到死掉的獸神,居然還有其他布置在此,不止七殺陣那麼簡單。」

鍾岳心中凜然,連忙道:「不止七殺陣?」

薪火小童晃晃悠悠從他眉心中飛出,落在他的肩頭上,火苗晃動,笑道:「你看這條河。」

鍾岳凝目看去,只見一條細細的水流蜿蜒流轉,從獸神封印的核心地帶流出,綿延十八彎,從一座座七殺陣中流過。

不過,這條河流的河道有幾處地方斷了,沒能從所有的石碑下流過,應該是獸神封印地勢改變,導致河流無法按照原來的軌跡運行。

「這是陰龍河,也是一座殺伐大陣,與七殺陣相輔相成。除此之外,還有草木皆兵陣,也被毀掉了。」

薪火小童嘆息連連,有些心癢難耐,在他肩頭跺腳道:「這等陣勢,若是不補全,真是一大憾事。」

鍾岳咳嗽一聲,提醒道:「薪火,獸神精氣要緊。」

薪火一臉期待的看著他的側臉,道:「待會我們收了獸神精氣,可以補全這三座陣勢么?」

鍾岳看到他的目光,心腸頓時軟了,點頭道:「依你便是。」

薪火蹦蹦跳跳,連聲歡呼,突然又安靜下來,雙手握在一起,期待道:「我們補全陣勢之後,可以催動玩玩么?」

鍾岳連忙搖頭,笑話,區區一座中級殺陣已經如此恐怖,若是大型神級殺陣啟動,還不把天也捅個窟窿?

更何況,薪火是要一舉催動三座殺陣,一座殺陣的威能都已經無法想象,更何況三座?

大頭小火苗撇嘴,悻悻道:「純血的伏羲神族,絕對會答應我催動三座大陣玩玩……」

鍾岳只當沒有聽見。

沒過多久,在薪火的指點下鍾岳來到一座門戶前,門戶如同圓形洞口,門上血跡斑斑,乾涸的血跡在門上畫出一幅幅圖騰紋理,只是歲月太久遠,上面的圖騰紋理有些模糊不清。

而且,這座門戶已經開啟了一線,一股股濃烈的妖氣從裡面滲透出來,伴隨著一股奇異的香味兒,沁人肺腑。

鍾岳嗅了嗅,納悶道:「這股香味好奇怪,難道獸神將自己的精氣,煉成了靈丹?」

「你猜得不錯。」

薪火笑道:「獸神精氣的確是靈丹,不過這東西不叫靈丹,而是叫做內丹,是妖族修鍊時精氣凝聚形成的玩意兒。當年燧皇時期和伏羲時期,妖族是最低賤的種族,諸神在宴會上都要拿出一盤妖神的內丹請客。」

鍾岳愕然,只聽薪火道:「看你們人族如今的遭遇,估計現在的諸神宴會,主人會拿出一盤人族內丹請客。這座門戶上的封印已經廢掉了,快進去,拿了獸神精氣,咱們快點去補全三座殺陣!對了,閉住氣,不要嗅這股香味兒,再嗅的話,你便要提前變成妖獸了……」

鍾岳聞言連忙屏住呼吸,突然覺得手背有些瘙癢,急忙看去,只見皮膚下長出一片鱗片,心中不由毛骨悚然,他才吸了幾口香味兒,便有同化為妖的趨勢了!

若是服用獸神精氣,豈不是鐵定要變成妖怪?

「希望薪火靠譜一些……」

他定了定神,伸手推門,門戶應聲而開,鍾岳當即走入其中,香味愈發濃郁,似乎要從他的皮膚毛孔滲入體內。

鍾岳只覺身上更加瘙癢,又定了定神,識海中觀想燧皇,這才感覺到瘙癢消失。

他抬頭看去,只見門后的空間很是廣闊,縱橫數百丈,高也有數百丈。空中一顆明珠大放光芒,明晃晃,圓坨坨,照亮這片空間。

「這裡便是獸神的心室,他的心臟所在。這個獸神臨死前將自己的精神力和鮮血交融,化作了外面的三座殺伐大陣,為的便是保護他的靈魂和這枚內丹。」

薪火小童催促道:「快快,把這內丹摘下來,咱們好去外面整理陣法1

鍾岳閉目,張開雙眼之際,便見腳下生出兩條蛟龍,雷霆滋生,兩條蛟龍張牙舞爪,向半空中的那枚妖神內丹飛去!

他剛剛探手抓住這枚內丹,只見手掌的皮膚下頓時有密密麻麻的鱗片鑽出!

「快!把獸神精氣塞到你的識海之中1薪火連忙喝道。

「怎麼塞?」

鍾岳有些手足無措,這獸神內丹足足有鵝蛋大小,怎麼可能塞到自己的腦袋中?

說話之間,更多的鱗片滋生,不斷向他的手臂蔓延而去,速度驚人!

薪火喝道:「直接塞1

鍾岳咬牙,抬手將這枚獸神內丹向自己眉心塞去!

————兄弟們求推薦票啊,有推薦票就來張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