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四十二章突破重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突破重圍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那兩個水塗氏鍊氣士又追上來了1

鍾岳抬頭看去,不由暗暗磨牙,雙腿邁開飛奔而去。這十幾日的時間,他過得艱難無比,一邊要煉化體內多餘的獸神精氣,一邊還要躲避這兩位水塗氏鍊氣士的追擊,在大荒中四下躲避。

他身化龍驤,速度驚人,甚至可以駕馭雷霆遠遁,但是卻無法持久奔行,沒過多久那兩位水塗氏鍊氣士便會追趕上來。

對他威脅最大的還不是水塗氏的鍊氣士,而是獸神內丹不斷散發的獸神精氣,他必須保持觀想燧皇的狀態,不能有任何間斷,否則體內的獸神精氣越積越多,最終讓他徹底變成一頭龍驤。

這簡直是比生死之間和雷霆淬魂還要折磨人的苦修,前所未有的苦行,一邊要無間斷觀想修鍊,一邊還要躲避追擊,甚至連睡覺時也需要維持觀想,無論對精神力還是身軀和毅力,都是一個無比巨大的考驗!

頭兩日他還可以堅持,但第三日他便險些崩潰,忍不住倒在山澗旁呼呼大睡,忘記了觀想,也忘記了追擊的水塗氏鍊氣士。

好在薪火一直監督,將他喚醒,督促他不要忘記觀想,這才免於讓他徹底同化為龍驤,也免於落在水塗氏鍊氣士之手。

經過這十幾日的磨練,鍾岳基本上已經可以做到「非想」的層次。

所謂「非想」,就是無需可以去觀想,自身也可以陷入觀想的狀態之中,黎秀娘也是這種層次。

黎秀娘是經過經年的修鍊,才讓自己能夠做到非想,而他則是這十幾日苦難般的折磨,生生提升到非想的層次。

不過如果要做到睡夢中也可以無間斷觀想,則需要做到「非非想」,這就十分困難了。

「非非想」比「非想」的層次還要高,只有在薪火的不斷提醒下,他才可以斷斷續續的做到非非想,不過持續不了多長時間,隨著深層次的睡眠,他的觀想狀態便會被打斷。

這十幾日對他來說簡直是難以想象的折磨,靠著他強大的毅力才堅持下來。但是這也是一次莫大的磨礪,讓他的精神力修為突飛猛進!

如今,他的識海廣闊,赫然又提升到方圓三千畝的程度,而且精神力無比精純!

「這兩個水塗氏鍊氣士,簡直是陰魂不散1

鍾岳咬牙,目前他的修為提升,識海廣闊,識海上空的獸神內丹散發出的獸神精氣與他的煉化速度,已然隱隱達到平衡狀態,這是他修為莫大的飛躍!

按照這個速度下去,再過幾日,他便可以煉化體內積鬱下來的多餘獸神精氣,從龍驤形態化作人身了!

「嗯,這兩個鍊氣士分開了?」

鍾岳突然感應到這兩位鍊氣士的氣息分開,一個緊追在自己身後,而另一人的氣息卻是越來越遠,應該是繞道而行。

「奇怪,他們為何分開?」

鍾岳眯了眯眼睛,心中頗為好奇:「這二人追了這麼久都未能將我阻攔下,分開之後更是難擋下我……不好,前方有水氣,原來如此1

他向前奔行里許,只見一條大河澎湃奔流,出現在面前,這條大河寬達數千丈,十里河面,水流湍急,河面波濤掀起數尺之高!

而且這條大河流經此地,圍繞鍾岳腳下的山坡滑過一道半圓的弧面,也就是說另一個水塗氏鍊氣士並非是繞道而行,而是在大河上游與另一位鍊氣士分開,踏河而行準備在河面上阻擊他!

而另一人則是在身後追趕,兩個方向夾擊,務必要將他留在這條大河的河面之上!

鍾岳眯了眯眼睛,向大河下游看去,只見大河兩邊的灘涂之上,多出一個個部落,城寨連綿,不少漁舟停靠在岸邊。

「不好,是渭水!水塗氏的部落!水塗氏之中只怕還有鍊氣士坐鎮,若是被堵在這裡,恐怕便會在劫難逃了1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下游便是水塗氏部落,上方和後方都有水塗氏鍊氣士,如今只有一條路,就是在兩個鍊氣士合圍之前過江,殺到對面去1

渭水上游,只見波濤洶湧,一位鍊氣士踏波而來,已然化作河伯之身,駕馭波濤,速度極快!

而在此時,他背後的那位水塗氏鍊氣士速度也在加快,氣息不斷接近之中。

鍾岳不假思索,縱身一躍,向渭水對岸飛馳而去,龍驤腳步極快,腳踩河面不等落入水中爆發力便將自己的身軀托起,嗒嗒嗒,水面不斷爆炸,一道龍影向前狂飆而去!

「渭水便是我水塗氏的主場,到了我們的主場,你還想走?」

一聲大笑傳來,河面上的那水塗氏鍊氣士速度驟然加快,浪濤掀起百丈,橫貫整條渭水大河,向前滾滾壓來,冷笑道:「在這條大河之上,我水塗氏便是無敵的王者1

大浪百丈,橫鎖大江,向前碾壓,恐怖無比。

鍾岳咬緊牙關,足下雷霆迸發,速度頓時大大加快,頃刻間便突破音障,但是那浪濤更快,在他奔行到大河中央時,便已然來到他的身側!

「冰魄劍山1

那水塗氏鍊氣士站在浪濤之上,腳下重重一頓,只見浪濤之中無數道冰魄劍氣咄咄咄向前激射。

鍾岳縱身躍起,避開一道道劍氣,躍上百丈高空,那水塗氏鍊氣士哈哈一笑,催動河伯之軀殺來,笑道:「孽畜,你在渭水之上,還想與我相爭?」

說話之間,另一位水塗氏鍊氣士已然降臨到渭水之上,速度也頓時大增,向鍾岳追擊而來。

與此同時,只見渭水部落中的鍊氣士也注意到上游的動靜,一位位鍊氣士騰空而起,遠遠張望。

「是劍書和劍平兩位師兄1

數位水塗氏鍊氣士驚訝叫道:「他們在捕捉一頭異獸,快快相助1

那幾位水塗氏鍊氣士連忙從下游向上游趕來,而在此時半空之中,鍾岳不假思索,立刻觀想蛟龍,與水劍平的河伯之軀硬拼一記,被震得從半空墜落。

薪火小童懶洋洋道:「岳小子,你觀想蛟龍,何不觀想自己?」

「觀想自己?」

鍾岳被打落高空,聞言不由愕然,只見下方河面一條條巨大的水龍衝天而起,水龍張牙舞爪,猙獰兇惡,向自己飛撲而來,準備將他擒拿,應該是那水劍平在催動大水所化的恐怖景象!

與鍊氣士交手,他還稚嫩了太多,太多,雖然水劍平只是普通的鍊氣士,但上院弟子與鍊氣士相比,就是一個地下一個天上,不可同日而語。

以他目前的實力,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當然是觀想自己,蛟龍算什麼?比不上龍驤之萬一。」

薪火愉快的笑道:「你自己便是龍驤,這些日子想必已經熟悉了龍驤的構造,觀想龍驤,將龍驤化作圖騰紋理,對你來說並不困難。你若是觀想龍驤,與自己結合,合二為一,體魄最低比現在強大一倍!還會怕跑不出去?」

鍾岳心頭大震,立刻觀想龍驤,也就是觀想他自己,頓時三千畝識海奔流,滾滾的精神力霎時間流淌到四肢百骸的每一個角落,讓他的體魄充斥著難以想象的力量!

「哤——」

鍾岳口中發出高亢激昂的龍吟,聲波震蕩,精神力中蘊藏的雷霆爆發,纏繞周身,腳踏空氣,竟然在空中奔行如飛,轟隆一聲,撞斷一條向他纏繞而來的一條水龍,那水龍嘩啦爆碎,大水從天而落,砸在河面上。

一條條水龍被生生撞斷,上方的水劍平心中一震,河伯之軀向下抓去,卻根本來不及抓住鍾岳,便見鍾岳從他手掌之間飛遁而去!

「這麼快?」

水劍平腦中一懵,腳下的大浪涌盪,無數劍氣激射,漫天的冰魄劍氣齊刷刷向鍾岳刺去,只聽一聲聲脆響傳來,冰魄劍氣射在鍾岳身上,紛紛炸開,竟然沒能射穿他皮膚表面的龍鱗!

「霧鎖大江1

水劍平怒喝,數里寬的江面一根根水柱衝天而起,化作牢籠,接著白蒙蒙的大霧從水柱中湧出,將渭水封鎖,卻在此時只聽轟隆一聲大響,那頭龍驤撞碎一根水柱,衝出迷霧,踏空而去,所過之處,電閃雷鳴。

水劍平呆了呆,水劍書追到渭水中央,而從部落中飛出的水塗氏鍊氣士也從下游趕上來,獃獃的看著這一幕。

「這頭龍驤,成長速度太快了,追不上了……」幾位鍊氣士對視一眼,都是搖了搖頭。

水劍書咳嗽一聲,道:「你們繼續追擊,我去劍門通知長老,只有請長老調動更多的鍊氣士圍困他了,否則僅憑我們幾人……」

他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在渭水部落邊緣,佔據天時地利人和,只有這麼有利的情況了,但還是沒能擒下龍驤,對他們的信心打擊實在太大。

而在此時,鍾岳腳踩空氣,快速奔行,心中不由歡快異常,突然長嘯一聲,身形陡變,從龍驤變成人形,恢復原貌,卻依舊沒有從空中墜落,依舊在踏空而行。

「終於復原了,終於不擔心被人當成妖獸打死了,終於可以回歸劍門了1

鍾岳忍不住放聲長嘯,觀想龍驤讓他的精神力融入到全身之中,就算是散去龍驤之身,他也依舊能夠御空而行,不必擔心墜落。

「岳小子……」

薪火忍不住提醒道:「你沒有穿衣服。你的獸皮小褂和短褲,都被變身龍驤時撐爆了……」

半空中傳來一聲驚叫。

————啦啦啦,啦啦啦,宅豬每天都更新,兄弟們每天都投票~~~~求票票!!!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