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四十五章劍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劍牌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丘妗兒額頭冷汗津津,自己的娘親膽子也太大了一些,居然在惦記著劍門門主的絕學。

「劍門門主的大自在劍氣必然會傳授給下任門主,而門主又老了,不知何時便會駕鶴而去,所以肯定會留下典籍,記載大自在劍氣的精妙。」

美婦人尋思道:「我這些日子在金頂轉悠了不知多少遍,書房都去了不知多少遭,始終沒有尋到他將典籍藏在哪裡,只盜了一塊劍牌兒。不過這劍牌兒沒什麼用處,上面蘊藏的劍意只是一門普通的劍訣,名叫庚金劍氣。我原本偷偷看到門主用心雕琢這面劍牌兒,以為是好東西,沒想到卻是庚金劍氣這種爛大街的劍訣……」

丘妗兒接下劍牌兒,翻看一遍,果然是庚金劍氣。

庚金劍氣在劍門中很是普通,丘妗兒便曾經學過,算不上高深的功法。

「娘,即使不修練大自在劍氣,我也未必便比別人弱,娘親無須費神。若是我足夠出色,門主也會將大自在劍氣傳我。」丘妗兒笑道。

美婦人搖頭,語重心長道:「話是不錯,但如今不比尋常。若是門主正值壯年,便會有足夠長的時間來挑選下任門主,也會給你足夠長的時間修鍊,與劍門四大年輕強者爭鋒。只是如今門主已老,決定下任門主是誰就在最近幾年的時間。你入門晚,而劍門四大年輕強者都已經名動一方,短時間內根本沒有你出頭之日。想要出頭,追上方劍閣那四人,唯有走捷徑1

「我又不想出頭……」丘妗兒嘀咕道。

「你不出頭,誰給你治好你的腿?」

那美婦人嘆了口氣,將她抱起來放在木製輪椅上,向外推去,道:「你是先天木靈之體,木性太重,生下來腿就不能用。我問過有虞氏的大長老,他說先天靈體是好事也是壞事,你早年出生時木性重,將身體木化了,有沒有及時修鍊,以至於木性越積越重。所謂樹盤根,先天木靈就是樹神,你出生時樹神便要紮根。你的腿便是樹根,身軀就是樹枝,頭腦便是樹冠。兩條腿不能動還是小事,再等幾年,整個身子恐怕都要木化,只有魂魄能夠出竅,變成一個活死人。」

丘妗兒沉默片刻,笑道:「娘,你不用推著我,我如今也是鍊氣士,雙腿不能動也可以御風飛行。」

那美婦人搖頭,執意的推著她,道:「唯有你修為提升,將體內的木性解開,才能恢復正常。只是你體內的木性太重,積鬱太深,以你目前的修鍊速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解開木性。倘若身體被木性固化,你就……你若是修鍊門主的大自在劍氣,修為自然是進步神速,以後你要自己出門,娘還會攔你?」

丘妗兒手中攥著劍牌兒,默默不語。

「出去晒晒太陽,你看你臉上都沒有血色了。」

美婦人將她推出大殿,蹲下身來,敲了敲丘妗兒的雙腿:「有感覺嗎?」

丘妗兒搖了搖頭。

美婦人又捏了捏她的腰肢,道:「疼嗎?」

「疼。」丘妗兒道。

美婦人鬆了口氣,笑道:「還好,沒有蔓延到腰間,蔓延到腰間的話,就有些危險了。到了腰上,離心臟也就不遠了,心若是木了,那就沒得救了。待會你休息好了,娘親再去一趟金頂,不信就找不到大自在劍氣藏在哪兒1

丘妗兒甜美的笑了,她的腰間一塊青一塊紫,並非是娘親掐的,而是她自己掐出的痕。

她的腰肢早已經木了,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第二日,鍾岳在高空雷層中又遇到丘妗兒,只見少女的魂魄飛來,馭雷淬魂,像精靈一樣在雷中翻飛,卻是在施展一套劍訣。

那劍訣頗為犀利,金氣瀰漫,劍氣與雷霆共舞,極為精彩,比蒲老先生傳授他的奔雷劍訣還要精妙許多。

「妗兒師妹,這是什麼劍訣?」鍾岳好奇道。

丘妗兒驚訝道:「這是庚金劍氣,我劍門鍊氣士幾乎每人都會,師兄沒有修練過庚金劍氣?」

鍾岳露出慚愧之色,汗顏不已,他根本不是鍊氣士,哪裡有資格修鍊鍊氣士才能修鍊的庚金劍氣。

「只有妗兒師妹這個傻乎乎的丫頭,才會看不出我不是鍊氣士吧?」他心中暗道。

「師兄等會兒1

丘妗兒魂魄急忙飛向劍門山,過了片刻,只見這少女祭魂在一塊劍牌中飛了回來,笑道:「鍾師兄,這塊劍牌兒上刻的便是庚金劍氣,你只需用心看,感受其中的劍意,便可以學會了。」

鍾岳接過劍牌兒,定睛向劍牌上看去,只見這劍牌上只有一些雜亂無章的劍痕,很難從中看出所謂的庚金劍氣,心中不由疑惑。

過了片刻,鍾岳突然心頭一震,只見劍牌上一道道散亂的劍痕越來越大,在他眼前如同空中有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劍光橫貫天地,將天地分開!

一劍斬落星辰,一劍切開生死,一劍分開陰陽!

又過了片刻,鍾岳漸漸看到那一道道劍痕開始緩緩分解,演變為一種種奇妙的圖騰紋理,在劍痕中流動,應該便是這庚金劍氣的奧妙所在!

鍾岳心頭微動,凝目細細看去,越看越是心驚肉跳。

「圖騰紋蘊藏功法的終極奧妙,一切功法的力量源泉都是來自最為簡單的圖騰紋的變化組合。比如奔雷劍訣,其核心力量便是雷紋圖騰,蒲老傳授給我的雷紋,共有一十二種,一十二種雷紋構成了奔雷劍訣的一切變化。」

他細細打量,只見那一道劍痕之中的圖騰紋,共有三十六種之多!

不過隨著他越聚精會神,漸漸從漫天的圖騰紋中看出一絲絲玄妙之處,這三十六種圖騰紋都只是表象,其實這庚金劍氣的圖騰紋,只有一種!

其他三十六種圖騰紋,其實都是這一種圖騰紋的填充物!

這種圖騰紋就像鍾岳的龍血劍匣一般,往裡面放一把劍就是劍匣,往裡面放一把刀,就是刀匣。

這種圖騰紋形如劍紋,最為基礎,裡面塞了三十六種其他圖騰紋,組成了庚金劍氣的觀想圖騰。

若非他修鍊了燧皇觀想圖,魂魄化作燧皇狀態,魂魄眉心生出第三隻神眼,否則根本沒有可能看到劍痕中隱藏的這種劍紋圖騰。

「只有一種圖騰的劍法?」

鍾岳納悶,這庚金劍氣的圖騰紋最基本的便是這個劍紋圖騰,竟然比奔雷劍訣這等粗淺的雷系劍訣還要少!

奔雷劍訣只是上院弟子能夠修行的劍訣,而更為高深的雷系劍訣則掌握在雷湖氏鍊氣士的手中。鍾岳曾經聽蒲老和庭藍月等人提及過,雷湖氏掌握的雷紋,多達一百二十八種!

一套功法之中圖騰紋越多,功法便越精妙,按理來說,十二種雷紋的奔雷劍訣,應該遠超這隻有一種劍紋庚金劍氣,不過鍾岳細細觀摩劍紋,越看便越是覺得精妙至極,要超過奔雷劍訣不知凡幾!

「鍊氣士,實在太強大了,居然人手一套的庚金劍氣,都如此玄妙1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這種圖騰紋的精妙之處還不止於此,他感覺到這種劍紋圖騰似乎還可以與雷紋圖騰結合,演化出新的變化,而且威力應該比單純的奔雷劍訣更強!

若是融入蛟龍圖騰,也會有奇妙的變化生成,衍生出犀利與力量結合的攻擊法門,勝過蛟龍繞體訣良多!

組成庚金劍氣的劍紋,似乎可以與其他任何圖騰紋組合,似乎會有無數種變化!

「庚金劍氣真可謂是自在劍氣,永無止境!一劍騰空,天下何處不可去?」

鍾岳讚歎一聲,全心全意的外種劍紋的變化之中,連丘妗兒是何時離開的也不知道。

劍牌上的劍紋實在精妙,至於組成庚金劍氣的其他三十六種圖騰紋則被他拋之腦後,不聞不問,在他看來,只有這一道劍紋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三十六種圖騰紋都只是輔助,不修練也無傷大雅。

「妗兒師妹走了?」

鍾岳感覺到魂魄和精神力有些不濟,收下這塊劍牌兒,心道:「算了,等到明天再還給她。這劍紋圖騰如此精妙,我一個人無法研究透徹,妗兒師妹是鍊氣士,又修鍊這庚金劍氣這麼久,一定有所得,明日再向她請教一番。」

丘妗兒回魂入體,只見大殿里空空蕩蕩,只有自己,娘親尚未回來,當即試著起身,卻噗通一聲從木輪椅上栽下去。

這少女精神力一動,凌空漂浮起來,徐徐落座在輪椅上,幽幽的嘆了口氣。

「妗兒,你的腰……」

美婦人站在殿門前,獃獃的看著她,顫聲道:「沒有感覺了嗎?」

丘妗兒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衣衫在跌倒時被撕開,露出青紫的皮膚。

美婦人心念一動,丘妗兒連同木輪椅一起飛起,向殿外而去,急促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我去找大長老,無論如何都要求他鎮壓下你體內的木氣1

丘妗兒心頭一跳,連忙道:「娘親,不如等到明天,明天我和鍾師兄分別之後,再去尋大長老……」

「一刻也耽擱不得1

美婦人急匆匆帶她飛向劍門金頂。

次日,鍾岳魂魄帶著那塊劍牌兒飛上高空雷層,只見丘妗兒不在,鍾岳等了良久,那少女還是沒有來。

「妗兒師妹難道有事耽誤了?我還打算向她請教這劍牌中的劍紋奧妙呢。」

第三日,丘妗兒還是沒有來,第四日也是如此。今後很長一段時間,鍾岳都沒有再見到這個雷霆中的少女。

————今天推薦票只差三十來張就過一千張了,兄弟們,推薦票多多益善啊!!人道至尊距離下新書榜不遠了,求給力!!!,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