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四十六章龍驤劍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龍驤劍氣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妗兒師妹可能不會再來這裡了。」

鍾岳魂魄沐浴雷霆,把玩劍牌兒,感受劍牌中汪洋辟闔的劍意,想起那個開朗陽光的少女,心中有些失落,思索道:「我也不知她住在何地,無處去尋她。唯有等到將來我成為鍊氣士之後,進入劍門的內門,再將這劍牌兒還給她吧。」

劍門對內門弟子的要求極高,需要感悟到靈,成為鍊氣士,上院弟子人數雖多,但每年能夠進入內門的恐怕也是屈指可數。

這是一個天大的坎兒,隔住了人與鍊氣士,門外是凡人,門內是神通廣大的鍊氣士。

「這劍牌中的劍意不壞,應該是劍門中的極為高深的功法了。」

薪火小童蘇醒過來,小火苗從龍鱗劍內躍出,與站在龍鱗劍上沐浴雷霆的鐘岳差不多大小,都是寸許小人兒。

兩個小不點兒坐在一起,薪火看著面前碩大的劍牌,感受劍意,贊道:「劍牌中的劍意很是高深,劍紋中蘊藏一種深奧的功法,恐怕不是現在的你所能參悟透徹。」

鍾岳魂魄化作燧皇的龍首人身龍尾狀態,龍盤而坐,沐浴雷霆淬魂,點頭道:「這劍紋中的蘊藏的功法我也覺察到了,不過這是鍊氣士才能修鍊的功法,我的確琢磨不透。」

「劍門的鍊氣士可以參悟透徹這道劍紋嗎?」

薪火吃了一驚,道:「參悟劍紋中蘊藏的功法需要極高的智慧,就算是天生的靈體,最多也只能參悟出四五分,看來劍門的鍊氣士的確有不少才智過人之輩1

鍾岳有些茫然,喃喃道:「妗兒師妹不是說,這套庚金劍氣大部分鍊氣士都會嗎?薪火怎麼反而將這庚金劍氣說得如此難以領悟?」

他百思不得其解,卻不知丘妗兒所說的庚金劍氣只是劍牌中那三十六種圖騰紋,並非是那道劍紋。

「這套劍法叫庚金劍氣?怎麼取這麼一個不應景的名字?」

薪火納悶,揣摩劍紋中蘊藏的功法,指點鐘岳道:「功法,功法,一個是功,一個是法。功是里,是修鍊的方式,法是表,是神通,是將修為化作威力,所以叫做法門!何謂法門?為何有個門字?」

鍾岳聞言,心中一動,道:「門是門戶!人體內蘊藏的是修為,想要將修為化作神通,化作威力威能,所以需要一座門戶釋放出去,所以叫法門1

薪火點頭,讚許道:「不錯,你們劍門的名字,便有很高深的玄機藏在其中,不過劍門的鍊氣士很少有人能夠參悟出這一點,都是盲目學劍而不知其理。這劍紋就是一套功法,功需要靈才能煉,而法就簡單了,劍紋與其他圖騰紋結合便可以煉成,千變萬化,可謂如意自在,施展出來別人根本不知道你的功法本來面目。奇怪,這真的是劍門鍊氣士人手一套的功法嗎?」

饒是他見多識廣,從火紀燧皇時代活到現在,心中也不禁納悶。

鍾岳有些失望:「不修成靈,便無法修鍊?」

「只有修成靈才能煉出這套劍氣的精髓,從天地萬物中汲取能量煉就劍氣。不過這是普通鍊氣士修鍊這門劍氣的途徑1

薪火坐在劍刃上,兩條腿抖來抖去,得意洋洋道:「但是薪火傳承者便沒有這麼多的條條框框限制了,你雖然不是正兒八經的薪火傳承者,但畢竟我還要依靠你來尋找純血的伏羲神族。你的本事若是低微了,丟的還不是我的臉面?我將這劍紋的奧妙展示給你看,先讓你知曉其奧妙。」

這個大頭小火苗雙眸中一片光幕射出,宛如大幕徐徐拉開,映照出劍牌劍紋的所有細節。

鍾岳魂魄的眉心,神眼張開,向那劍紋看去,這枚神眼只有在魂魄化作燧皇的狀態下才能顯露出來,鍾岳發現以這枚眼睛去看東西,看得更加清晰,似乎能夠洞察虛妄而見真實。

他從劍牌兒上看出唯一的劍紋圖騰,便是靠魂魄的第三隻神眼。

只見,劍紋的紋理越來越清晰,遠看如同一座劍門,劍狀的門戶,而門戶內則是劍氣。

這座門戶越來越大,越來越高,越發偉岸。

門戶之上頓時出現諸多如龍如蛇的紋理,這是那道劍紋中蘊藏的圖騰紋!

劍紋本身便是一道圖騰紋,誰也沒有想到,這道圖騰紋居然會如此複雜,居然是由數不清的圖騰紋構建而成!

鍾岳細細看去,只見許許多多的圖騰紋彷彿大龍、大蟒盤繞門柱,凸凹嶙峋,扭曲盤動,顯得極為古樸壯觀,震撼人心!

漸漸的,他面前這座劍門已經有百丈來高,而鍾岳則小得如同火苗,只有一寸高,百丈高的門戶在他眼中已經高達萬丈,但即便是萬丈,門戶上的圖騰紋理還是顯得極為複雜!

這道圖騰紋的實際構造,複雜程度達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即便是如此複雜的圖騰紋,比觀想燧皇還是簡單了不少倍。」

鍾岳打量這座劍門,心中沒有絲毫知難而退的想法,他已經見識過複雜到無法想像的功法,那就是薪火傳授給他的火紀宮燧皇觀想圖!

火紀宮燧皇觀想圖,那才是真正的複雜,真正的浩如煙海,真正的無法想像!

他雖然將火紀宮燧皇觀想圖的大略觀想出來,但組成火紀宮、燧皇和火樹更為細緻的圖騰紋理,他還是無法觀想出來。

想要完整觀想出火紀宮燧皇,是一個無比浩瀚的工程,勝過這座劍門太多,需要無比強大的精神力才能辦到。

鍾岳如今的精神力化作三千畝識海,就算精神力盡出,估計也只能觀想出完整狀態下的燧皇的一根指頭而已!

「其實這套……嗯,這套庚金劍氣的根本,也是觀想。」

薪火對「庚金劍氣」這個名字頗有怨念,認為這個名字簡直就是在糟蹋這套功法,頗為勉強道:「是在識海中孕育一座劍門,溫養劍氣,不過它並非完全靠精神力來滋潤溫養劍氣,而是靠天地萬物的能量。若是擁有靈,你便可以從金鐵之物中煉出金氣,從樹木森林中煉出木氣,從江河湖泊中煉出水氣,從火山太陽中煉出火氣,化作自己的劍氣,並非是單純的庚金劍氣這麼簡單。不過你現在還未修成靈,還無法從天地萬物中煉出劍氣。」

「從天地萬物中提取劍氣?」

鍾岳不由悠然神往,對劍門的鍊氣士佩服不已,道:「人手一套的功法都如此神妙莫測,劍門的傳承果然強大。薪火,不修成靈,真的無法修鍊?」

薪火洋洋得意道:「你現在無法從天地萬物中煉出劍氣,但是你還有獸神精氣,獸神精氣早已被獸神提煉好,你只需要掌控獸神精氣,便可以煉成獸劍氣。」

「獸劍氣?這是什麼古怪的名字?」

「其實就是龍驤形態的劍氣。」

薪火想了想,道:「獸劍氣的確不好聽,不如便叫做龍驤劍氣。你可以用獸神內丹中的精氣,煉成龍驤劍氣,現在,你細細觀摩這做劍門,待到將劍門完善,然後從獸神內丹中汲取獸神精氣填入劍門之中。」

鍾岳眨眨眼睛:「薪火,有沒有什麼要小心的地方?」

「沒有,你放心大膽的修鍊,我保證你絕無半分的危險……」

過了片刻,鍾岳的魂魄被兇猛的獸神精氣侵襲,化作一頭龍驤站在雷霆之中,被雷霆劈得烏黑,憤憤的看向劍上的小火苗。

「那個,好像是有那麼一丁點的危險。」

薪火有些心虛道:「不過也不是那麼危險,你小心點便是。」

鍾岳花了半日的時間才將多餘獸神精氣精氣煉化,魂魄恢復到燧皇狀態,精神力構建劍門,小心翼翼的汲取獸神精氣煉入劍門之中。

又過了十多天,他總算將龍驤劍氣煉成,這道龍驤劍氣長達五尺,形狀如同一頭飛行衝刺的龍驤,但是卻極為鋒利,而且充斥著一股鮮血汪洋般的獸性殺性!

龍驤劍氣一出,空氣似乎都要燃燒起來,變得赤紅如火!

鍾岳心念微動,祭起龍鱗劍,與龍驤劍氣交錯碰撞,只聽嗤的一聲,龍驤劍氣被龍鱗劍斬斷,不由皺眉。

「想要十幾天便可以勝過魂兵,哪裡這麼輕鬆?」

鍾岳心念一動,只見斷成兩截的龍驤劍氣又自復原,心道:「龍鱗劍好歹也是玄鐵和玄金所煉,在上院弟子的魂兵之中屬於上品,若是龍驤劍氣修鍊十來天便可以斬斷龍鱗劍,那就實在太誇張了。不過龍驤劍氣比魂兵的好處在於,無需祭魂,就算劍氣被毀對我也沒有多少損傷損失。」

他伸手一指,龍驤劍氣落入劍匣之中,手指輕勾一下,龍驤劍氣又自飛出,落入他的眉心,繼續吸收獸神精氣,讓劍氣越來越強,越來越穩固。

這道劍氣日日夜夜都在提升之中,組成劍門的圖騰紋也日漸清晰堅韌,以這種速度,龍驤劍氣超越龍鱗劍也是遲早的事。

「年終的無禁忌對決快要到了,不知道在無禁忌對決前,我的這道龍驤劍氣能夠提升到什麼程度?」鍾岳心道。

突然,薪火小童跳了起來,拍手道:「我有個好名字了,庚金劍氣今後不用再叫庚金劍氣,這門功法所化的劍氣千變萬化,煉天地萬物之靈為劍氣,便叫做自在大劍氣1

「自在大劍氣?」

鍾岳怔了證,提議道:「不如叫大自在劍氣更好聽一些。」

「就叫自在大劍氣,更有氣魄!揮手就是山巒大小的劍氣砍下來,你想厲不厲害?」

————五一勞動節,別人放假,宅豬還在繼續勞動碼字,眼淚嘩嘩的,兄弟們別只顧著玩只顧著看小說,要記得投推薦票哦!!,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qdread微信公眾號!)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