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五十四章暴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暴露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識海中,薪火老神在在的坐在鍾岳魂魄的額頭上,小火苗靜靜燃燒,讓鍾岳懷疑自己魂魄的眉毛是否還在,是不是被這朵小火苗燒得一乾二淨。↗,

小火苗安靜得有些詭異,若是從前碰到這種情況,薪火早就跳了起來。

「生死之間。」薪火靜靜道。

鍾岳心頭一震,劍繭劍絲從自己頭頂劈落的這一瞬,彷彿無比漫長,而身後刺向自己的劍絲似乎也變慢了。

這就是生死之間,大恐怖大恐懼之後,身體、精神、魂魄高度興奮,爆發出的潛能讓自己擁有遠超尋常時期的感知速度和反應速度。

他曾在飲馬台跳崖,經歷生死之間,但是修鍊到後來,隨著修為實力的不斷提升,便越發難以進入生死之間。

而現在,面對十凶兵的劍繭,生死一瞬,他再一次進入這種玄妙的狀態之中。

不過這一次與從前的那種生死之間有些不同,從前他所經歷的生死之間很難平靜下來,必須強行觀想燧皇,才能讓自己的心境恢復平靜,心魔不生。

而這一次他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寧靜。

從前他所經歷的生死之間,雖然也是極為危險,但是鍾岳內心之中卻知道有薪火在自己不會就這樣摔死,因此進入生死之間的程度並不深。

這次,他進入了生死之間更深的層次!

即便是進入生死之間,劍繭劍絲的威脅力依舊還在,鍾岳身軀突然發出里啪啦的爆響,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扭曲,試圖避開劍繭劍絲。

他的頭顱向下塌陷,顱骨錯位,脖子彷彿折斷一般,頭顱向後仰出一個驚人的角度,而胸腔卻在向前鼓起,后心塌陷出一個大坑!

他的體內傳來骨骼錯位的啪啪聲響,體內所有大筋都發出的射箭聲,胸腔中的一根根肋骨脫離原來的位置,脊椎骨如同算盤子一般向前撥出,肌肉調動,向前挪移,竭力避開背後刺來的劍絲。

他的全身上下骨骼彷彿變成了一個個獨立的生命,能夠自己任意活動,同時他的五臟六腑也在體內移動,避開骨骼移動的方位,免得被骨頭移動時撞傷內臟。

而後,他的骨骼向右側挪移,肌肉蠕動,將他整個人以詭異無比的方式挪移出三尺四寸!

說時遲,那時快。

這一切變化,都是在一瞬間完成,若是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失聲驚呼,彷彿看到怪物一般。

因為鍾岳身軀扭曲的角度實在詭異無比,體內骨骼錯散、重組、挪移,讓他看起來彷彿一頭沒有骨骼的人形大蟒,險之又險的避開頭顱上切下的劍絲和後背刺來的劍絲!

他幾乎相當於把身體拆散然後重新組合一般!

血光四濺,鍾岳還是被劍絲劃過左側的肋部,劍絲切過他的肋骨,他立刻感覺到自己的肋骨斷了五根之多,好在他挪移自己的五臟六腑,讓臟腑沒有被切中。

而他的額頭也有一道血線,從他的頭頂囪門延伸到眉心,鼻尖也被切出一道血痕。

「哇——」

鍾岳一口鮮血吐出,這次拆散全身骨骼,挪移出險境,他還是將五臟六腑擠傷,只是相比喪命,這個結果已經算是最佳的結果。

「還好我曾經變成龍驤生活一段時間,否則這次真的必死無疑了1他足踏蛟龍而去,避開劍繭劍絲,心道。

他曾經化作龍驤,對龍驤的構造了解達到無人能出其右的程度,可以說是得到真傳的真傳,這段時間他觀想龍驤來煉體,身軀變得比從前更加強橫。

正是因為身體比從前更強,他才能在生死之間的短短一瞬,完成這個壯舉!

鍾岳身形飛出的一瞬,目光掃向「水清妍」,不由一怔。

龍驤劍氣斬在「水清妍」的脖子上,即將切過少女的氣管和頸動脈大血管,突然「水清妍」眉心中探出一顆象頭,如同一尊象頭神,長鼻甩出,叮的一聲掃在龍驤劍氣之上。

龍驤劍氣稍稍受阻,只見這位少女雙足附近,突然間生長出一條條蜘蛛腿,快速奔行,險之又險的避開龍驤劍氣。

「天象老母1鍾岳避開劍繭劍絲,站在空中,龍驤劍氣飛回,落入他指掌之間。

「你說的話,誰信?」

「水清妍」停下身形,象頭神和蜘蛛八足消失,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她的脖子幾乎被砍斷一半,險些便被消掉腦袋,警惕的看著他,低聲道:「剛才你進入了生死之間?我很想知道,誰在你背後教你,讓你擁有這等實力?」

轟陋—

樓宇坍塌,橫樑、畫柱、斷壁等龐然大物從半空中向兩人砸下,鍾岳身後蛟龍浮現,龍首猙獰,砸落的樑柱斷壁統統被蛟龍承受下來。

「水清妍」周身水龍纏繞,也是外物不能近身。

劍絲嗤嗤作響,迅速還原成一個指頭大的劍繭,掛在她的鬢角。

鍾岳五根被斬斷的肋骨傳來劇烈的疼痛,鮮血從傷口處汩汩向外流出,全身上下無不傳來火辣辣的痛楚感。

生死之間,他爆發了自己的潛能,身體和精神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空虛,好在獸神內丹依舊在不斷向他的身體供應能量,魂魄觀想燧皇,猶自在煉化獸神精氣化作磅的精神力,讓他的戰力依舊處在巔峰狀態。

只是身體受的傷還在,不是獸神精氣所能治癒。

「你背後的那個人是誰?一定不是劍門中人吧?你煉成龍驤劍氣,與我爭鬥時有一瞬身軀長滿龍鱗,而且你還去過獸神嶺,你背後的那個人,不會是獸神吧?」

亂石紛飛中,「水清妍」低聲道:「若是被人知道獸神藏在你的識海中,你的下場一定不會比我更好。」

「住手!快快住手1

劍門長老氣急敗壞,急速衝來,抬手之間,只見無數藤蔓從天而降,頃刻間粗大的藤蔓如同大蟒將鍾岳和「水清妍」捲住,藤蔓枝條翻飛,將水清妍鬢角的劍繭死死纏住,免得這口十凶兵再次暴起傷人。

鍾岳任由藤蔓捲住自己,沒做任何反抗,而「水清妍」也沒有反抗,兩人沉默。

「天象老母以為獸神的靈藏在我的體內,拿這個威脅我,其實我擔心的不是被人發現我識海中有獸神內丹,而是擔心薪火被人發現。」

在鍾岳心中,薪火要比獸神或者天象老母危險千百倍,這朵小火苗任何事都敢做,甚至包括引爆魔魂陰霾!

人心難測,若是被劍門中人發現了薪火,生出搶奪之意,事情那就大條了!

「還好,只是受到了點皮肉傷,沒有性命之虞。」

那長老檢查兩人,不由鬆了口氣,道:「否則我劍門少了兩位天才人物,那就後悔都沒有地方後悔了!你們兩個,不用再鬥了,兩個都是上院第一,靈空殿內的寶藏,你們每人都有份,都是最好的1

鍾岳的肋骨斷了五根,「水清妍」的脖子幾乎被砍斷,讓這長老也是心中暗驚,急忙取出傷葯給兩人敷上,命兩位鍊氣士帶他們下去歇息,道:「這二人須得看牢了,不能讓他們再鬥了,兩虎相爭必有一死,他們二人損失了哪一位都是我劍門的一大損失。」

一位鍊氣士低聲道:「長老,水塗氏擁有十凶兵,有此戰力也就罷了,那個鐘山氏出身自鐘山部落,居然能有這等戰力,這裡面只怕有貓膩……」

那長老心中一凜,輕輕點頭,道:「先不用理會,治好他們的傷勢再說。我劍門長老會一定能查出他一切底細。」

兩位鍊氣士立刻帶著鍾岳和「水清妍」離去,那位長老向這座海上城池看去,只見這座方圓十多里的城池在這兩位少年少女交手的短短片刻,便被摧毀了近半,心中又是一驚。

「水塗氏身家清白,又有十凶兵在手,有此戰力不算什麼。但是那個鐘山氏卻不能不詳查一番,居然能夠與十凶兵爭鬥到現在,而且還可以將水塗氏傷到這種程度,大荒最小的部落中走出的子弟,真的能夠做到這一步嗎?」

那長老眉目低垂,沉思道:「至於這個水清妍,數月時間,真的能夠成長到這種程度?這個少女,也是很可疑的樣子,未必便會清白了……」

城池中,戰鬥還在繼續,黎秀娘、虞正龍、虞飛燕、田延風等人還在拚鬥,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爭的不是上院第一,上院第一已經有主。

「這次無禁忌對決,差點就出了大事……」城池上空的那些鍊氣士心中暗道一聲兇險。

之後的比試已經與鍾岳無關,鍾岳躺在病榻上,被敷上傷葯,每隔一段時間便有鍊氣士進來為他替換傷葯。

劍門的傷葯質量極高,傷口癒合得很快,過了兩日,鍾岳便感覺到肋骨開始生長合縫,皮膚和被劍絲切開的肌肉也開始生長合攏。

上院百強之爭也已經結束,這一戰,鐘山氏和水塗氏之名震動上院,不少鍊氣士也知道了鍾岳和「水清妍」的名字,沒過多久又有謠言說兩人是少年情侶,因愛生恨,相愛相殺。

只是鍾岳並不知道這些傳聞,他的病房外還有鍊氣士守護,名為守護,實則是監視,顯然劍門高層對他在如此短的時間便修鍊到這種程度起了疑心。

「不必擔心。」

薪火小童滿不在乎道:「大不了引爆劍門地底的魔魂,殺個天翻地覆1

————酒吧里一個美麗女子來到心儀已久的男子身邊,憂傷的說:「你還是放不下她嗎?」男子眉目間帶著些許憂鬱:「我已經有了最愛,我愛她。」

女子離開。這時候男子的手機發出叮咚一聲,男子打開手機,憂鬱的神色不翼而飛:「人道至尊我的最愛,終於更新了!耶!快點點擊閱讀最新章節,投推薦票吧1/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