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六十一章歷代門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歷代門主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鱷龍死了,鐘山氏也死了。」

空蕩蕩的大殿中,「水清妍」露出微笑,好奇道:「不過這事就算你做的神不知鬼不覺,也不會瞞得了太久,鱷龍消失很快就會被發覺,鐘山氏消失的事情肯定也瞞不了多久。若是有人進入斷崖的崖底查看,找到鐘山氏和鱷龍的屍體,便可以從鱷龍屍體的傷口辨認出到底是誰所殺。」

「天象,你還是不了解劍門下鎮壓的東西,也不太了解諸神的封櫻」

陰影中那人笑道:「那是諸神的封印,任何人掉進去都休想出去,任何人也不敢下去查看。而且就算有人敢下去,也絕對找不到鱷龍和鐘山氏的屍身,因為……」

他微笑道:「他們已經被吃掉了,什麼痕都不會留下。而且就算有人能夠進入魔魂禁區並且活著出來,也猜不到我的頭上。因為……呵呵1

「水清妍」心頭微震,嬌笑道:「我很好奇,連我這個久居大荒的魔神,對劍門地底的封印了解的都不太多,為何你能如此了解,甚至連封印都知之甚詳。你到底是何人?」

陰影中的人影緩緩散去,如同虛影一般,悠然道:「別打探太多,天象老母,你只需要知道與我合作,你非但不會吃任何虧,反而會報了萬年前的深仇大恨,奴役大荒人族,甚至讓你魔族比從前更加輝煌強大。而我,我只要劍門山下鎮壓的東西而已……」

「水清妍」冷哼一聲,轉身向外走去:「裝神弄鬼1

斷崖底部,鍾岳微微皺眉,思索道:「有諸神封印在,恐怕我根本無法從這裡逃脫出去,如今該如何是好……嗯,薪火,魔魂陰霾是從劍門山外爆發的罷?」

薪火好奇的打量四周,興奮萬分,嘴裡嘀嘀咕咕不知在說些什麼,聞言笑道:「不錯,魔魂陰瘴是在劍門山外爆發,距離劍門山只有百里之遙。你的意思是?」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道:「斷崖處的諸神封印極強,但是魔魂陰瘴爆發之地的封印應該極為薄弱,那裡是可以突破封印的唯一地方。想要活著離開,唯有通過那裡。只是不知道這片禁地到底都有什麼兇險……」

薪火雀躍道:「魔魂禁區,我早就想下來探一探了,走!快走!咱們去裡面探一探,看看裡面都有些什麼古怪1

鍾岳點頭,抬頭向上空看了一眼,轉身向禁地的更深處走去。

「大荒,是我人族的大荒,不許外族插手,也不許勾結外族謀害同族1

他腳步沉重,踩在血肉之上:「我現在的實力不夠,但並非永遠都不夠!劍門門主老了,但我還未老1

這山谷到處都是巨大的肉塊,有粗達數丈的血管相連,血管時不時分叉,分出較細的血管,彷彿還有心臟在供血,血管也時不時跳動一下。

崖壁上血管如網,鍾岳觀看四周,恍惚間甚至以為自己進入一個無雙的巨人體內。

一路上他看到更多的神刻,那是諸神留下的封印,儘管不知過了多少歲月,這些封印依舊沒有消失。

諸神封印的效力猶在,極為強橫,呈現出抽象的圖案,儘管鍾岳只能看到封印的片段,但還是感覺到心驚肉跳。

這裡的封印顯露出極為深奧複雜的圖騰,晦澀難解,不過圖騰的種類多得令人頭皮發麻,可見參與這場封印的諸神數量之多!

這麼多神魔留下封印,絕對不會僅僅是為了封印魔魂陰瘴那麼簡單。

「這裡一定埋藏著更深的秘密,更驚人的秘密……」鍾岳與薪火對視一眼,同時道。

「岳小子,將銅燈取出來。」

薪火突然聲音有些凝重,低聲道:「這裡的魔性更重了,恐怕會生出一些不好的東西……」

「不好的東西?」

鍾岳心中一緊,從葯簍里取出銅燈,薪火飛落到銅燈的燈芯中,火光頓時明亮了幾分,低聲道:「如果滋生的東西是魔神之魂,我倒可以抵擋,讓魔神之魂無法穿透我的燈光。但是如果是魔性和魔氣滋生的生靈,有了血肉,變成生命,我便抵擋不了,需要你來出手。」

這銅燈是他居住之地,應該不僅僅是破破爛爛一盞燈那麼簡單,不過銅燈有什麼神妙,薪火也從未提及過。

鍾岳四下看去,只見血肉形成通道,很是寬敞,但並沒有什麼東西滋生,不由納悶道:「薪火,這裡到底是什麼不好的東西?」

「神魔極為強大,即便是這些低等神族,也不是易與之輩。而且他們體內,蘊藏著恐怖的生機。他們被人斬殺,埋葬在此,並非是自然死亡,因此體內的生機應該來不及完全散掉。」

薪火站在燈芯上東張西望,道:「這麼多神魔,統統埋在這裡,來不及散掉的生機聚集在一起,會是何等恐怖?畢竟他們死得太久了,生機加上魔性和神魔死難的怨念,難保會滋生出一些詭異的東西。而且這裡還有這麼多的血肉,若是再加上這些血肉,估計會生出屍魔,橫行這片禁區……岳小子,你觀想燧皇,燧皇乃是神聖,若是有邪佞,也難近你身1

鍾岳打了個冷戰,提著燈前行,腳步不覺放慢幾分。

有薪火的保護,抵擋魔性和諸神封印,他也在時時刻刻維持觀想狀態,精神力溢出,在身後化作頂天立地的燧皇虛影。

這尊燧皇高達十二丈,龍首人身龍尾,威嚴,莊重,肅穆,驅散邪氛。

嗤——

一道劍氣飛出,落地化作一頭小巧的龍驤,滿地亂跑,又有一道木劍氣飛出,落地則化作一株小樹苗,無論龍驤還是樹苗,都高不及尺,樹苗根須舞動,也在地面上跑來跑去。

鍾岳全副武裝,小心翼翼向前走去,心中有些惋惜:「若是有十凶兵那等魂兵在手,那就更加完美了……」

劍門十凶兵,每一口的威能都驚人無比,可惜太難駕馭,凶氣太盛,傷人傷己。

前方的血肉漸漸稀薄起來,薪火聲音更加凝重,道:「這裡的血肉減少,說明我猜想得沒錯,已經有詭異生靈誕生了。咦,這裡居然還有屍骨,什麼人能夠走到這裡才被吸走一身血肉?不對,這人是累死的,然後才被吸走一身血肉!奇怪,奇怪1

鍾岳也注意到血肉牆壁前,有一具人形屍骨跪坐在那裡,手中拄著一口斷刃,應該是人族中人。

那斷刃雖然已經斷去了一大截,但是猶自有五尺多長!

此人身材魁梧高大,骨骼之上遍布各種圖騰紋,鍾岳打量一眼,心頭不由一跳,此人竟然將圖騰紋烙印在骨骼之上,提升自己的身體強度!

而看他骨骼上的圖騰紋有龍有鳳,想來這些圖騰紋一定高等無比,是劍門至高的傳承之一!

那人形屍骨腳下沒有一絲血肉,露出山石,只見山石上還有手指刻字留下的痕。

「劍門第十四代門主,有虞氏虞天涯,感壽命將盡,仗劍入禁區,路遇屍魔,仗劍而戰,斬魔萬八千首,力竭於此。」

鍾岳讀去,心頭巨震,失聲道:「這位是我劍門第十四代門主!他怎麼會進入這裡,死在這裡?」

薪火搖頭,火苗晃動,道:「估計是他知道這魔魂禁區中孕生了屍魔,若是讓屍魔越積越多,不斷破壞諸神封印,勢必會讓魔魂徹底爆發,無法鎮壓,危及大荒。一是他將要死了,所以索性前來除魔。不過他也不是白死,他剷除的屍魔一定極為強大,否則也不可能把自己累死。你將這口斷劍取了,既然是劍門門主的劍,一定非同小可……」

鍾岳向那屍骨拜了拜,探手向斷劍抓去,不料他剛剛觸及劍柄,突然只聽嘩啦一聲,那口斷刃碎得一乾二淨。

「人在劍在,人亡劍亡。這個有虞氏虞天涯戰死之時,他的劍便已經碎了。」

薪火搖了搖頭,道:「倒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走吧。」

鍾岳又看了那具屍骨一眼,心中充滿尊敬,轉身向禁地深處走去。

沒過多久,他遇到了第二具屍骨,也是人形屍骨。

「劍門第八代門主,雷湖氏雷千秋,自忖壽命將盡,殺入禁地,捨身一戰,為後人換五百年太平。死前心中平靜,思念來者。」

鍾岳心中一顫,又有一位劍門門主戰死在這片禁地之中!

他繼續前行,遇到了第三具屍骨。

「劍門十九代門主,桃林氏桃青萱感念死期將至,追尋劍門先賢步履捨身而入禁區,得見劍門先賢遺骨,幸甚……」

「劍門第五代門主,大風氏風行天感念壽元無多,故入禁區,以為數不多之壽命,換大荒人族五百年之太平。忘後世門主,不吝此身。」

鍾岳一路向前,見到了劍門一代代門主的屍骨,人在劍在,人亡劍亡,一位位年邁的老門主在臨終前走入這片魔魂禁區,以自己老邁之軀奮力一戰,力竭而死。

見到這一具具屍骨,一行行留字,讓他心境既是震動,又是悲愴,豪情豪氣涌動,千思萬緒翩躚。

這是劍門的門主,大荒中的人傑,為了守護十萬里大荒,為了人族的繁衍,貢獻出自己最後一絲力量!

「岳小子,有情況1

薪火突然道:「打起精神,前面好像來個大傢伙1

鍾岳精神大震,屈指一彈,只見龍驤劍氣飛起,那頭小龍驤化作一股劍氣,咄的一聲射入前方百丈遠的通道頂端,而在此時兩旁**震動,彷彿有一頭龐然大物在前方行走,向這邊接近!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