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六十三章神心,神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神心,神劍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薪火話音剛起,鍾岳身邊的那頭小龍驤便呼嘯向前賓士而去,迅速追上那輛屍車,龍驤化作劍氣,劍光爆閃,劍氣四射。『,

一個呼吸時間不到,三十丈長短的屍車四分五裂,車軸被砍,橫樑斷成幾截。幾個車輪邁開腳丫子骨碌碌狂奔而去,接二連三撞在肉牆上,把自己撞得散架,腿腳散落一地。

那輛屍車的車門猶自向外汩汩的涌著鮮血,彷彿大口向外吐血,卻沒有立刻就死,車窗內窗戶大小的眼睛惡毒的盯著鍾岳,過了良久,兩隻車窗大小的眼睛翻白,這才氣絕。

鍾岳喘著粗氣,有些哭笑不得,這輛屍車竟然真的像是一個生命一般!

「還好將它拆了,否則這屍車再去運來一車的屍魔,死的便是我了。」

鍾岳搖搖晃晃站起身,身上劍傷極多,卻是剛才閃電般與十五頭屍魔交手時留下的傷口。若是普通人中了這麼多劍傷恐怕早就鮮血流盡而死,而他的體魄卻比普通人強了不知多少,調動肌肉生生壓住傷口,然後以精神力連接被砍斷的血肉和血管,保持血液暢通。

甚至連被撕裂的皮膚,都被他用精神力連接起來!

因此他儘管看起來傷勢雖重,但是卻沒有性命之憂。

「若是有靈玉膏便好了,用靈玉膏塗抹傷口,再加上我的體魄和精神,最多一兩日的功夫便可以痊癒。沒有靈玉膏,這傷估計要用七八天才會好,但也不能劇烈運動,否則有傷口崩裂的危險。」

鍾岳長長吸了口氣,他面對的屍魔屍車,估計僅僅是這片禁地中最弱的,如果遇到強大的屍魔,恐怕他連一戰之力都沒有。

肉牆蠕動,拖住一頭頭屍魔的屍體吸入牆內,甚至連鮮血也沒有留下,也被兩旁的肉牆吸走,便是連屍車的屍體也被怪牆吃掉。

過了片刻,通道中戰鬥痕便蕩然無存,只有鍾岳自己知道,自己剛才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惡鬥。

「我若是戰死在這裡,恐怕一身血肉也會被這怪牆吃掉吧?即便我劍門歷代門主,死後餘威猶在,也會被怪牆吃掉一身血肉,我豈能倖免?」

鍾岳定了定神,強行壓制住身上的傷勢,邁步向前走去,走到前方岔路,他不禁頭大,只見這條通道居然有五條岔路,從不同的方向而來!

「薪火,現在該怎麼走?」

鍾岳身後,燧皇提燈,這尊燧皇形體龐大,高達十多丈,手中的銅燈被放在鍾岳身前兩丈開外。燈內傳來薪火的聲音:「旁邊這四條通道都是輔道,唯有這條通道遠比其他通道更加寬敞,應該是主道,就像血管一樣,主血管分出細血管,想要進入心臟心室,必須要沿著主血管行走。咱們進主道1

鍾岳遲疑道:「不對!薪火,我們的目標是走出劍門山,前往劍門山外一百里處的封印鬆動之地,沿著主道前行,不是越來越深入封印核心,距離封印鬆動之地越來越遠嗎?」

薪火笑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心室是全身中樞,這禁區也是如此,你手上的血管不能讓血液直接走到腳上,但是如果手上的血沿著血管走到心室,便可以從心室送到腳上。你唯有走到這禁區的心室,方能尋到前方封印鬆動之地的道路。」

「你沒騙我?」鍾岳狐疑道。

「沒有,絕對沒有1

燈里的小火苗目光閃爍,叫屈道:「我才不想去看看這封印的核心,更不想去看看魔魂禁區的中心到底有什麼!岳小子,你一定要相信我1

鍾岳莞爾,這個小火苗口口聲聲說不想,那麼他心中絕對是想,不過他也看出來薪火說的沒錯。

「薪火說這條是主通道或許是信口胡說,但這牆壁上附著的血管卻是真的在變粗。」

鍾岳細細打量通道肉牆上的血管分佈和走勢,邁步走入主通道中,心道:「跟著這些血管走,可以走到這片禁區中樞所在,從中樞去封印鬆動之地,是最近的捷徑1

一路走來,四周靜悄悄的,不過沒走多遠,鍾岳便又感覺到屍車的車輪滾動傳來的震動,心中微動,蹲下身子,手掌貼住地面,閉上眼睛感應震動傳來的方位。

「正面衝突,我負傷在身絕不是十六頭屍魔對手,因此只有快若雷霆,才能取勝

過了片刻,他睜開眼睛:「這輛屍車距離我有兩道彎,約一百四十二丈遠。我的身軀強度無法突破音障,但是化作龍驤,全力奔行之時,可以在百丈距離將速度提升到超過聲音的程度!百丈破音障,剩下四十二丈,可以讓我的劍速加速到極致,兩倍於音速!而屍車長三十丈,掛著十六頭屍魔,我要在碰撞的一瞬,必須以我的劍氣,連續劍斬十六頭屍魔1

他稍稍計算,猛然精神力刺動識海上空高懸的獸神內丹,獸神內丹被他精神力刺激,頓時磅的獸神精氣從內丹中爆發出來,頃刻間席捲識海,從識海中湧出,流遍他全身每一個角落!

這股獸神精氣如此濃郁,只聽嗤嗤嗤的輕響不絕,鍾岳皮膚下一片片龍鱗密密麻麻鑽出,尾骨發癢,接著一條長長的龍尾生長出來!

一個呼吸時間不到的功夫,他便被狂暴的獸神精氣同化為一頭長達三丈有餘的龍驤,比他第一次化作的龍驤更長更高!

他的身軀構造被改變,變成龍驤之身,肌肉比尋常時期更強,更有力量,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被龍驤的龍鱗覆蓋,即便不用精神力維繫也沒有鮮血流出。

鍾岳曲蹲,心境前所未有的冷靜。

下一刻,他的身軀如同離弦之箭般激射而出,龍驤腳步一動,地面炸開一個大坑,亂石崩飛,咄咄亂射!

只見他所化的龍驤,化作一道金色身影,呼嘯狂飆,所過之處地面紛紛炸開!

眨眼間,他便沖至前方轉彎之處,前方肉牆撲面而來,鍾岳後足狠狠踏在肉牆之上,龍腿彎曲,雙腿的肌肉大筋劇烈彈動,只見牆壁如同波浪般抖動,鍾岳再次發力,生生折向,將自己衝刺的速度向另一個方向扭曲、衝去!

這頭龍驤在通道中狂飆狂奔,再次折向,終於,另一輛屍車出現在眼前!

轟陋—

他的速度突破音障,通道中爆出一聲雷霆般的巨響,眉心處龍驤劍氣激射而出,不斷加速,閃電般向那輛屍車射去!

那輛屍車的窗欞開啟,露出兩隻窗戶大小的眼睛,眼中露出驚恐之色,只見兩隻抓來的龍爪越來越大,下一刻兩隻窗戶大小的眼珠子被龍爪生生抓爆!

咄咄咄——

龍驤劍氣射入一個個懸挂在屍車橫樑上的肉球體內,劍光一閃而過,連續洞穿十五個大肉球,速度終於慢了下來,再難威脅到最後一個大肉球。

而最後的一個大肉球立刻舒展開來,化作屍魔便要從橫樑上落下。

「岳小子,你還是計算錯了一線1薪火叫道。

鍾岳所化的龍驤背後,燧皇一手提著銅燈,一手抓住小樹苗,向前刷下,燧皇聲音震動:「沒有錯1

木劍氣的威力頓時爆發,劍氣千枝萬杈,將那頭屍魔切得粉碎!

「斬1

鍾岳所化的龍驤低喝,只見龍驤劍氣細如毫光,嗤的一聲鑽入屍車之中,嗤嗤嗤來去如風,隨即化作一頭尺長小龍驤落到他的腳邊。

鍾岳身化龍驤向前奔去,身後那屍車嘩啦一聲碎了一地。

「臭小子,你居然做到了?」

薪火驚訝道:「這樣你都可以做到了?你與純血的薪火傳承者相比,就只差那麼一丁點兒了……」

鍾岳這一路不知走了多久,又遇到幾輛屍車,被他如法炮製,斬在劍下。他一直保持龍驤形態,這也是無奈之舉,如今他身軀受傷,只有藉助龍驤形態才能讓自己在戰鬥時無需擔心傷勢爆發。

「算算路程,如今我恐怕已經走到劍門山地底的核心位置了吧?」

鍾岳突然想道:「這裡應該是劍門山的中心所在,那些道路通往這裡,不知道核心處到底有什麼……」

他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只見前面血管的跳動顯得倍加有力,震得四周肉牆梭梭抖動不已,彷彿在這禁區的核心真的有一個大心臟在向禁區各地供血一般。

然後,鍾岳果真看到了一顆大心臟,龐大無匹的心臟!

一座山一般大小的心臟,被四面八方而來的粗大血管掛在半空中,這裡是劍門山腹地的地底,地底中空,有如一顆空心的大球,四壁都是一個個巨大的孔洞,血管從四面八方匯聚到這裡。

而那顆無以倫比的心臟,在向各個血管供血!

而在空中,還有一面面巨大的旗幟漂浮,圍繞這心臟飄飛,旗幟如同大幕,表面繪刻著一種種奇異而玄妙的圖騰紋。

一面面大旗上的圖騰紋金光大放,金燦燦的光芒向那心臟射去,應該是諸神留下的封印,將這顆心臟鎮壓封印在劍門山的地底。

而在心臟上空,鍾岳看到了一口巨型的劍身,劍尖插入那心臟之中,劍身高聳入上方的大地之中,劍身四周都是巨大的山石。

「劍門山……」

鍾岳獃獃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除了震撼,還是震撼,喃喃道:「劍門山內部,竟然真的藏了一口劍……」

他壓下心頭的悸動,低頭看去,心頭又是一震,他看到了這個大坑的底部,豎著一口口高達千百丈黑棺,純黑色的棺材,筆直的豎在那裡。

————推薦票過萬了,終於過萬了!!兄弟們我愛你們!!!明天是周一,可以繼續嗎?/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