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六十九章東海龍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東海龍岳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岳小子,對方是妖族鍊氣士1

識海中,薪火見到他問明「隼老爺」的居住之地,立刻便向村外走去,不由一臉嚴肅:「現在你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實力到底如何,同樣是鍊氣士,修為實力有可能有天壤之別!你還沒有感應到靈,還不是鍊氣士,就算你擁有獠刃戰勝了三個水塗氏的鍊氣士,但你還是靠獠刃的威力,不是你真正的本事!對方可能有手段讓你無法動用獠刃!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鍾岳胸中熱血激蕩,語氣卻平靜無比,靜靜道:「薪火,你放心,我並非是沒腦子的人,我知道自己的斤兩。相比其他鍊氣士,為我的修為進境太快,修行的觀想神通少得可憐,缺少了一些必須的手段,根基欠缺。我的爆力固然驚人,但是破綻也大。」

薪火鬆了口氣,道:「你明白就好。你的實力有著很大的缺陷,但並非是不可彌補,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而且就算你殺了那個隼老爺也是無用,這裡是妖族的地盤,你殺了隼老爺,其他妖族也斷然不會容忍一個人族統治這裡1

鍾岳點頭,道:「所以,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尋到傳送陣,登上月亮,修成月靈,而不能意氣用事。」

薪火贊道:「這才是一個理性的伏羲神族,薪火傳人!你修成月靈,再修成日靈,日靈月靈合璧,無論修鍊何種神通都事半功倍。那時你便可以與妖族的鍊氣士一爭長短了。這個隼老爺用人族來招待路過的妖族鍊氣士,可見一定是交遊廣闊的傢伙,狐朋狗友眾多!你就算勝過他,你也會被他的狐朋狗友打死為他報仇雪恨,更何況你是人族,必然會遭到妖族強者的圍攻!說不定,他們還會將這些人族統統殺了,為這個隼老爺陪葬1

鍾岳點頭,道:「我若是殺他,便是捅了馬蜂窩。」

「你明白便好,你一定不會意氣用事對不對?」

薪火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兒,警覺道:「你是在往那個隼老爺居住的方向走,你打算做什麼?」

鍾岳腳步邁動,腳步沉穩,面容平靜,看不到絲毫的情緒波動,淡然道:「殺他。」

「剛才我的話,你明明贊同,為何還要冒險?」薪火疑惑道。

「仇恨放下一日,便會淡薄一日,終將漸漸麻木,習以為常。薪火,你看那些將自己的族人當成祭牲獻出的人們,你想讓我變成他們那樣嗎?放下來,以為自己是老謀深算,深謀遠慮,卻不知只是在給自己找尋借口,只是讓自己的血性在慢慢減弱。」

鍾岳出奇的冷靜,隨著腳步邁動,精神力、魂魄和身體漸漸陷入一種協調無比的狀態,他的身體在呼吸,他的精神力彷彿也在呼吸一般,識海潮漲潮落。

他的魂魄也在呼吸,呼吸的是精神力。

「等到我成為鍊氣士,修鍊了一種種神通之後,我是否真的便有勇氣去面對那位隼老爺?就算那時我敢面對隼老爺,但敢面對其他妖族的強者圍攻嗎?敢面對妖族的巨擘嗎?而在這期間,因此而死的人們,是否我便有勇氣去面對他們?」

「所以我去殺他。」

鍾岳走動之時,彷彿有著一種奇妙的韻律,陷入非非想的境界之中,悠悠道:「殺了他之後,這裡就是我的領地。你放心,我絕不是頭腦一熱便憑著熱血送死的人,我有把握殺他,也有把握佔領這裡。」

他靜靜道:「我會成為妖族的鍊氣士,我不是人族鍊氣士,陷空城的妖族強者有什麼理由對我下手?至於隼老爺的狐朋狗友,只不過是狐朋狗友而已,在我擊殺隼老爺之後,我看誰敢動1

「你要成為妖族的鍊氣士?」

薪火嚇了一跳,失聲道:「怎麼成為……是了,你的相貌倒可以裝作是龍族的鍊氣士,如今你的血脈中還有著龍驤血脈,倒不會引起懷疑。嘿嘿,有趣兒,在妖族的領地建立一個人族的領地,這麼好玩的事情簡直就是在刀尖子上跳舞一樣瘋狂,我喜歡……」

這朵小火苗考慮的事情與鍾岳是兩回事,鍾岳是想在妖族的領地內建立一個人族的樂園,而薪火卻是覺得這麼危險的事情一定很好玩兒。

「等我回來吧,我的同族同宗的族人。」

鍾岳大步向前走去,心中默默道:「我去斬殺那個隼老爺,在妖族的領地上,為你們打出一片屬於你們的土地1

遠處群山之中一座青灰色的廟宇聳立,妖雲瀰漫在那廟宇上空,正是「隼老爺」的洞府。

妖雲腥臭,但是妖族的鼻孔與人族不同,人族聞到是腥味臭味,但落在鍊氣士的鼻子中便是清香,沁人肺腑的味道,而那妖雲也呈現出許多絢麗的顏色,但在人族眼中,便顯得詭異萬份。

「隼梟師兄,這次又來叨擾了1

廟宇中,四位妖族鍊氣士相互施禮,各自席地而坐,身前放著小巧的案幾,為的妖族鍊氣士隼梟笑道:「諸位師兄如何有空到我這裡來?」

四位鍊氣士對視一眼,一位臉上長滿黃褐色絨毛的鍊氣士笑道:「劍門四大年輕高手追殺我陷空城兩大城主,如今已經殺到我妖族的孤霞城中。我陷空城的年輕高手齊動,在孤霞城挑戰這四人,據說連城主的幾位弟子也親自出馬。這等盛事,轟動東海,我等尋思師兄這幾日閉關,未必知道此事,因此特地來尋師兄,一起前往孤霞城,觀看這人族高手是如何被擒的。」

「還有此事?」

隼梟神情一動,笑道:「這幾日我閉關煉製一口魂兵,的確沒有聽聞此事,好在如今這口魂兵已經煉成,正好騰出身來,去看看所謂的劍門四大年輕高手的本事如何。」

「劍門的四大年輕高手雖然厲害,但強龍難壓地頭蛇,何況我妖族就是強龍1

另一位鍊氣士毛濃密,身上披著件虎皮,笑道:「劍門四大年輕高手,必然會敗在我妖族的年輕高手手中,如今孤霞城的孤鴻子已經打算拍賣這四人呢1

「孤鴻子也是我妖族的天才,只是不知他是否能夠擒下劍門的四個年輕人。原本讓我說,直接一擁而上將這四人擒下便是,不過孤鴻子等強者偏偏要與他們對決,不能丟了妖族的臉面。」

「對了隼梟師兄,聽聞你得到了一株血珊瑚,莫非你這次煉製的便是這口魂兵?」

隼梟聞言不由露出得意之色,小心翼翼取出一株紅色溫潤如玉的寶樹,笑道:「這個便是我煉製的珊瑚樹,一枝一杈,便是一道劍氣,共有十八道劍氣!劍氣一收,便可以將對手的氣血都收入樹中,用對手的氣血滋潤這株血珊瑚,讓血珊瑚變得更加強大1

四位鍊氣士連忙接過來,傳閱一番,讚歎連連。

「血珊瑚貴重得很,尋常的血珊瑚有七八根枝杈便已經價格極高了,師兄竟然能夠得到這樣一株,足足有一尺高,真是運氣逆天1

「血珊瑚最好的功效便是內蘊劍氣,無需祭魂,這樣一來與其他鍊氣士相爭,便可以肆無忌憚的祭起,催動劍氣,根本不用擔心被對手斬斷魂兵了。」

隼梟聞言,難掩得色,收了血珊瑚,笑道:「四位師兄既然來了,那就先不要急著前往孤霞城,咱們先吃飽喝好,然後再動身也不遲。」

四位鍊氣士連忙點頭,笑道:「好!我們便客隨主便1

隼梟哈哈大笑,道:「幾位師兄來得巧,我別的本事沒有,但是牲口倒有幾口好的。我養的這幾口牲口,都是如花似玉的女子,平日里用上好的人蔘鹿茸雪蓮養著,又讓人采來上好的靈藥讓她們服用,養得一身血肉里都浸著靈氣,味道美得很!如果不是貴客,我自己都不捨得吃。」

四位鍊氣士聽得口水直流,隼梟正欲喚來僕從準備膳食,突然心中微動,抬頭向半空中看去,其他四位鍊氣士也感應到一種玄妙的氣息,紛紛抬頭看去。

只見半空中一位身材高高瘦瘦的妖族修士向廟宇走來,此人身高丈余,脖子上圍著雪白的貂裘,腳踩雷霆,身後斜斜背著一口一丈六七的獸牙大刀。

五位妖族鍊氣士居高臨下,遠遠看到這人面孔,心中一驚:「龍族?」

鍾岳邁步向下走去,距離廟宇中的五人還有百丈遠近,道:「隼老爺?」

隼梟連忙起身,拱手道:「不敢,不敢,在下便是隼梟。這位小哥從何處而來?如何稱呼?」

鍾岳手掌放在身後的刀柄上,度陡然加快,足踏雷霆,邁步之間便沖至廟宇之中,距離隼梟等人只有四五丈遠,如同餓虎猛下山!

他居高臨下,邁步衝擊度頃刻間達到極致,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音障被破!

隼梟毛骨悚然,就在廳堂之上戾嘯一聲,身後陡然羽翼層層疊疊向外綻放,向外涌動,刷的一聲,但見兩張長達十多丈的羽翼展開,整個人化作一頭青金色大鳥,振翅向後撞去,叫道:「你……」

一道刀光經天而起,劃過一道弧線,廟宇後面的牆壁被隼梟撞得坍塌,石柱東倒西歪,亂石飛濺。

隼梟化作大鳥振翅飛起,險之又險的躲開獠刃攻擊,剛剛飛到半空,突然怒嘯一聲,身軀從中心平平裂開,他躲過了獠刃,但沒有躲過隱藏在獠刃中的龍驤劍氣,被龍驤劍氣射入體內,從體內將他切成兩半!

龍驤劍氣飛回,錚的一聲射入獠刃之中,鍾岳抬手將丈七獠刃插在背後,背後精神力所化的蛟龍舒展身軀化作刀鞘,扣住這口大刀。

隼梟屍體飄落,砸在廟后,鍾岳向那兩半屍體還了一禮,道:「東海,龍岳。」

————感謝array的飄紅打賞,太刺激了!!!兄弟們要不一人飄一個?不飄一個,那就票一個吧!!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