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七十二章火山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火山地底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地底火山中藏有遠古神的財富,是我孤霞城重地中的重地,自然是有鍊氣士層層把守,通往地底道路也是處處封禁,等閑鍊氣士想要進去都沒有可能。」

那管事道:「這次人族妖族年輕一輩的強者對決,有資格觀戰都是我妖族名宿,和出身名門的弟子,不過龍先生乃是龍族,不在此列,自然有資格進去觀戰。至於你們四位么……」

他看了看虎文生、白秀士等人一眼,搖了搖頭,意思是這四位鍊氣士身份地位不夠,無緣觀戰。

事實也是如此,虎文生等人的領地與隼梟的領地一樣都是在孤霞城的外圍,不在群山之中,屬於貧瘠之地,可見其地位不高。

地位高的妖族鍊氣士,乃是居住在環繞孤霞城周圍的群山之中,那才是身份地位的象徵。

鍾岳心中微動,笑道:「前輩是否可以通融一二?」

那管事勉為其難,笑道:「讓他們進去觀戰也不無不可,這也是給龍先生一個面子。我也想去觀摩這一戰,也罷,你們隨我進去。」

白秀士、虎文生等人感激涕零,那管事拍了拍手,從外面走進來一位妖族鍊氣士,那管事笑道:「你守在這裡,我帶領他們下火山。」

那位鍊氣士點頭。

那位管事笑道:「龍先生隨我來。」

鍾岳邁步跟上,沒過多久只見那管事引領著眾人來到城中央的湖泊前,那片湖泊不大,只有方圓兩三里。

湖泊已經裂開,從中間平平分成兩半,露出下面空曠的空間,湖泊附近,則是重兵把守,約有百位妖族鍊氣士鎮守在周圍,甚至搬運來城頭的獸神鵰塑放在湖岸邊!

這幅陣仗,應該不僅僅是為了避免其他妖族鍊氣士擅闖禁地,恐怕也有防備劍門四大高手闖出火山的意思。

「湖水中有封印,與魔魂禁區的封印卻又不一樣,這裡的封印卻是為了封住湖面下的火山入口。」

鍾岳跟隨著那管事拾階而下,向兩旁打量,只見兩旁水壁高聳,如同刀削斧劈,而細細看去則能看到一些水圖騰紋理。對於水圖騰紋,妖族和人族各自有著各自的理解。

除了烙印在湖水中的水紋圖騰之外,還有一根根粗壯的圖騰柱,當成木樁打在湖底,增強封印的效果。

隨著深入火山,四周非但沒有任何炎熱感,反倒有些清涼,很是奇特,應該是薪火布下的那些殺陣封禁和傳送大陣,抽取了火山的火力。

深入地底數里之後,只見四周空間越來越寬廣,火山內部,竟然有一個方圓數十里的浩大空間,到處都是熔岩柱聳立,支撐著上空的山岩,岩漿形成一片又一片湖泊,咕嘟咕嘟的向外冒著熱氣。

但鍾岳等人卻絲毫感覺不到熱量,岩漿中噴出的熱量,都被一股詭異的力量抽走。

「龍先生雖然是出身龍族,是貴胄子弟,但也沒有見過這幅景象吧?」

那管事面帶自得之色,道:「這還只是地底封禁的外層,地底那座神靈寶藏,深入地層數百里,處處封印封禁,處處殺機,龐大無比,將這座火山四周的地火都抽空了!這等陣仗,是神藏中罕見罕有的陣勢!那尊神死前,如此鄭重的布下重重封禁,可想而知裡面的寶藏是何其珍貴1

鍾岳連連點頭,心中哭笑不得:「他們一定不知道,薪火弄了這麼大的陣仗,只是為了將我送到月亮上去,讓我感應月靈成為鍊氣士……老天,薪火這廝,這麼多年來到底坑死了多少妖族強者?」

識海中,小火苗得意洋洋,嗤的一聲屁股後面長出一條帶著尖兒的火尾巴,翹到天上去了。

隨著深入火山,空間越來越廣,這火山內部居然山崖嶙峋,向外凸起,形如大蘑菇,大蘑菇與大蘑菇之間,有著狹長的黑色石橋相連,細細的石橋往往長達數里,沿著這些石橋便可以不斷向火山下而去。

「小心空中,到處都是隱藏的殺陣。」

那管事指點道:「建造這裡的遠古神,損的很,沿著石橋走還好,若是飛起來,殺陣啟動,滋啦一聲便死翹翹了。」

鍾岳識海中,薪火的尾巴翹得更高,臉上一副「讚美我快點讚美我」的神色。

一路深入,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走到地下百里之深,四周的峭壁都是岩漿在流動,如同瀑布一般,火辣辣的岩漿沿著峭壁流下,不知要流往何處。但是在這裡,空氣溫度還是極為清涼,感覺不到岩漿中的熱量。

鍾岳抬頭仰望,心中震撼不已:「薪火為了栽培薪火傳承者而留下這座傳送大陣,真是大手筆1

越是深入火山,空間越是寬敞,到了這裡,地底空間只怕比火山還要寬了許多,約有方圓四五百里左右。

四周到處都是岩漿所化的湖泊,巨大的熔岩石柱經地而起,熔岩石柱不斷移動,在岩漿湖泊中轟隆隆變換方位。

一路走來四周還很平靜,但是在這裡薪火布下的重重殺陣終於露出兇惡的一面,無比劇烈的波動傳來,鍾岳看去,只見那些熔岩石柱形成了一座座封禁,一座座殺陣,岩漿組成了石柱上的圖騰紋,在石柱上流動流轉。

圖騰紋變換不定,形成種種稀奇古怪的紋理,讓人無法揣摩出其中蘊藏的奧妙。

隨著石柱的移動,只見一座座大陣之中,岩漿湖泊內吼聲不斷,岩漿如水般涌動,從湖泊中一尊尊巨大的岩漿巨人、巨怪緩緩站起,在湖面上橫行!

那些岩漿巨人巨怪周身密布圖騰圖案,有的眼中噴出光線,有的張口吐出火球,轟隆爆炸,有的長著長長的火尾,熾烈無比!

除此之外,鍾岳還看到這座火山地底的四壁之上,岩漿如瀑,竟然也顯露出各種瑰麗無比的紋理,應該也是圖騰紋!

薪火簡直將這裡打造成各種圖騰紋的世界,可謂是殺陣重重,若是想要深入火山的中心,先入殺陣!

稍有不慎,絕對會死得無比乾脆!

「這裡只是第一重殺陣,好像被人尋出了一條安全通道。」

薪火藉助鍾岳的雙眸向外看去,露出驚異之色,道:「我總共留下了九重陣勢,每一重陣勢之中蘊藏著一百零八座陣法,居然被人識破了,進入第二座陣勢之中。」

那管事小心翼翼帶著他們走入陣勢之中,沿途穿過一座座陣法,只見他們腳下是一條由無數屍骨鋪就的道路,道:「當年為了破解這第一重陣勢,我妖族死傷無數大妖,用屍體堆出了這條道路!這些大妖屍骨上繪刻著各種圖騰紋,與四周的圖騰石柱抗衡,這才讓後人能夠深入第二層陣勢之中。」

虎文生等妖族鍊氣士哪裡見過這種陣仗,戰戰兢兢的跟在後面,唯恐走錯一步,四位鍊氣士臉色蒼白如紙,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那管事向鍾岳看去,只見鍾岳面不改色,閑庭信步,心中不由暗贊一聲:「不愧是出身貴胄的龍族,想來見識廣闊,這第一重陣勢根本嚇不住他。」

他卻不知鍾岳是有恃無恐,因為打造這些陣法的傢伙就在自己的識海中,走入這些陣勢對他來說,就是回到自己家中一樣簡單。

他們下到第二層大陣勢之中,但見這裡又比第一層兇惡了許多倍,一座座岩漿湖泊居然漂浮在空中,空中各種圖騰紋理浮現出來,大大小小的陣法看似凌亂,唯有一條以玄冰煉就的道路九轉十八彎,穿過這些殺陣。

玄冰凍結了四周的岩漿,讓冰上的道路可以安全通過。

「這條寒冰道路是從極寒之地搬運而來,上古時期我妖族的巨擘用幾十年時間在玄冰上烙印了各種圖騰紋,鞏固寒氣,免得被燒熔,這才打造這條道路。」那管事道。

鍾岳識海中,薪火的小尾巴向下落下一點兒,不再那麼得意,嘀咕道:「妖族居然還有些聰明的傢伙,居然懂得如何破解我留下的陣勢。」

到了第三層,只見無數魂兵勾連,搭建了一條由數以萬計的魂兵組成的長橋,通過了第三座陣勢!

第四層,是由一根根高達數丈的雷擊炎木組成的圖騰神柱,一根根神柱打入岩漿中,抵抗陣勢,也被妖族通過了。

第五層殺陣中遍布火鴉,滿口利齒,翼展十多丈,兇惡異常,妖族的強者破去這座殺陣應該死了許多巨擘級強者,鍾岳看到巨大的屍骨林立,倒伏在岩漿中,血漿染紅了岩漿,至今顏色未退。

「這第五層的殺陣中死的妖族強者太多了。」

那管事嘆了口氣,道:「當年我妖族最為強大的存在,號稱近神的存在令狐摘星,也在這裡隕落。那具屍骨便是他的。」

鍾岳看去,只見一具小山般的九尾狐狸屍骨站在熔岩之中,只剩下骨頭。

「為了破解這座陣勢,死了太多強者了。這條道路,可以說是冤魂鋪就的道路。」那位管事嘆息道,引領著鍾岳等人登上一具具屍骨之間的索道。

這條索道正是扣在屍骨與屍骨之間,讓走在索道上的人能夠平安進入陣勢。

薪火翹起的小尾巴又落下一分,顯得很受打擊,連續五座陣勢被破,讓這朵小火苗的信心受挫。

「第六座陣勢是自己瓦解掉的。」

鍾岳等人走入第六重,只見這裡是一片廢墟,到處都是斷裂的巨石柱和四下奔流的岩漿,那管事笑道:「估計是那位遠古神計算錯誤,出了點小小的紕漏,結果不知多少萬年過去,小紕漏變成大紕漏,然後這座陣勢自己就瓦解了。」

薪火尾巴垂下來,垂頭喪氣。

鍾岳安慰道:「妖族不知多少萬年,死了不知多少強者才破去你的陣法,出現一丁點紕漏也是正常。」

薪火蹲在他額頭畫圈圈,沮喪道:「你不用安慰我,我想靜靜……」

————薪火:求推薦,求票票!!我想票票!!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