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人道至尊>第八十八章血染冰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血染冰原

小說:人道至尊|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魔法

鍾岳咳血,吐出一口淤血,邁步向前走去,而在那裡,狽神元神身形挪動如飛,一邊躲避獠刃攻擊,一邊飛速向鍾岳這邊接近。,

顯然,狽石松也知道擒賊先擒王的道理,鍾岳如今已經遭到重創,實力大不如從前,只要殺了他,獠刃的攻擊自然就會消解。

「狽先生,你以為你還能動彈么?」

鍾岳抹去嘴角的血跡,心念微動,大日金烏元神立刻催動琴弦劍絲,只見琴弦越來越長,長達三里之遙,幾乎達到這根琴弦的極限!

接著,這根琴弦飛速圍繞狽神元神旋轉,如同一個罩下來的蜂巢,而獠刃也在不斷圍繞狽神元神轉動,刀光如飛般斬落。

狽神元神的行動立刻被困,狽石松額頭冒出冷汗,琴弦極為鋒利,畢竟是君思邪這個大高手所煉的魂兵,以他的實力,可以破解琴弦攻擊,但是這道琴弦劍絲圍繞自己纏繞了十多圈,他如今只能不斷以獠刃去挑撥琴弦,不讓琴弦近身!

然而獠刃也在不斷攻擊,又限制了他的一部分斬馬刀,若是不加以抵擋,肯定會被這口神牙砍死。

「這些鬣狗妖和狼妖,共有五十六頭,五十六口斬馬刀,剛才被我那一刀砍斷了七口斬馬刀,還剩下四十九口。狽石松的斬馬刀陣,已經不再完整,有了破綻1

鍾岳目光閃動,沒有立刻攻擊狽神元神,而是緊緊盯著狽神元神的身軀,只見五十六頭狼和狗,四十九口刀,刀在流動,時不時有狼妖或者狗妖將自己手中的刀交給旁邊沒有刀的同伴,應對琴弦劍絲和丈七獠刃。

不得不承認,狽石松的確聰明,的確強得可怕,在他的調度下,四十九口刀在五十六頭狼妖鬣狗妖手中流動,居然并行不悖,有條不紊,沒有任何破綻露出來!

「好聰明的妖族鍊氣士,難纏無比。」

鍾岳又一次咳血,抬頭笑道:「不過你現在處於守勢,而且刀的數量不夠,時間拖得越久,你犯錯的幾率便越高。」

狽石松眼中精光閃動,嘿嘿笑道:「以我的駕馭能力和聰明,豈會出錯?你不要得意,很快便會有我妖族強者感應到你我交戰時散發出的氣息,只要我支撐到我妖族強者趕至便可,用不了太長時間。」

鍾岳微笑,道:「我還沒死,你放心,有我在這裡,你很快就會犯錯。」

他的元神駕馭十八道珊瑚劍氣和龍驤劍氣、木劍氣,向狽神元神攻去,不過這一次他的攻擊對象並非是組成狽神元神的那些狼妖和鬣狗妖,而是這些狼妖鬣狗妖手中的斬馬刀!

二十道劍氣,狂風驟雨般的攻擊,狽石松不得不阻攔,但是加以阻攔,便又聽得錚錚兩聲,又有兩口斬馬刀被獠刃斬斷!

狽石松額頭冒出冷汗,感覺到調動斬馬刀在全身遊走的難度越來越高。

錚!

又有一口斬馬刀斷去。

「還有四十六口。」

鍾岳靜靜道:「現在只剩下四十五口了。」

斬馬刀接二連三斷去,狽石松額頭冷汗越來越多,第一次感覺到棘手。

「敗了,我已經敗給了這個人族的小鬼。現在的問題是,我究竟要敗得有多慘。」

他目光山東,突然背生雙翅,呼的一聲一飛衝天,狽神元神立刻跟著飛起,向高空飛騰而去,而在此時,組成狽神元神的那些狼妖鬣狗妖立刻崩塌,如同螞蟻般向君思邪殺去!

「哈哈哈,這叫壯士斷腕,聲東擊西1

狽石松破空而去,聲音傳來,笑道:「小鬼,你的身份敗露已經註定,我去之後,便會有我妖族真正的強者前來殺你,你猜來的會是孤鴻子還是浪青雲?」

突然,他身後傳來一個平平淡淡的聲音:「無論來的是誰,都救不了你了。」

狽石松毛骨悚然,只見鍾岳馭雷橫空,帶著滾滾雷音,閃電般追來,不由嚇得魂飛魄散,失聲道:「你不是不能飛行嗎?你追殺我,那麼君思邪你怎麼辦?你要坐視她被我麾下的狼和狗撕碎嗎?」

「你猜錯了,狽先生。」

鍾岳急速接近,轟隆一聲突破音障,琴弦劍絲被他祭起,激射而來,淡然道:「我從來沒有說過我不會飛行之術,我只是不會空中戰鬥法門。我的馭雷橫空,速度比雙翼飛行之術更快,但是沒有羽翼那般靈活,所以我動用的較少而已。若論飛行速度,你比我差十萬八千里!殺你之後,我還來得及去救君師姐1

說話之間,他便已經將與狽石松的距離拉近至里許之地。狽石松奮力飛行,只是他的飛行之術是精神力觀想羽翼,振翅飛行,輕易間無法破開音障,比馭雷橫空要遜色良多。

嗤——

琴弦劍絲飛至,輕輕一抖,狽石松頭顱噗的一聲衝天而起,鍾岳心念一動,琴弦劍絲再次抖動,將其頭顱切碎,身體剁成肉醬。

狽石松一死,鍾岳立刻轉身折向,雷光大放,向君思邪的方向斜斜衝去!

只見五六十頭狼妖鬣狗妖雙足人力,發力狂奔,手持斬馬刀嗷嗷直叫,向蛟龍背著的君思邪追殺而去,而那頭蛟龍乃是鍾岳的精神力所化,在鍾岳的駕馭下向前狂奔,速度也是極快。

這些狼妖鬣狗妖咆哮,為首的狼妖突然觀想出雙翼,羽翼張開,寬達十多丈,雙翅震動駕馭狂風飛起,速度頓時大增,向君思邪衝去!

狼妖的距離與君思邪飛速拉近,只見斬馬刀閃爍,那狼妖高舉斬馬刀過頭,狠狠向蛟龍背上的綠衣少女劈下。

而在此時,突然只聽錚的一聲琴弦聲響,那狼妖呆了呆,眉心突然裂開,被一道琴弦從頭頂劈到腳下,裂成兩半,甚至連那口斬馬刀也被琴弦從中間切開,兩片刀擦著蛟龍和君思邪劈在地上。

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轟然落地,發出咚的一聲巨響,將地面砸出一個方圓數丈的大坑,地面抖動不已。

「哤——」

龍吟響起,只見一頭蛟龍爬出大坑,鍾岳站在龍首之上,看向衝來的狼妖、鬣狗妖。

錚錚錚錚——

劍氣響動之聲不絕於耳,紅珊瑚樹震動,十八道劍氣破枝飛出,龍驤劍氣赤紅如火,化作細細的一道劍絲,騰挪變化比琴弦劍絲更加如意。

木劍氣則化作一株小樹苗落在地上,宛如要紮根在泥土之中。

轟隆!

狼妖群鬣狗群沖至,刀光閃動,將鍾岳淹沒。

龍吼、狼嗚、狗叫,劍氣與刀碰撞的聲音響起,接著利刃切入肌肉,切斷骨骼的刺耳聲傳來,鍾岳屹立在狼妖群和鬣狗妖群的圍攻中,劍氣縱橫激蕩,琴弦劍絲無聲無息穿梭,血花四濺,殘肢翻飛。

一顆顆巨大猙獰的頭顱衝天而起,如同潑墨般的鮮血染紅凍土,斷刀錚的插地,刀柄嗡嗡晃動。

圍攻之中,身形錯落,唯有鍾岳站在龍頭上不動。

「嗷——」

最後一頭狼妖悲吼,被二十幾道劍氣切得粉碎。

鍾岳依舊站立不動,四周到處都是殘肢和狼頭、狗頭,以及斷刀,獸血匯聚成小河流流入劍氣斬出的溝渠中,染紅了土地。

涼風習習,帶著刺骨的寒意,鍾岳還是一動不動。

「咳咳,鍾師弟,傷勢很重嗎?」蛟龍奔來,君思邪趴在蛟龍背上,看著一臉嚴肅的鐘岳,關切道。

「很重。」

鍾岳動也不敢動一下,額頭冷汗滾滾,道:「我現在連大氣都不敢喘,喘得稍微用力點兒,斷掉的肋骨便被撐得疼。」

「還是走吧,儘快離開此地。」

君思邪的精氣神看起來比他還要好一些,道:「狽石松在孤霞城中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重要人物,如今死在這裡,只怕其他妖族強者也快要來到這裡了。現在你也沒有多少戰鬥力了,如果再來一個妖族鍊氣士,你我都要死在這裡1

「師姐且慢,我收拾一下。」

鍾岳雖然無法動彈,但是精神力修為尚在,不像君思邪連修為都耗幹了,他精神力湧出,化作數十頭小巧的蛟龍滿地亂竄。

君思邪還能動彈,好奇的打量,過了片刻,少女的臉色都黑了,只見那些小巧的蛟龍將地上斷去的斬馬刀統統撿了起來!

「鍾師弟,要不要這麼持家?這麼多斬馬刀,而且都已經被你斬斷,沒有多少威力,賣都賣不出去。」君思邪哭笑不得道。

鍾岳赧然,讓自己的元神來駕馭這些蛟龍,搜刮乾淨,這才動身離開,道:「師姐,你出身十大氏族,又是天生靈體,劍門的明珠,想要什麼寶貝兒就有什麼寶貝兒,想要什麼靈丹就有什麼靈丹,而我一無所有。我如果想要修鍊得更快,便只有勤儉一些。這些斬馬刀都是魂兵,質量極佳,用來提煉金氣能夠省下不知多少金元丹。」

君思邪道:「剛才師弟與狽石松交手的動靜實在太大,恐怕會驚動不少搜尋我的高手,師弟,現在我們不能慢吞吞趕路了,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趕往大荒!只要到了大荒,便無需擔心了1

鍾岳心中凜然,道:「給我半日時間,必到大荒1

他站在蛟龍頭上,而君思邪則在另一頭蛟龍背上,突然君思邪只見兩條蛟龍形狀在漸漸改變,竟然緩緩化作兩頭龍驤,體如駿馬,龍頭龍尾馬鬃虎紋,心中不由嘖嘖稱奇。

兩條龍驤發力狂奔,轟隆隆直奔大荒而去,快速絕倫!

————人道至尊即將三十萬字了,上架之前肯定會有三十五萬字左右,現在宅豬心中惴惴,擔心上架撲街,兄弟們,幫我準備張月票吧!!/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